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娘那里没有摸过,那里没有看过!

这句话一直在张逸飞的脑海中回荡着,本来还一脸笑容的张逸飞在听到邵凝蝶的这句话后,笑容瞬间凝固,满脑门子的黑线,彪悍,自己的老婆实在是太彪悍了。

而江哲和流星则是直接石化了在那里,猛,太猛了,嫂子实在太猛了,绝对不是常人所能够比拟的,现在两人对邵凝蝶崇拜之情,犹如滔滔河水,连绵不断!

“你以为你那身体是古董啊,老娘我小时候就不知道看了多少遍!”邵凝蝶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道:“和个金针菇似的,你竟然还好意让他出来晃荡!”

此刻江哲两人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邵凝蝶的强大了,实在是太强大了。

也许这是两人这辈子见过最为强大的女人了。

“你……你……”张逸飞一脸羞愤的指着邵凝蝶半天没有说出话,今天丢人可是丢到姥姥家去了。

这以后让自己在江哲和流星面前怎么抬头。

“砰!”张逸飞重重的将房门给关上,一脸委屈的低下头看着二哥说道:“二哥,今天是你的倒霉日吗?竟然被一个女人这样侮辱!”

片刻之后,张逸飞的眼中来回闪烁着精光。

看着张逸飞将门给关上了,不由松了口气,只是……脸蛋依然如同疆省吐鲁番的红提一般,红的发紫,似是要滴出水来,而且一片滚烫,那感觉恨不得立刻找个地洞钻进去才好。

使劲摇了摇头,试图不让自己去想刚才那羞人的一幕,谁知无论邵凝蝶如何努力,都无济于事——那一幕仿佛施用了魔法一般,牢牢地在邵凝蝶的脑海扎根!

尤其是在想到刚刚对张逸飞所说的话,邵凝蝶的脸蛋更是通红!

这个混蛋也太无耻了一点,真是羞死人了!要不要走呢??

“嘎吱!”

就在邵凝蝶来回挣扎的时候,卫生间的门缓缓的打开了,张逸飞裹着一条浴巾从里面出来了,不过脸色倒不是怎么好看,毕竟刚刚被邵凝蝶给羞辱了一番,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好脸色呢?

然而……或许是由于内心有鬼的缘故,邵凝蝶压根不敢正视张逸飞的目光,心中像是藏着一只兔子一般,“咚咚”地跳个不停。

“老婆啊,难道你只发现我二哥变长了,没有变胖吗?”张逸飞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羞耻,一脸惬意的看着邵凝蝶问道。

邵凝蝶满脸的黑线,这个家伙太无耻了。

“老婆啊,你要是想和让我侍寝,真的,你只需要一句话,我就会过去的,而且绝对把自己洗白白!”

你敢再无耻点么??

邵凝蝶欲哭无泪,本来她只是看看张逸飞是不是去幽会黛芙了,那里会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心中虽然觉得张逸飞简直无耻到了极点,但是现在碍于江哲和流星在这里,邵凝蝶也不好发作。

“难道刚刚江哲喊你,你没听到吗?”

“听到了啊!”张逸飞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做到沙发上轻轻的说道。

“那你怎么不回答?”

“我干嘛要回答他,他又不是美女!”

“你……”邵凝蝶走到张逸飞的身边,轻轻的嗅了下鼻子。

“干嘛,你干嘛?”张逸飞被邵凝蝶这突兀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

看着一脸紧张的张逸飞,邵凝蝶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老公啊,你身上怎么有一股女人的香味?”

在看到邵凝蝶脸上的笑容后,张逸飞的浑身上下一颤,不可能鼻子这么灵敏吧,自己可是洗了两次的澡,而且用了大量的沐浴露,不可能遮掩不下去吧。

强忍着内心的慌张道:“怎么可能,我可是一直在洗澡的!”

“是吗?”

“江哲和流星可以给我当证人。”张逸飞此刻已经决定了,就算邵凝蝶闻到了女人的体香,自己也不能够承认。

邵凝蝶冷哼一声:“他们两个能够给你做什么证人,卫生间就你自己一个人,而且卫生间里面是有窗户的,你完全可以打开窗户跳出去,不要告诉我,以你的本事,你爬不到黛芙的房间!”

张逸飞后背浑身上下冷汗直冒,邵凝蝶猜测的一点都没有错,就是和她所说的一模一样。

流星和江哲在听到邵凝蝶的话后,重重的点点头说道:“嫂子英明,我们的确没有办法给老大做证人,你也看到了,卫生间的门是木制的,我们根本看不到里面,而且他还反锁了,所以里面的事情,我们两个一点都不知道,具体他是在洗澡还是去幽会情人,这点只有他自己知道。”

两人立刻将自己和张逸飞撇清了界限。

张逸飞恨恨的看着两人,怎么可以这样呢?

“老婆,你好好闻闻,我这是沐浴露的味道,我真的在里面洗澡!”张逸飞此刻打死也不会承认,除非邵凝蝶拿出什么有力的证据,不然休想让自己认罪。

看着张逸飞一脸正经的模样,邵凝蝶疑惑了起来,难道他真的一直在里面洗澡,可是这也太不像他的作风了。

“好吧,暂时相信你,希望你没有骗我,不然我会让你知道死字怎么写。”

张逸飞长舒了一口气,终于不再这件事情上追究了。

“老婆,你是想让我陪你侍寝还是你回去,你要想让我侍寝的话也可以,你也看到了我已经把自己洗白白了。”

好不容易退下的绯红再次出现在了邵凝蝶的脸上,只见她羞愤地从沙发上站起,没好气道:“你自己在这里呆着吧!”

说着,邵凝蝶红着脸,逃跑似地离开了房间。

等邵凝蝶走出后,流星和江哲二人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流星学者邵凝蝶的语气说道:“你浑身上下,老娘那里没看过,那里没摸过!”

而江哲则是轻轻的打了一个兰花指说道:“和个金针菇似的,还好意思出来显摆!”

张逸飞双目喷火的看着两人,而两人则完全无视了张逸飞杀人的目光,在那里开始自娱自乐了起来。

“江哥,老大那个像不像金针菇啊?”

“应该有点像,不然嫂子怎么会说和金针菇似的!”

喜欢美女娇妻爱上我请大家收藏:()美女娇妻爱上我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美女娇妻爱上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伊秋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伊秋枫并收藏美女娇妻爱上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