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吧,这么少?”刘军奇惊叫起来。

“你以为呢……”

听刘五爷讲完,他的发财大梦总算清醒。

其实刘军浩也有些意外,他小时候唯一一次接触麝香还是跟着刘老头走乡串户卖十三香。当时刘老头患有喉炎,这种病在农村算是小病,大人忍忍就过去了,很少去看医生。老爷子嗓子疼的厉害,就让刘军浩跟在旁边扯着嗓子喊叫买卖。

路过三棵树村时恰好被一个老中医看到,对方见刘老头疼痛难忍的样子,马上给他诊断。末了对方还回家拿出几粒丸药,说是自己掺和麝香配置的,对消肿镇痛效果很好。随后果然如他所说,几粒丸药服用后,刘老头的嗓子完全好了。

这是他唯一接触麝香的经历,并没有见到实物,哪知道一只獐子产那么少。

不过想想又觉得正常,物以稀为贵,什么东西多了都不值钱。这麝香如果像田里的大白菜那么多,估计一块钱半斤都没人要。

他并没有真指望用麝香挣大钱,刚才不过开玩笑。真想挣大钱,自己空间就是最好的作弊器,即隐蔽又安全。如果利用好,财富绝对滚滚而来。不过这念头也只是闲着无聊的时候做做梦,从来没有想过要实现。真变成千万富翁,他晚上还睡不着呢。

没办法,自己小农意识严重,属于土鳖类型的。胸无大志……如今自家生活也算步入小康,守着老婆孩子热炕头,过着平平淡淡的日子就行,没必要生出杂七杂八的想法。

现在喊刘五爷过来,更多是对麝香好奇罢了。

“小浩,叫上悟空和小皮,咱们上山找找,我也有多少年没见獐子了。”刘军奇对待这事儿更热乎,一个劲在旁边催促。

“这个……”刘军浩倒是想去,不过自家根本离不开人,总不能把老大小二也带到山上。

“我在家给你看着”赵老爷子知道他的难处,开口道。

就这样,悟空小皮在前面领路,刘军浩等人跟在后边浩浩荡荡朝后山走去。

走到山道不远,悟空就停下来,指着草丛中吱吱乱叫。显然,那粒麝香就是在草丛中捡到的。

刘五爷伸手在草丛中扒拉了几下,指着几处蹄印道:“看样子像是獐子走过的,接下来就看小皮的本领。”

随着刘军浩下达命令,小皮立刻在草丛中闻起来,很快迈开步子跑去。刚朝前跑出上百米远,它突然又停住,不断在一块石头旁打转。鼻子一张一合,口中发出急不可耐的低吼声。见主人没反应,小皮竟然用爪子使劲乱扒起来。

“跟丢了?”王老爷子不解其意,困惑的问道。

刘军浩摇摇头回答:“应该不是”他对小皮很有信心,肯定是发现什么。他蹲下身子,仔细在黄斑皮闻过的地方寻找起来。

果然,很快又发现几颗暗褐色的小颗粒。刘军浩小心翼翼把颗粒捏在手中,香味再次钻入鼻孔。

“好家伙,小浩,如果我猜的没错,你真有可能要发笔小财了。”看到那这几颗暗褐色的东西,刘五爷小心翼翼放在瓶子里,然后拧紧瓶盖。

“五爷,这怎么说?”刘军奇再次问道。

“以前听老人们讲过,獐子这东西不但食草,而且还吃蛇虫储香。一般到秋冬季节,香囊里才填满,变成一粒粒香丸,这个时候也是獐子的发情季节。

它经过路口的时候会在石头或者树皮上摩擦肚皮,让香丸滚落下来,这样等于给同类留下信号,母獐子闻到味道,就会循着赶过去。咱们让小皮一路寻找,说不定能找到能找到獐子拉的屎尿,到时候采个半钱麝香肯定没问题。”这老爷子刚才还让刘军浩不要激动,现在自己却说得激情飞扬。

“等等,老爷子,这怎么又和屎尿扯上关系了?”刘军浩听得有些迷糊。

“以前有这句老俗话‘獐子拉屎——香气冲天’。这里边出现香气,就是麝香。獐子摩擦肚皮有时候用力过大,会把香丸剔个精光。这样香味非常浓烈,为了不让其他动物循着气味赶来,它会在上边拉屎尿进行掩盖。以前上山打猎的人最喜欢遇到这种情况,连獐子都不用找,直接在屎尿堆里寻就行。”关于这套说法,刘五爷也是听老一辈人讲的。

