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可咋办?小浩,你一定要给老哥想个办法。”看着水盆中拇指大小的家伙,王胜利恨得牙根直咬,很头疼,但拿这些东西无可奈何。

如果不快点把事情解决掉,再过上个把星期,估计那些蜻蜓幼虫能把整个堰塘的泥鳅苗吃光。

“我能有什么办法”刘军浩苦笑着回答,刚才他已经琢磨了几个法子,仔细想后都觉得不靠谱。

在堰塘里养其他鱼类,让它们吃蜻蜓幼虫。杂食性鱼类不少,关键是那些鱼在吃蜻蜓幼虫的同时也吃泥鳅苗,这样下去,得不偿失。

用渔网捞?的确算是一个方法,不过这个方法治标不治本,每天都有新的蜻蜓幼虫从水底浮出来,而且这么折腾下去,对泥鳅苗也有很大影响。虽然泥鳅是底层鱼类,和淤泥亲近,但刚出生没多久的泥鳅苗不同,它们耐氧能力能力差,一旦泛塘,水质变坏,肯定会造成大量泥鳅苗死亡。

撒药除虫……用这个方法杀蜻蜓幼虫的效果应该不错,但是刘军浩并不支持。主要是用药对泥鳅幼苗的损害也很大,而且如果造成毒素堆积,这些泥鳅上市就是害人。

找不到方法,刘军浩也跟着长吁短叹。他不断回想着刘家沟曾经捉鱼的情境,突然间心神一动,大叫到:“老王,我找到方法了,不过这个方法估计要花几百块钱。”

“没问题,你快说!!”王胜利急急的追问。从承包这个鱼塘开始他已经花出去几万块了。如果能够消除蜻蜓幼虫,别说追加几百块的投资,就是上万也不心疼。

“是这样,咱们可以用窗纱做个长捞网抄底,深入淤泥下边十几公分处,一遍过去,别说蜻蜓幼虫,就是田螺什么的也跑不了,第一次应该把泥鳅苗也捉进网,这样你弄几个大水盆,暂时储存泥鳅苗。然后继续下捞网,来回弄几次,绝对保证堰塘内干干净净。”

“小浩,这个方法是不错,关键谁有那么大的力气呀。你这连淤泥也裹到捞网里,一网下来,最少有上万斤。”王胜利脸上原本一喜,继而暗淡下来。捞网他以前也见过,即使不落在淤泥中也需要七八个人。按刘军浩说的,没上百人根本无法操作。

“呵呵,人不行可以用机器呀。”刘军浩早考虑到这个情况。

“你是说……”王胜利仍然有点不明就里。

“找两台拉砖的拖拉机就行,后边缀上钢丝绳,让它们拖着捞网慢点走,”

刘军浩一比划,王胜利猛拍大腿:“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明天起床我找人。”

问题解决,两人总算睡个安稳觉。

天刚蒙蒙亮,王胜利就拿出手机打电话,很快将事情安排好。

吃过早饭,七八个劳力来到堰塘边。

众人看过罪魁祸首后,仍然满脸的不相信,很难想象小小的蜻蜓幼虫有那么大破坏力。

王胜利也不多解释,吩咐众人现场做捞网。他要的捞网网眼很小,商店根本没有卖,只能自己做。好歹人多力量大,半个小时时间,捞网做好。下网边也缀上大石头,这主要是防止等下拉扯力过大,下网边很可能会脱离淤泥。

两台125拖拉机也卸掉车斗赶来,稳稳当当停在堰塘边。

随着王胜利一声命令,捞网下水,拖拉机吐吐的冒着黑烟在岸上行走。水中淤泥不断翻腾,在捞网后边产生一个又一个浑浊的水花。速度不能太快,否则水流拉扯力过大,容易造成绳子断裂。

他们并没有打算从头到尾,一次把堰塘过滤完,而是按照原来的计划,分成五次。

感觉差不多了,王胜利立刻喊叫着众人收网。

这个时候是关键,否则一个不小心,捞起的淤泥连带鱼苗都倒进水中了。

随着捞网一点点移上岸,然后再倒进大铁槽,王胜利媳妇早领着一群妇女拿网兜忙乎,开始筛选泥鳅苗和蜻蜓幼虫。这个过程很关键,速度必须加快,否则时间一长,泥鳅苗就会因为缺氧死亡。

趁她们在岸上忙乎,众人重新把网丢下堰塘,开始第二次捕捞……如此再三,整整忙乎一上午,总算把堰塘过滤了三遍,最后一次,仅捉到寥寥几十只蜻蜓幼虫。

当看到成果,众人都很有些惊讶。没曾想这个堰塘内竟然有上万只蜻蜓幼虫,足足装了两大盆子。当然还有意外,王胜利本以为堰塘内的火头早打捞干净,谁知道这次又用捞网捉了两条上来。这算是意外之喜,如果两条火头继续折腾,也会带来不小的损失。

