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当太阳高高挂起的时候,一辆警车,一路闯了数个红灯,冲进燕京军区,顺利通过几道明卡暗哨,来到军区的内院。

警车中满脸担忧焦急表情的凌梦飞快地熄火,拉开车门,下车,快步朝家中走去,刚走到进门口就喊道:“妈,我爸在家吗?”

“在,怎么了?”凌母疑惑的问道,女儿这是怎么了,什么事情竟然这么着急。

“恩!”凌梦没有再说什么,快步的走上楼。

书房里面,凌威坐在木质的椅子上,皱眉抽着香烟,心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嘎吱!

伴随着一声轻响,凌梦没有敲门,而是直接推门而入。

“怎么了?”面对凌梦不懂规矩的行为,凌威倒也没有生气,而是掐灭香烟,笑着问了一句。

听到凌威的话后,凌梦直接跪了下去。

“噗通!”

伴随着一声闷响,凌梦异常干脆地跪倒在地,红着眼睛,流着泪,紧咬着嘴唇,怔怔地看着凌威,乞求道:“爸,梦梦求你了!”

“砰!”

话音落下,凌梦给凌威叩了一个响头。

自从上次见过张逸飞之后,凌梦回来质问凌威,从那以后凌梦再也没有进过家中,可以说这对父女正在冷战!

“爸,梦梦求求你救救逸飞!”还没有等凌威说话,凌梦再次开口祈求道。

听到凌梦的话后,凌威哭笑不得的站起身,道:“梦梦,先起来再说。”

“不起,除非爸你答应我,帮逸飞这一次!”凌梦哭着摇头说道。

“唉,傻孩子。”凌威哭笑不得地蹲下身子,叹气道:“你从小就脾气倔,即便做了错事,也不愿意低头认错,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是你第二次开口求我!”

“爸……”凌梦哭着说道。

“好了,傻丫头,起来吧。”凌威轻轻叹了口气,道:“你就是跪着,这件事情我也无能为力。”

无能为力?

听到凌威这么一说,凌梦直接傻眼了。

“不会的,爸你骗我,你如果想救张逸飞的话,不可能没有办法!”凌梦一脸不信。

“傻丫头,你以为爸在骗你吗?”凌威为难,道:“我也不瞒你,这件事情已经惊动了所有的高层,此刻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情,而且很多人准备拿这件事情来对付赵总理!”

“虽然我也是赵家派系的,但是我却帮不上任何的忙,除非赵家派系和齐家派系的所有人联手才有可能保住他啊!”凌威叹气道。

关于张逸飞的事情,他只是隔了一个小时就收到了消息,当他知道的时候,他一脸的不信,他见过张逸飞,虽然表面上他轻浮,但是内心却是十分稳重的,可是这一次……

“然后呢?”

凌威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说道:“然后就是赵老爷子和齐老爷子迟迟没有说话,大家都不知道这两位老爷子打的什么主意,没有一个人敢动!”

“为什么?”凌梦的身躯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张逸飞可是他们的孙子,可是他们为什么毫无动作呢?难道他们就这样看着他死吗?

“有些争斗,你是不会懂得!”凌威再次点燃一支香烟,狠狠吸了一口,道:“这一次的事情牵扯的太广了,其中还有外国人,弄不好会引来两国纠纷,甚至会引起社会的舆论!”

“这么说,你们都不打算出手救他了?”凌梦脸色变得苍白无力。

凌威摇头苦笑道:“不是不出手,而是不敢!”

“爸,难道你就不念故情吗?老爷子不动,是因为他们二人的身份太过特殊了,如果动得话会给人留下口舌,可是你们不同啊,你们不用害怕,只要赵老和齐老在,他们两人绝对会保你们的,毕竟你是为他们孙子!”

“念旧情又如何?就算念旧情,我也只能够回报给赵家,而不是其中的一个人!”凌威说着,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

他不懂赵老和齐老两个人是要做什么。

“爸,这么说你是真不救逸飞了?”

凌威再次叹气说道:“不是不救,而是真的无能为力,这次他惹的货,太大了!”

“你都下跪求我了,如果我能帮他,自然也就出面了。之前我说得很清楚,这件事情,我一个人出面,改变不了结果的!”

“嗡!”

昨晚,自从得知张逸飞的事情后,凌梦就担心了一晚上,今天又心急火燎地开车赶回来,整个人无论心理还是身体都到了临界点,此时听凌威这么一说,脑袋一嗡,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梦梦!”

看到这一幕,凌威脸色大变,连忙上前将凌梦扶起。

简单地检查了一番,发现凌梦是疲劳过度晕过去后,凌威松了口气,将凌梦扶到沙发上。

凌威将凌梦扶到沙发上后,再次点燃了香烟,沉默地吸着。

烟雾环绕在他的脸庞,他的表情显得极为复杂,目光闪烁不停。

当一根香烟熄灭的时候,他仰躺着,盯着天花板,喃喃自语道:“老首长啊老首长,你到底要做什么,说实话,我现在真不知道改如何去做!”

没有回答。

这一刻谁也不知道凌威在想什么。

与此同时,远在M国的黛芙坐在广场中央,一个白衣男人恭敬的站在一旁!

“格林,你看起来很紧张?”黛芙淡淡一笑。

看到黛芙一脸轻松的笑容,格林一怔,理智告诉他,以黛芙和张逸飞的关系,张逸飞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黛芙应该心急如焚才对,既然此时此刻,如此镇定,那么解释只有一个:黛芙一点也不担心!

“小姐,难道你就不担心张先生吗?”格林期待的问道。

“没有。”黛芙轻轻摇了摇头,随后用一种诡异的语气说道:“中国不是有个成语叫杀鸡儆猴么?他不会有任何事情的,你就放心吧,他现在做的只不过是杀鸡儆猴!”

“可是他杀了安科,教廷恐怕……”

“教廷?”黛芙轻蔑的笑道:“教廷能够如何,不要忘记他还有一个将军爷爷和将军外公,只要这两个人在,华夏不敢动他,更何况他还是鸿鸣刀主!”

喜欢美女娇妻爱上我请大家收藏:()美女娇妻爱上我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美女娇妻爱上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伊秋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伊秋枫并收藏美女娇妻爱上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