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各自忙活时,老院长迈着缓慢的步伐走了进来,一见张逸飞,老头儿眼中闪起几分喜色,接着故意板起脸,哼道:“你还知道春节回来看看我啊!”

张逸飞嬉皮笑脸朝老院长一打千儿:“老院长越来越年轻了,瞧瞧您脸上的水色,皱纹,啧啧,没泡六七个风韵犹存的老太太绝对长不出这么风搔的分辨率……哟,还长青春痘了呢,老院长,您这发育期可是要逆天啊……”

老头儿终于绷不住脸,喷笑起来,一边笑一边亲昵的踹了张逸飞一脚。

“小王八蛋,还是那么油嘴滑舌,因为你这张嘴小时候挨了多少打了,怎么就不长记姓?”

而就在这时宋离殇走上前,看着老院长,一脸的激动。

老院长在看到宋离殇之后一愣。

“老院长,你认识他吗?”

“熟悉!”老院长看着宋离殇说道。

“老院长!”宋离殇有点哽咽的说道。

“离殇,都长这么大了,怎么这脸形还是和以前一样!”老院长在听到宋离殇的声音后,立刻分辨了出来。

宋离殇一愣:“我应该是什么模样?”

“你赚了这么多钱,怎么没去整下容,你看看你这张脸,白的和鬼似的,这要是晚上我看到了,没准会被你吓死!”

“哈哈!”

屋内传来说道爽朗的笑声。

没有眼泪,没有诉苦,有的只是欢乐。

“找女朋友了吗?”

“还没!”宋离殇感觉自己现在面对的不是老院长,而是自己的父母,只有父母才会以这种口气这么问。

老院长立刻板起了脸:“还没找,这都什么时候了,你看看逸飞人家结婚证都领了,你这样可不行啊,小时候都是逸飞什么事情都在你上面,怎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一点长进都没有。”

而张逸飞则是一脸得意的说道:“哥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宋离殇则是黑着脸说道:“我尽快,我尽管超越他!”

说着,宋离殇不经意的瞟了一眼赵熙雯。

跟老院长聊了没多久,孤儿院场响起了铃声,孩子们下课了。

一群洋溢着欢乐笑容的孩子们争先恐后跑出了教学楼,朝新建的足可容下千人的大食堂跑去。

不知是谁眼尖看到张逸飞他们熟悉的身影,大叫一声“逸飞哥哥”,接着张逸飞四人便被孩子们包围,哭着笑着围聚在一起。

然后四人便被孩子们拉去了食堂,老院长一脸欣慰的笑容跟在后面。

这顿饭在福利院的食堂吃的,吃得很香,菜色有荤有素,而且味道很不错。

老院长笑道:“熙雯派来的人管理的不错,现在每天我都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好。”

张逸飞赶紧说道:“您什么都不必干,每天就这么无所事事的溜达吧,拎着棍子到处闲逛,看谁不听话敲他几棍,到饭点了准时去吃饭,在让熙雯留个几十上百万,给您配辆拉风的跑车和几个保镖,晚上您就开着车去城里的酒吧坐坐,像您这样有钱有车有地位的成熟男人,很多女人上赶着勾搭您,您只需要跟选美评委似的坐着不动,看着每一个勾搭你的女人,选择硬还是不硬……”

老院长敲了张逸飞一爆栗,笑骂道:“把老子当成老混混了,嗯?我一个黄土埋大半截儿的老头能过这种曰子吗?”

“不是,我看你都一把年纪了还没有开开荤吧,我这不是为你着想吗?怕你那天会憋死!”

“滚!”老院长踹了一脚张逸飞。

老院长悠悠叹息了一声说道:“我也不知道这样做好不好,现在这群孩子太享福,不知道当他们走到社会上面能不能适应,还能不能像你们那一代一样,打造出一个你们自己的天下……”

“老院长,这你就不用操心了,命中有时终会有,命里无时也莫强求,始终不过一场繁华而已!”宋离殇如同得道高僧一般打起了禅机。

老院长拿出自己的大袋烟,装上烟丝,抽了一口说道:“不错,现在你们足够撑起你们的天下了,这些孩子就看他们自己了!”

老院长轻轻的叹道:“如果……如果全天下的孤儿都能衣食无忧就好了,世上太多不负责任的父母,既然不想要孩子,何苦把他生下来又抛弃,让孩子遭这么大罪……”

接着老院长自嘲般一笑:“是我贪心了,全天下那么多孤儿,我能照顾多少?能有如今这么个场面,我已经很满足了。”

定定看着老院长苍老的面容,张逸飞和宋离殇眼中光芒闪烁,不知在想些什么。

第二天,张逸飞等人坐上了一辆豪华商务车。

赵熙雯坐在车里朝窗外瞅了瞅,好奇道:“哥,咱们要去哪儿?这条路不是进城的路呀。”

张逸飞若无其事笑道:“老住城里有啥意思,咱们这几天玩个新鲜的,玩农家乐,钓鱼,打牌,摘果子,修身养姓,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多好……”

宋离殇如同见鬼了一般望着张逸飞说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高雅了?”

邵凝蝶虽然不知道张逸飞要做什么,但是仍然轻笑道:“住几天农家乐不好吗?每天生活在城市里,不腻呀?现在多好,我们去体会一下田园风光!”

大约行驶了两个小时,车在停在了路边的一栋农屋,赵熙雯给了他们足够的钱,四人就住了进来。

晚上,躺在农家晒谷的大坪里,张逸飞和邵凝蝶静静的依偎在一起,享受这难得的珍贵的独处时光。

仰望夜空繁星,张逸飞目光深思如烟:“小蝶,你说人活在世界上究竟是为了什么?”

邵凝蝶轻笑道:“活下来应该是为了犯贱吧!”

“你说不错,好像真的是为了犯贱,像我这样的人是为了实力而奋斗一生,其他人则是为了钱辛苦一生,有时候我真的觉得人活着真的很扯淡,基本上都是为了钱而活着,比如说你,有钱吧?可是依然拼命的挣钱,被钱所奴役着!”

邵凝蝶一愣,仔细的回味着张逸飞所说的话,好像确实是的。

可是人活着不就是这样吗?难道还有其他的选择?

喜欢美女娇妻爱上我请大家收藏:()美女娇妻爱上我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美女娇妻爱上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伊秋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伊秋枫并收藏美女娇妻爱上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