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泥鳅那点钱刘军浩看不在眼里,不代表其他人也如此。王胜利路过村里时把高价收购泥鳅的事情提了一下,立刻有不少人扛着铁锨忙乎起来。冬天在家闲着也是闲着,挣些零花钱也好,反正刘家沟附近干沟多的是。

很快也有不少游客加入其中,当然他们纯属找乐子,凑热闹。

刘军浩原本以为任务完成,没自己什么事儿了。谁知道刚隔两天,小娃子等人却抬着个蛇皮袋上门。

那蛇皮袋鼓鼓的,张倩还以为他们弄到什么稀罕东西。好奇的上前打开袋口,妈呀一声尖叫起来。

“什么东西,看把你吓得?”刘军浩过去瞄了一眼,“好家伙,这么多,你们从那里投到的?”

蛇皮袋里放了满满一袋子马蜂窝,难怪把媳妇吓一大跳。

“这是我们花费两天时间上山找的,怎么样……”毛孩子得意洋洋的炫耀,末了又开口道:“小浩叔,你给王老板打个电话,说马蜂窝投好了,让他来收吧。”

“王胜利收马蜂窝,我怎么不知道?”刘军浩有些纳闷的反问,这人来的时候没说呀。

他掏出电话打过去,询问起收购马蜂窝的事情。

哪知王胜利听说后也很惊讶,连说几个孩子听差了,自己根本不收这东西。上次来村里,他看到树上有个马蜂窝,就随口提了一句,说这东西在城市里很值钱,一两百块一斤。

“多少钱,你确定价格这么高?”刘军浩追问道。上次自己投的那个金玉皇蜂巢穴虽然卖了上千块,但那是当工艺品出售,刘军奇去年卖的那个也如此,不能算数。

据他所知,马蜂窝镇上也有人收,不过一斤才四十块钱,实在不值得人冒这个险。如果真能卖到一百多,刘军浩也有试一试的念头。

等他问到具体情况,王胜利却不确定起来:“我也是听人说的,你找懂行的人问问。”

挂断电话,刘军浩冲几个充满期待的孩子摇摇头:“王老板不收这东西,我再帮你们联系联系。”

接着他拨通霍军的电话,这次总算有个确切答案。霍军答应帮忙去市中药市场问问,说是下午回电话。

“小浩,我打听过了,马蜂窝三百块钱一公斤。你那里要是多的话,人家可以上门收购。”刚吃过午饭,霍军就打电话过来。

“多少,你确定?”听到价格,刘军浩很是惊讶。太贵了点吧,镇上收马蜂窝那家简直是成倍的赚。

这山上的马蜂窝……刘军浩不敢想象,如果把附近大山中的马蜂窝摘除掉,万元是妥妥的。而且现在这个季节刚刚好,天气冷飕飕,马蜂都躲进柴草堆、石缝里边了,马蜂窝根本不设防。

“当然了,小浩,我发现这是个发财的门路呀。”霍军在那边也显得很兴奋,“我刚才在网上看的新闻,用马蜂蛹做成的食品在广州、香港、台湾等地非常受欢迎,简直卖疯了。仅广州一天就要消耗掉5000多公斤马蜂,现在不少农户已经搞起马蜂养殖。

要不你也养马蜂吧,我这里包销,怎么样,如果有去年那种金玉皇蜂蛹,价格绝对高。”

霍军在电话那端使劲儿的蛊惑,描述了一条康庄大道。

“马蜂,怎么养的,这玩意儿蜇人呀!”刘军浩也被这种描述说动了。在他看来,养马蜂似乎真不错,反正这东西外出觅食,根本不用自己操心。如果真有这么大收益,完全可以开发成副业。

“春上在野外找来马蜂窝,连窝带马蜂一起端,然后在家用细窗纱做个笼子,把它们放里边养,平时喂些食物就行。”为了让自己的话有说服力,霍军特意查过相关资料。

“这样呀,还是算了”刘军浩一听,彻底打消念头。原因很简单,这种饲养方式太危险了。只要窗纱一不小心破掉、烂掉,那马蜂就会蜂拥而至。

万一真被蛰中毒,根本不是几百块能看好的。尤其是金玉皇蜂,真被那东西蛰到,小命都丢半条。

其实这东西饲养简单,要不是风险大,发展成养殖业倒也不错。

不过摘马蜂窝倒大有可为……刘军浩这边正想着,小娃子他们正好上门。他把事情刚说完,几个熊孩子就欢呼起来。

这些日子看人家都忙着挖泥鳅挣零花钱,刘军浩也有些闲不住了。给媳妇一说,她挺支持,主要是张倩也知道现在马蜂窝里没有马蜂。

于是乎,刘军浩领上猴子和松鼠,带着黄斑皮,浩浩荡荡朝山林进发。

自家这些动物有些聪明过头,刘军浩刚投了一个,它们就明白过来……知道主人需要什么东西后,没五分钟时间,点点和白条各自捧着碗口大的马蜂窝赶回来。至于悟空更是离谱,这小家伙直接扛回个篮球那么大的蜂窝。大概因为太重,这家伙走起路来一扭一晃。

口胡……刘军浩看到它扛着的蜂窝,急忙蹲下身子大叫道:“快扔了,悟空,过来!”

