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浩,来了,赶紧进来帮忙补网。”二麻子看到刘军浩到来,开口喊道。

“不是吧,这马上都要出发,你们兔子网还没准备好,喊我来干啥?”刘军浩这边更纳闷呢。原本以为自己只要带上黄斑皮在果园内转悠一圈就行,哪知道还要来当苦力。

等进屋,才发现村里其他人已经忙乎起来。

听他一说,二麻子立刻叫苦:“这些兔子网有七八年没用了,刚才拿出来才知道早被老鼠钻的大窟窿小洞,不补根本用不成。”

用网捉野兔,效果自然大大的。随便围一片荒草地,能撵起七八只。不过这东西局限性也很大,必须要多人参与,人少的话兔子很容易从其他地方溜掉。

兔子网盛行时期还是八九十年代,那个时候村里闲人多。现在大家忙东忙西,人数凑不齐,很少再有人用这东西。

补兔子网没啥技术含量,村里只要会织渔网的人都能做。

刘军浩接过网针和篦板,蹲身开始忙乎起来。网针用宽竹片做成,形状和古代宝剑很像,上端尖锐,下端分叉,中间偏上部分还有个顶角,用来挂细线。

篦板也是织网的必备工具,可以控制网眼大小。

十几扇兔子网到处都是窟窿,真要一个人补,没半个月绝对忙不出来。可架不住人多,三下五除二,半个小时工夫,网已经补好。

看看时间,晚上十点多,刚刚好。

刘广聚一声令下,众人打着矿灯,拎着兔子网浩浩荡荡朝果园方向进发。

“小浩,这兔子网怎么用呀?”路上,一好奇的游客开口问道。用网捉鱼他倒是见过不少,捉兔子,这还真没见过。

没等刘军浩开口,那边二麻子已经解释道:“简单,就是把果园围起来……看见了吧,这东西叫挡网,下网的时候要和野兔奔来的方向形成一个角度,然后我们去另一端赶。野兔受惊往前跑,自然会一头撞进网里边。尤其是晚上,这东西贼瞎贼瞎,连网都看不见。”

到地方,在村里几个老人的指挥下,众人分成三组下网。下网也需要技巧,首先就是网下边要拖在地上一段,防止野兔从下边钻出去。还有就是网要撑得松一些,不能绷紧,否则会被高速奔跑的兔子撞坏。

几分钟时间,兔子网下好,众人电话联系着,刘广聚再次下达命令。狗叫人喊,他们打着矿灯从另一边进入果园。

这大部队声势绝对骇人,没两分钟,就看到一个个黑影从果树下窜出,惊慌失措朝远处逃去。

噗通噗通,十几扇兔子网相继被撞倒,那些肥硕野兔大部分都没跑的,在网中踢腾着挣扎。

当然也有漏网之鱼,这就需要几条黄斑皮追赶了。这些家伙也没落空,几乎每只嘴里都叼着兔子回来邀功。

好家伙,参加夜猎的人都被惊到。总共捉了十九只兔子……幸亏刘广聚决策果断,否则再过两天,这东西肯定把果园糟蹋完。

一伙人都在兴头上,收好网,刘广聚又张罗着请众人回家喝酒。

刘军浩赶忙推辞,老婆孩子还在自家等着,他根本脱不开身。

众人知道他的情况特殊,也没有勉强。刘广聚将野兔递过来两只,说是他分得的猎物。

刘军浩一口拒绝掉,他家还真不缺这东西。从立冬开始,两只黄斑皮隔三差五就会噙只野兔回来打牙祭,两口子现在对兔肉根本没感兴趣。就现在屋檐下还挂着五只风干野兔,都是给张妈他们留的。

见他说得实在,刘广聚没客气,直接把两只野兔收回。现在整个夜猎队伍有二百来人,这些野兔等下做好还不够他们吃呢。

到家进屋,两个小家伙早早睡熟,张倩那边还带着耳机玩电脑。

老大睡觉时不老实,小嘴咋咋吸着,看上去特别有意思,刘军浩忍不住在小脸上拧了下。

哪知道这一拧不要紧,小家伙被惊醒,哇哇大哭起来。紧接着是小二,哥俩比赛嗓音,一个比一个声音大。

张倩冲着老公直白眼,赶忙摘下耳机哄小孩,花了十几分钟才重新把他们哄睡着。

原本以为大雪已经停止,哪知道后半夜沸沸扬扬下起来。

等早上刘军浩出门,才发现院子里又落了厚厚一层。

无奈,只得重新拿起铁锨铲雪。他这边忙完,照例给赵教授帮忙。

吃过早饭,碗还没刷好。张倩小姨打电话过来。说是上次弄得花生油吃完了,让刘军浩再帮忙买点。

害怕电话里交代不保险,刘军浩只能再去村里一趟。村里的花生大豆油如今也很畅销,来刘家沟旅游的客人,基本上回去的时候都要带上几斤。现在村里人很少再把花生大豆等油料作物弄上街卖,都是直接榨油。

