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两天刚一场大雪,大雪过后,空气一如既往的清冷。

害怕自家两个孩子冻住,刘军浩原本想呆在家里猫冬来着。可是两个小家伙在外边待习惯,根本关不到屋里,啊啊哭个不停。

无奈之下,他们两口子只能把小家伙抱到院里玩。

这招百试百灵,看到周围那些杂七杂八的小动物,老大小二立刻咿咿呀呀叫起来。还没走稳就开始招猫逗狗,很有刘军浩小时候的风范。

没两分钟,老大又看到刘军浩的手机,伸着小胳膊讨要。

小家伙学东西挺快,他刚把手机递过去,老大就学大人的模样放到耳朵边。

两口子看的直笑,张倩赶忙掏出自己的手机拍照,结果刚拍两张,小二也开始讨要。

临近过年,整个刘家沟都忙乎起来。

不过到刘军浩这里,还和去年一样,年货没什么好办的。家里鸡鸭鱼肉齐全,最多过两天上街买些鞭炮对联之类。

另外,今年张妈他们可能不来刘家沟过年,刘军浩盘算着等下多杀几只鸡鸭,让游客回城时带走。

他这边正和老婆商量,手机响了,把老大吓一跳,哇哇直哭。

张倩赶忙夺过手机,然后抱着小家伙一个劲儿的安慰。

“张大哥,你好!”刘军浩一看号码,立刻开口道。打电话的是皇家凯旋木门一个经理,上次在刘家沟打广告的事情就是他出面谈的。

因为经常联系,后来张经理还在刘军浩家吃过几次饭,一来一去倒是称兄道弟了。

“刘军浩,帮老哥一个忙。”张经理客套几句,说出自己打电话的目的。

“你说……”刘军浩隐隐猜到他的目的,不敢直接答应下来,只能含糊应一句。

对方接下来一句话果然如此:“是这样,这不马上要过年,我们想在你那里办点年货……”

“张大哥,这个估计不好办”刘军浩有些为难的回答。

“怎么,这点忙都不帮老哥。”张经理在那边叫起来。

“不是不帮,这么给你说,最近一段时间,我电话都接怕了,很多相熟的朋友打电话张口就要年货,鸡鸭鱼肉……我院里的东西差不多被定光。你打电话有点晚……”刘军浩说的确实是实话,自家院里东西经过泉水滋养,品质那是没的说。现在口碑打出去,销售大好。早在半年前,就有人打招呼让他留些当年货。

都是熟人,给谁不给谁,他们两口子考虑的头疼。最后只能立下规矩,不能胡乱应承人,先到先得。

“怪我没说清楚,这是我们公司给员工年关搞得福利……不要你院里的,而是准备在你们村下订单。”

“这样……欢迎,欢迎,热烈欢迎。说吧,你要什么,我直接帮忙联系。”刘军浩听对方说完,总算松了口气。这是好事儿!

“暂定的面粉和食用油,还有些鸡鸭鱼肉等其他年货,我们分公司员工有上百人。面粉按每个人五十斤算,食用油二十斤……”张经理在那边盘算着。

“有点多了,这马上要过年,估计短时间准备不出来……”刘军浩幸福的烦恼着。按说给村里人增加收入,这是件好事儿。可一次弄出这么多东西,村里估计很难凑齐。

“呵呵,我们不直接发放物品,而是购物券。员工到刘家沟旅游的话,随时可以买……”

“购物券?”刘军浩听着新鲜,没有想到他们小小的刘家沟也实行起购物卷了。

“对呀,这样员工更自由,可以任意选择购买刘家沟任何一家农户的产品。甚至想来刘家沟旅游,还可以用购物券缴费,我们全部认账……”

张经理在那边详细解释公司福利是怎么回事儿,刘军浩赞叹不已。

其实他真是少见多怪,这种事情在城市很常见,他也在网上看过不少。那啥,最近几年一到年关上网晒福利已经广大网民的习惯了。只是这东西和他一个平头老百姓无关,所以才觉得很新鲜。

“就这么说定,你给村长打声招呼,我明天到刘家沟时咱们详谈。”

挂断电话,刘军浩给媳妇汇报完毕,然后去村里找刘广聚,把皇家凯旋木门生产厂家要在刘家沟采购年货的事情讲述一遍。

别说他,刘广聚听到购物券后也觉得是个新事物。随后不断赞叹:“不愧是大公司,办事儿就是地道!”

随后,这老爷子又发散性思维:“小浩,你再辛苦一下,问问上次打广告那几家公司,还有愿意搞购物券的没?”

