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问题,”刘军浩点头答应,在家晒的直瞌睡,出去转转也好,正好把赤兔撒开溜溜。

就这样,两人牵着枣红马,领着黄斑皮慢吞吞朝河堤上走去。找了个离庄稼远的地方,刘军浩把赤兔撒开,然后爬到高处观察地势。

河堤坡上芭茅长得深,周围草籽儿很多,里边肯定藏有野鸡。

选好位置,刘军浩将野鸡哨放在口中吹起来。

按照老梁头的说法,春天吹野鸡哨要用母鸡叫声,这样公母都能引过来,秋天最好用公鸡叫声来引诱公鸡。

刘军浩刚开始还以为听差了,公鸡声引诱公鸡,这怎么可能?公母之间互相吸引,应该是引诱母鸡来吧。

后来听了老梁头的解释,他才知道自己想当然。

公野鸡有领地意识,寻常大多在领地内进食巡逻,如这时有外来的公鸡在领地里欢叫,这只鸡必然会出来回应,甚至驱赶。

自家院中圈养的野鸡也是如此,公鸡经常互相争斗就是这个原因。

野鸡哨他玩的还不是太熟,事先需要预热。拿着哨子吹了几下找找感觉,感觉差不多刘军浩才逐渐提高声音。刚吹了几下,就听到远处的芭茅丛中传来公鸡回应声。

刘军浩顿时兴奋起来,吹的更带劲儿了。

远处那只野鸡继续回应,听声音,离这里应该有上百米。没几秒钟,前方就听见野鸡翅膀振翅声。

由于芭茅丛遮挡,那野鸡并没有发现他们的存在,只是站在一个高土包上左顾右盼。

刘军浩正想再叫几声把它引到跟前来,哪知道黄斑皮看见猎物,突然窜出。

那东西受了惊,咯咯叫着飞速远离。

虽然到嘴的猎物逃走,但刘军浩并没有沮丧。能把这东西引过来,说明自己的口技效果真不错。

“赵光明,等下给我拍几张照片,回去传到网上”他现在升起显摆的心思,打算等会儿拍几张抓野鸡的照片传到十八楼,让其他人羡慕一番。

有了刚才的经验,刘军浩又带着赵光明朝前走了上百米远,在一片灌木丛附近停下。

其实找野鸡也有一定窍门,刘军浩虽然在这方面不很擅长,但是大概的地方还知道一些。

野鸡藏身地大都离食物不远,而且附近肯定有草木遮挡,方便它们遇到危险时逃生。

拿眼前环境来说,右边灌木丛生长茂密,很适合野鸡躲藏。更重要的是这里有条小沟,是野鸡行走的必经之地。由于灌木丛茂密,野鸡在里边行走很不舒服,所以除非遇到危险,野鸡很少主动往里边藏,平常主要沿着地沟走。

刘军浩让赵光明看好黄斑皮,自己则尝试着吹了几下。运气不错,河堤附近野鸡很多,很快又听见远处传来回应声。

他耐着性子,连续发出单声。回应声响亮,而且越来越近。刘军浩循着声音找去,发现那东西就在前方不远处,正扭头四下张望呢。他试探的掏出弹弓,蹑手蹑脚对比了一下距离。

“噗”石子弹出,一声沉闷的响动。那野鸡咯咯连叫几声,在灌木丛中翻腾起来。同一时刻,赵光明撒开黄斑皮。大犬急冲过去,噙着尚在扑棱的野鸡回来邀功。

“服了!”赵光明将野鸡装到布袋里后,由衷竖起大拇指赞叹了一句。

“中午你别回去,咱们炖野鸡吃。”刘军浩收起野鸡哨,扭头说道。

“还是算了,玥儿在家等着呢,我是来你家弄鸡蛋的。”赵光明开口拒绝,脸上带着甜蜜的笑意。在他的辛勤努力下,那啥……还有几个月就要当爸爸了。

“早给你准备好,要不野鸡你也弄回去吧,正好给周玥儿补补身体。”知道他家一摊子事儿,刘军浩也没在挽留。

“也好”知道人家不缺野鸡肉吃,赵光明也就没推辞。

两人拍拍身上粘的苍耳,领着枣红马朝家走去。赤兔好不容易出来,根本不想回去,一个劲儿的叫唤。

刘军浩却不敢把它扔在河滩上撒欢,现在地里麦苗刚出来,这东西如果窜到地里,半天肯定能糟蹋一大片。

晃晃悠悠到家,刘军浩把积攒的鸡蛋装箱。

两箱鸡蛋用胶带封好,还没来得及往摩托车上捆呢,小娃子就兴冲冲的跑进院子,口中大叫着:“小浩叔,小浩叔,我们在河滩上找到宝贝了!!”

