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信给岭崖猫科的王俊峰发过去,没多久对方就回电话了,说是刘家沟附近大山有獐子出没的事情,他们已经在远红外相机拍摄的视频中看到,而且獐子的数量还不少。

不久前,刘军浩又陪几个人进山一趟,把放置的几个远红外相机收回来。

听到对方在电话那端讲述,刘军浩也有些小激动:“发现华南虎没有?”

“视频我们还没有分析完,不过发现华南虎的可能性不大。”王俊峰在电话那端答道。

“哦”刘军浩心中略有些失望,只是不那么强烈,没发现很正常,毕竟这东西在全国范围内已经被专家判定灭绝了。

跟着他又问道:“那土豹子呢,弄明白是什么动物没有?”其实在他心中,对这种神秘的动物更好奇。

“也没有”王俊峰话刚出口,就听到电话中叹了口气。为了不打消刘军浩的积极性,他又用安慰的语调说道:“没拍到不代表真不存在,毕竟我们人力物力有限,安装那几个相机只能拍到很少的区域。想确定,至少要组织百人以上的考察队进山拉网排查。

其实这次也有很大收获,我们发现了一种很新奇的动物,这种动物以前从未听人报道过,算是一个新的物种。”

“在大青山发现新物种?”刘军浩提高声音问道。要知道现在发现一种新的哺乳动物非常困难,如果被谁发现,绝对是扬名立万的事儿。

“其实也不能算是我们发现的,这种东西在山林中一直存在,只是比较稀少罢了,国内目前没有相关权威记录。我们以前在别的地方考察时,也听人提起过,不过这还是第一次拍下照片。”

“你说那东西到底叫什么名字,看我听过没有?”刘军浩接口道。

“青狐,你以前听说过吗?这东西长得很像狐狸,个头要小一些,它的皮毛很珍贵。据说历史上周文王被商纣囚禁后,周文王的大臣为了营救他,就花重金搜罗天下奇珍。最后得到一只青狐,献给纣,纣就把文王给放了。”

青狐……刘军浩仔细想了一阵子,确定自己没有听过这名字。不过自己不知道,也许还有其他人知道。想到这里,他开口问:“能不能把青狐的照片发两张给我,我问问其他人。”

“可以”王俊峰迟疑一下回答道:“你最好不要外传,免得惹来某些专家捕杀鉴定。”

“明白”刘军浩很理解他的谨慎。在这个专家遍地走的时代,他对某些顶着专家名头,背地龌龊至极的人也很反感。

两人又闲聊几句,王俊峰才挂断电话。

***

刘军浩没有想到罗老爷子那么大能量,在他打过电话不久,就有人来刘家沟捐助修路资金,而且乡里随即也承诺解决一部分资金。这结果让刘广聚直咂嘴,为修路的事情他往乡里不知道跑过多少次,愣是没得到个准确话。人家一个电话……算了,佛曰,不可说也,不可说也。

不管怎么说,修路资金凑齐,这就是好事儿。

资金到手,刘广聚让赵光明帮忙找人粗略算了下工程量。正常情况下,修一条十几里长的水泥路,没有上百万根本拿不下来。

在刘家沟却不能那么算,修路机械是赵光明他老子帮忙联系的,熟人给个友情价,单这上边就省不少钱。另外修路工人根本不用外招,刘家沟每户出一个劳力,连工钱都省下。

这么算下来,刘广聚惊喜的发现,修路资金剩余不少。

随后他招来村里人合计,这些修路款不退了,干脆趁此机会,把村里的其他道路也修一修。

村中间修条十字水泥道,东西方向从刘军浩家门口通过,一直延伸到河堤上,方便游客去河滩上游玩。

对待这个决定,刘军浩当然举双手赞成,其他人也没有反对意见,多修段路总归是好事。

事情定下来,刘广聚特意找人看了个吉日,然后让赵光明联系的机械开到刘家沟。

当然修路前还要搞个动员大会,给大家鼓鼓劲儿。

在一片掌声中,刘广聚登台发言。

他从刘家沟祖上迁到大青山开始讲起,接着说到过去上街行路的艰难,再讲起合作社大包干,然后是改革开放,包产到户……好好的动员大会愣是整成刘家沟历史研究会外加社会主义现代化讲座,直让人听得昏昏欲睡。

刘启勇在台下看看表,这都半个小时,瞅那样子,刘广聚还没有停止的念头。他忍不住出声大叫道:“广聚爷,你讲完没?都半个小时了。再讲下去,咱们上午不用修路,只听你白话了。”

