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张逸飞便后悔了,包间里死一般的寂静,凌威端着酒杯仿佛什么都没听到似的,两只眼睛专注的欣赏着酒杯上的花纹,一派气定神闲,凌梦举着筷子的手微微发抖,瞧她筷子所指的方向,恰好是张逸飞胸前的檀中穴……张逸飞两腿微微打着摆子,不停的擦着冷汗。

到底是混体制的,笑呵呵的随便几句,他想知道的情报便什么都知道了,老家伙没有做参谋长之前不会是特务吧?

沉默,喝酒,吃菜……过了几分钟,凌威又悠悠开口了:“时代不同了,女人主动一点也无妨嘛……”

扭过头看了凌梦一眼,眼中布满了寒意,再转过头时,凌威又是一派和善的笑容。

“你们怎么认识的?”

张逸飞的冷汗潸潸而落,打起十二万分小心道:“在酒吧认识的!”

凌威的笑容越发深刻了,饶有兴趣的模样:“哦?莫非你去酒吧找女人,被抓了?”

“不,我是被推倒了……”张逸飞说完便想狠狠扇自己一耳光。

凌梦急忙端杯:“爸,您喝酒。”

凌威若无其事的端杯一口饮尽,笑容依旧那么的如沐春风。

“算了,不提这事儿,毕竟都过去了,只要你们好好的,我也就满意了……哟,这道菜不错,我记得这可是NJ的招牌菜——金陵扇贝!”

眼见凌威终于收起了调查以前事情的兴趣,张逸飞和凌梦不约而同松了口气,精神同时松懈下来后才发觉背后已是一片湿漉漉的。

“对对,这道菜可是名菜,据说要提前好几天预定才能吃得上……”

凌威脸上的笑容一直没停过,根本看不出他到底怀着什么心思,只是摇头叹道:“奢侈啊,太奢侈了,以后可不准这样了……哟,那道菜是不是叫菊叶玉版?”

“对对,这也是一道名菜,我特意找关系请了NJ的名厨给您做的,伯父您尝尝?”

凌威笑着尝了一口,大赞道:“好,好,不错!你们也吃,都尝尝!”

张逸飞急忙说道:“伯父您吃!”

突然凌威冷不丁的说道:“你把我女儿怎么了?”

毫无防备的张逸飞又脱口而出:“是她把我办了……”

死一般的寂静……

凌威眼睛一眯,笑容未敛,却渐渐变成了冷笑,锐利的目光如刀锋般在张逸飞和凌梦脸上刮来剜去……凌梦俏脸刷的一下通红,又刷的一下苍白,红白之间来回变换。

扑通!

张逸飞终于崩溃了,干脆扔了筷子,整个人趴在地上死死抱住了凌威的大腿,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你弄死我吧,我不活了!有你这样的伯父吗?损不损呐!”

这就是凌威,豪放粗犷中却有着惊人的细腻和精明,久居官场养成的涵养让他看起来就像一位无害的慈祥老伯伯,从里到外透着一股子和气生财的味道,可谁也不知道他会在什么时候忽然掀开和善的外衣,抽冷子敲你一闷棍。

两相比较之后,张逸飞这才发觉北王韩洪涛简直就是一位到处撒播爱心的天使……如果说韩洪涛是大开大合的少林派,那么凌威就是走阴软柔绵的武当派,不但招数阴狠,而且一掌打下去不见外伤,却伤内腑,一旦中招,非死即残。

张逸飞此刻真的是哭了。

今天走的什么八字儿,怎么一连碰到了两位武林高手哇?

虽然老子是刀主,可是也不能够来这么厉害的武林前辈吧?

幸好凌威不是一个赶尽杀绝的武林高手,对手服了软,凌威便不再欺负他了,再说凌梦一张俏脸已变了惨白色,柔弱的身躯坐在桌旁摇摇欲坠,不知是气的还是吓的,凌威委实心疼女儿,不忍再多说一句。

“行了行了,别嚎了……女大不由爹呀,若不是梦梦对你那么死心塌地,我今天非抽死你小子不可!”凌威端起杯狠狠灌了一口酒,笑容已渐渐消失,一脸怒意和不甘的瞪着张逸飞。

张逸飞哭泣中偷瞄到他的怒容,悬着的心才稍稍放下。

刚才那些笑脸都是装出来的,凌威现在这个样子应该才是他的真面目。

是真面目就好,打也好,骂也好,总比软刀子捅人爽快。

张逸飞见好就收,顺势起了身,坐在凌威身旁老老实实的一声不吭。

既然凌威说了不提往事,不出意外的话,今天见两位岳父的事儿总算跌跌撞撞过关了。

张逸飞心中长舒了一口气。

谁他妈说女人多了就是艳福?给你配几个这样的岳父,你能活几年?

张逸飞努力打起精神,端起酒杯正打算说几句漂亮话,活跃一下酒桌气氛的时候,发生了一件让他想跳楼轻生的变故。

咣!

包间大门被人重重推开。

韩洪涛那张笑得比天使更富有爱心的虬髯大脸出现在三人眼前,包间门外里三层外三层围着数十名黑衣大汉,韩洪涛的身后站着俏脸煞白,满面绝望的韩欣怡。

“他娘的,老子下楼时听着这间房里有人嚎丧,我说那声音是逸飞吧,欣怡总说不是,老子不信邪,非要进来瞧瞧,娘的,还真是你,哈哈,欣怡你输了吧?”

包间很安静,两拨人大眼瞪小眼,凌梦和韩欣怡一脸苍白站在各自的老爸身后,娇躯微微颤抖,眼中一片绝望。

此刻张逸飞终于知道总结自己的人生了!

曾子曰:“吾曰三省吾身”,意思就是说,有事没事反省一下自己,问问自己为什么混得这么失败,这么倒霉。

张逸飞静静坐在桌旁,开始回忆自己的小半辈子。

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五岁开始学会偷鸡摸狗,东边顺只鸡,西边偷个蛋,敢上青山摘蟠桃,敢下鱼塘捉老鳖,这些都只是为了生存,让自己和伙伴们肚子吃得饱一点。

也是五岁那年,张逸飞被送往了猎人学院,一味的拼杀,十一二岁时求知欲空前旺盛,为了解开男女生理器官构造区别这个难题,张逸飞和宋离殇两个人偷窥过猎人学院女生的身体,研究过她们的内衣,后来情窦初开便在夜店被人推到了,再后来习惯了这种生活,他们开始推到女人……

难道是自己推到的女人太多了,老天爷要惩罚他?

此刻张逸飞真的有一种撞墙或跳楼的冲动,哪种死得快选哪种。

————————————

(PS:爆更周不是靠一个人就能够成功的,而是需要大家的支持团队的力量才是重要的,求贵宾!)

喜欢美女娇妻爱上我请大家收藏:()美女娇妻爱上我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美女娇妻爱上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伊秋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伊秋枫并收藏美女娇妻爱上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