刘军浩属于说干就干的人,第二天上体育课前,他将学校打扫卫生用的脸盆全部拿出来。

“刘老师,这节体育课我们怎么上?”见刘军浩脚下则放着七八个脸盆,一个大胆的男孩子出声问道。

“这节课我们到后边捉泥鳅,大家说好不好?”刘军浩开口问道。

“好”一听说要去捉泥鳅,那些半大的孩子兴奋起来,巨大的欢呼声差点把房顶掀掉。

刘军浩这边略作分工,男孩子们立刻拎着脸盆朝校外奔去。

今年雨水多,学校后边那坑里边还有不少积水,必须用脸盆将水排出干净在捉。不过这也好,至少泥鳅没有钻进深泥当中。如果那样的话,捉起来更麻烦。

从四月份到现在,相隔大半年时间。泥鳅这东西只要生长条件合适,半年就能长七八厘米长。加上夏天涨水顺着小河沟来的上水泥鳅,里边绝对不会少,现在正是捕捉的时机。

池塘另一端是条排水沟,需要垒个土堤排水,这种事情自然交给刘军浩。他挥动铁锹,不到五分钟时间就挖好。上边放几条蛇皮袋,这样不容易把土堤冲垮。

接着他又挖出几个深坑,以方便学生们用脸盆舀水。

平时这些家伙打扫操场总推三阻四,捉起泥鳅来却一个个带劲儿。七八个脸盆同时开动,比抽水机还猛三分。

刘军浩也没有闲着,挽起裤腿下到池塘充当主力。

拿着脸盆刚舀了几下,池塘里就哗啦啦响动起来。观战的女生忍不住大叫道:“鲫鱼,那里有鲫鱼!”

