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张逸飞起来的时候,家里一片安静,张逸飞四周环顾了一圈,轻轻的摇了下头,恐怕邵凝蝶已经出去了。

对此张逸飞也见怪不怪,慢慢悠悠的走进卫生间,拉开门后,张逸飞轻轻的揉了下眼睛,掏出二哥,突然张逸飞愣住了,只见邵凝蝶正坐在马桶之上,双眼喷火的看着张逸飞。

张逸飞完全的愣住了,这姿势,卫生间,太他妈的猥琐了。

我的妈呀,张逸飞感觉心脏咕咚咕咚一个劲的乱跳。

“混蛋,你个混蛋,你想死是吗?”邵凝蝶那愤怒的说道。

张逸飞急忙转身像外面跑去,刚刚那姿势……

看到张逸飞慌不择路的跑了出去,邵凝蝶的小脸蛋,瞬间红了起来,一时间昨天晚上的画面也出现在了她的脑海之中,和刚刚的画面交织到了一起。

清晨正是男人火力最旺的时候,在加上刚刚的那一幕,张逸飞的二哥此刻更加的强壮了起来。

张逸飞靠在卫生间的门上,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来平静下自己这忐忑不安的心。

“小蝶,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你去卫生间怎么不上锁,说你是不是故意引诱我。”张逸飞一本正经的斜靠在外面轻轻的说道。

“引诱!”邵凝蝶一脸的瀑布汗,自己在家上卫生间就必须要锁上卫生间的门吗?

“哦,我明白了,昨天晚上你看到了我那芬嫩的果体,恐怕产生了非分之想,你若是真的想引诱我,不用在卫生间,虽然卫生间很刺激,别有一番风味……”张逸飞一脸自我陶醉的说道。

“哗!”就在张逸飞陶醉的时候,邵凝蝶猛地拉开了卫生间的门,斜靠在门上的张逸飞一个踉跄爬到了地上,而且距离邵凝蝶的裆下之有几厘米的距离。

这位置,这情景比起刚刚的画面丝毫不差,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个混蛋,你活该!”邵凝蝶狠狠的瞪了一眼张逸飞,抬起腿,一脚踩到了张逸飞的凶前,昂首抬凶的向外面走去。

“咳咳!”张逸飞用力的咳了一下,这女人难道不知道能把人给踩死吗?

多少新闻,多少人都是这样被踩死的。

看着邵凝蝶慢慢消失的背影,张逸飞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还说不是引诱,这画面,这场景怎么可能不是引诱呢?”

张逸飞从地上慢慢的爬起来,揉了下自己的凶口小声的嘀咕说道:“这女人还真狠。”

小心翼翼的拿出二哥,开始排水工程。

而且张逸飞的嘴里还哼着小曲,显然很是惬意,很是舒服。

“张逸飞,你能不能不这么不要脸。”这时一道愤怒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张逸飞一愣,二哥也受到了惊吓,立刻停止了排水的工程。

“你又偷*窥我。”张逸飞一脸委屈的看着邵凝蝶说道。

“你怎么不让下水道给冲走!”

“咣当”一声巨响,邵凝蝶伸手将厕所的门给关上了。

张逸飞看着被关上的门,半天没有回过神来,一脸的木讷,这算是什么情况?

她自己上厕所就可以不关门,为什么自己就不行。

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区别吗?

张逸飞此刻很是憋屈,男人上女人,在女人不情愿的情况下叫做强女干,女人上男人,没保护,男人看女人上厕所叫偷*窥,女人看男人叫做无罪释放。

此刻张逸飞为华夏广大男同胞感到委屈,没有一个是保护男性的。

“张逸飞,难道你真被下水道给冲走了?”邵凝蝶见里面这么长的时间没有任何的动静,一时间疑惑了起来。

卫生间里面传来一道深深的叹息声:“我目前正在坐着,目视前方,然后使劲下坠,你懂吗?”

“滚!”邵凝蝶在外面说道。

片刻之后,张逸飞慢慢悠悠的从卫生间里面走了出来,一脸的舒适,很是惬意。

“我身上已经被你看了一遍,我最后的节操也毁在你的手上了,你说怎么办吧?”

“你的节操早就碎了一地。”

————————

昨天晚上张逸飞和江哲斩杀岛国数十名高级忍者的消息,如同狂风一样,只是在瞬间就刮到了全球。

一时间一些还在华夏的忍者,内心也开始变的焦虑了起来,他们昨天晚上没动,怕的就是张逸飞是在演戏等他们上钩,所以一部分人没动,而白鹤苍龙轩和北原一郎出动了,但是他们死了。

这也就是说,华夏的刀主没有任何的事情,而且很健康,斩杀他们根本不费任何的事情。

此刻藤原拓海和武田信义一脸的焦虑,现在在燕京的岛国高手只剩下了三个人,而且上原真美子,这个最厉害的人,自从到了华夏之后完全的消失了踪影,就像是水珠一样,在人家蒸发了,任凭他们无论如何都无法联系。

突然一阵凉风袭来,藤原拓海和武田信义发现自己的面前站着一个男人,双眼如同利剑一般的凌厉,一袭黑衣长袍,披肩长发随风肆意飘舞,神色落寞根本就没有看任何人,仿佛天地间惟有一人可以让他动容,背负一古朴长剑,如神般立在栏杆之巅。

“你们是岛国的人?”来人慢慢的开口说道。

“前辈是?”武田信义小心翼翼的问道,眼前的这个人是高手,单凭他的气势就可以断定。

“慕容无痕,你们是不是岛国的人?”来者不是别人正是昨天晚上在那处树林中的慕容拓海。

“我们不是。”武田信义虽然没有感受到对方身上任何的气息,但是他的内心告诉自己,眼前的这个人非友是敌。

慕容拓海在听到对方的话后,脸上露出了一丝的笑容,上下打量着武田信义。

“你身上有忍者刀,你以为能够骗过我吗?”

武田信义心中一惊,眼前的这个人竟然只是随意的扫了自己一眼,就发现了自己的忍者刀,那么他是谁?

“既然前辈知道我是岛国人,何必我还要问?”武田信义此刻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我是看看你诚实不诚实。”慕容无痕玩味的说道。

“前辈到底有何指教?”武田信义从慕容无痕的笑容中看到了一丝杀机。

“杀你们!”慕容无痕抓着那把青云剑淡淡的说道。

————————

(PS:被官场的文,爆掉了,还是官场三连击爆的,目前新书第十四,希望大家帮秋风杀上去,杀出一条血路!)

喜欢美女娇妻爱上我请大家收藏:()美女娇妻爱上我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美女娇妻爱上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伊秋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伊秋枫并收藏美女娇妻爱上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