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上床的时候让流星跪着烧柱香,然后斋戒三曰,沐浴更衣,最后虔诚的说“大明星,请让我曰你吧,谢谢。”

女人就是女人,有着七情六欲的女人,男人若拿她当女神,那么她就真的是女神,永远都不可能看他一眼。

包间很热,对于流星来说确实很热。

更火热的,是他的心。

六个人围着桌子坐了下来,莫含玉在得知张逸飞和江哲的身份后,很自觉的将主位让给和宾位让给了他们二人,莫含玉神态略有些拘谨。

流星不自在的扯了扯系得紧紧的黑领结。

莫含玉见流星那身正式的装扮,想笑却不敢笑,神色有些古怪道:“你这是……”

流星一愣,江哲急忙抢过去说道:“事实上,流星他长辈刚刚去世了,我们和你约好了,所以就过来了,穿这一身本来是去参加葬礼的,来不及换装,呵呵,见笑了。”

张逸飞古怪的看着江哲,这他妈的叫什么说法,去参加葬礼,来这里相亲,难道是去参加爱情的葬礼?

莫含玉并没有多想,对于长些公子衙内,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最好不要去怀疑,更不要点破,要顺着他往下说,不然死的肯定是你。

莫含玉有些做作的将笑脸一收,肃然道:“原来你有长辈去世了,节哀顺变,不知去世的是你哪位长辈?”

流星将头看向了张逸飞,本来是想看江哲的,但是江哲这次实在是太不靠谱了,不如找一个本来就不靠谱的人,说不准他现在还能靠谱一点,但是张逸飞却将头扭向了别出。

泡妞这种事只能靠自己,编瞎话也只能靠自己,哪能次次都指望兄弟呢?

流星幽怨的看了张逸飞一眼,面孔狠狠抽了一下,沉声道:“去世的是……我爹。”

张逸飞和江哲两人同时大吃一惊。

这家伙知道他爹是谁吗?

一直以来张逸飞以为自己对自己老子够狠了,可是比起流星来,自己那点根本不算事,至少自己没有咒过自己亲爹去死。

莫含玉吃了一惊,一双杏眼顿时盯住了流星,到底是混娱乐圈的,眼中很快浮出几分悲伤的色彩。

“原来是令尊去世,节哀保重,不知令尊他……是怎么去世的?”

“啊!”流星瞠目结舌。

张逸飞和江哲两人死死抿着嘴,脸色红得发紫,憋的。

说一个谎言,圆一个谎言,全是这身破衣服闹的。

流星求助般的看向江哲和张逸飞两人,眼中晶莹闪动,他快被逼哭了。

张逸飞狠心的看向了别处,无视他绝望的目光。

江哲虽然想帮,可是却不知道改如何去帮,这话说的……

此刻江哲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说什么他家人去世了,这家伙都没家人。

流星垂下头,仿佛陷入悲伤的情绪里,包间内除了莫含玉之外,其他人都知道这小子是在构思怎么编瞎话呢。

包间里沉默许久之后,流星终于成功的编出了瞎话。

“我父亲在我心目中,一直是条好汉,他有些武功底子,而且为人仗义,在我眼里,父亲就是英雄……”流星低沉而略带几分悲伤的声音在包间内悠悠回荡。

张逸飞和江哲浑身一震,就连邵凝蝶和任萱玥两人也是好奇的看向流星,他们倒要看看流星会说出什么样的瞎话。

莫含玉目光如秋水般投在流星身上,神色间颇带几分向往,仿佛看到了流星的父亲仗义直爽的豪侠形象。

“有一次,他在京城某条小巷里,一个人打二十多个人……”

莫含玉瞬间肃然起敬,露出敬佩的目光。

现代社会,武学早已淡出人们的视线,而留下的父亲居然能够一个人打二十多个,足可见他的功力高深。

而江哲和张逸飞则是满脸黑线,你父亲一个打二十多个,你骗鬼呢,你要说是你还真有可能,至于你那废物父亲,都把你给抛弃了,他若是真有这个本事,怎么会可能丢弃你。

莫含玉正要表示一下敬仰之情的时候,谁知流星却自顾着继续道:“结果我爹被打得吐血,二十多个人啊,活活把他打死了啊,所以啊,今天是他老人家的葬礼啊……”

莫含玉:“……”

她真的很想说一句,人家的葬礼都是在白天,怎么你家的葬礼偏偏是晚上。

而邵凝蝶掩嘴轻笑说出了莫含玉想问的话:“流星葬礼不是应该在白天吗?怎么你家的是晚上?”

流星一愣,脸涨的通红,有这样当嫂子的吗?

不说帮自己圆谎,还要去拆自己的后台。

流星抓耳挠腮半天,硬是没有憋出下文。

张逸飞见状,急忙说道:“他父亲有遗嘱,说晚上办,白天太热闹了,他想安静的走!”

张逸飞知道,他若是在不帮流星,流星恐怕真的能够哭出来。

流星长舒一口气,急忙点头:“是的,我父亲临走前,千叮嘱万嘱咐说一定要晚上,因为晚上安静,而且鬼差大哥也好把他给带走,让他去投胎!”

任萱玥和邵凝蝶在听到后立马将头扭向别处,肩膀不停耸动。

而江哲和张逸飞则是把头埋进桌间,仿佛默哀似的,肩膀却也不停的耸动。

此刻他们恨不得踹死流星,这他妈的叫做什么混账话,你直接说是不得了,说这么多干嘛?

此时两人真的很怀疑他们以前怎么没有被流星给坑死。

包间里一阵诡异的寂静……莫含玉很快对流星失去了兴趣,于是将注意力放在了张逸飞和江哲身上。

“张先生……”

张逸飞抬起头,眼角挂着几星笑出来的泪花儿。

抬头的时候,张逸飞已飞快收起了笑容,面色一片肃穆哀伤。

“张先生,你哭我?”

张逸飞看了看流星,面孔抽了几下,然后将身子一扭,顺势趴在流星肩上,干嚎数声。

“你爹好可怜啊,而且还这么迷信……”

流星也流下泪来,不知是被吓的还是被逼的,学着张逸飞一样干嚎几声:“是啊。”

砰的一声响,江哲不知怎的打翻了一个杯子。

垂着头,赶紧站起身,跌跌撞撞朝门外走去。

“我去一下洗手间!”

此刻江哲是一分钟都不想在里面待,他妈的演戏全套就算了,还他妈的要泪水,老子不干了!

喜欢美女娇妻爱上我请大家收藏:()美女娇妻爱上我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美女娇妻爱上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伊秋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伊秋枫并收藏美女娇妻爱上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