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得好“寒露种菜,霜降种麦。”

种罢麦,田野间的花儿差不多都开败了,树叶儿该落的也落光了。山间那些不适合寒冷气候的鸟类,早振翅远走他乡。不想费事的,随便找个洞儿一钻开始猫冬。

地里现在已经没有农活,忙碌了大半年的庄稼人终于清闲下来,愈发懒散。不过这样的日子一天两天还可以忍受,时间长了,年轻人就有些耐不住性子,相约着去山里边打野猪。

打野猪是刘家沟最近几年兴起的项目,主要是大青山野猪群有泛滥的趋势。每到秋冬季节,天气转冷,山里食物减少,野猪大都跑到大山外围,时不时下山偷啃麦苗。

前天有个晕胆大的野猪,大白天竟然窜到村里边偷粮食吃,把人吓了一大跳。的确该打掉几只,杀杀它们的威风。

刘军奇他们找上门说明来意,刘军浩也有去的意愿。不过自家离不开人,只能把两条黄斑皮贡献出去。

随后他又给赵光明打个电话,问对方来不来。

这货脸上的伤刚好没几天,一听说要进山捕猎野猪,立马来了兴致。直在电话里叫嚷,说等十分钟,他马上赶过来。

送走打猎队伍,刘军浩趁两个孩子睡熟的功夫,又开始在后院忙碌,将院里的落叶清理一下。不然春上下雨落叶冲进水沟,容易造成拥堵积水,而且以后抓黄鳝也不方便。

他在前面忙碌,两只松鼠也跟在后边吱吱乱叫着打闹。

眼睛上带白毛就是小娃子送过来那只,刘军浩趁媳妇去学校的时间,时不时把它扔进石锁空间中疗养。短短几天,这松鼠的伤势已经好的七七八八,现在也不怎么怕人了。

为区分两只松鼠,刘军浩根据特点将这只起名白条。媳妇听到后连说俗气,不过也没有反驳,于是白条这个名字就定下来。

家里有了同类,点点倒是觉得自己的领地受到侵犯,不断对白条龇牙咧嘴进行驱赶。这种情况只持续了两天,很快两只松鼠彼此适应下来,开始在院内互相追逐嬉戏。昨天中午太阳好,白条甚至帮着点点把它存储的白菜叶子搬出来晾晒,那架势,完全把自己当半个主人翁了。

他这边正忙乎着,衣兜里的手机响了,是一相熟游客打开的:“刘军浩,你要刺猬不要?”

“刺猬,我要这东西干啥?”刘军浩随口回应。

“是这样,我昨天在小区花园里散步,听到花池里有响动,走进一看发现里边藏着只刺猬。弄回家后喂它苹果,它根本不吃,缩成一团,一动不动。”

“不动就对了,这个时节,刺猬早冬眠。”刘军浩在电话里回答。

“我也这样想的,害怕再下去刺猬就冻死了,要不弄你那里怎么样?”那游客又开口道。

“汗,不用这么麻烦吧,你直接带到市郊,挖个坑。把它放里边,再在上边埋些树叶就行。”刘军浩郁闷的回答。现在人们都把自己家当成动物收容站,前几天刚接收了只松鼠,现在又有人送刺猬。

“哦,要挖多深……刺猬冬眠需要呼吸吧,上边树叶盖得厚实它会不会捂死。盖得太薄,万一把刺猬冻死了怎么办?”没曾想对方又问出一连串问题。

电话里说不清楚,刘军浩只好回答道:“干脆你送过来算了”

救刺猬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怎么说也是条生命。他决定了,等刺猬送到刘家沟,直接把它扔到石锁中。明年开春天气暖和再放出来,反正这东西也不吃鱼类。

