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逸飞朝嘴里塞了一根烟,然后慢慢的点燃, 深深吸了一口烟,感受着肺部短暂而舒坦的紧抽,张逸飞的表情在烟雾缭绕中变得有些神秘莫测。

这次战后心里综合症的复发,张逸飞没有打算告诉齐煜婷,更没有打算告诉赵虎跃,说了只会让他们徒增烦恼,没有任何的用处,所以张逸飞并不打算说。

坐在病坑上,一脸的沉思,这几日对于他来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一切都像过电影一般,而且从始至终他都是站立在被迫的状态下。

邵凝碟坐在张逸飞的身旁,没有打扰他的沉思。

就在这时江哲几人从外面走了进来,张逸飞看到江哲后轻轻的说道:“江哲,唐无心马上会入住花满楼,他势必能够压下所有的人的猜疑,而我们也要从明面转到暗地里面。”

江哲也是一脸的沉重看着张逸飞:“即使我们转到地下,这样也不是办法,我们一直处在被动的位置。”

张逸飞叹了一口气,他何曾不知道这点,可是他没有任何的办法,他也想一刀一人杀出去,可是老天爷根本不允许,他们没有西方以及岛国那样庞大的势力。

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进攻,但是张逸飞不行,他有顾忌,这里有他的朋友,有他的亲人。

“你说的不错,我们一直都是出于被动的局势,我们只能够等待,等待机会,现在我们不能够动用那些底牌,只要现在我们随便打出一张牌,就会让他们更加的恐惧,也会更加的疯狂,甚至是有可能不惜一切的代价来对付我们。”

江哲苦笑了一声,这刀主当的真他妈的窝囊。

“到时候,不止是外国的势力恐惧,恐怕我们自己国内的某些势力也会感到恐惧,我们的存在威胁到了他们的地位,他们恐怕会联合其他的势力来对付我们。”

“那我们就这样一直处在被动的状态吗?”江哲不甘心。

张逸飞明白江哲的心情,可是他却没有任何的办法,攻,敌人就会趁虚而入,不攻,那么就要被人牵着鼻子走。

“等!”张逸飞再次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一脸的凝重。

“不如我出动我手中的力量,让他们去闹,让他们去把这个世界搅的天翻地覆,把水完全的搅浑,这样我们就不会被动了。”

“不行!”张逸飞坚定的说道:“不能够动用龙牙的力量,你手中的力量不弱。”

“头,不成你就把宋离殇叫回来,或者是让罗刹准备一下,这样打下去也不是办法啊。”流星一脸的沉思。

张逸飞在听到流星的话后,嘴角勾勒出了一道苦笑:“流星,我也想让离殇回来,可是不行,别忘记,我当年是杀手之王龙牙,在杀手界中我的存在威胁到了杀手界的三大圣者,他们的势力可是不弱啊,若是现在我招回离殇,恐怕他们会坐不住,会对我动手。”

他何尝不想让宋离殇回来呢?现在已经到处都是敌人,他不想在让杀手界参与进来,虽然说虱子多了不怕咬,那完全是逗小孩玩的。

“那罗刹呢?她可是一直在等待你的命令。”

“罗刹要负责情报,也不能够动用,如果能用的话,我怎么会忍到现在。”

“那你们说怎么办?解决了这些忍者,估计诸神那边就又会来人了,而且还会有教廷的人,来回这样的循环,我们就这样一直杀下去吗?”流星紧紧的握紧双手,胳膊上的青筋也在这一刻暴起。

张逸飞何尝不知道流星所说的,可是他手中却没有能够动用的力量,动则是会遭到所有人的绝地大反扑,不动,则是一直这样循环下去。

“我以为剑主已经够窝囊了,现在我才发现最窝囊的不是剑主,而是我们刀主。”江哲身上散发出了一丝的杀机,四周的温度突然下降了。

想起最近发生的事情,江哲就窝了一肚子的火。

“如果这样一直循环下去,你的战后心里综合症还会复发,到时候怎么办?谁能够挡住你,你要记住鸿鸣刀虽然强大无比,但是他还可以弑主,如果你被刀所掌控的话,那么你将会是一个只知道杀戮的机器,在也没有任何一点的人性。”江哲的眉头隐隐约约有一丝的担忧。

他也是刀主,他清楚鸿鸣刀的利弊,而且最为该死的是张逸飞竟然有战后心里综合症,这个让人头疼的心里疾病。

“弑主。”张逸飞轻轻的笑了笑,从握紧鸿鸣刀的那一刻他就知道,鸿鸣刀能够弑主,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直没有发生,现在他们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鸿鸣刀突然抽风的话,那么张逸飞就危险了。

邵凝碟看着张逸飞和江哲满脸担忧的模样,脸上出现了一丝挣扎,最终邵凝碟咬了下牙说道:“我有一个办法可以帮你们压制鸿鸣刀弑主。”

张逸飞和江哲心中一惊,邵凝碟知道压制鸿鸣刀弑主的方法。

“什么方法?”张逸飞狐疑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行不行,这是老爷子告诉我的。”

“我爷爷?”张逸飞一脸的惊讶,老家伙竟然知道这么压制鸿鸣刀弑主的特性?

“恩,老爷子说,鸿鸣刀所降生就是为了杀戮,杀尽天下不平之事,杀尽天下不忠不义之人,若要压制鸿鸣刀的弑主特性,只要血,鲜血!”

“老爷子听谁说的,这方法管用吗?”

“这是李叔叔告诉爷爷的,应该可以。”

“老院长说的,那就错不了,这把刀都是他找到给我的,肯定是真的,只是需要什么血?”张逸飞一脸的惊喜,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我的血!”邵凝碟咬着牙说道。

“什么!”张逸飞大吼一句,显然不敢相信。

“我的血能够压制!”

“不行!”张逸飞没有任何的犹豫就拒绝了,他宁愿自己死也不愿伤害到邵凝碟。

同时心中想起了老院长当初说,邵凝碟对自己有大用,难道说这个大用就是这样子吗?如果真的是如此的话,那么他宁愿不要。

江哲轻轻的叹息了一声,看着张逸飞说道:“逸飞,你考虑一下吧,你身上背负很多的东西。”

“江哲,你他妈的给我闭嘴,你若是在说这事,老子和你翻脸。”张逸飞双眼直视江哲,眼神之中出现一道凌厉的气息。

看着张逸飞的目光,江哲摇头笑了一下,他明白张逸飞的想法。

“只需要一点,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邵凝碟很是清楚张逸飞在担心什么。

张逸飞完全的不为所动。

“我求求你,不要再让我担心,我的血真的可以压制鸿鸣刀,而且我也不会有任何的事情。”

张逸飞脸上露出了挣扎的神色,慢慢的伸出右手。

“铿锵!”一声脆响,鸿鸣刀出现在了张逸飞的手中。

喜欢美女娇妻爱上我请大家收藏:()美女娇妻爱上我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美女娇妻爱上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伊秋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伊秋枫并收藏美女娇妻爱上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