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浩,走,和我撵兔子去。”吃过早饭,刘军浩推着两个孩子在水泥路上转悠,碰到刑老爷子从门前路过,伸手打招呼。

这老爷子年轻时是县化肥厂的员工,干了半辈子工作,临老却落下一身病。刚来刘家沟的时候走路都不利索,还住着拐杖。在山沟里呆了半年多,身上毛病好的七七八八,走起路来虎虎生风,连拐杖都不要。

随即这老爷子又现身说法,说动几个要好的老人一起来刘家沟租房生活。那架势,准备彻底在这里养老了。

其实这样的例子还真不少,刘家沟老年疗养院持续爆满,连刘军浩的QQ上隔三差五也有网友问询问,多是为自家老人安排的。看到这种情况,村里已经琢磨着年后开始三期工程了。

“我说老爷子,你这都六十多岁的人了,也跟着去凑热闹呀,想吃兔子的话,我等下去给你抓一只。”

等刘军浩看到他两手空空,又诧异的问:“你拿什么捉呀,连个棍子都没有,不会想守株待兔吧?”

“呵呵,我这是找由头,锻炼锻炼身体,能不能撵上兔子无关紧要。”刑老爷子笑着解释道:“人有念头,容易转移注意力。前段时间每天跑上几里路都累得不行,现在一天撵兔子跑上十几里完全没事儿。”

我说呢,感情这老爷子拿兔子当陪练!

“那敢情好,你老继续锻炼。”

去地里撵兔子,刘军浩倒是想,可惜根本脱不开身。两个小家伙每天都需要人侍弄,离开一会儿都不行。别人家的小孩都是十个月左右才开始学习走路,老大小二倒好,这还不到八个月呢,已经能够扶着东西抬步了。

两口子原本还小有些得意,为孩子自豪,不过等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里边介绍“婴儿过早行走有可能造成小腿发育畸形”。这让张倩又担心起来,连说平时不要让他们在地下走动。可这种事情根本不以大人意志转移,一到外边两个小家伙就挣着要下来,根本不让抱。

没办法,他们只能顺其自然了。

更让刘军浩头疼的是还在后面,老大小二现在已经知道要吃食,见到什么都往嘴里塞,从纽扣到硬币,再到粉笔。

害怕他们吞下什么东西,两口子现在把屋里所有的小物品都收拾起来,放在孩子抓不到的地方。

即使这样也不行,有次一个顾客打电话说要几斤黄鳝,刘军浩将孩子放在学步车里,自己去后院捉。就几分钟的功夫,回来却吓了一跳,老大已经踩着学步车到水池边了,如果不是小皮在旁边用身体拦着,他已经一头拱进水池里。

小二也不让人省心,这家伙身子趔趄,将学步车弄倒后从里边爬出。这会儿工夫,手里不知道拿着什么东西往嘴里塞。刘军浩赶忙跑到跟前掰开他的小手,才发现原来是抓的一块干鸡粪。

这让他哭笑不得,再也不敢离身。

本以为像刑老爷子这种人很少,哪知道最近几天功夫,下到河滩里捉兔子的游客不在少数。

很多人都像刑老爷子一样,赤手空拳,三五个一群结伴,浩浩荡荡杀向河滩。这样能捉到兔子才见鬼,除非那东西脑袋傻掉,守株待兔的运气不是人人都有。

其实他们自己也明白,不过是凑热闹图个乐子罢了。钓胜于鱼嘛,只当是到野外呼吸新鲜空气了。

那啥……按照不少游客的说法,经常呆在大城市中工作压力过大,容易得“文明病”。刘家沟有山有水有鸟叫,在这种地方旅游,只当疗养,可以彻底消除身心疲劳。

囧,连文明也成一种病了。

要搁几年前,刘军浩肯定说他们生在福中不知福。现在却表示理解,这些日子网上铺天盖地都是关于雾霾袭城的新闻,患有呼吸道疾病的人大幅增加。省内也是如此,刘家沟最近来疗养的老人持续增多,其中就有这方面原因。

刘军浩还在网上看到一个笑话:说是某老外刚来国内大都市,为锻炼身体,每天早晨来个万米长跑,一个月后,他患上了呼吸道疾病。

现在水泥路平整光滑,推着学步车也不费什么力气。刘军浩带着老大小二转到村里,和人闲聊一阵,再转回来。折腾几次,差不多也到中午。

把两个孩子交给小皮看管,然后他才抽身去后院弄菜。前几天见到小皮的表现后,刘军浩就给它增加了任务,趁自己忙时帮着照看两个孩子。动物当保姆照看孩子的例子在网上有很多,他这也不算是首创。更何况自家小皮办事儿,从没出什么乱子,绝对让人放心。不像悟空,这家会是偷奸耍滑的典型,干什么都打折扣。

