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将刘家沟要办油菜花节的消息发出去,刘军浩才知道网上能人真多。

各种设计五花八门,让人看得眼花缭乱,有的甚至可以用天马行空来形容……照着这上边的设计,没有个几十上百万根本办不下来。

无奈之下,他只好又发一贴,把详细规划说出来。

方案倒不急着用,油菜一般秋季种,今年自然来不及了。这些想法都为明年准备着,有几个月时间讨论呢。

别说游客参与度很高,就连张倩也兴致勃勃加入其中。

对媳妇那点水平,刘军浩心知肚明,在私下里劝她别丢人显眼。

“瞧不起谁,你老婆我好歹也学过PS的。你等着瞧,我的设计出来,绝对让你眼前一亮。”张倩很气愤的拧了他一把。

“好,好”在暴力之下,刘军浩只能屈服。

本以为张倩是一时兴趣所致,哪知道半个月之后,她还真弄出来了。

而且她这个设计完全从刘家沟实际出发,地点选在河滩上,金黄色油菜花和绿油油的麦浪组成一个个图案,色彩鲜明,看上去相当漂亮。

比较巧妙的一点是利用河堤和河滩近四五十米高度差,游客只要站在河堤上就能够欣赏到美景。这个很实用,没什么硬件投入。

难得的,刘军浩称赞了媳妇一句,顺便把设计发上去,接着开始做饭。

“小浩,救命”刚点着火,王胜利电话就打过来。

“我说大哥,你这到底又碰到什么问题,怎么三天两头打电话。”刘军浩没好气的问道。自从这人开始承包堰塘养泥鳅之后,完全把他当成顾问,隔三差五都要打电话过来取经。而且很多时候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问题,让人极其郁闷。

“这回真是大事儿,你我遇到大麻烦了,堰塘里的泥鳅苗不到一个星期时间,少了二分之一。你可要帮帮老哥,赶紧找原因呀?”

“少这么多?”刘军浩也吃了一惊,“是不是被人偷了?”

“应该不是,我特意雇的人晚上守夜,再说半夜三更要下堰塘偷走那么多泥鳅苗,肯定会闹出动静的。”王胜利在那边否认。

刘军浩一听也点头,的确,泥鳅苗比牙签粗不了多少,即使有人想偷也不容易。

“塘里的火头你捉净没有?”他很快又想到一种可能。毕竟那堰塘闹过火头,王胜利他们当时很可能粗心大意没清理干净。如果里边有漏网之鱼,泥鳅减少就能说得通了。一条斤把重的火头一天能吃掉半斤泥鳅苗,这就有上百条。

“肯定不是火头”王胜利又将这个猜测推翻,“放养泥鳅苗之前我害怕泥鳅逃跑,特意在堰塘里按上防逃网,离地面有三四十厘米高,外来的不可能进入堰塘内。即使里边有露网的,最多一两条,哪能祸害那么多泥鳅,我这才一个星期时间,已经损失十几万苗。”

“这个……”刘军浩没去现场考察过,只能凭经验推测:“会不会是水蛇或者青蛙。你那个防逃网防不住这东西的,一条蛇一天也能吃几十条泥鳅苗,青蛙一样……”

“大哥,我是养泥鳅,不是搞水蛇青蛙养殖的,真那么多,你以为我看不到吗?”王胜利急的在那边反叫他大哥起来。

“那我就不清楚,印象着我家后院中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刘军浩仔细回忆,真找不到其他原因。拿自家后院养的那些泥鳅黄鳝来说,基本不用管。

“小浩,你是专家。这次一定要帮我,不然要赔大了,现在就过来给看看吧。”王胜利病急乱投医,把他当成救命稻草了。

“好吧”听他遇到这么大的事儿,都是熟人,刘军浩还真不好意思撒手不管。

“那这样,我下午就去接你。”

“别,我直接过去省事,你来来回回纯属浪费时间。”刘军浩开口道。

“又是王胜利?”见老公挂断电话,张倩撇嘴问道,“他让你过去干什么?”

“老王遇到大麻烦……”

刘军浩把电话内容一说,张倩也明白救场如救火的道理,立刻点头同意:“那你赶紧过去,别耽误人家的正事儿,今天明天我不上课,找人代课。”

下午有钓友返回县城,刘军浩正好搭便车。一路不停,三点多赶到王胜利家。

短短两个星期时间,王胜利像换了个人似的,满嘴起火炮,胡子拉碴。一看就知道为泥鳅的事儿给急的。

都是熟人,他也没给刘军浩客气,直接带人来到承包的堰塘处。

这地方在郊区,周围都是农田,环境还算不错,周围可以看到很多白鹭、翠鸟等以鱼为食物的水鸟。

但王胜利早有防备,上边也搞了一层网纱,水鸟根本钻不进来。

见整个堰塘防护措施严密,刘军浩蹲在边上看了个把小时,愣是没看出个名堂。那么这泥鳅苗,到底是让什么东西给吃了呢?

