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这边正想着,王胜利又在电话中叫苦:“挖不到呀,几个人并排用铁锨将塘底翻了个遍,还是没找到。鱼塘干一个冬天,春上一放水,它又出来了。现在人们传的神乎其神,都说这东西成精了。我这才有些犯怵,不知道该不该承包,你给老哥提个建议?”

“挖不到也正常,你说那条火头估计个头大,钻的比较深。刘家沟有年清塘,我们在一米多深的淤泥中还挖出过火头。晒干鱼塘没用,这东西跟泥鳅一样,地表越干它钻的越深。”刘军浩开口解释。

“那怎么办,我总不能找个挖机,将淤泥全部挖掉吧,那成本也太高了,没有几万块包不下来。”

“你要是嫌成本高,我给你说个简单方法。今年先不用管,鱼塘也别放水,就这么干着,等明年春天天气暖和再放入少量的水。”

“少量?”王胜利在那边疑惑的问道。

“对,这个必须掌握好,只要将塘底淤泥淹没就行,千万不能放水过多。春天天气暖和,干旱了几个月的火头陡然接触到水,肯定会从淤泥深处钻出来,露着脑袋呼吸。这个时候鱼塘里刚注入水,塘底还比较干硬,火头动作迟缓,人走在上边也不会陷进去。你只要下水寻找,绝对能找到那些火头。找到后非常简单,跟拔萝卜一样,直接用手掐住鱼鳃,一拉就出来了。”

刘军浩说的都是经验之谈,久旱下雨捉火头,这也是刘家沟的传统。

“多谢,有你这话我就放心,鱼塘承包了。回头请你吃饭”王胜利在那边用很坚决的语气说道。

“还有事儿没?没事儿我挂了”等下还要去村口接张倩妈一行,刘军浩没工夫听他瞎扯淡。王胜利这人做生意不爽快,喜欢斤斤计较。让他请吃饭,估计比登天还难。

“别,真有大事儿,你这两天给我弄个百十斤泥鳅吧,越多越好。”听他要挂断电话,王胜利又说出另一件事情。

“多少?百十斤,你开什么玩笑,我弄不到……”听到这话,刘军浩差点把手机扔地上。

现在这种天气,让他去哪里弄百十斤泥鳅,七八上十斤还勉强可以弄到。

后院水沟中虽然多得是,可现在水面结的冰凌有两三厘米厚,泥鳅全钻进淤泥里边。要想捉泥鳅,必须挖洞。这根本不可能,秋天种的油菜现在已经长到一扎多高。

现在挖,太毁庄稼了。

即使没种油菜,刘军浩也不会挖。折腾人不说,后院挖的坑坑洼洼,明年春上还必须重新平整。

石锁中泥鳅倒是不少,挖起来也容易,可关键是没有合适的来源,弄出来不太合适。

“小浩,就帮老哥一个忙”听那边拒绝,王胜利接着叫苦,“老哥刚开发的客户,已经给人家拍着胸口保证过。第一次生意,你总不能让我言而无信吧,以后还怎么打交道。”

“这……”听他这么一说,刘军浩倒不好拒绝,有些迟疑起来。跟着开口问,“你要不找找其他养殖户,这个季节,很多人都储存有泥鳅,百十斤对他们来说不成问题。”

现在什么东西都讲究反季节,水产养殖也是如此。

“关键是人家点名要野生的,家养的不放心,不是激素,就是这药那药催肥。老哥不想做一锤子买卖。”

那啥……王胜利也算老主顾,虽然这人遇事儿有点小气,但信誉倒不错。人家既然遇到难处,有条件要上,没条件创造条件要上。

“放心,价格好商量,据对不会让你吃亏”王胜利在电话那端承诺。

“好吧,你什么时候要”刘军浩想了想,点头答应下来。他已经想到一个地方,前几天去的时候发现早没水了,那里挖百十斤泥鳅应该没多大问题。

“王胜利又要干啥?”见老公挂断电话,张倩随口问道。

“让我给他弄百十斤泥鳅,急等着要。”刘军浩简单把事情解释一下。

一听老公答应下来,张倩没口子抱怨:“现在?你答应下来了,往哪里给他弄?”