小皮很快验证了这说法的正确性,走到一个三岔路口,黄斑皮突然停下,对着树干闻嗅起来。

“这就是獐子粪”刘五爷对树下黑褐色的一片如获至宝。他蹲下来看了几眼,接着从傍边折根小树枝,仔细在粪便中划拉。

那专注的神情,细致的动作……冷不丁让人看到还以为在淘黄金呢。

和淘黄金没区别,麝香价格甚至还要高出一些。

刘五爷在獐子粪便中挑挑拣拣,花掉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他才抬起头,把瓶子递过来:“小浩,拿回去用水稍微冲洗一下就行。”

“老爷子,这东西还是放你那里,我又不会配药,放我那里没用。”刘军浩摇摇头拒绝掉。

其实他真的是看稀奇来着……几钱麝香还没看在眼中。

“拿着,这是你家悟空的本领,”刘五爷说啥也不要。

两个人正推辞着,小皮突然大叫起来,利剑般冲出去。

接着就看到不远处草丛中窜出一只两耳挺直,四肢细长、毛色灰棕、背带土黄斑点、瘦小如羊、长相似鹿的野东西。

那动物原本是朝这个方向来的,现在看到前面窜出条猎犬,顿时掉头返身,迈开四蹄狂奔。奔跑中它鼻子不断喷气,相隔几十米远,他们还隐隐听到“吭噗、吭噗”的惊怕声。

“獐子!”刘五爷惊呼出声。

眼看黄斑皮再几个窜身,就要把獐子扑倒,刘军浩急忙大喊:“小皮,回来!”如今丛林中这东西很稀少,杀一只少一只。

小皮不明白主人为什么突然喊停,但还是老老实实掉头返回。

灰棕色的身影在草丛中连连跳跃,很快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内。

“那就是獐子,这么小!”刘军奇踮着脚张望,他还没看过瘾呢,就找不到了。

“放心,獐子舍命不舍山,它既然在这里出现,以后肯定还会回来,有你看的。”刘五爷又开口讲述起来。

和很多野生动物一样,獐子也有领地意识。平时活动、觅食、休息都会选择一定的路线和地方。如果在某个地区生活习惯后,很少主动离开。即使受到惊吓,不久也会重新返回原处。

解释几句,刘五爷又要把麝香递过来。

“五爷,那就收下吧,小浩不缺那点钱。你要是真想表示表示,大不了以后配偏头风药给他一副。”刘军奇被他们两人弄得不耐烦,开口道。

他一说,刘五爷也没继续让下去,点点头将瓶子收起。

热闹看完,刘军浩琢磨这回家后给岭崖猫科动物爱好者协会的王俊峰打个电话,把刘家沟有獐子出没的消息告诉他。

前段时间他们已经进山把远红外相机取走,说是回去要进行数据分析对比,估计要一两个月才能研究出结果来。

“等等”刚走到山溪边,刘军奇突然叫停。

“咋了?”他这声音叫的突兀,把王老爷子吓一跳。

“你们看那里是什么?”他伸手指着前方不远处的山溪边。

“野蜜蜂,采水蜂,你想找蜂巢?”看到山溪边成群的蜜蜂喝水,刘军浩率先明白过来。眼前这人采野蜂蜜是把好手,每年这个时节都要上山割蜂蜜的。

“嗯,跟上它们,咱们等下割点蜂蜜,也不算白来。”刘军奇密切注意山溪上边盘旋的蜜蜂。

“这个恐怕不容易吧,谁知道它们的窝有多远,蜜蜂平常飞很远的。”王老爷子问道。

“呵呵,你说的那是采蜜的工蜂,采水蜂大部分都是老蜂,一般不会飞太远,这蜂巢肯定在附近。”这两年上山采蜂蜜,刘军奇倒是总结出不少经验,

“看见没有,采水蜂下降和起飞时,都是绕着圈飞行,如果飞来采水时逆时针绕圈,回去顺时针绕圈,这就说明蜂巢在山左边。如果绕圈方向和这个相反,蜂巢一般在山右边。另外看圈数,一圈就是一公里左右,两圈就是两公里。”

就这样,几个人转变方向,跟踪起采水蜂来。

蜜蜂做巢穴也有规律,大多在向阳空旷的地带。尤其是林子边沿空心有洞的大树,更是它们筑巢的首选地点。另外就是石头较多的缝隙,这样可以遮风避雨,再不就是河堤上,围墙边脚,废旧房屋内。

这些知识刘家沟人多少都懂些,早些年采野蜂蜜是村民每年照例要做的事情。秋末冬初时节,是蜂巢里蜂蜜最多最香的时候,村里人都会三五个一群,背着木桶进山找蜂巢。

最初找到蜂巢,直接在上风口点起蒿草火把用烟熏,然后用木棍敲打蜂巢。老巢受到威胁,蜜蜂会不顾一切的冲出来,结果被浓烟熏得晕头转向,纷纷跌落在地。这种方法简单粗暴,后来被人们弃用。现在大多是穿上雨衣雨裤,将浑身上下遮挡严实,直接上前割蜜。(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