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刘家沟人很少上山采野蜂蜜了,主要是不划算。采野蜂蜜要碰运气,有时候半天都发现不了一个,纯粹浪费时间。即使找到蜂巢,也可能是当年刚分的蜂群,里边蜂蜜很少。

刘军奇利索的捉到一只蜜蜂,接着从口袋里掏出个洁白的蚕茧,抽了根白蚕丝缠在蜜蜂腿上,然后放手。

“军奇哥,你走到哪里都带着这东西呀。”看到他手中的蚕茧,刘军浩赞了句。

“嘿嘿,谁知道啥时间碰到蜜蜂,不带着怎么行。”刘军奇口中应答着,脚下步子加快。

那段白蚕丝很显眼,在采水蜂后边摇摇摆摆,因此他们没费什么功夫就跟了上去。

没走多远的距离,刘军浩看到身旁的树叶上有黄点,急忙叫道:“不远了,你们看,那是蜜蜂屎。”

蜜蜂飞离蜂巢的过程中,会在附近排下很多粪便,有经验的采蜂人都知道这点。蜂粪一头大一头小,通常大的一头朝着蜂巢方向。只要按这个方向找,如果发现峰粪越来越密集,就说明离蜂巢已经很近。

果然没走过远,就看到那只采水蜂钻进一条石缝中。

“小浩,等下你给我撑着塑料袋。”刘军奇还真是什么东西都带在身上,转眼又摸出一个厚厚的塑料袋。

“没带工具呀,你怎么采,万一蛰住咋办?”看刘军奇扭身朝石缝口走去,王老爷子开口问。

“秋冬季节蜜蜂活动能力差,只要动作慢一点,它们一般不会随便蛰人,再说蛰下怕啥,这东西毒性小。”刘军奇随口应答着,伸手将一块石头掰开。

嗡嗡……立刻有几十只蜜蜂被惊动,扑闪着翅膀飞窜出来。

不偏不倚,其中一只竟然冲着后边的刘军浩飞来,恰好落在他的手背上。刘军浩胳膊顿时僵硬,一动也不敢动。那东西在手上爬了几秒钟,接着振翅飞走。

“X,差点蛰住了。”他松了口气,接着撑开袋子。

从这个角度,已经能够看清楚石缝里边的情况。脸盆大小的蜂巢上全是黑褐色的蜜蜂,层层叠叠,甚是恐怖。

刘军奇随手一划拉,好像擦玻璃一样,将那团蜜蜂抹掉。胆子之大,刘军浩也在心中惊叹不已。看来人家这两年上山采蜂蜜,手艺练出来了。

随着蜂群散开,里边那团橙黄带黑褐色的蜂蜜也展现出来。出现这种混杂颜色很正常,野蜂蜜和家养的不同,它们采集的蜜源很杂,各种花蜜混在一起,颜色自然有异。

刘军奇小心翼翼割开蜂巢,将那几片亮晶晶沉甸甸的蜂蜜割了下来。

他并没有割光,而是留了一半未动。这也是大青山采蜂人的规矩,割野蜂蜜不能全部拿走,要留一半下来,让蜜蜂维持过冬,这样来年还可以割蜂蜜。如果竭泽而渔,那么这窝蜜蜂就算彻底毁掉。

“不错,不错,三斤四两。”刘军浩用手拎了拎,开口道。

这个时候王老爷子伸头看了几眼,开口道:“军奇,这些都卖给我吧。小浩那里,我等了几次才弄了半斤,太少。”

“老爷子,我也不想呀,关键是土蜂蜜产量就那么点”听了对方的话,刘军浩立刻为自己叫屈起来。现在来刘家沟的游客都知道土蜂蜜是个好东西,纷纷上门求购,可是这玩意儿产量有限,再多他也变不出来呀。

“老爷子,你要想要,送你半斤得了,给啥钱。”刘军奇倒是很爽朗,“小浩就不说,他家不缺这东西,等下给你们一人弄半斤。”

这么一折腾,时间差不多快到中午。几个人没在山间继续停留,一路晃晃悠悠下山。

到家,看到老大小二没有哭闹,刘军浩才松了口气。

趁赵教授帮忙照看的功夫,他赶紧把大米放电饭锅里蒸上,等张倩回来再炒菜。

吃饭、刷碗、哄孩子……两口子日子就这么简简单单的过。中午吃饭比较早,离下午上课还有近一个小时,张倩没急着去学校,拿着手机玩起游戏。

刘军浩则忙乎着把上午拍到的照片往网上传,同时给岭崖猫科动物爱好者协会的王俊峰发了个信息,把刘家沟有獐子出没的事情告诉他。

照片还没传完,张倩却兴高采烈地举着手机道:“老公,我刚收到的短信,街上移动营业厅在搞活动。充话费,送手机外加一辆电动车,仅限今天一天。你下午赶紧去镇里一趟,帮我充话费。”