“吱吱”猴子根本不明白主人为什么如此反应,但还是听话的把马蜂窝扔在地上,迈步跑过来。

没有马蜂飞出?刘军浩才松了口气。对着猴子脑袋拍一下训斥道:“你胆儿也太大,这种大马蜂窝也敢投。”

马蜂冬天会离开巢穴,寻找墙缝、草垛等避风场所,抱团越冬。但这说的是那种碗口大开阔的小马蜂窝,而不是眼前这种。

这种大马蜂窝外有一层硬壳,可以防雨防冻。因此即使天气再冷,马蜂也很少离开巢穴。等来年春天,它们还会沿着旧巢继续扩大,这也是不少地方频频出现巨型蜂巢的一个原因。

不过像现在的天气,它们倒是很少外出活动,除非被惊到。

刘军浩很好奇,悟空这家伙是怎么把马蜂窝摘掉,而自己没挨蛰的。难道里边真的没有马蜂?

等了大概五六分钟的样子,见确实没有马蜂飞出,他才战战兢兢走过去,将马蜂窝拾起。

原来……好聪明的猴子。

看到马蜂窝上塞着一根树枝,刘军浩忍不住称赞了一句。

经常投马蜂窝的人都知道(汗一个,估计有这爱好的人很少),其实马蜂窝形状分为很多种。有呈条状的,最大刘军浩见过有四五十厘米长。也有呈向日葵状的,刚才两只松鼠摘得就是,这种马蜂一般都会避冬。

也有陀螺型的,就猴子弄得这种。整个蜂窝封闭严密,大多只有一个出口供马蜂进出。当然更大一些的,会留有两到三个出口。

悟空这家伙用树枝把马蜂窝出口直接给堵上了,难怪刚才没看到马蜂。

刘军浩很为悟空的聪明才智感叹,这家伙简直要成精了。

不过里边的马蜂如何弄出来,刘军浩却相当头疼。总不能连马蜂直接卖给人家吧?虽然马蜂也值钱,可没听说有收活马蜂的。

有了,看到旁边那个山洼时,刘军浩来了主意。

他从石锁空间中扯出一小捆细发草,三下五除二编成条草绳,然后将草绳一端绑在马蜂窝把儿上。

准备工作做完,刘军浩登上山洼顶端,在拔开树枝的同时,猛然将马蜂窝抛下。

“嗡嗡”果然不出所料,一大群马蜂被惊动后,在山洼下边乱飞起来,四处寻找敌人。幸亏刘军浩编织的绳子足够长,这才没引来马蜂注意。

来回抖动了十几次,刘军浩慢慢拖动绳子横移,接着快速上拉。

整个过程,惊心动魄,快赶上007大片了。绳子拉上来时见没有马蜂追赶,刘军浩长吁一口气,扭头对着小孔出口看去。

没等他反应过来,一只马蜂从小孔内飞出,直落在他手臂上。

X……怎么还有马蜂。

刘军浩顿时傻呆在那里,双手捧着马蜂窝,一动不敢动。

不过等眼睛余光看到那马蜂脑袋颜色,他又轻松起来,伸手一捏,把这只马蜂捏下手臂踩死。

倒不是刘军浩胆大,而是因为这种马蜂不蜇人……那啥,这也是投马蜂窝人的必备常识。

其实马蜂窝里边有两种马蜂,第一种脑袋焦黄,带有毒刺,第二种脑袋苍白色,这个不蜇人。小时候刘启勇他们为表现自己胆大,经常捉白脸马蜂拿手里玩,把其他同学吓得哇哇乱叫。

至于为什么一个蜂窝有两种马蜂,刘军浩也不太清楚。

有一次无意上网看到相关资料,他才知道,感情马蜂和蜜蜂一样,也分雄、雌。工蜂、蜂王都是雌性,带有蛰针。雄风则没有,自然不会蜇人,白脸马蜂正是雄峰。

将那只马蜂踩死后,刘军浩又不放心的抖了几下。真没有了,马蜂窝内只剩下那一只雄峰。

接下来在他的指挥下,一人三兽横扫山野。

悟空和松鼠的眼睛特别尖,一路扫荡过去,很少有马蜂窝漏网。当然那种令人头疼的陀螺马蜂窝也遇到不少,刘军浩直接让猴子放弃。为一个马蜂窝折腾将近半个小时,实在不值得。有这功夫,不知道投多少马蜂窝了。

他们接连翻过三座山头,不到两个小时,蛇皮袋装满。

刘军浩看天色还早,把蛇皮袋扔进石锁中,然后继续领着几个小家伙寻找。(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