前段时间往地里撒油菜籽的时候,刘军浩特意多撒了几斤种子。现在后院里的油菜苗挤挤挨挨,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这正符合刘军浩的心意,多余的油菜苗拔掉不但自家可以吃,还能喂鸡鸭。

中午炒了个嫩油菜下面条锅里,再做个莲菜炒肉,饭菜齐活。

张倩回来,单等吃了。

“今天下午没课,我在家看孩子。你去镇上一趟,周玥儿上午打电话过来请假,说赵光明骑摩托摔倒了,正在镇卫生院住院呢。”刚端起饭碗,张倩又说起一件事儿。

“这小子摔倒了,严重不严重?”听到这消息,刘军浩赶忙问起来。他虽然和赵光明认识比较晚,但是互相之间对脾气。两家人来来往往,是当亲戚走的。

“还行吧,听说没大毛病,电话里我也没细问。”

“这小子肯定是喝酒喝得,上次来咱家我还在说,喝了酒不能骑摩托。这小子倒好,每次摩托骑得飞快。”刘军浩没口子抱怨。

吃过饭,他直接把电话拨过去。

打通电话,这边刚问了一句,赵光明就开始诉苦:“别提了,点背不能怨社会,哥们真是点背到家。哪敢喝酒,滴酒未沾,这是昨天晚上骑摩托撵兔子摔得。你说那么多人一起去的,为什么偏偏是我……”

这货一张口,把自己说的比窦娥还冤。

现在地里麦子还没抽节,也不怕碾压。最近一段时间,每到晚上大青山骑摩托车撵兔子的闲人很多。

这些人骑着摩托,头戴矿灯,扛着网兜,晚上开的发疯。兔子晚上陡然看到光亮,眼睛不适应,很容易就抓住。

这活听起来容易,实际危险性极大。晚上别说兔子看不清楚,人的反应也很迟钝。去年刘军浩还听说前营有个青年骑着摩托带猎犬出来打年货。结果对地形不熟悉,撵着撵着,连人带摩托一头钻到废井里边。

荒郊野外,冬天地里又没什么农活,很少有人到田里转悠。于是乎,那人在井里边喊了整整一天,嗓子都哑了,也没有人听到。从腊月二十三到二十八,一待就是五天时间。也亏他命大,二十八那天恰好有个老汉赶着牛车往地里拉粪。那人听到牛叫声,赶忙在下边喊救命。老汉听到井里有声音,就放下牛车跑过去……后来喊村里人把那青年拉上来。

抓到的两只兔子也没来得及和家人分享,他一人在井里吃的只剩骨头和皮毛,据说再晚两天连皮也吃了。

这人回家反而把家人吓了一跳,当时家里人左等右等不见他不回来,还以为失踪了,差点没报案。

“你小子,想吃兔子打个电话,我直接给你送两只过去,用得着晚上去撵兔子吗。”听完他的抱怨,刘军浩开口道。

“本来就没打算去,结果几个朋友生拉硬扯把我喊上。晚上开的也不快,谁知道地头有个水渠,结果一没留神,连人带摩托栽进去,幸亏那水渠比较窄,哥们摔过去恰好落在草地上,否则这次非半残不可。”

说起昨天晚上的事情,赵光明还庆幸不已,事后想想挺危险的。

“那你没什么大问题吧?”

“没事,就脸蹭掉了块皮,胳膊骨折。”他的回答很轻松。

挂断电话,刘军浩直接喊上两条黄斑皮下到河滩里。他自然不像那些游客瞎转悠,哪片有兔子,刘军浩知道的清清楚楚。

在灌木丛附近转了一圈,不到一个小时功夫,就拎着两只肥硕的兔子打道回府。整个过程波澜不惊,黄斑皮的威力根本没有发挥出来。

这是他刻意压制的结果,如果让黄斑皮肆意而为,恐怕能把附近的兔子捉绝。那些小兔子被黄斑皮轰起来后刘军浩急忙叫停,否则一个小时捉四五只野兔很轻松。

自家留了一只,剩余那只给赵光明送去,只当是看看他。

到街上,刘军浩拨通电话,才知道赵光明已经出院了,于是他骑着电动车赶到赵光明家中。

这货在电话里轻描淡写,等刘军浩赶到他家才知道并不是那么轻。脑袋包裹的跟粽子一样,说起话来直吸溜嘴。这模样,怎一个惨字了得。

看见刘军浩从电动车上拎下来野兔,赵光明直咬牙,连说等自己的伤势好了,一定好多吃几顿兔肉解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