***

正事儿办完,刘军浩并没有立刻回家。

有王姨帮忙照看孩子,自己总算能偷得半日闲。他索性溜到二麻子家,看几个游客斗地主玩。

外边冷飕的,屋里生了一堆松木火,打牌倒不觉得冷。

看了两局,一游客上厕所,让刘军浩帮忙打牌。

他坐下来,一局没打完,就听到二麻子家门口那条黄斑皮疯狂叫起来,随即传来云豹的吼叫。

“好家伙,小浩,赶紧出来,看看你家鼠标怎么回事儿!!”二麻子也站在院中开口大喊。

顺着他的喊声,一个色彩斑斓的身影窜入屋内,把门口的游客吓了一跳。

鼠标虽然还不到两岁,但在刘军浩家生长速度飞快。现在个头将近半人高,体重有二十多公斤。

到这种程度,真有点山林之王的景象。即使是黄斑皮,一般也拿它没奈何。

不过由于从小跟着小皮厮混的原因,鼠标把刘军浩家那两只黄斑皮看成亲人来着,从未出现过争斗的现象。

“鼠标,啥事儿?”刘军浩伸手拍了拍这家伙的脑袋反问。

它冲着主人低吼两声,然后张嘴撕咬到刘军浩的衣服,拉着就要离开。

“好,好,我出去看看,你们继续打。”被这家伙一闹,刘军浩自然没办法继续玩牌,只能扭头出门。

哪知道看到云豹,几个打牌的游客都觉得没意思了,也跟上来看这小家伙到底闹什么幺蛾子。

就这样,一群人跟在云豹后面浩浩荡荡出村,沿路朝刘军浩家奔去。

过家门不入,一路走上河堤。下河滩,再拐道朝山中走去。

这会儿工夫,他们走了两三里路。现在天气零下几度,前几天的雪还没化干净,山路上到处都是冰凌,不时有人滑到。但众人的兴致却越来越高,在众人眼中,刘军浩家的动物有点小妖孽。

如果带主人进山,八九不离十会有“奇遇”发生……这点已经屡经证实。

别说他们,刘军浩对此也深信不疑。

这一路上惊起不少野鸡兔子,如果在平常,几个游客早冲出去追赶。现在他们一门心思想要见证奇迹,根本没心情。

又朝前走了三里路的样子,云豹终于不再前进,反而调转方向又朝河边奔去。

“大家小心,注意脚下,跟着我走,别踩到冰凌上,万一掉水里可不好受。”看了看地点,刘军浩赶忙出声吩咐。

这一片是刘家沟著名的河泛区,每到夏季涨水,周围大片大片的河滩都会被淹没。再加上这里靠近深山,地理位置偏僻,所以也没有人在这里种庄稼。

有的,只是成片成片的芦苇荡和野草。

这地方刘军浩有很长时间没来,不知道鼠标到底在此地发现了什么。

正困惑着,这家伙突然停下,冲着他们欢叫几声,然后迈开步子朝远处奔去。

“快跟上,到地方了”这下,所有人都看明白。

“我X,快看那是什么?!”顺着鼠标奔跑方向,一个游客停下脚步,出声叫嚷道。

只见前方十几丈外的芦苇荡中,袅袅雾气升起……其实这种情景如果在大雾天气并不觉得稀奇,不就是雾气嘛!

可关键是四周无比晴朗,能见度很高,只有这一片云蒸雾绕。

“地热?温泉!”有脑子灵活的游客随后回应。

刘军浩等人在猜测中冲到芦苇荡跟前,再次惊呆:只见前方的水洼有四五丈方圆,上边水汽缭绕。水洼边沿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凌,关键是中心……那里估计有两个碾盘大小,密密麻麻全是鱼。

鲫鱼、草鱼、鲤鱼、白条……挤挤挨挨,甚至比菜市场那些鱼贩子篮筐中还装的多。

这么多鱼挤在一起,哗啦啦搅动水面,有些不幸运的还被挤到冰面上。站在岸边看上去,就好像有人故意倒进去的。粗略估计,最少有几百斤鱼。

“小浩,这到底咋回事儿?”良久,才有人用赞叹的声音问。

“我也不清楚”刘军浩也迷糊了。眼前这种景象,自己闻所未闻,看起来有点像玄幻小说。

“管那么多干什么,打电话,喊村里人拿胶鞋网兜,过来捉鱼,正好捉回去当年货。”不知谁喊一嗓子,众人才完全清醒。

不到半个小时,浩浩荡荡的大部队开到芦苇荡。

几个人穿着皮裤,手提网兜下到水洼中忙乎。这鱼捉起来太容易,跟玩儿似的。就那么大水面,网兜随便起落也能舀到几条鲫鱼。

“我终于明白‘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描述的是什么一种情景,这可不就是瓢舀鱼吗?”游客老常边拍照,边感叹。

***

嗯,《八零后》结束,从今天开始更新《随身装着一口泉》。(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