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午的功夫,收获简直可以用超乎想象来形容,整整两蛇皮袋。当然,这主要是猴子和松鼠的功劳,其实他本人没采摘多少。

下山的时候刘军浩特意用手掂量了一下,大概有五十斤的样子。没办法,他采摘的都是那种没马蜂的蜂窝,体型看上去庞大,但比棉花重不了多少。

这点重量自然压不住刘军浩,顺手折了个树枝,然后把蛇皮袋每端放一个,轻飘飘下山。

回去的路上,他心中不断盘算着能卖多少钱。

一斤一百五,十斤一千五……乖乖,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将近八千块钱呢。这买卖可比挖泥鳅省力多了,明天继续上山,争取以最快的速度把附近大山过滤一遍,挣个一两万不在话下。

到家,张倩已经把晚饭做好。看那满满两蛇皮袋马蜂窝,她也很是惊讶了一回。随即和刘军浩一样,开始在心里算起经济账。

这算是横财……看到马蜂窝那么容易摘,连张倩多萌生上山的心思。可惜只能想想,家里还有两个小家伙要照看呢。

那几个熊孩子根本藏不住事儿,只用半天时间,就把霍军高价收购马蜂窝宣扬的全村皆知。早上刘军浩刚端起碗,刘军奇已经过来询问。

虽然刘军奇昨天已经听自家孩子说了,可关键刘长林这熊孩子说话没个准头,大人根本不敢相信。

刘军浩自然实话实说……将人送走,他好歹把饭吃完,刘启勇电话又打过来了,接着是二麻子……

总之这个消息在村里很快泛滥,吃过早饭,大大小小,男女老少通通拿着竹竿杀进山林。

上午刘军浩领着猴子和松鼠进山时,也被这种热闹场面吓一跳。僧多粥少,他在山林里转了半天,成果却和昨天没法比,只采摘了大半袋子。

就这样已经算是好,其他人忙乎一上午,大多是几斤的收获。当然也有一上午摘几十斤的,比如刘军奇,这人下了大本钱,找到一个直径近五十厘米的大陀螺型马蜂窝。为这个,刘军奇还被蛰了两下。

到家,刘军浩特意给霍军打个电话,让他下午带着收马蜂窝那人来一趟,现在刘家沟已经积攒上百斤马蜂窝了。

挂断电话,他又跑到村里,让人下午把蜂窝带到自家门前。

好家伙,这么多马蜂窝堆积在刘军浩门前,蔚为壮观!张倩赶忙回屋拿出相机拍照,打算等下传到十八楼上。

千呼万唤中,霍军终于带着一名药材老板赶到刘家沟。这老板姓陈,名海军,专门做中药材生意的。

他看到门前摆放那么多马蜂窝也很是吃惊,继而开口道:“那么多大毒蜂房?这个不值钱的。”

“陈老板,你说的是哪种?”刘军奇本能感觉不妙。

“就这个,”陈海军伸手指着水桶粗的马蜂窝,“这种虽然也叫露蜂房,但是药用效果要差很多。医书中有记载‘毒蜂房,树上大黄蜂窝也,大如瓮,小如桶,十一、二月采。’”

“你的意思这种不收?”刘军奇脸色哭丧起来,人家伸手所指正是他投下的。

“不是不收,是价格没那么高,最多四十块钱一斤,而且还要剥掉外壳。”陈老板又开口道,“像小蜂房才值钱,一般药店都收这个。”

感情马蜂窝还有那么多讲究……众人心中期望值一下调低很多。

刘军浩倒是无所谓,当时他害怕被大黄蜂蛰到,所以采摘的大都是小蜂窝。

陈老板也没有啰嗦,简单讲解几句,扭身让人去车上取秤。

“不用去,活秤杆子在这里站着呢。”霍军开口为陈海军介绍道。他到刘军浩家收购蘑菇,连秤都不用带,直接让人家报数。

“哦,这么神奇,我今天倒要看看”陈老板半信半疑。

等司机取来小秤,他伸手指着其中一个蜂窝道:“咱们比试一下”

“没问题,”刘军浩当即答应下来。真金不怕火炼,效果经得起检验。他这些年卖黄鳝泥鳅根本没用过秤,凭的就是一手绝技。

他先拎了一下马蜂窝,随口报出重量:“七斤四两”

听人家报的有整有零,陈老板仍然有些不相信,不过等他用秤称过,最后只能竖起大拇指:“服了!”

随后变得简单起来,陈老板在前面挑拣,刘军浩过秤,霍军登记重量。

只用了一个多小时,门前那大堆马蜂窝就称量完毕。

刘军浩一共采摘六十多斤马蜂窝,卖了四千多块。这数字没有期望的高,但也很喜人。

毛孩子等人收入也不小,破千元了。

刘军奇最惨,那么大一个蜂窝才卖三百块钱,和原先估计的有很大出入。另,白挨蛰两回。

马蜂窝装车,霍军临走时又买了几只野鸡回去,说是有客人让捎带的。

将人送走,刘军浩两口子开始计划起这钱到底怎么花。加上卖泥鳅那些,足有五千出头,过年全部花掉!!

