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水洼里鱼不大,最重的鲤鱼也就二斤的样子,但胜在多。

半个小时时间,整片水洼被人们来来回回扫荡无数次。大鱼捉个精光,剩余那些小虾米众人没看在眼中,就当是鱼苗了,来年还可以捉。

抬着几蛇皮袋野鱼往回走,很多人仍然兴奋不已,推测着这么多鱼到底从何而来。

度过最初的惊讶,刘军浩这会儿已经大概想明白。应该是夏天白条河涨水无意中窜入水洼的,后来河水退去,它们就被留在此处,再没办法重回河道。前年刘军奇家地块里也遇到这种事情,只是鲶鱼居多罢了。

至于为啥这么冷的天气水洼没有完全冰冻,问题应该还出现在鱼身上。它们拥挤在一起,持续游动,造成水流小范围内不断循环,所以才没有上冻。冬季结冰时捉过鱼的人都有类似经验:那就是冰层下的鱼成堆,很少分散开来。

鱼抬到刘军浩家门口,众人商量给他留一蛇皮袋,毕竟是鼠标的功劳,没它根本找不到那么隐蔽的地方。刘军浩没有拒绝,但只要了十几斤,算是给院里的青庄打牙祭。说实话,虽然野生鱼类现在很抢手,不过比起自家石锁中那些还有很大差距。

折腾半天,看时间差不多到中午,刘军浩立马钻进厨房做饭。

他们家就两个人,饭做起来简单,直接用电饭煲蒸米,再炒两个菜,弄锅鸡汤齐活。

半个小时后,刘军浩洗手摆好碗筷,喊媳妇进屋吃饭。

照例,刘军浩把两个鸡腿捞出来啃干净,然后给两个孩子每人塞一个鸡腿骨,让他们啃着玩。这么做,主要是害怕他们吃肉不消化。

有道是吃奶的孩子欠饭,两个小家伙现在每次吃饭都要闹腾。稍不注意,还伸着小手往盘子里抓。无奈之下,他们吃饭打起精神,不敢有丝毫大意。

***

杀猪宰羊,炸油条包饺子,杀鸡宰鹅……打扫房屋,从屋顶开始一直到地上,每个角落都打扫的干干净净,不留半点灰尘。

打扫好屋子,办好年货,再贴上对联,就等着大年除夕到来。

今年张倩爸妈没来刘家沟过年,刘军浩家也没有大动干戈,不过热闹气氛却丝毫不减。隔壁赵教授的儿子女儿全来了,浩宇和彤彤一天到晚都呆在刘军浩家院里招猫逗狗。

今年路重新修过,游客比先前增加不少,因此村里这个年过的比以往更热闹。过年期间刘家沟天天有活动,热闹劲儿一直持续到正月十五。

过了十五,学校开学,刘军浩重新又开始当奶爸的日子。

似乎一眨眼,两个小家伙快周岁了。看他们一天天长大,刘军浩愈发理解做人父母不容易这句话的意思。

还没完全走稳呢,就让人头疼不已。他们每天身边不能离人,否则一个不留神,两个小家伙就可能闹出点幺蛾子。

不是抓地上的鸡粪往嘴里塞,就是挥动小手往水桶里摸,再不撒尿和泥。

刘军浩恨得牙根直痒痒,打舍不得打,说……他们根本不听。

赶快长大吧,长大就好了,两口子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见他们在家闹腾的不像话,刘军浩只好推上婴儿车,将老大小二推到河堤上玩。

随便找片干净的草地,将他们往地上一放。果然,两个小家伙刚坐在地上,立刻兴奋地滚爬起来。有小皮这个忠心耿耿的保姆在旁边守着,两个小家伙即使想爬远也没机会,只要超过一定范围,小皮都会用身子把他们抵回来。

见老大小二怡然自得,刘军浩才松了口气,躺在草地上闭目养神。

可惜刚躺下没两分钟,就被鹌鹑叫声给吵得一头火。他翻身站起,找了块江石循声扔过去,草丛中的鹌鹑立刻噤声。

不过这种威慑力紧紧持续两分钟时间,很快鹌鹑又开始乱叫起来。

这下刘军浩火了,对着小皮吩咐道:“看好老大小二!”

接着他随意在地上拽了些细发草,编织成一条两米多长的绳子,循声赶去。这次出来的太匆忙,忘记带弹弓。如果有弹弓在手,根本不用这么麻烦。凭他的准头,直接来两下,绝对让它们命丧当场。

即使没弹弓,刘军浩要捉这些家伙也易如反掌。

春上是捉鹌鹑的好时节,尤其是在河滩上稀疏的草丛中。经过一冬天风吹霜冻,枯草早已经被打倒在地,周围一般散落有很多草籽。

鹌鹑最喜欢在这种地方捡拾草籽,而且它们边吃还会咕咕叫个不停。以前每到这个时节,刘军浩和刘启勇等人都会做两件事情,第一,磨制蛤蟆叉扎青蛙吃。蛤蟆叉做起来简单,找根硬铁丝磨尖,绑在竹竿上即可。这种工具看起来简陋,但捉青蛙一扎一个准。

