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浩,感情你也有不知道的东西。少见多怪了吧。养蜂人最怕两种动物,一个是黑熊,这东西皮糙肉厚,蜜蜂的毒针拿它根本没办法。另一个就是黄鼠狼,它一般晚上偷吃蜂蜜。要说,这东西比黑熊还可恨,黑熊偷了蜂蜜最多把巢穴破坏掉了事。黄鼠狼不同,它会放臭屁,这武器可不得了,气味超绝,对蜜蜂有致命杀伤力。但凡被黄鼠狼袭击过的蜂群,即使当场不被消灭掉,过几天也会逃走……所以蜂箱只要被黄鼠狼盯上,绝对没指望。还有,这东西除了吃蜂蜜,还喜欢吃蜜蜂和蜂蜡,你说可恨不可恨。”

提起黄鼠狼的危害,刘军奇恨得牙根直咬。

“不是吧?!”别说,黄鼠狼偷吃蜂蜜的种种刘军浩还真第一次听说。自家院中虽然有土蜂窝,但有小皮等动物守护,黄鼠狼别说偷吃,靠近都不可能。

闲聊几句,刘军奇等着进山下诱蜂箱,也没有多和他白话。

刘军浩到家,让小皮接着照看老大小二哥俩儿,自己则开始在院里忙乎给鹌鹑褪毛扒皮。收拾干净,剁碎放进盆中腌,只等中午炸着吃。

忙乎完鹌鹑的事儿,刘军浩还没有清闲时间,趁着天好,他把积攒了几天的衣服全扔进洗衣机里。

正洗着,王胜利电话打过来。这人在那段兴奋不已:“小浩,捉到了,真有……”

“有什么?”刘军浩听得稀里糊涂。

“火头!好家伙,整整一窝,四条,都钻在泥窝里,难怪把堰塘折腾的这么惨。你说的方法很好用,干几个月,刚一放水这东西都露头了。”

“哦,抓到就好,以后把堰塘和周围的水洼割开,别让火头再钻进来。”听他一说,刘军浩总算记起什么事情,随即出口叮嘱。

火头这东西生存能力极强,甚至可以在陆地上行走一段距离,从一个堰塘转移到另一个堰塘。王胜利想承包鱼塘,这些防护措施必须事先做好,否则一个不留神被火头入侵,到过年估计仍然会是塘内空空。

“放心,哥们早打算好,这次直接拉上纱网,别说火头,就连水鸟也干瞪眼。对了,还要麻烦你一件事情,我准备用这个堰塘养泥鳅,你早点给我准备点十几斤大泥鳅,繁殖泥鳅苗用,到时候我去刘家沟取。”

“没问题”刘军浩直接答应下来。人工繁殖泥鳅苗的方法他也懂,只是嫌麻烦,没有具体操作过罢了。再加上自己有石锁这个作弊器,弄泥鳅苗分分秒秒的事儿。

随即他又开口问道:“老王,你怎么不养黄鳝,这东西效益更高?”

“效益高,也更难养。我没有你那技术,只能赚点小钱,如果你当技术员,我立马换项目。”

“那算了,我没这精力”刘军浩笑了笑拒绝。

“你就是有精力我也不敢请呀,就你那院子一个月的收入,我得给你开多高的工资。不说了,到时候再联系。”王胜利说完挂断电话。

刘军浩这边继续洗衣服,洗好衣服挂在绳子上,上午任务总算忙完。回头看两个小家伙,竟然在推车里睡着。

好事,折腾半天总算肯睡,自己也能休息一会儿。

他索性隔着院墙喊了赵老爷子一声,两人搬了两把椅子到院外水泥路上,然后泡壶茶,怡然自得的品起来。

春日暖暖,墙根芦苇垛旁那些野鸡野鸭忙着抱窝,几只不安分大公鸡,则咯咯叫着争斗。头顶树杈上,两只白头小不断从远处噙来草叶绳子,编织出一个碗口大的鸟巢。

院内的枣树上,两只松鼠时而追逐跳跃,时而互相梳理容貌。

至于点点两口子,这会儿正靠着墙根晒太阳。

这样悠闲的时光,很长时间没有了。

刘军浩和赵教授磨蹭到十一点多,这才收拾桌子准备回屋做饭。结果却看到毛孩子从学校方向走过来。

“你们这么早就放学了?”刘军浩看看表,奇怪的问。

“没有,小浩叔,求你个事儿行不?你给小王老师说一声,多罚我抄几遍课文……”

“嗯?”刘军浩听得一愣。

这熊孩子啥时候觉悟那么高,主动找罚的,“你又犯什么错了?”

