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虎跃站在医院门口,久成枯井的心此刻却如怒海一般翻腾不已。

二十年了,他一直硬着心肠,对儿子不闻不问,可每日每夜,无一刻不在记挂着他。今日即将相见,不知怎的,见惯大场面的他,此时竟情怯起来,站在医院门口迟迟不敢进去。

赵凌跃看到赵虎跃表情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何尝不知道赵虎跃的心,只是身在高位的他,却由不得他半点。

不在其位,不知其艰辛。

“进去吧,早晚都要面对。”

孙文涛和刘仕文站在旁边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紧张看着赵虎跃两兄弟。

赵虎跃沉默着,努力压制那颗仿佛快要跳出凶腔的心,可呼吸却不自觉的有些急促起来,眼眶也渐渐变得湿了起来。

此刻赵虎跃竟然害怕迈出去这一步。

不知沉默了多久,赵虎跃才说道:“二哥,你不会理解我此刻的心情。”

看着赵虎跃沉重的神情,赵凌跃只能够叹气,他的确不明白此刻赵虎跃的心情。

身为人父,却没有在他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如今他长打了,却站出来了。

赵凌跃能够理解赵虎跃的心情,但是却无法体会这种百感交集的心情。

“这一步你始终要迈出,如果你不去见得话,那么我可就进去了。”赵凌跃早已经忍不住了,他迫不及待的想见到自己这个二十七年未曾谋面的侄子。

赵凌跃说完后,就阔步的走了进去。

看到赵虎跃一愣一愣的。

“艹,你不能比我先进去,那是我儿子。”赵虎跃在看到赵凌跃进去之后急眼了,就连粗话也骂了出来。

孙文涛和刘仕文无奈的互相看了对方一眼。

赵虎跃急忙向医院跑去,生怕赵凌跃抢先一步。

那可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儿子,怎么能够让别人先见到。

虽然赵凌跃不是别人,但是此刻在赵虎跃的眼中,他就是一个外人。

此刻赵凌跃早已经到了医院内部,经过询问在直到张逸飞不推出去晒太阳去了,赵凌跃二话不说就向外面的草坪走去。

突然一个身影映入赵凌跃的眼中。

他愣住了,他从这个年轻人的身上仿佛看到了年轻时的赵虎跃。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张逸飞。

此刻他独自一人坐在轮椅上面悠哉悠哉的喷云吐雾。

本来还沉浸在伤心中的赵凌跃看到张逸飞的神情后,他乐了,这家伙颇有自己当年的风范。

此刻赵凌跃是越看张逸飞越顺眼。

张逸飞像是感觉到了赵凌跃的目光,扭头看了一眼赵凌跃。

就是这一眼把张逸飞吓了一跳。

张逸飞浑身上下感觉瑟瑟发抖,这种眼神在张逸飞看来,怎么都有一种嫖客,在看到窑姐时,那种贪婪的神色。

此刻张逸飞很想破口大骂,自己今天怎么这么倒霉,被齐煜婷和邵凝蝶推到这里,二话不说就把自己丢弃了,现在竟然还来了一位嫖客。

赵凌跃对着张逸飞呲牙一笑。

这一笑不要紧,张逸飞一个激动从轮椅上滚了下来。

“疼,疼死老子了。”张逸飞大叫了起来。

赵凌跃吓了一跳,急忙快步跑向前去扶倒在地上的张逸飞。

“别碰我。”张逸飞一脸惶恐的看着赵凌跃。

看到张逸飞的神情后,赵凌跃愣住了,这是齐天远对自己夸的神通广大的侄儿?

怎么看都不像一个高手,倒是像一个地痞无赖。

可赵凌跃那里知道扮猪吃老虎才是张逸飞的最爱。

“我扶你起来。”赵凌跃慈祥的问道。

“老子凭什么起来,上面太热,我要在下面凉快会。”张逸飞才不相信赵凌跃的鬼话。

在张逸飞的心中,赵凌跃对自己绝对有着不为人知的阴谋。

赵凌跃顿时一脸的黑线,他竟然敢对自己称老子。

我忍!

最让赵凌跃愤怒的是,他竟然对自己说下面凉快,这天他妈的还热吗?

强忍着心中的愤怒,赵凌跃也坐在了草坪上。

还没等赵凌跃坐下,张逸飞淡淡的说道:“青草芳芳,踏之何忍!”

此刻半蹲着得赵凌跃是坐也不是,不坐也不是。

“那你为什么能够践踏。”

“因为我残忍。”

“嘎!”赵凌跃愣住了,这也算理由。

好吧,那我也残忍。

赵虎跃直接做了下来。

看着坐下的赵虎跃张逸飞瞪大了眼睛说道:“你怎么能够这么残忍,竟然践踏这么漂亮的花花草草。”

“因为我比你残忍。”

“我这是腿上受了枪伤,枪伤你知道吗?在这么和平的年代我竟然能够挨上一颗枪子,这是光荣,所以我践踏了这么美丽的花花草草,不然你以为老子愿意啊?”

“你竟然这么残忍,你还是不是人?”张逸飞很是愤怒的看着赵凌跃。

赵凌跃一脸的黑线和一肚子的气,早知道自己就不进来了,进来竟然是找气受。

此刻赵凌跃比刚刚更尴尬。

心头一横,大不了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看着赵凌跃稳如泰山的神情,张逸飞对着赵凌跃伸出了一个大拇指:“行,兄弟有我当年的风范。”

赵凌跃在听到张逸飞的话后,脸上的黑线更加浓了,他竟然和自己兄弟相称。

“有没有烟来根?”张逸飞并没有注意赵凌跃的神色。

“艹,老子是你大爷,你竟然和我称兄道弟。”赵凌跃实在无法忍受了。

“日!我还是你大爷。”有人想占自己的便宜张逸飞当然不乐意。

“我真是你大爷。”赵凌跃欲哭无泪。

“在想占我便宜我更你急,你看你那眼神,一看就知道性取向有问题,虽然我长的是帅了点,可是我没有背背的嗜好。”

赵凌跃感觉自己凶口现在很闷,闷的有点喘不过气来。

“老子从小就没有母亲,父亲是个混帐,不但爱赌,还吸毒,后来感染爱滋病死了,我怎么会有大爷呢?老子是个孤儿,想占便宜,你也要调查清楚。”

听着张逸飞滔滔不绝的话,赵凌跃愣住了,这位爷太狠了,竟然敢这样诅咒自己的父亲。

同时心中想道不知道赵虎跃听到自己的儿子这样说他会是什么表情。

无巧不成书,此刻赵虎跃还真的就站在不远处,张逸飞的话一字不差的被他听到了耳中。

喜欢美女娇妻爱上我请大家收藏:()美女娇妻爱上我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美女娇妻爱上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伊秋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伊秋枫并收藏美女娇妻爱上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