“快了,快了”得到提醒,刘广聚总算停止长篇大论,简单将捐款人感谢一遍,接着就宣布修路大会战开始。

按照规划,原本道路的路基要扩充到将近六米宽,中间修四米宽的水泥道,可以同时并排行驶两辆轿车。

路边石灰印早已经浇好,挖掘机开动,轰轰而过。三下两下,以前的碎石路就变得支离破碎。

刘家沟的劳力也忙乎起来,等卡车把成袋的石灰粉卸下,他们挥动铁锨把石灰粉均匀泼洒在路面上。

接着旋耕机开上路面,将三合土粉末搅匀,

随后洒水车、压路机轮番上阵。

人多力量大,短短四天时间,一条光洁平整的三合土路面就出现在众人面前。

刚修的毛坯路面需要沉淀一段时日才能够浇铸水泥,不过这并不妨碍刘家沟人出行。路刚修好,很多人已经心急火燎骑上电动车在上边走一趟过过瘾。

刘军浩也不例外,特意带着张倩,骑上自家电动车到青山镇逛街。别说感觉就是不一样,三合土路面平整结实,比以前的碎石路好多了。

到镇上他看了看时间,将近二十分钟,比以前更快。

三合土路不怕雨雪,但是水泥路面却必须在上冻前浇灌好。

水泥容易冻酥,在雨雪天气浇灌凝结不好,那种天气修出的路面绝对是路脆脆。虽然可以在水泥中注防冻剂,不过用那个代价太大,还不如早些开工。

因此三合土路基修好不到一个星期,刘广聚就让人浇铸水泥。反正就是条乡间道路,不需要太大的技术含量,他找人商量后,决定把路分成几段同时修。

除了刘家沟这些劳力,刘广聚又让赵光明帮忙雇了十几个本地的建筑工。四个小组同时进行,

再花费一个星期,水泥道修通。

刘广聚花样多,道路修通后还搞了个通车典礼,请乡里的领导主持。

道路状况三年连上几个台阶,不但刘家沟的村民感慨不已,就连不少游客也心有所感。尤其是赵老爷子,他可以算是刘家沟奇迹的见证者,最后也被刘广聚拉到台上讲了几句。

这条路修通的确算是刘家沟一件大事……它凝结着刘家沟人的希望,也让刘家沟人变得自信起来,毕竟这是他们亲手创造出来的。

连刘军浩走在这条道路上,也不禁胸中生出自豪。

凭借刘军浩的经济能力,在市里边安家落户轻易而居,不过他却始终没有萌生这样的想法。梁园虽好非久恋之乡,刘家沟才是他的家。处在城市的人潮人海中,他总感觉找不到自己,心里有些发虚。

在刘家沟不同,这片山、这片水,都映在脑海中。

水泥路走起来就是稳,电动车加到四十,仍然感觉不到颠簸。

上午有两节体育课,刘军浩给赵老爷子交代一声照看孩子,自己则骑着电动车快速赶到学校。

体育课没什么可上,让学生沿着操场跑几圈,然后做两遍广播体操,剩下就是将体育器材拿出来,让他们自由活动,只要不出校园就行。

至于刘军浩,则一头钻进办公室,抱着本《读者》翻阅。

刚读了两篇,突然“砰”一声巨响传来。刘军浩吓一跳,赶忙跑出办公室。

声音是从三年级教室发出的,站门口看去,教室内乱糟糟的,王芳手足无措站在孩子中间,显然发生了什么大事情。

刘军浩心中咯噔一下,冲进去大声问道:“都让开,发生了什么事情?”

听到他的声音,那些学生赶忙让出条路。

只见站在中间那名同学嘴唇红肿,上边还插着不少塑料碎片。那造型,猛然看上去就好像电影《东成西就》里边,梁朝伟那张香肠嘴巴,惨不忍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刘军浩看过对方这造型,还没明白刚才那声巨响是什么情况。

“刘老师,高玉峰上课玩打火机……”听他发问,旁边有同学巴拉巴拉把事情讲出来。

原来高玉峰上课闲着没事,偷偷将打火机放在嘴里咬着玩。这孩子太倒霉催,那塑料打火机质量太差,在他嘴里咬爆了,结果变成这造型。

听对方讲完,刘军浩总算松了口气。刚才那么大声,他还以为是有人在教室玩炮仗呢。其实不少人上课时都喜欢嘴里嚼个东西,这算是小学生的通性,刘军浩曾经见过多次。只不过这个高玉峰运气真是……没法形容。(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