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逸飞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杀伐征战不断,殷红的鲜血流淌成河,当年所有兄弟姐妹一个个不甘的眼神在张逸飞的梦中出现,而且里面充满了血腥的杀戮与惨叫声。

张逸飞挣扎着,想要保护好所有的兄弟姐们,可是他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动弹,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又一个兄弟姐妹在自己的面前倒下,一个个倒下时的眼神,充满了希望又充满了凄凉,他们想让张逸飞走,只有张逸飞走了,才能够给他们报仇,他们才有希望。

恍惚中,场景忽然一变,张逸飞仿佛伸手触碰到了一具柔揉的身体,温香软玉,销魂蚀骨,狂暴中的张逸飞就如同烈火遇到了清泉,令他禁不住狠狠抱住了这具柔柔的神体,用力且粗暴的撕扯着她的衣服,在她似痛苦似愉悦的嘤咛里,张逸飞贪婪的冲动,再冲动……欲念如怒海,女人如扁舟,海掀巨浪,扁舟摇曳,不知过了多久,风平浪静,云住雨歇……痛苦的嘤咛了一声,张逸飞才缓缓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洁白的房间,洁白的大坑,和墙角洁白的家具,沙发,电视……一切都是白色,白得刺眼。

眼珠转动一下,张逸飞便看到了邵凝碟、凌梦、江哲、流星。

看到张逸飞醒来后,凌梦激动的喊道:“他醒了。”

众人精神一振,呼拉一下全都围了上来。

张逸飞舔了舔干枯的嘴唇,声音嘶哑道:“我……我怎么了?”

“你的战后心里综合症又复发了,你再次的失控了。”江哲平静的说道。

“那这里是哪里?”

“医院!”

“你把我放倒送进来的?”张逸飞疑惑的看向江哲。

江哲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你是被他用*放倒的,而我只是为了更好的配合,让其他人知道你受到了枪伤,看看有没有人不知死活的来杀你。”

张逸飞听到江哲的话后一呆,接着索然长叹:“老子这是第几次吃枪子了。”

突然张逸飞的眼睛一道金光闪现,看着江哲怒道:“你是不是把老子送进了精神病院?”

江哲一愣:“这里是军区医院,不是精神病医院!”

张逸飞幽怨的看着众人:“可你们的表情好象在探望神经病……”

邵凝碟则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这混蛋昏迷的时候让人揪着心,为什么醒来还是让人有一种想暴扁他一顿的冲动呢?

“你若是想把自己当成精神病,我不介意把你送到精神病院去疗养!”江哲咬着牙说道。

“神经病有坏处也有好处,至少打人不犯法……”邵凝碟看着张逸飞说道。

张逸飞在听到邵凝碟的话后,浑身一抖:“算了,这里的环境相对来说不错,我就在这凑合着吧。”

这时流星走上来,看着张逸飞一脸悲伤的说道:“老大,你这是怎么了,都很长时间没有复发了,为什么复发了呢?”

张逸飞拧着眉回忆片刻,迟疑道:“我看到了一场车祸,接着想起了这几天自己杀的人,那种血腥的场面,突然以前的种种就在我脑海中如同放电影一般,完全的上映了一番。”

凌梦恍然道:“难怪在车里的时候就发现你浑身发抖,满头冷汗,原来那场车祸是导火线。”

江哲轻轻的点点头说道:“这就没错了,患上这种病的人最见不得血腥和死亡,这些负面的东西很容易唤起潜意识里的记忆,而且在加上你这些天一直处在血腥之中,时刻的杀戮,昨天那场车祸起了一道导火线的作用,让这些画面完全的交织在了一起,使得你终于复发了,如果不是那场车祸,估计你还能够在压制一段时间,但只是一段时间,你仍然也会复发,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张逸飞轻轻的叹息了一声,江哲说的没有错,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自己可以压制一时,却不可以压制一世。

“哥,你这是何必呢?仇我们已经报了,你何必还要念念不忘呢?地下的兄弟姐妹在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他们会心痛啊,会心痛。”流星满脸的悲色,双手捶打着心口。

张逸飞嘴角露出了一丝难以察觉苦笑:“流星,不用这个样子,是我对不起他们……”

“为什么是你,而不是我呢?”

众人满怀伤感的看着流星。

凌梦看了看众人,小心翼翼的问道:“有什么办法能够治愈?”

江哲满脸的苦笑:“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个风景怡人,空气清新的地方好好疗养一年半载……”

还没等江哲说完,张逸飞就打断江哲的话说道:“江哲不用出这些嗖注意,我走了,你根本应付不过来。”

看着张逸飞眼中坚定的神色,江哲唯有苦笑。

“他没有暴露吧?”张逸飞看着江哲,两人打起了禅机。

“没有,他出手很是隐秘,没有人知道是他做的,恐怕现在所有人都以为你是被别的势力袭杀的。”江哲在听到这句话后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张逸飞这次突兀的复发,虽然让人比较担心,但是却不能够否认,这其中给他们带来的好处。

“江哲我怎么感觉你这家伙笑的有点奸诈!”

江哲丝毫不在乎张逸飞的话,眉开眼笑的说道:“不得不说你这次犯病犯的很是时候,我们都准备去击杀他们,现在不用了,我们就在这等着他们来袭杀你,我们来个瓮中捉鳖就行了,不用浪费路程,还能够一击必杀,你说你这病犯的怎么样?”

张逸飞在听到江哲的话后,瞬间不乐意了起来:“你是嫌事没有闹大,是吧?”

“不是!”

“不过我很喜欢这个调调,这个调调不错,先一网打尽然后一击必杀,还不浪费时间。”张逸飞一边说着一边龌龊的笑了起来。

众人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这像是战后心理综合症刚复发过的人吗?

刚醒来就这样乐观积极,你不能够说他二,说他二对不起他这样的心态,说他不二吧,可却又傻不啦叽的,让人很难想象应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此刻的张逸飞。

喜欢美女娇妻爱上我请大家收藏:()美女娇妻爱上我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美女娇妻爱上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伊秋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伊秋枫并收藏美女娇妻爱上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