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这点,张逸飞置信不疑,如果江哲知道是闻人凌霜的话,他是绝对不可能过来的。

“好了,好久不见,你等我亲自下厨给你做点东西,我们好好的畅谈一番!”闻人凌霜淡淡的一笑。

张逸飞想开口说什么,但是最终还是忍住了,对着闻人凌霜轻轻的点点头,算是答应了闻人凌霜的要求。

看到张逸飞点头,闻人凌霜脸上的笑意变得更加浓厚了起来,脱去外面的风衣,走向了厨房。

张逸飞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抽着烟,一脸的沉思,像是在思考什么事情似的。

现在越来越乱了,好多势力都已经介入了其中,有的是敌对的势力,有的是自己以前的人,或者和自己关系不错的人也介入了其中。

说实话,张逸飞不想让他们介入这场恩怨之中,因为他看不到自己的未来,他不清楚自己有没有未来,如果有人跟着他的话,他不能够保证给他们什么。

宙斯!

张逸飞的脑海中闪过这两个字之后,脸上露出了深深的忌惮,从来就没有人见过宙斯,更别说见过宙斯出手了。

这也是张逸飞心中最为担心的,因为没有人知道宙斯的武力值,也没有人知道宙斯的长像,如果此刻宙斯站在张逸飞面前,他也不认得。

神秘,宙斯太神秘,比华夏的刀主要神秘的多。

眉头紧锁,脸上的表情不定的变幻着。

而就在张逸飞沉思的时候。

“啪啪”的脚步声,让张逸飞回过了神。

缓缓的抬起头,只见此刻的闻人凌霜穿着一件黑色的低领毛衣,下身是一条枣红色的宽松尼龙裤,腰间系着围裙,头发扎起,咋一看上去像极了家庭主妇。

看着此刻的闻人凌霜,张逸飞的微微的一愣,他从来没有见过现在这个模样的闻人凌霜。

他所熟知的闻人凌霜乃是一个阴冷的女子,不言苟笑,一言不合就会动手,可以说闻人凌霜的行事准则完全的是我行我素!

“菜不多,将就着吃吧!”闻人凌霜歉意的看着张逸飞。

她很想多弄几个菜,可是到了厨房她才发现,自己会做的菜,好像只有这么四个。

张逸飞淡淡的一笑:“不少了,我们两个人而已!”

其实闻人凌霜准备的菜确实不错,四个精致的小菜,而且都是下酒的菜!

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张逸飞清楚,闻人凌霜是要让自己喝酒。

见闻人凌霜想要去开酒,张逸飞急忙说道:“凌霜,酒就不要开了,我已经喝了很多了,不能够再喝了。”

闻人凌霜见张逸飞这么说,也没有强求:“好吧,那么我们只说说话,好多年不见了!”

“是啊,好多年不见了,可是你真的不应该插入到这场是非之中,这里面的水太深了,虽然我实力很强大,但是我也没到目空一切,一手遮天的地步,诸神太可怕了,他不是你想像中的那么简单!”

闻人凌霜在听到张逸飞的话后,秀眉紧皱:“这么说,你没有任何的把握?”

“不然你以为呢?如果我有把握的话,我早就出手了,何必要等到现在,我没有把握,我连我自己的生死都不能够保证,你参与这场纷争,实在不是一个明智的举动!”

“已经参与进来了,就算我想退,你感觉还有可能吗?”

张逸飞轻轻的摇摇头,确实没有可能了,闻人凌霜已经杀了教廷的人,而现在教廷和诸神明显达成了某种协议,此刻就算是闻人凌霜退出去,也已经没有任何可能了。

“已经晚了,凡是参与到这其中的人,必须要分出一个胜负,不然是不可能退出去的。”

“说的就是!”闻人凌霜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

看着闻人凌霜,脸上的笑容,张逸飞无奈的笑了笑,恐怕闻人凌霜早就知道了只要进来这个局,就不可能出去。

“难道你就这么一直等下去吗?”闻人凌霜小心翼翼的问道。

张逸飞叹了一口气道:“现在宙斯所派出的诸神,不过是鱼饵,而我则是那条傻乎乎的鱼,只要我一口咬下去,诱饵进了肚,我也被他钓上岸了。”

“难道宙斯真的这么厉害?”闻人凌霜惊讶的问道,她可是知道张逸飞真正的实力,倘若他若是玩起命了,恐怕还真没有人能够挡住他。

“他要不厉害的话,就不是诸神之主了,宙斯是个危险的存在,我对上他没有丝毫的把握,其他的主神,只要数量超过三个,恐怕我对付起来也会吃力!”张逸飞无奈的说道。

现在看起来张逸飞的确是无敌于天下,但是真正的高手还没有动,等他们出动的时候,那才是真正的灾难。

此刻张逸飞虽然风光无限,嚣张跋扈,不可一世,但是却没有人知道,张逸飞在风光的同时,内心也在担心,他不知道宙斯什么时候会踏入华夏,什么时候会送来战书!

张逸飞有感觉,宙斯绝对会送来战书的,而且还是那种不死不休的战书!

一直在等待,可是宙斯却迟迟没有任何的动静,他只让一些小虾米过来送死,这让张逸飞很费解,难道说宙斯不知道他派来的人都是炮灰吗?

如果说宙斯不知道,那么打死张逸飞也不会相信。

“原来我以为你是在等一个机会,现在看来我错了,原来你是没有任何的把握!”闻人凌霜自嘲的笑了笑:“是我把你看的太高还是你把宙斯看的太重?”

“是你把我看的太重了,而且这些年我确实没有遇到对手,恐怕早就给了你一种,我天下无敌的感觉,其实错了,不止是宙斯让我担心,就连教廷的教皇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不然他怎么可能能够在宙斯的眼皮底下活动,而且教徒还这么广泛!”

闻人凌霜沉默了,张逸飞说的没有错,教廷的教皇,确实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也不会是一个弱者,弱者是不可能在宙斯底下慢慢发展,而宙斯不过问的!

显然教皇的实力不差于宙斯,不然宙斯绝对不会扔凭教廷的势力一步步发展起来!

喜欢美女娇妻爱上我请大家收藏:()美女娇妻爱上我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美女娇妻爱上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伊秋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伊秋枫并收藏美女娇妻爱上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