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的几天,捷报频传。刘军浩手机充完话费后,一天到晚响个不停,都是咨询广告事宜的。他解释的两嘴上火,加上电话里说不清楚,所以只能让那些有意向的公司上门面对面商讨。

最近来刘家沟的游客增多了一倍不止,倒不是来洽谈业务的,而是上山采摘野菊花的游客,其中以老头老太太居多。

前些日子野菊花盛开,沟边、山坡上的野菊花挤挤挨挨,漫山遍野金黄色。刘军浩特意拍了几张照片上传到十八楼,号召大家来采摘野菊花。其实这已经成习惯,他现在担着村里宣传员这个角色,只要有什么信息都会发在网上。

有时太长时间没发帖子,不少网友还会召唤他。

野菊花是好东西,清热去火,据说还对治疗高血压有奇效。不单那些老头老太太,来刘家沟的游客大都会摘一些带回去泡茶喝。

对待这种火爆场面,有游客曾私下担心会毁掉刘家沟那片野菊花生长地。刘军浩直告诉他不要担忧,野菊花是多年生植物,只要不连根拔除,就不会死。野菊花不采摘,过些日子也会开败,白白浪费掉。

摘野菊花的时候,刘军浩随大流去了几次,不过他只是做做样子。石锁内野菊花多得是,而且质量也好,自己犯不着跑这么远。

这两天他挤出时间,特意在石锁空间内摘了不少。

当然他也没有多摘,更多的野菊花留给土蜜蜂。

现在是土蜂蜜最后一个丰盛的季节,野菊花算是比较晚的花了,采完这一茬,土蜜蜂差不多就开始歇息,准备过冬。

这会儿工夫,电话再次响起。

刘军浩原以为还是询问广告事宜的人,一看好卖才知道是霍军打来的。对方说是想让他帮忙弄几斤枸杞子,价格就好商量。

“霍老板,弄几斤枸杞没问题,可关键是我现在要照看孩子,脱不开身呀。”刘军浩在电话里叫苦到。

野生枸杞价格贵,上百元一斤,这个信息刘军浩刚开网店时就知道。他曾经也动过心思,不过看到是干货的价格后,彻底打消念头。

农村野生枸杞和野菊花一样,地头、沟边到处都是。一粒枸杞子不过黄豆大小,摘起来太费事,手脚快的人一天最多能摘几斤,等晒干后估计连一斤都不到。辛辛苦苦忙乎这么长时间争百来块钱,也就几斤黄鳝的价格,刘军浩实在看不到眼下。再说他真没有那时间,现在一切以两个小家伙为主。

“你就帮老哥一个忙吧,我这边急需。”霍军在那边攀起交情。其实他倒不是在别处收不来野枸杞,关键是不放心,怕买到带有农药残留的种植枸杞。霍军和刘军浩打过很多次交道,知道他这人实在,不会弄虚作假。

“这样呀……”听对方说的真切,刘军浩也不好拒绝,“我找人给你弄怎么样,保证野生的。”

“谢谢,谢谢”霍军表示感谢后,又说起第二件事情:“对了,还有件事情,上次你给我弄得那几个高粱梃子锅拍已经卖光,我这里还有人要,你再给我弄几个。”

“真的卖光了,霍老板,你不是说这种老掉牙的东西没人要吗?”刘军浩听到这消息顿时高兴起来。

关于高粱梃子锅拍的事情,还是刘军浩有次上网闲逛,结果看到有人给自己发信息抱怨。说是想买一个传统的高粱梃子锅拍,结果跑了半个市区也没有买到,问他做不做。

刘军浩根本没时间,直接给拒绝掉。不过张倩听说后却动了心思,回头跟老公商量起来,觉得扎高粱锅拍是一门不错的手艺,可以让六婶子多扎些拿出来卖。

她刚来刘家沟时就住在六婶子家,那里也算她的半个娘家,因此对六婶子家的事情,张倩很放在心上。有什么赚钱的事情如果自家做不了,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六婶子,为高粱锅拍这事儿后来还特意在网上做个调查。

刘军浩也觉得这事儿靠谱,只是不知道六婶子是否愿意。因为做高粱锅拍费工费力,现在农村也很少有人家做。

首先要准备好粗细均匀的高粱梃子,然后用针和白棉线将高粱梃子一根挨一根地穿起来,这个过程中,高粱梃子必须排列得密密实实,最后再根据自家需要,把纳好的高粱梃子修剪成圆形即可,这样做好后才坚固耐用,用它来蒸馒头,还带着股淡淡的草香味。