“扯淡,一边玩去,没看我在忙着。你们要能挖到宝贝,我就吃了。”刘军浩训斥一句,扭头把鸡蛋往摩托车上放。

“真的,不信你过去看看,是个大铁家伙。在河滩上埋着的,上边还有字儿,我们刚才挖老鼠洞挖到的。”配合着语言,小娃子还不住用手比划,在他的形容下,那个铁疙瘩比水桶还粗。

“真的?”听这家伙说的言之凿凿,刘军浩不由相信。毕竟河滩上以前有过码头,挖到点东西很正常。去年不是在那里挖到个井盖吗,那可是刘家沟祖先留下的。

“挖到文物了?走,咱们去看看,”一听挖到宝贝,赵光明立马尽头十足,也不提上午赶回家了。

三个人坐着摩托车,几分钟时间赶到河滩上。

远远的就看到几个熊孩子正撅着屁股忙乎,听到摩托鸣笛声,他们纷纷抬头,继而大声叫嚷起来:“小浩叔,你们快点过来看,我们挖到文物了!!”

等车子停稳,刘军浩和赵光明立刻凑了过去。

还真是个大铁砣,直径有碾子那么粗,到底是什么东西,单从露出沙土部分无法判断。

“小浩,你念念这是啥字?”看到铁疙瘩末端露出几个繁体篆字,赵光明识趣的让开身子。他知道自己的水平,这种字体根本不认识。

“堂置?”刘军浩用手指在锈迹上比划几下,口中念道。

“什么意思?”赵光明用略显激动的声音问。他现在隐隐确定,哥们发现一件了不起的文物。

“下边肯定还有字,从这两个上我也弄不清楚。我给村里打电话,让他们再派几个人过来。”说着,刘军浩又掏出手机。

打完电话,他才询问起毛孩子等人到底是怎么发现这铁疙瘩的。

“我们挖老鼠,结果挖着挖着不对劲儿……”

“是我先挖到的……”

在几个熊孩子七嘴八舌讲解下,刘军浩总算明白过来,感情他们闲着无聊在河滩上挖老鼠洞,挖着挖着挖不动了。当时几个熊孩子只当挖到石头,也没怎么在意,哪知道毛孩子捣蛋,对着那凹陷处浇了一泡尿,结果露出片黑乎乎的铁块。

他们以为碰到废铁,就准备挖出来卖钱。谁料越挖那铁疙瘩越大,等发现上边刻有文字时,几个熊孩子也感觉到这东西不同寻常,于是就跑回去通知了刘军浩。

不说他们在河滩上谈论发现经过,现在村子里却炸开了锅。和上次发现古井一样,听说又挖到文物,消息立刻疯传开。

于是乎村里的闲人纷纷出动,电动车、摩托车汇成车流,浩浩荡荡杀向河滩。

看着飞速赶来的庞大队伍,刘军浩也很是震撼了一把,没想到看热闹的人那么多,连郭振华老爷子也赶来了。

这老爷子算是半个收藏专家,在他的主持下,几个人小心翼翼拿着铁锨开挖。

随着大铁疙瘩一点点露出真面目,围观众人的吃惊声不断。地下埋藏部分远比众人想象的要大,甚至可以说是超乎想象,即使郭老爷子也感到非常意外。

几个人挖了半个小时,才露出个一米多高的铁柱子。上边的字迹倒是完全显现出来,经过郭老爷子和刘军浩共同辨认,刻得篆体铭文是“雍正乙巳年冬月知清河府事广水王明堂置”。

意思他们也弄明白,地下这东西是雍正年间清河府知府王明堂让人埋下的。

“王明堂,这个名字在什么地方看到过?”从看到这个名字时,刘军浩就觉得很熟悉,自己似乎在那本书上读到过,只是时间太长,有些模糊了。

“郭老爷子,你说这文物到底是什么东西?”不少游客好奇心越来越强烈,忍不住询问起来。

“手头没资料,我也不清楚,出现在这个位置,可能是用来镇河,防止水患的。不过一般都是用石碑……”郭振华苦笑着摇了摇头,自己的特长是钱币,对其他文物只是略有涉及,并不擅长。再说眼前这东西个头超乎想象,自己以前根本没有接触过,只能做简单推测。

“水患,王明堂……”听到郭老爷子的分析,刘军浩脑海中电光一闪,兴奋地大叫到:“我知道这里埋得是什么东西了,是一把玄铁宝剑。”

“玄铁宝剑,你以为这是神雕侠侣呢。”一个游客立刻笑出声。金老爷子的《神雕侠侣》在场大部分人都读过,是神秘武学大家独孤求败的用剑。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四十岁前恃之横行天下。独孤求败死后埋在剑冢当中,后来被杨过发现。

“就是,难不成我们挖到杨过夫妇的墓葬了……”另一个游客接口,惹得不少人哈哈大笑。

“那也不对呀,玄铁宝剑早被郭靖熔炼掉,铸成屠龙刀和倚天剑了……”

众人越说越离题,在现场讨论起武侠小说来。

听几个人说笑,刘军浩也不恼,主要是他对自己的推断很有信心。

“宝剑,这形状还真像剑柄。”听到对方的话,郭振华却显得很认真,仔细围着铁柱转了一圈,然后开口询问到:“说说你的推断!!”(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