单增加这一个过程,村里人亩收入就提高不少。

刚到村口,就看到小娃子领着几个伙伴蹑手蹑脚朝草垛奔去,在他们身后,还跟着七八个游客。

“你们这干啥呢?”刘军浩低声询问道。

“小浩叔,我们拔萝卜呢,你也来。”毛孩子的回答音更小。

“你们玩,我到村里有事儿。”刘军浩直接摆手拒绝。

拔萝卜,这只是一种形象的称呼,并不是真个在地里拔萝卜,他们要找的是野鸡兔子等动物。冬天第一场大雪,是捉野鸡兔子的最佳时机。

尤其是当年刚出生的野鸡兔子,这些东西没见识过大雪。一夜之间,天地白茫茫一片。没了参照物,它们很容易丧失方向感,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这个时候如果你在野外把一只野鸡撵飞,就会惊讶发现这东西根本飞不远,虽然翅膀扑闪的很厉害,其实只是绕着一个大圆圈飞行。

用刘家沟那句歇后语来说,就是黄牛犊子叫街——蒙门了。

野鸡一旦在大雪中迷失方向,它们就会本能的选择参照物。

田野里庄稼收完,地头那高大麦垛就是最明显的地方。而且这东西块头大,还可以避风挡寒。因此到傍晚野鸡回巢的时候,许多会朝着麦垛方向飞,最后一头扎进麦垛里,尾巴露在外边。

野兔情况类似,有些会在麦垛堆附近避风处挖一条通道,一直到麦垛下取暖。

掌握这个规律,只要清晨早些起来,就可以在麦垛周围抓到野鸡兔子。而且此刻捉起来很容易,根本不费什么力气,唯一要做的就是悄无声息走到跟前,看到野鸡尾巴,直接伸手一提,就好像拔萝卜,将这东西拽出来。

当然这规律只对当年出生的野鸡兔子管用,那些生长两年以上的,早已经身经百战,贼警贼精,根本不会在这种地方取暖。

“小浩叔,你过来一下,看看这是什么脚印。”没等刘军浩离开,毛孩子那边又出生叫嚷。

“你这熊孩子不会连兔子印都不认识吧?”他并没有过去,只是远远回一句。这个时间段,除了野兔基本没其他动物。

“不是,这脚印比兔子的小,而且轻。”毛孩子分辨道。

“哦?”刘军浩迈步走了过去,只见旁边水沟附近留下一排浅浅的印记。从形状上看,应该不是野兔留下的。也不是田鼠……它们的脚印更小。

刘军浩仔细端详两眼,最后才不确定的回答:“估计是刺猬吧”

“刺猬??”众人听到这个答案,齐齐露出怀疑的表情。

毛孩子更是直接指出他话里的毛病:“小浩叔,你也太没文化了,我鄙视你!刺猬冬天应该是冬眠的,怎么可能在大雪天出现。”

“对呀”一游客随声附和。刺猬冬眠,这个小学生都知道。

“呵呵,谁说它们不会在冬天出现。你们都被书本误导了。尽信书不如无书,刺猬即使冬眠,也要定期醒来吃食物的……”刘军浩笑着解释。

他小时候不知道这点,曾经干了件愚蠢事儿。以为刺猬会冬眠整个冬天,于是乎把它扔进一个大水缸没管。结果等春天的时候,才发现这东西给饿死了。

“真的假的?”

这种常识竟然很多人都不知道,脸上大多带着惊讶。

“是真是假,咱们跟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刘军浩说完带头走上前去。

在他身后,还有一群熊孩子屁颠屁颠跟上。

没走多远,众人就在水沟边的茅草丛中发现刺猬的痕迹。

积雪将茅草压弯,恰好形成一个弧形空间。那只刺猬黑黝黝缩成一团,在它身子旁边,竟然还藏着三个刚出生不久的小家伙。

“一窝刺猬,它们集体出来找食物?”毛孩子惊叫出声。

“找啥食物,这小东西一看就是刚出生不久的。”刘军浩很为几个小家伙默哀。它们太可怜了点,出生的不是时候。这个季节,母刺猬找食物都成问题,更何况还要带着几个拖油瓶。

提前来到尘世,唯一的结果就是遭罪。如果不采取措施,它们很可能活不过这个冬天。

“那,小浩叔,要不你弄回家养着吧。”

“怎么又是我,”刘军浩顿时郁闷起来。

现在什么人弄倒野生动物,第一反应就是往他家送!

***

葫芦新书《八零后修道生活录》急需支持,大家有月票的话不要投给《一口泉》,给新书吧。

另外我在公众章节里边写了一章《一口泉》的更新计划(字数比较多,大概有两千字,所以放在VIP里不合适),希望大家都能够点击看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