“放心,咱们院墙外边那个水洼里多得是,挖上百十斤应该没有问题。”

自家院墙外有片将近一亩地大小的水洼,夏天后院积水都排在这里边。最初刘军浩还担心因此造成泥鳅黄鳝流失,后来才发现担心多余,由于泉水对鱼类的吸引力极强,这种情况很少发生。

反倒是感应到泉水气息,不少鱼类顺着沟渠游进水洼,进而窜入后院,也算是为刘军浩的养殖黄鳝增加了一个来源。

如果不是想到水洼,刘军浩刚才还真不敢打包票呢。

两口子正说着话,电话声再次响起,这次是张倩大哥打的,已经到村口了。

***

“姑父,这里,这里!”刘军浩离村口还有老远,小泽宇哥俩就开始叫嚷起来。

到家后他们更是闹腾不已,先将老大小二逗得哇哇直哭,随后又跑到鸡窝前,四只眼睛直勾勾盯着下蛋的母鸡……比赛看谁收到的鸡蛋多。

其中一只母鸡大概被看的不耐烦了,伸着脖子冲小哥俩猛啄起来,这才把他们赶走。

之后两人守在桃树下,拿根木棍胡乱敲打,直到洞中的水獭一家子被惊动,吭哧吭哧全跳上岸来。

“走,走,建辉、泽宇,姑父带着你们去挖泥鳅。”刘军浩看的头疼,主动邀请两个小家伙出去玩。

“挖泥鳅,去哪里?”没想到张倩大哥来了兴致。

“就在院子后面”

“等等,我也去。”闲着也是闲着,张宏斌索性拎把铁锹跟上来。

泽宇小哥俩不甘落后,也闹腾着要拎铁锨。无奈,刘军浩只得把自家刨花生用的小钉耙翻腾出来,让他们当武器。

挖泥鳅是个力气活,等下绝对出一身汗。

来到院墙外,刘军浩选好位置,接着开始脱上衣。

趁刘军浩脱衣服的功夫,张宏斌在那边已经忙乎起来。

“大哥,别在那里挖,没有泥鳅”刘军浩开口说了句,接着戴上手套蹲身在洼地边清理干枯的水草。

“怎么可能没有,”张倩大哥有些不相信的反问。

“你挖几铁锨试试就知道了。”见他不相信,刘军浩也不再劝说。那啥……说再多没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别说,还真像刘军浩说的那样,张宏斌在水洼中央挥动铁锨,一连挖了十几下,半只泥鳅也没有见到。

“小浩,这水洼里不会没有泥鳅吧?”他疑惑的问。

“不是没有,而是你找的方向不对,看我的”水草清理完毕,刘军浩拎起铁锨在沟边铲了两下,一个泥鳅洞就在铁锨下显现出来。

接下来他动作飞快,连挖四五铁锨,然后蹲身停下,用手指仔细清理铁锨下那光滑的小泥洞。伸手扣了两下,一条肥硕的大泥鳅就显出踪迹,蜷缩着一动不动,仿佛早就在等人将它捉回去。

“泥鳅,泥鳅”小建辉这个时候也看到了,急忙伸出小手去拽脑袋。

“别拽,你拽不出来”刘军浩忙把这小家伙拉到旁边,“没听过洞里拔不出来蛇吗?泥鳅也一样。这种东西你越拽它们越往洞里边缩,容易把泥鳅捏死。”

说完,他从旁边拽了一根草茎,往泥洞里边一塞。那只肥硕的泥鳅立刻扭动身体,从洞中滚出。

旁边早迫不及待的小建辉伸出双手捉住,扔到水桶中。

“到底怎么回事儿?”见人家几铁锨就挖到泥鳅,张倩大哥困惑起来。

“呵呵,挖泥鳅讲究‘秋挖淤泥冬挖边,春夏须笼一整天’。现在天寒地冻,即使这沟里边有水,泥鳅也没在水中呆着。泥鳅冬季不需要水,一般都在岸边水草下打洞,水草保温,地下温度高,更适宜泥鳅生存。另外你没有注意水洼的地形吗,这地方中间凹起,存不住水的。”刘军浩说的这些都是经验之谈。

一般人挖泥鳅像张倩大哥这样,认为泥鳅肯定在中间呆着,其实有些想当然了。那啥……这里边也有着大学问呢。

领会到经验,张宏斌也在水洼边选个位置忙乎起来。这地方泥鳅洞的确很多,刚挖了一铁锨土就有收获。

有目标,人干劲儿自然十足。

张宏斌连连挥动铁锨,“咔嚓”只听到泥土中一声清脆的响动……泥鳅挖成两节!

“姑父,爸爸把泥鳅挖死了,还要不要。”小泽宇在旁边叫起来。

“怎么不要,弄回去为白鹭吃,它们不挑食。”刘军浩回了句,接着埋头苦干,一会儿功夫,已经有四只泥鳅进账。

全是大家伙,最大那只有一元硬币那么粗。这样的泥鳅,二十来只就能凑一斤。其实也有小泥鳅,只是刘军浩看过洞穴粗细,就会主动停下来。

咔嚓!!张宏斌那边第二次把泥鳅挖成两半。

刘军浩已经看出来,自己这个大舅子以前根本没有挖过泥鳅。于是他很无奈的再次指点:“不要贴着洞挖,泥鳅洞一般直上直下,挖的时候要靠后五公分。还有,泥鳅洞深度大致有四五十公分,挖到这个深度就需要小心一些,注意观察。只要掌握这两个窍门,挖起来很简单,基本铲不到泥鳅身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