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刚起床,就听到外边的风呼呼刮。

害怕冻着孩子,刘军浩起床时特意给老大小二加了层衣服。

吃罢饭张倩去学校上课,他照例在家看着两个小家伙,专职当家庭妇男。

直到半晌,大风才渐渐停止。杨树上喜鹊重新叽叽喳喳的欢叫起来,地上几只野鸭嘎嘎叫着相合,一时间,整个院子变得热闹无比。

说到喜鹊,夏天刘军浩还不觉得,等门前这几株杨树上的叶子落净,才发现上边又多了两个喜鹊窝。

一般喜鹊长大后都有分巢的习惯,这些家伙倒好,完全把此处当成根据地,死赖着不走。连带赵教授院中树上垒的两个,刘军浩家附近已经有七八个喜鹊窝了。

其实不单刘军浩家这样,刘家沟现在喜鹊窝有泛滥的倾向。几乎每家的大杨树都垒有喜鹊窝,这种“胜景”在一般的村庄根本看不到。前些日子大青山其他村庄的人来参观玄铁宝剑,看到这么多喜鹊窝也啧啧称奇。其中一个当过风水先生的老爷子更把跑到刘广聚家胡咧咧,说刘家沟是片“风水宝地”,如果听他的话引导引导,村子三代以内必出大官。

刘广聚自然不相信他的鬼话,直接撵滚蛋。

喜鹊群聚的现象也惹来不少游客举起相机拍照,一个叫李小峰的游客闲着没事,专门将刘家沟的喜鹊窝统计了一遍,村里村外竟然有五十多个。至于其他鸟窝,更是多得数不胜数,数量足可以突破二百。

这个数字连刘军浩也大为惊讶,更别说其他网友,很多人戏谑的在网上称刘家沟为鸟窝村。

刘军浩倒是对这个称为不反感,这种盛况只能说明刘家沟的环境好。

正胡思乱想着,赵教授晃晃悠悠的过来。两个小家伙看到他,也兴奋地伸着小手乱叫,想让他抱抱。

“老爷子,帮我看一会儿,我去把刘启勇家的电三轮借过来,去河滩上割些芦苇。”刘军浩开口道。

“割芦苇干啥,你缺柴火烧呀。”赵教授将小二抱起,随后问。

“自家烧一些,另外还要给土蜜蜂准备过冬的地方。”院中芦苇垛今年增添了好几个,其中两个风吹雨淋,已经沤腐朽,土蜜蜂把蜂蜜产在里边,不好采摘。刘军浩夏天就动了更换的心思,可惜一直没时间,拖到现在。眼看马上要过冬,他才着急起来。

交代完赵老爷子,刘军浩立刻赶到刘启勇家。大门虚掩,他就站在外边喊了两声,刘启勇在里边应声回答。

看到这货头上缠着一圈纱布,包裹的好像木乃伊脑袋。刘军浩吓了一跳,赶忙问道:“启勇,你这是咋了?不会喝醉酒骑摩托,一头拱沟里了吧。”

“喝啥酒……别提,提起来就恨不得将我家那小子再揍一顿。”说起自家的孩子,刘启勇就一阵唏嘘。

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调皮儿捣蛋。刘启勇家那小子刚四五岁,却调皮的不能行,比起刘启勇甚至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趋势。

前段时间除给他爷爷烧纸外,还干了一件大事儿。这熊孩子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又或者好奇心太强,他在刘军奇家院墙外玩的时候,看到半人高的地方有个砖孔,竟然试探着把小脑袋往砖孔里塞。

结果脑袋卡住了,左右摇摆都拔不住来,他开始在砖孔里大哭起来。

为了自家儿子,刘启勇把人家刚翻修不久的院墙扒开个大洞,这才把刘麒麟弄出来。

然后……他花了半天时间给刘军奇家补院墙。

现在看刘启勇头缠纱布,咬牙切齿的样子,这孩子肯定又干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儿。

“前天媳妇上街榨了十几斤菜籽油,准备炸些油条熬成熟油。结果油刚倒进锅里就发现锅灶下火通通直冒……”刘启勇咧着嘴讲起来,“当时我媳妇根本不知道咋回事儿,一个劲儿抱怨我火烧的太大,油条放锅里就炸糊了。我自己也挺纳闷,根本没敢烧,只放了几根柴火,而且那火打都打不灭。等我把柴火全推掉,才发现锅底下油哗啦啦的流,感情铁锅不知道什么时候打了个洞,难怪火这么大。

当时我心急了,着急忙慌拿瓢舀锅里边的油,刚舀了两瓢,油锅通的一下着火。我躲避不及,眉毛头发被烧了不少,还有油腥子溅到脸上,就成这幅模样。后来听我妈说,麒麟在锅边鼓捣半天,当时根本没注意。”

听完对方的叙述,刘军浩关切的问道:“人有没有事儿?”

