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梦开着警车,行驶在道路上。

她心里确实憋了很大一团火气,一件本来自以为计划得很周全的事情,被老爸轻易的化解,这让她很不甘心,她知道不能怪张逸飞,毕竟他只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论手段心机,怎么可能是老爸的对手?更让她感到沮丧的是,张逸飞根本毫无争取之心,对事情的结果完全接受。

可是凌梦不知道若是轮心机,十个凌威也不是张逸飞的对手。

凌梦一边开车,眼泪不由自主流了出来,最后她把车停在路边,趴在方向盘上哭了个痛快。

她恨老爸的绝情,也恨张逸飞的无情,更恨的是自己,怎么偏偏爱上这么个混蛋。

不论平时在工作生活中多么的强势干练,可在感情的路上,她一直是个卑微的乞讨者,这个事实让她尤觉可悲,更可悲的是,她改变不了这种现状。

女人很傻,她们总喜欢在黑暗中给自己画出一片虚幻的光明,然后傻傻的朝这个虚幻的光明方向走下去,走着走着,她们自己便已深深相信这片光明是一定可以到达的,于是怀着辛苦酸楚,面带笑容咬着牙走下去,一路上荆棘不断,伤痕累累,走到最后仍旧到不了,可脑海中总有一个魔幻般的声音在提醒着自己:“再走几步,再走几步,兴许就能到达那片光明……”

很多女人就是在这种自我欺骗中逝去了芳华,仍无怨无悔。

凌梦不想做这样的女人,没遇到张逸飞以前,她总认为这种蠢女人很可笑,很可悲。

可是现在……凌梦趴在方向盘上,越哭越伤心,越哭越悲痛,金玉明珠,权势富贵,她要的从来不是这些,她只要一份同等付出的真爱而已,为什么在这个爱情普遍已廉价的年代,她想得到一份爱却那么的遥不可及?

心如刀扎般痛楚,凌梦深深呼吸,然后擦干了眼泪,重新发动了汽车。

她是个坚毅的女子,她要的东西一定要尽全力争取,包括爱情!

警车在宽阔的马路上漂亮的漂移甩尾,掉头飞快朝军属大院奔驰而去。

两个小时后,凌梦回到了自己家中,凌威送走张逸飞后没上班,仍在家休息。

粗鲁的推开凌威书房的门,凌梦红着眼眶死死盯着父亲。

凌威一愣:“你怎么了?”

“为什么不认同他?为什么?”凌梦咄咄追问道。

凌威板起了脸:“因为他不适合你……”

还没等凌威说完,凌梦就打断了凌威的话:“他适不适合我是由你决定的吗?”

“我是你父亲,我有责任让你不受伤害!”

“可伤害我的偏偏是你!”凌梦流着泪,放声大喊:“为什么不认同他?我找男朋友是我自己的事,与你何干?你凭什么横加拦阻?”

凌威不由也动了怒,冷笑道:“他真是你男朋友吗?”

凌梦一呆,眼泪却越流越多,身子渐渐软下去,慢慢瘫坐在书房木地板上。

家人不赞同她并不在乎,可悲的是,所有的一切全是她的一厢情愿,张逸飞最爱的人是邵凝蝶,心中从来没有她的立锥之地,走到这一步,家人和他两头都在抗拒。

我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泪无声无息流下,落到地板上,浸染一片晶莹的水渍。

凌威心疼了,毕竟是自己的女儿,怎忍见她伤心?

“女儿啊,你糊涂啊!”凌梦长长叹息:“不是我自夸,我凌威的女儿出落得亭亭玉立,沉鱼落雁,那么多青年才俊追求你,你干嘛非要喜欢上一个那样的人?”

“他可是有妇之夫,而且他身边的桃色新闻比谁都多,而且他仗着赵家的家世胡作非为……”

“爸,你根本不知道,他是华夏的刀主,守护华夏的人!”凌梦哭着摇头道。

凌威一愣,他没有想到张逸飞竟然会是刀主,再联想起他最近做的事情,以及赵齐两家的反应,好像还真是。

“我已经认定他了,这辈子都不会换!”凌梦斩钉截铁的说道。

凌威在听到凌梦的话后怒道:“他是刀主,你认定了他了,可是他认定你了吗?”

凌梦一怔,接着嚎啕大哭起来。

凌威萧然叹道:“闺女啊,忘了他吧,世上男人千千万,何苦为了一个根本不在意你的男人而伤心?就算他是刀主,万人之上,可是他不在乎你,哪有如何呢?”

“而且也不是爸不同意你们,只是他身边的女人实在太多了,你和他在一起,真的没结果……”凌威深深的叹息了一声。

在这个浮华的年代,唯一的几个英雄竟然真的被自己的女儿遇到了一个,这是缘份还是孽缘呢?

凌威不知道,他唯一知道就是张逸飞不喜欢凌梦,他从他的眼神中就可以看的出来。

“我知道你喜欢英雄,他既然是刀主,那么必定是英雄,可是他对你无意,你又何必强求呢?”

凌梦停了眼泪,怔怔坐在地板上发呆,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浑身一个激灵,然后站起身。

“爸,他……他心里是有我的,我相信!”凌梦肯定的点点头,仿佛在催眠自己一般,又重重的点点头。

脑海中浮现那张不正经的笑脸,还有那个夜里,面对无数警察的枪口,他脸上如末世般绝望的微笑,像烟花,璀璨而短暂,却如烙印般印在她的心头……这样的男人,为他心碎也值了!

胡乱一抹眼泪,凌梦扭头便走。

凌威大声道:“你要去哪里?”

“我要去找他!”

凌梦头也不回的出了门。

当你想起一个人,那么,便去见他,生活其实就是这么简单。

哭过以后的凌梦,仿佛重新找回了消失的勇气,再一次朝着自己画下的虚幻光明的方向,坚定的上路了。

路上纵有荆棘,纵有艰困,亦毫不退缩!

凌梦不是邵凝蝶,邵凝蝶是爱是安静的,恬淡的,而凌梦,她是一团烈焰,是一只飞蛾,她永远学不会安静,除非自己被焚为灰烬。

这是她们的不同,凌梦明知道张逸飞的心中没有她,可是她依然还是放不下!

喜欢美女娇妻爱上我请大家收藏:()美女娇妻爱上我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美女娇妻爱上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伊秋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伊秋枫并收藏美女娇妻爱上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