“有这种好事儿?一辆电动车两三千块,那要充多少话费呀?”刘军浩半信半疑的问。

“只要五百块钱话费,”张倩说着把手机递过来。

“绝对是假的,骗子”一听说这么点钱,刘军浩彻底不相信了。一部手机多少钱,再加上电动车,怎么算也有三千块钱。除非移动公司的人脑袋让驴踢了,这种赔本生意怎么可能做。

“这号码是移动公司的呀……”听老公一说,张倩也不确定起来:“我给周玥儿打个电话,让她过去看看。”

电话拨过去,她三言两语将短信的事儿说完,周玥儿却在那边哈哈大笑起来。

过了半分钟,周玥儿的声音重新在电话中响起:“你们也收到那个短信了呀,我和赵光明刚才去营业厅问过。是送一部手机,不过那是山寨机,次品,信号非常差,在镇上还能用,出了镇子就没信号。那个电动车……它是小孩们的玩具!”

“啥,送一部玩具电动车?”张倩下意识提高声音,“这不是糊弄人吗?”

“我就说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儿,见过坑爹的,没见过这么坑爹的。”刘军浩跟在媳妇后边声讨起来。

知道真相,张倩打消了充话费的念头。

帖子发出去不到五分钟,刘军浩刷新一遍,竟然已经有几个回复了。

“刘军浩,你知道岩蜜吗?我前两天刚买了一块,拿回家媳妇说我上当了,你帮我看看是不是真的……”其中一个叫青梅淡酒的网友在下边跟帖。

岩蜜?刘军浩看的有些迷糊,这种蜂蜜他还真没听过。不过人家既然求到门上,刘军浩也不会拒绝,直接用站内短信把自己的QQ发过去,让对方加入。

那网友大概等的也比较着急,没两分钟时间,QQ就有提示音响起。刘军浩将青梅淡酒加为好友后,对方就开始发照片。

照片像素很高,里边显示一块状如石头的蜂蜜,色泽暗红色,上边还顶着些许青苔。

“这就是你买的蜂蜜,不会是石头吧?”刘军浩盯着照片看了几眼,开始疑惑的打字。说实话,这么大一坨,他怎么看都不像蜂蜜。至少在自己的认识中,从未见过。

青梅淡酒很快答道:“对,这个就是岩蜜”

“这个……这个我也说不准,卖你蜂蜜的人怎么说?”刘军浩倒不是谦虚,这会儿工夫几张图片他看了个遍,仍然没法确认。看不准的东西,自然不能随意下结论。当然并不是说这东西一定是假的,就像自家的土蜂蜜。当时传到网上后,很多网友也是半信半疑,直到来刘家沟实地看过,这才相信。

“那卖家说自己是X州人,现在在这里打工,这些岩蜜是他家人在X州深山老林发现的,能治疗感冒、咳嗽和支气管炎。据说这种岩蜜是野蜜蜂弃巢后,蜂巢内残留的蜜脾经过天然霜冻和自然风干等过程才能够形成,形成条件比较苛刻,因此相当罕见。”

“哦,就是蜂蜜结晶呀。”对方这么一说,刘军浩倒是明白过来。不过他再冲着照片看了两眼,怀疑更大。蜂蜜结晶也不能成这幅模样呀,单从照片上看,那硬度快比得上石头了。就像自家的土蜂蜜,捏起来酥酥的,很容易弄碎。

想到这里,他又问道:“你用手捏过吗,能捏碎不?”

“用手不行,这种岩蜜很坚硬,卖家都是用榔头敲下来出售的。这种岩蜜要形成,至少要百年时间。”青梅淡酒跟着回答。

“不会吧……你花多少钱买的?”这次刘军浩真的被惊到,那话怎么听都像大忽悠说的,比移动公司的短信还不靠谱,楞把蜂蜜给整成文物。

“不贵,一斤二十块钱。”

假的……刘军浩现在已经有七八分把握。不过他没看到实物,也不能随意下死定论。

想了想最后谨慎打出一行字:“我这么给你说,现在在刘家沟,纯野生蜂蜜一斤也要四五十块钱。你这个价格,估计买不到纯野生蜂蜜。更何况按你说的,这种岩蜜极其稀少,价格会这么便宜吗?”

“那人说因为是最后几块,打算卖完就回老家,所以低价出售。”

得……这下刘军浩不知道该问什么。不过看着打开的网页,他一拍脑袋。自己真是糊涂,忘记百度这个大杀器,直接上网查查有关岩蜜的资料就行了。

好家伙,看到搜索结果刘军浩很是吃惊了一把。全是蜂蜜造假的网页,而其中岩蜜更是早已经臭大街,自己真是孤陋寡闻了。想想刘军浩又觉得正常,他平时上网大多是看看有关国家大事的新闻,其他很少关注,青梅淡酒估计也如此。

感情岩蜜就是用白糖加小苏打混合熬成的,至于上面苔藓,那是后来才弄上去的。

看到这里,刘军浩最后几丝疑惑也消除,直接把网址给青梅淡酒发过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