扎到青蛙,回家油炸,那滋味,啧啧……不想这东西了!青蛙对人类大大滴好,可以吃害虫,自己还是不要回想这么多,否则媳妇知道又该批判。

第二当然是捉鹌鹑,鹌鹑这东西河滩上数不胜数,捉几只中午油炸,媳妇应该不会说什么。大不了到时候说是豆豆捉的,反正那家伙替罪羊当惯了。

其实刘军浩觉得媳妇对野生动物的保护有点过头,像鹌鹑麻雀这种常见鸟类,根本没必要保护。它们的生存能力极强,完全是打不死灭不绝的小强。拿鹌鹑来说,在家养条件下一对鹌鹑每年可繁殖四五代,一年可扩大到千只以上。这速度,要能灭绝了才见鬼。野生条件下繁殖速度没有这么离谱,但也很快。

靠近草丛,刘军浩随意挥了几下草鞭,感觉有些轻,又在末端增加些重量。

循声仔细观察,很快发现四五丈外的草根边,有个灰褐色的毛团躲在那里。

鹌鹑也属于鸟类的傻大胆,即使骤然惊到,它们第一反应不是立刻振翅飞走,而是缩成一团看形势。只要不是情况特别危急,它们都会安然呆在那里不动。寄希望于自己的一身羽毛,认为这种保护色可以迷惑其他生物的眼睛。

只要掌握这个规律,捉鹌鹑就无比绝轻松,手到擒来。

刘军浩拎着草鞭快速走动,速度越来越快。当然并不是直奔鹌鹑藏身处而去,这样肯定会把它吓走。而是以那鹌鹑为中心画圆,转圈,整个奔跑过程根本不看鹌鹑,只当那东西不存在。

越跑圈子越小,鹌鹑这个时候也能感觉到危险。只是这东西带有侥幸心理,总认为人类并没有注意到它,反而会把身体越缩越小。

等感觉草鞭够得着的时候,刘军浩突然一扭身,长鞭猛甩打过去。

别看鞭子不起眼,威力却相当惊人,只听得啪的一声闷响。鞭打之后,鹌鹑翻身蹬腿,躯体直哆嗦,随即一命呜呼。

刘军浩连连施展伸手,半个小时工夫,收获七八只鹌鹑。

搞定收工,刚推着老大小二上河堤,就看到刘军奇扛着斧头,提这个破蜂箱朝山上走。在他身后还跟着两个游客,看样子是去瞧稀奇的。

“军奇哥,你弄诱蜂箱捉蜜蜂呀,不害怕再弄到土蜂子蛰住你家黄牛呀”见对方这架势,刘军浩就知道他准时奔着大青山那些野蜜蜂去的。这人算是和蜜蜂干上,最近几年一直捣鼓这东西。

春暖花开时节,蜜蜂也开出巢采蜜了。这个时节,也是捉蜜蜂家养的上好时节。刘军奇手里拿的就是诱蜂箱,这东西越旧越好。新箱有浓厚木树味道,蜜蜂嫌弃,必须经过加工处理。把新箱放在室外日晒、雨打或烟熏,或者用乌桕叶汁或洗米水浸泡,总之就是除味。等完全除去木材气味后再涂上蜂蜡,用火烤过才好使用。

而且最好在上边涂上蜂蜡,弄块旧巢脾,那样对蜜蜂很有吸引力。

关于诱蜂箱刘军浩没有亲自操作过,但大致的步骤也懂得。这东西最主要是选址,地址选对,蜜蜂自然而来。春上大青山的土蜂子一般分蜂后都是从山上往平地飞,等到夏天,又从平地移到山上,因此必须掌握这个时间点。另外还要注意把诱蜂箱放在开阔地带,最好能够遮风挡雨的岩石下。

“我想好了,这次弄到蜜蜂,直接养在咱们村养鸡场那里,等秋里再去割蜜。”刘军奇开口回答。

“干嘛这么麻烦,做个诱蜂洞不就行了?”刘军浩不解的问。诱蜂洞算是因地制宜,就地取材,直接在山上开阔地带挖洞。最好是半土半岩的地方,挖好足够空间,然后点燃蜂蜡熏,等留下味道,再封上洞穴,留一个小口容纳土蜂进出即可。

这东西做起来简单,之后也不用管,只等秋天收割。一年一窝,很高产的……

“别提了,我去年也这么想,弄了十几个诱蜂洞,夏天的时候看里边都有蜜蜂,结果到秋里只割了一窝蜂蜜,其他都让黄鼠狼给糟蹋,连诱蜂洞也破坏掉了。”

“等等,你说黄鼠狼偷吃蜂蜜?”刘军浩听这话觉得根本挨不着。说狗熊偷吃蜂蜜有人信,至于黄鼠狼……不可能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