“怎么样?”王胜利夫妻俩满怀期待的看着他。

“你们真当我是神呀,这会儿工夫哪能看出来。对了,有网兜没有,不要那种大眼,最好是窗纱做成的,我等会儿下水看看。”既然来了,刘军浩也想找明白原因,以后自家遇到类似情况可以防范。

“没有,我现在就去做。”王胜利媳妇转身快跑回家。

半个小时后,网兜做好,甚至她还贴心的绑在长竹竿上。这倒省去刘军浩下水的麻烦,他抡起网兜在堰塘中捕捞,接连挥动几下,然后把打捞到的泥鳅苗倒进一个脸盆中。

泥鳅苗、蝌蚪、蜻蜓幼虫,甚至还有条蚂蝗……这些东西都很正常,刘军浩看一会儿,失望的重新倒回堰塘。

“孩他妈,你回去弄几个菜,等下我和小浩去家里喝几杯。”眼瞅着天黑,王胜利赶忙吩咐。大老远让人家来帮忙,虽然没找到问题,但这份心意他还是领的。

“别忙乎了,让嫂子随便做点就行,不喝酒,等下直接把饭带到堰塘边来。晚上是泥鳅吃食儿的时候,咱们再仔细观察观察,看能找到原因不。”刘军浩赶忙开口阻止。

“也好,那你直接去买几个菜带过来吧。顺便弄两床被子……”

王胜利媳妇快去快回,来的时候提了四个菜:卤猪头肉、凉调香肠、海带丝、花生米。这菜滋味没办法和自家的相比,不过刘军浩是来解决问题的,自然没那么多讲究。

三下五除二吃饱,他和王胜利二人又提着手提灯沿堰塘巡逻。刘军浩不时拿电灯朝水下照,水面一切平静,看了将近两个小时,仍没有任何异常。

他也有点丧气了,现在是泥鳅吃食最活跃的时间,过这个时间段,如果再找不到问题,那自己就真无能为力。

哎……辜负王胜利的信任了。

等等,当他把手提灯再次照向堰塘边时,忽然睁大眼睛。在那里有一片猪头肉,吃饭时他筷子没夹紧,猪头肉掉在地上,刘军浩随手扔在堰塘里喂泥鳅的。

关键不是猪头肉,而是上边趴着一只蜻蜓幼虫,这小东西正张着锋利的牙口啃噬猪头肉。虽然听不到声音,刘军浩还觉得小恐怖,似乎耳朵中传来咔嚓咔嚓的响动。

“怎么了?”王胜利见他停止不动,忙开口问道。

“老王,我可能找到泥鳅苗减少的原因。你赶紧把脸盆和网兜拿过来!”刘军浩开口吩咐。

“好,好”王胜利一激动,脚下踩滑,差点跌进堰塘中。

等他那来东西,刘军浩快速在水中捕捞,重新捞了七八条泥鳅苗,连带两只蜻蜓幼虫。随后他把这东西一股脑放进脸盆的清水中,瞪大眼睛盯着看。

“我说小浩,你找到的原因不会就是它吧。”王胜利不明就里的问。

“稍安勿躁,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刘军浩指着正在水中游动的小家伙问。

“蜻蜓幼虫呀,怎么了?”

“那你知不知道它还有个名称,叫吃鱼郎。”刘军浩其实现在仍然不能确定罪魁祸首,但隐隐觉得和这东西有关联。

“不可能,它们即使吃,那才能吃多少……”王胜利话没说完,只见水盆中有只蜻蜓幼虫突然张嘴一窜,下颚处有个折叠起来很像老虎钳子一样的器官猛然延伸,撕咬住小小的泥鳅苗。三两下,泥鳅苗被咬死,随即它大口大口的啃食起来。

没一会儿,第二只蜻蜓幼虫开始行动,如法炮制,又捉到一条泥鳅。

“我X……”王胜利这次被惊到,“真会是它们?”他很难想象,如此小的东西,怎么可能给自己造成那么大损失。

“你算算,刚才我几网兜就捞到两只,说明这堰塘里边蜻蜓幼虫肯定不少,几千只,甚至上万只也有可能。这么算起来,正好和你那泥鳅苗损失的数目对应。”刘军浩现在完全确定。

不过他纳闷起来,按说自己后院还有石锁泉水中的蜻蜓幼虫也不少,为什么没遇到过泥鳅黄鳝大量减少的情况。

思索片刻,他明白过来,自己后院不仅有黄鳝苗,还有大黄鳝。蜻蜓幼虫吃黄鳝苗,但是大黄鳝也吃它们,这就造成一个平衡,所以危害才没有那么明显。

王胜利这里不同,他饲养的全是泥鳅苗,蜻蜓幼虫没有天敌,当然显得很猖狂。

***

本书已经进入收尾阶段,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还有几章就结束了。

《八零后修道生活录》留下不少遗憾,但《随身装着一口泉》我自认为留下的遗憾不多,该写的都已经写完,再写下去,只有太监上几个月,搜集足够的素材后再更新了。

本书起于平淡,也会在平淡中结束。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