一个男孩子听到呼声,立刻要朝池塘中间跑。

“回来,等下再捉,踩出来脚窝不好捉。”经常下水捉鱼的人都知道,很多鱼都喜欢钻脚窝,这样捉起来很难找。

一群人继续舀水,半干的池塘里动静越来越大。

刘军浩刚端起一盆水要倒出去,却发现里边有个一扎多长的鲶鱼。不用猜,肯定也是夏天来的上水鱼,结果水沟干断,只能留在池塘里。

人多力量大,半个小时时间池塘里的水已经被舀干,大部分鱼都躲进先前挖的深坑中。这个时候捉起来最容易,直接拿网兜舀。

没有想到这片池塘不大,里边的上水鱼不少,鲫鱼、鲶鱼、肉麦丝、青虾等等捉了大半桶。这些鱼里边除鲶鱼能当鱼苗卖外,其余都不值什么钱,刘军浩准备等下弄回家喂青庄了事。

重点是接下来挖泥鳅,瞧淤泥上冒泡的情形,泥鳅也不会太少。

在刘军浩的指挥下,所有男孩子排成一排下池塘挖淤泥。很快抓到泥鳅的声音此起彼伏,女孩子也在岸上忙乎起来。

男孩子们捉的正带劲儿,下课铃声却响了。这些熊孩子们远远没玩尽兴,纷纷要求老师调课。

刘军浩顺应民意,让孩子们回去通知杜飞第三节课继续上体育。

原本下节课刘军浩要给其他班学生上课的,谁知那些孩子听说在捉泥鳅后,主动跑了过来。

多这么些生力军,进度自然加快。

一群人很快把池塘排查完毕,虽然仍有不少漏网之鱼,但刘军浩没有组织学生继续挖,漏掉的只当是鱼种了。

收获比上次略少,他用手拎了下,应该有七八十斤重。

秋冬季节泥鳅价格上涨,每斤能卖到十几块钱,算下来卖的钱比春天还要高。

捉完泥鳅,刘军浩把垒的小土堤挖开,顿时哗啦啦的水流将浅坑注满。这地方已经成学校的聚宝盆,只要水源充足,每年挖两茬不成问题。

将泥鳅弄回家,刘军浩立刻给王胜利打电话。

结果王胜利没来,反倒是赵光明骑着摩托赶到刘家沟。这货一见到刘军浩就满口抱怨,说捉鱼的时候不喊自己来凑热闹。

“你家不正忙着翻修房子吗,抽得出身?”刘军浩开口回应。

“那有啥抽不出身的,我在家根本帮不上忙。刘军浩,你上次说村里修路差钱,是不是?”赵光明坐在院里歇息一阵子问道。

“怎么,你准备赞助?你老子好歹是咱们青山镇首富,赞助个十万八万应该不成问题。”刘军浩给他递了根烟,调笑道。

“扯,我老子别看摊子铺的大,一年到头挣不了几个钱。倒是你小子在家轻轻松松,一年挣小十万不成问题吧?”赵光明开口反问。

“嘿嘿”刘军浩仍然是不肯定也不否认的态度。

“还别说,我今天就是给你送修路钱的,就看你小子能挣不能挣。”赵光明将香烟点着,跟着卖起关子。

“你小子快说,哪里能弄来钱?”刘军浩急急地问道。这些天因为修路的事儿,刘广聚到处找钱,急的差点头发都白了。

“广告”赵光明吐个烟圈回答道。

“我说你说点人话行不行,广告什么?”刘军浩根本不知道这货想表达什么意思。

“还记得前段时间我让你招待那批皇家凯旋的员工吗?”赵光明将话题引开。

“就是做木门的那家公司,怎么了?”前段时间这些员工到来时刘家沟很是热闹了一番。大公司就是讲究,旅游不叫旅游,叫拓展训练。

刘军浩听说这个词后赶紧上网查了一下,原来是自己太土包子。感情这种活动非常流行,看似简单的游戏背后,有非常深刻的心理学基础。

拓展训练通过巧妙设置行为情境,创造出一种无法依赖已有经验的环境,在陌生且有挑战性的环境下,人们更倾向于向别人寻求帮助,努力与团队协作来完成任务……

一个小小的游戏有这么多弯弯道道,刘军浩觉得有些玄乎。

他看过后原本想提议在村里搞个培训基地,后来打消这个念头,主要是村里没有这方面的设施,另外也缺乏搞拓展培训的专门人才。

“对呀,皇家凯旋的老总亲自查看过刘家沟环境后,准备在这里打广告,可以给村里一定赞助费,这样你们修路的资金不就解决一部分了吗?”

“真的,”刘军浩一听兴奋起来,“怎么打广告……”

“路修好,可以在水泥路两边竖上广告牌,城市里有很多。”赵光明解释道。

“这个我也见过”刘军浩点点头回答,“竖广告牌子没有问题,可是这广告效果能好吗?刘家沟可没人买这种门。”

“你小子怎么脑筋不会转弯,你买不起,有人买得起呀。我问你每年到刘家沟的游客有多少,这些人有的是钱,都是潜在客户。”

“对呀”听他说完,刘军浩一拍脑袋。要不怎么说赵光明这小子天生就是做生意的料,这里边的弯弯道道自己怎么就想不到呢。

自从刘家沟上过几次电视后,经过众口相传,在省内的名气很大。目前每天来刘家沟旅游的客人最少有上百,更不用说星期六星期天农家乐里爆满的情况,算下来一年人流量有几万人。

这些客户资源如果合理利用起来,将会是一批很大的财富。

他突然想起曾经在杂志上看过一则到非洲卖鞋的故事,说是为开拓非洲市场,某鞋厂特意派两位推销员到非洲考察。

甲君在非洲呆了几天,举目所见都是赤脚的非洲人。他颇为颓丧,原因是没有人穿鞋,意味著没有市场。于是他便向总公司汇报有关情况,同时订购机票回国。而乙君到了非洲视察之后,发现大家都没有穿鞋子,市场潜能非常可观。他连夜致电总公司,催促加速生产,以应付未来的需求。(该小故事不算字数)

这个世界上不是缺少机会,而是缺少发现机会的眼光。刘军浩天天呆在刘家沟都没有发现这里存在的商机,结果人家来一趟就看到了。要不人家怎么是老总,自己只是个小富即安的百姓。

不过经赵光明一提醒,刘军浩思路也开阔起来。

除了皇家凯旋这广告外,自己还要主动出击,多练习一些企业,这样修路的费用问题就彻底解决掉。当然企业的选取必须谨慎,不能有损村里的形象,现在刘家沟也算是一块金子招牌了。

想通此节,刘军浩一刻也不想等下去,留赵光明中午在自家吃饭,他则骑着电动车急急忙忙找刘广聚。

等他赶到村中,刘广聚等人恰好坐在堰塘边闲聊。

“广聚叔,咱们村的修路资金我找到了。”离老远,刘军浩就扯着嗓子叫嚷。

“小浩,你不会找个大老板赞助十万吧”几个人都以为他开玩笑,出声打趣道。

“别说,还真是大老板”刘军浩将电动车停稳,开口将事情讲述一遍。

“别说,这个主意真不错,你说的那个皇家凯旋……人家愿意吗?”刘广聚诧异的问。这种好事他也是第一次听说,感觉有些不靠谱。

“不试试怎么知道,咱们还可以给其他企业打电话。”

“好,这事儿小浩你亲自办。如果真能做成,我找石匠给你立个功德碑。”刘广聚拍了拍它的肩膀道。

“广聚叔,你想折我寿呢,我可受不起。”刘军浩赶紧摇头拒绝掉。农村修路修桥经常搞这种功德碑,不过他没有流传千古的念头,出名的机会还是不要也罢。

“等等,功德碑还是要的。”那边二麻子插了一句,“小浩不让写名字的话,咱们可以把其他公司的名字刻在上边呀,毕竟人家是赞助单位。”

“这个方法好”刘广聚也听得直点头。

我真不是做生意的料,见二麻子也想出一种广告方案,刘军浩只能佩服的五体投地。

***

推荐本新书《逆行成神》,大家可以投票收藏支持一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