随后张倩给六婶子说了一下,对方半信半疑的扎几个,结果还真卖掉了。将近一年时间,六婶子家卖掉的锅拍不少。

见这门生意不错,张倩再次动了心思。说是六婶子不应该只守着自家门口做生意,应该走出去。

接着她又让六婶子扎了几个,交代老公等霍军来刘家沟的时候给人家,让他帮忙卖。

***

星期天,张倩在家看着孩子。天气不错,她索性推着老大小二去村里玩。刘军浩也跟了上去,到村里让六婶子帮忙采摘些枸杞,顺便把霍军高粱锅拍的事情给她说一下。

哪知道听他说后,六婶子却为难起来:“小浩,摘枸杞没问题,高粱锅拍做不成,没材料了。”

生意太好也是烦恼,事先六婶子根本没考虑这么多游客对高粱锅拍感兴致,加上自家没有多余的地块大规模种植高粱,结果这几个月她已经把自家种的高粱梃子用光了。没有原材料,巧妇难做无米之炊。

“那咋办?”张倩一听也傻眼,接着又给出建议,“现在种植已经来不及,明年你家别种玉米了,全部种上高粱。”

听到老婆这话,刘军浩先汗了一个,连说不靠谱。老婆这属于典型的外行指挥内行,说出的话让人笑掉大牙。

“到底怎么回事儿?”张倩看六婶子也在那里摇头,顿时郁闷起来。

“你算过成本没有,玉米一块多一斤,一亩地玉米种好可收入上千元,高粱五毛多一斤,而且产量极低,不到玉米的一半,一亩地能收入三四百元就到天边。村里有人家种高粱,主要是一些地块经常积水,别的作物不生长,高粱耐涝。没有那户人家会用好地块种的。”

听完老公的分析,张倩吞了吞舌头,没敢再继续建议下去。虽说在刘家沟生活几年时间,自己也亲自下过地,但是对于一些农产品的价格还有产量,她真不知道。

“要不这样吧,六婶子,你先采摘枸杞,高粱锅拍的事情放一放。回头我问问霍军,看芭茅扎的锅拍他要不。”无奈之下,刘军浩只好退而求次。

“芭茅也可以扎锅拍?”张倩又好奇起来。

芭茅还真可以扎锅拍,不过用这个的人更加稀少。原因很简单,芭茅叶带锯齿,稍不留神就割到手,平常根本没人愿意碰这东西。

事情交代完,刘军浩返身回家。自家院里离不了人,说不定等下还有人去买黄鳝呢。

难得空闲下来,刘军浩坐在椅子上,从口袋里掏出个桃核,放在嘴里胡吹。

刚开始声音有些沙哑,他调整了几次后,声音变得高亢起来。仔细听,好像有只野鸡在院里乱叫。

没一会儿工夫,院中的野鸡就被这声音吸引,乱叫着围了上来。

他这边吹的正得意,赵光明的声音却在门口响起:“你小子再干啥呢,大白天斗鸡玩?”

“来了”刘军浩又吹了两声,然后才将围在身旁的野鸡赶走。

“你嘴里这是啥东西呀,”听到野鸡名叫,赵光明好奇的开口问道。

“你自己”刘军浩一张嘴,一个土灰色的东西落在手掌上。

“这是……桃核?”赵光明凑到近前看了两眼,接着问道。

刘军浩点点头:“前些日子去大梁村,老梁头教我做的野鸡哨。”

寻常人听说野鸡哨,可能觉得很复杂,其实这东西制作非常简单,就是选一个毛桃核,然后在两面各打磨出一个圆孔,挖去里边的桃仁,这样就制作成功。

制作好的野鸡哨放入嘴中,缓缓吸气,可以发出类似野鸡的呜呜叫声。不过这东西做起来简单,用起来却不那么容易,必须要熟悉野鸡的叫声,然后放在嘴中反复练习,时间长了,这样声音才会听起来像野鸡叫。刘军浩练了足足一个多月,才达到现在这种境界。

“这东西真能引来野鸡,我不相信。”赵光明看着这个简单的桃核,还是有些不相信。

“呵呵,刚才你不是都看到了吗。”刘军浩将野鸡哨放入口中吸吹,院中那些刨食的野鸡立刻扑棱着飞了过来。

不到两分钟时间,他跟前围了一大群。

“你家的野鸡不算,这是条件反射。我也能把它们叫来……”赵光明还是不相信,接着口中发出“鸡够够”的声响。

原本围着刘军浩的野鸡纷纷掉头跑到赵光明跟前。

“汗,你这是喊鸡吃食儿。”刘军浩郁闷的说道。其实农村喂鸡都是这种喊声,自家院中的野鸡从小到大听惯这声音,一听有人喊,自然以为是喂食呢。

“今天天好,要不咱们到河滩里转悠一圈,看看碰到真野鸡管用不。”(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