凭自己的理解,这熊孩子肯定又闹幺蛾子。

“没啥……就是小王老师让我请家长”这家伙吞吞吐吐的回答。

“没这么简单吧?据我所知你小子就没老实的时候。上次还在班里玩苍蝇……”旁边的赵教授也好奇的反问。

听到玩苍蝇的事情,刘军浩也笑起来。

前不久这家伙不知道在那里捉了一只大头绿苍蝇,也不嫌脏,而是将它带到教室,把一张纸片捻成细条塞进苍蝇屁股里,然后在教室里放生。

结果课堂上,大家都看到一个怪东西拖着尾巴飞来飞去,惹得学生们哈哈大笑……因为这个,毛孩子被罚请家长。

“真没啥,我也就是下课在操场上发现条蛇,带到教室了,后来被小王老师发现,就让我请家长。小浩叔,我听说这样的事情你也干过,对吧?”这熊孩子说完,又满脸兴奋的问道。

“胡说,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你小子赶紧回家请家长吧。”刘军浩不想多说,直接训斥一顿,扭身进院子。

话说带蛇进教室的事情刘军浩真干过,而且不止一次,有次还藏了条毒蛇,不过已经拔掉牙齿。等自习课他拿出来炫耀,把班里人吓得弄得惊慌不已。尤其是几个女生,更是哇哇叫着哭着直冲办公室报告。

结果,刘老头被请到学校。刘军浩老老实实地站了两节课,中午饭也没吃上,还被刘老头狠揍一顿。

英雄不提当年勇……刘军浩并不认为把蛇带到班里是什么大事儿,但这话可不敢让媳妇知道,否则准挨批判。

见两个小家伙没醒,他才安心做饭。

花椒大料连同干辣椒在锅里边炒干,然后加面粉、水和香油调匀,准备齐活,再把剁成块的鹌鹑在里边滚几下,扔油锅里炸至焦黄。

捞出来装盘,刘军浩顾不得烫嘴,用筷子夹了一块。

外焦里嫩,入口清脆酥滑,香味辣味一起沾上舌头,直冲喉咙鼻孔。

用油一炸连骨头都是酥的,香香脆脆格外有嚼头。虽然肉不多,但胜在滋味,一嚼即烂。

刘军浩越吃越有味道,最后连头和骨头都被吞到肚子里。

看着盘中为数不多的油炸鹌鹑,他有点后悔上午捉的太少了。

和预想的有点不同,张倩回来看到油炸鹌鹑后并没有抨击,直说自己早在上学的时候就吃过,味道也就那样,一般般。

“不会吧,你确定吃的是鹌鹑?”刘军浩很是困惑的反问,接着弄了一块道:“你尝尝,看看味道怎么样?”

“啧啧”张倩一吃,赞不绝口,连说自己吃的那种鹌鹑肯定是家养的,难怪味道不对。

一盘油炸鹌鹑,刘军浩没吃两个,全被媳妇给消灭掉。

下午张倩没有课,有她在家照看孩子,刘军浩继续进后院忙乎,把墙根那个旧芦苇垛铲除掉。

这芦苇垛在后院堆有两三年,如果在遮风避雨的地方肯定不会腐朽。只是后院潮气大,再加上风吹雨淋,很多芦苇杆已经沤毁,用手一捏就成土渣。

这样严重影响土蜂蜜的质量,趁着现在大量产蜂蜜的季节尚未到来,刘军浩打算将自家后院内旧芦苇垛换一个遍。前院那些年前才换过,倒不用操心。

他也不用人帮忙,直接弄蛇皮袋毯子背。

半个小时工夫,芦苇垛被消灭大半。

等上边一层弄走,刘军浩才发现靠近地面那层早变成黑土泥了,潮气很大。难怪这个芦苇垛上的土蜂子不断减少,终于找到原因。

不过这种湿漉漉的环境也有其他昆虫生存,刘军浩刚翻动几下,立刻一条肥硕的蜈蚣钻出来。幸亏他眼疾手快,否则非挨一下不可。

原本以为是个例,哪知道眨眼之间,又有一条钻出来。这条更大,足有十公分。

看到这个头,刘军浩不敢再用手忙乎了,转身回前院拿把铁锹,然后在芦苇垛上拍打。

好家伙,这么多!

连刘军浩也没有想到自家后院竟然有个蜈蚣窝,短短几分钟功夫,竟然翻出七八条。最大的那条将近二十公分,筷子粗细。通体红褐色,泛着幽光,一看就是剧毒之物,如果被它咬到估计要直接送医院。

刘军浩看的有些后怕,幸亏自己及早把芦苇垛给挪走。否则再过上几年,蜈蚣成群,估计这后院没人敢进了。

等等,那是什么?黄鳝骨头、泥鳅骨头……见芦苇垛下那长条形的东西,刘军浩很快辨认出。

什么东西偷吃黄鳝和泥鳅,罪魁祸首不会是蜈蚣吧?看着水桶中那些长长的家伙,刘军浩心中觉得不可思议。

最后他索性从水中捉起一条泥鳅,扔进水桶当中。

只见一条蜈蚣迅速爬上去,用细腿将泥鳅牢牢束缚,然后张口撕咬起来。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黄鼠狼吃蜂蜜,蜈蚣吃黄鳝。

看它们行动如此顺溜,不知道有多少泥鳅黄鳝被祸害掉。(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