事情忙完,刘军浩挂念着两个孩子,媳妇一人在家,肯定忙不过来,打算乘车离开。

哪知道王胜利两口子生拉硬扯,死活不让走:“小浩,你现在走是打我的脸,帮这么大忙,咱们中午好好喝几杯。”

盛情难却,刘军浩只好给媳妇打个电话,说下午回家。

问题解决掉,王胜利很兴奋,中午把所有帮忙的人都带到饭店,找了个包间大吃一顿。

“小浩,老哥我学问低,你说蜻蜓到底是怎么把卵产进水里的。”席间,王胜利又把疑问拖出。

“这个其实你也见过”刘军浩笑着解释道:“别看这东西整天在空中飞,但是产卵的时候必须在有水的地方,咱们平常看蜻蜓点水,就是它们把卵产在附近的水草上,过段时间就会孵化出幼虫,幼虫在水中生活一段时间,又沿水生植物的枝条爬出水面,变成了展翅飞翔的蜻蜓……”

话没说完,他笑容消失掉。

这批蜻蜓幼虫虽然解决掉,但并非彻底完事儿,只要蜻蜓在堰塘上方产卵,水中肯定还会有幼虫出现。

他把这个猜想说出来,喝的正高兴的众人又愣住。

“看来还要用窗纱把堰塘上边搞一层防护网,不让蜻蜓落水。”王胜利现在也举一反三了。吃过饭,王胜利原本想开车送刘军浩回家。

见他喝的满脸通红,刘军浩可不敢让这人送,直接乘客车返回刘家沟。

到村口给媳妇打电话,她正推着老大小二在堰塘边玩呢。刘军浩也没往家走,直接拐到堰塘边。

两个孩子一天没见老爸,见刘军浩很是兴奋,争抢着要他抱。

刘军浩哄了小家伙们一阵,才凑过去看大堰塘边钓友的游客。现在天气逐渐变得炎热,来刘家沟钓鱼的游客比往常多了几倍。

见他过来,几个相熟的游客纷纷打招呼。

其中一个还出口相问:“小浩,你们镇上卖的有打窝的诱饵没有?我来的太匆忙,忘带了。”

打窝,说白了就是往水里放诱饵,引鱼类过来吃食,然后人们再下钩钓。尤其是在水面宽阔的地方,打窝起到很大作用。根据垂钓不同品种的鱼,打窝所使用的饵料也不同,可分为粉状、糊状、颗粒状甚至是活体诱饵。

“你打算钓什么鱼呀?”刘军浩开口反问。

“我没有讲究,什么鱼上钩钓什么鱼?”那钓友随后回应。

“哦,我给你找点打窝的诱饵。”刘军浩说着扭头冲着远处看了看,只见旁边的树荫中,一头大黄牛悠闲地躺在那里。在它身旁不远处,还有几堆早已经变干的牛粪。

“就那些牛粪,你用铁锨铲过来,它们是上好的诱饵。”

话没说完,被媳妇拧了一把:“你胡说什么呢?”

那游客脸上也露出尴尬,以为人家开他的玩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口。

“我真不是开玩笑,这个打窝效果很好,牛粪对草、鲤、鳊、白、鲫等都有奇效,不信你试试。”刘军浩连叫冤枉,可看他们的表情,显然不相信。

“牛粪真可以打窝??”从旁边经过的一个钓友反倒凑过来问道,“这个我以前听人说过,有用吗?”

“有用没用,你们试试不就知道了。”刘军浩很纳闷,为啥说实话没人相信。

这钓友倒是很相信刘军浩的话,直接放下东西:“我去铲两铁锨试试。”

“要那种干的,耐泡,效果好”刘军浩在后边叮嘱。

一听说有人用牛粪打窝,旁边的钓友都觉得很是稀奇,纷纷围上来。对不少人来说,他们还是第一次知道牛粪有此功效。当然一部分倒是听人说起过,可惜没当回事儿,如今有亲眼实践的机会,倒也不容错过。

刘军浩对此很有信心,那啥……这都经过实践检验过的。他们小时候钓鱼哪像现在钓友这么奢侈,用几十上百元做饵料,那时候连用个面团做饵料都会挨揍,所以牛粪是常用的打窝原料。

当然,这东西没有农村生活经历的人根本无法难想象。

干牛粪丢进水中,半个小时后,那钓友挂蚯蚓抛入窝内。五分钟不到,竿直接被拖,拉上一条2斤多的鲤鱼。

接下来没多久,又被拖杆……就这样不到半小时功夫,连起四条鲤鱼。

这下大家没有任何疑问了,纷纷扛着铁锨去挖牛粪打窝。

“怎么样,信浩哥,得永生!”见媳妇脸上还写着惊愕,刘军浩很是臭屁了一把。

“去死,只有你能想出这么恶心的钓鱼方法。”张倩看不惯他的得意劲,小打击一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