赵光明等人运气不错,进山没多久就发现野猪的踪迹,在几条黄斑皮围猎下,一上午有两头野猪入账。

下午分猪肉,刘军奇直接砍了个后臀尖给送过来,足有二三十斤。刘军浩两口子吃不完,就给赵教授家砍了一半。

***

天气一天天转冷,晚上寒气特别重。哄两个小家伙睡着,张倩看时间还早,起床坐在电脑前看电视剧,结果刚半个小时,她就开始跺脚。

根本不管用,越跺脚越冷。没办法,只好把刘军浩喊起来生了个火盆。

等熊熊炭火燃烧起来,身边寒气才渐渐消失。

接着张倩往火盆里丢了两把花生,一边吃着烤花生,一边看电视剧。她根本没注意时间,一不留神,已经晚上十一点多。

那啥……内急,电视剧暂停,然后匆匆往厕所跑。

刚到房子东边的竹竿林旁,就听到上方传来哗啦啦的声音,她忙停下脚步,扭头朝上方看去,顿时呆住。

等解决完个人问题,张倩直冲进卧室,再次把老公喊起来。

“干啥?”刘军浩不知道媳妇又闹什么幺蛾子,这会儿正困呢。

“赶紧起来,我领你去看个稀奇。”张倩拉着他的手往床下拽。

“媳妇呀,你看看都什么时间了,啥稀奇事儿,你直接告诉我就行。”被窝很暖和,刘军浩根本不想下床。

“我刚才上厕所,看到咱们竹竿林里好多斑鸠。”见老公不下来,张倩只得把事情讲出来。

“多正常,赵教授家喂有斑鸠,有些晚上就在竹竿林过夜。”刘军浩实在没整明白这事情稀奇在哪儿。他回答一句,倒头又要睡。

“给我起来!不一样,我问你赵教授家喂得斑鸠有多少?”张倩重新把老公拽起来。

“有四五十只吧”刘军浩估计到。原本应该更多,只是赵教授管理不过来,这两年来陆陆续续飞走不少,数量一直没怎么增长。

“就是呀,你猜我刚才在竹竿林看到多少?足有二三百只。而且它们栖息的地方和平常不一样,落的很低,伸手就够着。这算不算个稀奇?”

“不算……媳妇,你不会就因为这个把我喊起来吧?”整件事情刘军浩已经了解清楚,仍然没有发现稀奇在什么地方。斑鸠群聚这种现象一般人很少见到,可刘军浩却见过不少次。

“那你给我解释为啥它们今天晚上那么多聚在一起,而且落这么低。”见老公波澜不惊的表情,张倩很是失望。

“原因很简单,你今晚为什么点火盆。”经过这么一折腾,刘军浩也没了困意,耐着性子问道。

“当然是冷呀,你说斑鸠也是……”张倩醒悟过来。

“对头,这可是我当年捉斑鸠总结出的经验之谈,你别告诉别人。如果让其他人知道,刘家沟的斑鸠该遭殃了。”刘军浩略显得意的说道:“一般人看斑鸠做窝,就想当然认为斑鸠一年四季都栖息在鸟窝内。其实这种看法错的离谱,除了孵蛋期间外,斑鸠很少在窝里边过夜。它们的栖息地和温度有很大关系,温度高低影响斑鸠的栖息地点。

尤其是秋冬季节,天气非常冷,斑鸠一般都会找避风的地方过夜。而且它们有意识的成群居住,晚上还安排有斑鸠守夜。遇到危险,守夜的斑鸠就会大叫,将其他斑鸠唤醒。”

“不会吧,斑鸠有这么聪明吗,我在百科里怎么没有看到过?那可是专家总结的。”张倩疑惑的问。

“那些专家大冬天晚上会守在野外观察斑鸠吗?”刘军浩不屑的反问。那啥……实践出真知,这可是他和刘启勇当年晚上组队打鸟总结出的宝贵经验。

其实不少鸟类都比人们想象的要聪明,斑鸠也是如此。很多人知道斑鸠回巢前会咕咕叫一阵子,然后才落回窝内。再过上几分钟,另一只斑鸠也会回来。

这种现象很常见,一般人看到估计也不会想那么多。

刘军浩他们不同,经过长时间观察积累,最后得出结论:第一只飞回来的斑鸠是放哨报信的哨兵。如果这只斑鸠发现有危险,就会扭头飞走,这样第二只斑鸠短时间也不会再回来了。

所以当时他们打鸟提出了首发命中,即要么在斑鸠哨兵赶回来的第一时间干掉,要么耐心等待,等其他斑鸠回巢再打。

斑鸠冬天群聚时道理也一样,气温越低它们停落点也越低。到零下几度时,那些斑鸠快落到地面上了。

有一年冬天傍晚,刘军浩他们几个发现不少斑鸠往村头树林中飞,于是相约晚上过来打斑鸠。

当时看到的情景和张倩刚才描述的很相似,整个树林中不管树木高低,几乎每棵树上都停有斑鸠,而且落得很低。

他们没费多少工夫就捉了整整一麻袋,八九十年代大青山信息闭塞,没有人来收野味。因此捉了斑鸠他们也没卖,每个人分不少拿回自家炒着吃。

随后几天,他们不断出猎,那树林每次都有收获。可以当气温升高后,那个地方却一只斑鸠也找不到了。

“听你一分析,感觉很靠谱。”张倩信服的点点头。

“那当然”刘军浩现在谈性正浓,张口又给媳妇说起晚上捕猎斑鸠的注意事项。最佳时间在十一点之后,那个时间斑鸠处于深度睡眠状态,即使守夜的哨兵也不例外。此时捉斑鸠最容易,偶尔有响声也不会把它们惊动。如果时间太早,用手电往树上照射,很容易把斑鸠惊醒。只要一只斑鸠叫起来,这次行动就宣告失败。

听他讲这么多,张倩悠悠来一句:“你对斑鸠的研究全是捕捉时得来的吧?”

“咳……那时候年少无知,现在早改邪归正了。”他弱弱的辩解。

***

还是说下新书的事儿,再广告一遍,葫芦新书已发。书名:《八零后修道生活录》,请大家多多收藏支持。至于推荐票,一口泉暂不需要了,都投给新书吧。

当然,能够点击支持更好。(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