可计划来计划去,自家好像没什么要花的。

鸡鸭鱼肉根本不用上街买,家用电器也不缺,想来想去,他们只能盘算着每人买一套衣服,再给老大小二买两辆电动玩具车。

***

进入腊月,新年的脚步近了。

随着刘家沟人收入不断提高,年味一年比一年浓。

这段时间,村里几乎每天都要宰杀一头肥猪,全是在家户拿粮食喂养出来的。这猪肉刘家沟人其实买的不多,大部分都被游客预定走。

今年来刘家沟过年的游客同样不少,很多客房被早早打过招呼。

刘军浩这段时间也是电话不断,几乎是求购野鸡野鸭的。他只能对着电话一个劲儿说抱歉:自家养的早处理完了,现在剩下这些是给赵光明留的。

今年入冬天气一直很好,那知道腊月十三突然狂风呜呜刮起来,接着天空飘雪。刚开始是雪粒,很快变成鹅毛大雪。

一下午功夫,地上房子上全白。

早上天刚蒙蒙亮,刘军浩就起床忙乎,把院子里大雪清除干净。

忙乎完,他又拎着铁锨到隔壁,帮着赵教授打扫。

他们扫雪忙的一头汗,那边水鸭子、青庄却在不远处乱叫不已。雪太大,昨晚门前水沟里结了层厚厚的冰凌,这些靠水生活的小家伙们没了食物,现在都饿着肚子呢。

无奈,刘军浩和赵老爷子只得暂停铲雪,拎着铁锨在冰面上左劈右砍,砸出一个数丈方圆的大窟窿,这才让那群水鸟闭上嘴巴。

扫完雪,电饭锅里米汤也煮好。刘军浩随便炒了个青菜,进屋给两个小家伙穿衣服。

两个孩子还是第一次见到大雪,一个个兴奋地啊啊直叫,眼中充满好奇。

外面冷飕飕,刘军浩实在没有出门转悠的心思。一整天,两口子都呆在屋里边哄孩子,看电视。

晚上做好饭,刘军浩喂两个小家伙吃完,那边刘广聚电话来了。说是让他带上两只黄斑皮,等下过来捉兔子。

“广聚叔,马上天都黑了,捉什么兔子,我就不去。隔三差五捉这玩意儿,没啥意思。”

“不行,你必须来,指望你家那两条黄斑皮立功呢”最后刘广聚又强调道:“这可是政治任务。”

“我说广聚叔,啥时候捉兔子也成政治任务了?”刘军浩好笑的反问。

“你是不知道,白天我去果园看了一下,昨晚那片果园被兔子祸害的不成样子,已经有二三十棵果树被啃。照这么下去,几天功夫,指定啃个精光。我准备今天晚上来个大会战,用兔子网把果园团团围住,争取将里边的兔子一网打尽。”刘广聚在那边用抑扬顿挫的语调叫道。

听他一说,还真是政治任务了。

虽然现在很多人把野兔归为受保护的野生动物,可是在刘家沟,这东西和老鼠一样,都属于人人喊打的东西。唯一对人有益的地方,野兔可以食用。

这东西冬春季节吃麦苗,夏秋两季啃大豆。

现在一场大雪,到处白茫茫,野兔没东西吃,竟然打起果树树皮的主意。在一般人看来,野兔啃几口树皮没什么大碍。

殊不知这东西啃起树皮让人恨得牙根直痒痒,它们两条后腿立起,前爪抱着树干,咔嚓咔嚓绕着果树啃。一啃一圈,要是一圈没啃完就饱了,它下次还会接着啃完,然后才会去啃下一棵。

果树树皮被啃,就跟人血管断了没两样,树根下的营养、水分不能朝上输送,等春上天气暖和,树皮被风吹干,那颗果树必死无疑。

要真让它们在果园安下家,估计这几亩地不够怎么折腾。只要半个月时间,绝对死个精光。

“广聚叔,什么时候拉兔子网?”刘军浩这边已经同意了。

“你马上过来,咱们找几个人商量一下。”说完,刘广聚挂断电话。

刘军浩这边给媳妇说了声,然后去隔壁叫赵老爷子,问他去不去。

赵教授一听有热闹可看,也点头同意。

就这样,两人牵着三条黄斑皮浩浩荡荡朝村子中赶去。

到刘广聚家门口,他才发现村里的劳力几乎都到齐了,连带游客也来不少。整个队伍足有二百多人,这如果直接开进果园里,绝对能把兔子屎都吓出来。

***

感谢庄john朋友的支持,这两天只顾忙着新书,没曾想一不留神《随身装着一口泉》有盟主了。虽然这个成绩和其他作者相比不算啥,不过葫芦还是小兴奋一下。

另外也感谢各位一直对《随身装着一口泉》不离不弃的朋友,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万事如意,天天好心情。(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