“已经找医生看过,没多大事儿,说是涂抹些老鼠油就行。”

用老鼠油治疗烫伤算是民间的土方法,配置很简单,就是选择哪种没长毛的小老鼠连同香油放进玻璃瓶密封,然后把瓶子挂在墙外边晾晒,什么时候完全化成油,就可以使用了。

这方法看似很让人无语,效果却出奇好,刘军浩小时候被开水烫过,刘老头就是用老鼠油治好的。

以前农村穷,小病小灾很少去看医生,很多病都用土方法治疗,像这种烫伤大多是涂抹老鼠油治疗。

现在生活水平提高,土方法倒是很少有人用。

听刘启勇说没事,刘军浩也放下心,接着忍不住笑起来,这可真是现实版的火上浇油。

“你小子就看热闹吧,你家那两个孩子也不是省油的灯,等他们长大也有你受。”刘启勇看不得发小幸灾乐祸的样子,恨恨叫道。

“不看咱媳妇是干什么的,我家那俩小子从小教育,绝对听话。”刘军浩虽然口中否认着,心中却直犯叽咕。

从两个家伙现在的表现来看,以后真可能无比捣蛋!过些日子一定要好好教育,那啥……防微杜渐。

聊了几句闲话,借出电三轮,刘军浩小心翼翼骑着朝河堤上赶去。

电三轮看似简单,骑起来却不容易,刘军浩刚接触时好几次都骑到沟里边。现在熟练了,倒觉得没什么。

到河滩上,他外套一脱,挥着膀子忙乎起来。

半个小时,身后放到一大片。

估摸着差不多,刘军浩开始用电动车往回拉。这会儿工夫,院里又来了几位老爷子。他们都在刘家沟常住,和赵教授很熟悉。几个人在院中摆上棋盘,下的正带劲儿。看到刘军浩,打了声招呼,继续埋头忙乎。

来回跑六趟,这才把芦苇拉完,在杨树下堆起个二米多高的柴垛。

他刚喘口气,却被一个老爷子却到旁边,让给当参谋支招。赵教授却不干了,连说耍赖。

正吵闹着,悟空领着八哥蹦跳着跑回院子。

这小家伙看到刘军浩,立刻兴奋地窜到他怀中,把爪子中间一个黑褐色的颗粒递到面前。

“在哪里弄得老鼠屎,赶紧扔了。”见到那个小颗粒,刘军浩没看第二眼,直接训斥起来。

话刚出口,他就感觉到不对。从形状和颜色上看,那颗粒并不像老鼠屎,到和农村人常用的黑糖比较像。

而且这味道……刘军浩下意识抽了抽鼻子。一股奇特的香味钻入鼻孔,让人精神为之一振。

“悟空,你从哪里找到的?”他急声问道。

“吱吱”猴子不停地叫唤,爪子一阵乱指。

“小浩,怎么了?”看他谨慎的样子,赵教授好奇的问。

“这东西有点像麝香……我给刘五爷打个电话,让他过来瞧瞧。”说着,刘军浩摸出手机。刘五爷有手机,通知起来很方便。

电话打完,几个人象棋不下了,纷纷围过来看他手掌心那粒绿豆大小的东西。

麝香是獐子香囊中分泌物干燥后形成的香料,也是一味药材。大青山早些年獐子倒不少,不过后来给捕杀绝了。如果自己手中的真是麝香,那么证明大青山还有獐子存在。

“闻起来是挺香的,不过麝香有这么小吗?”王老爷子接着问。

“我也不确定,等刘五爷来了再说,人家懂这个。”刘军浩这话倒不是谦虚,麝香他了解的有限,只是小时候见过一次。将近二十年没见,对形状颜色早忘得一干二净,只是对那气味有些熟悉。

还有就是村里治疗偏头风的方子:丁香、木香、冰片、麝香……。

十来分钟时间,刘五爷就赶到刘军浩家。没想到把刘军奇也招来了,很显然,他是来凑热闹的。

刘五爷小心翼翼对着那颗粒捏了两下,接着把手指放进嘴里品尝,最后点点头:“没错,捏起来有弹性,尝着刺舌,味道纯,香气正,没有腥臭味。的确是是麝香。悟空从哪里弄到的!?”

“不清楚,等下让小皮跟着找,肯定能找到地方。”刘军浩回应道。

“真是麝香,小浩你要发财了。天然麝香价格比黄金还贵,我看过相关的报道,几十万一斤呢。”刘军奇开口说道。

“谢你吉言,真要找到麝香,等会儿给你们每人一万辛苦费。”刘军浩豪情大发。

“你小子口气开的挺大,即使找到麝香,能卖几百块钱就到天边。你知道一个獐子产多少麝香?香囊不过核桃大,里边有两钱麝香已经很了不起。”刘五爷听了这话,立刻在旁边泼冷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