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关思雨都嘟着小嘴,很是郁闷,而关岳则是一边开车,一边询问云凡暑假生活和云凡父母的近况,云凡微笑回应,半个小时后,奔驰车驶进了宝庆市卧龙山别墅区。

  宝庆市只能算华夏的一个三线城市,房价并不是很贵,卧龙山的别墅一平方不到两万,关岳家的别墅有四百多个平方,也就八百万,对于关岳这个千万富豪来说,还是很容易负担的。

  下了奔驰车,云凡四处环顾一圈,卧龙山郁郁葱葱、山势起伏,如一条巨龙盘卧,关叔叔的别墅位于卧龙山的山脚下,位置虽不能和山顶的那一栋别墅相比,但四周环境雅致,也算一处上佳的住所了。

  “咦,这里灵气比其他地方要浓郁多了。”云凡感应了一番,发现这里的灵气虽然依旧稀薄,但要比其他地方要多的多了,云凡的目光不由看向卧龙山的山顶,心中意动,山顶的灵气估计更加浓郁吧。

  云凡心中有了打算,以后清晨可以爬到山顶修炼,地球虽然只是第一重宇宙中的星球,但也是有危机存在的,云凡现在的凡人之躯,一颗子弹就能随时终结,所以云凡必须要在短时间内变强,这样才能傲然在这个世界活下去。

  关岳停好车后,见云凡看着卧龙山山顶的方向发呆,不由笑道:“小凡,在看什么呢?”

  “没有什么,只是觉得如果住在山顶上风景应该很好吧。”云凡微微一笑,随口说道。

  “山顶的景色的确很好,叔叔曾经去过一次,那里空气特别好,而且又能俯瞰整个宝庆市,据说卧龙山的山顶是宝庆市的龙脉之源,住在那里,不仅可以延年益寿,还可以保佑家族昌盛,山顶别墅的主人,现在都已经一百多岁了,而且还健朗得很。”关岳笑着感慨道,卧龙山的山顶别墅,谁不想住进去,只是能住在那里,不是有钱就行的。

  见关岳提及山顶的那座别墅时不经意流露出的羡慕之意,云凡不由笑道:“叔叔,你要是喜欢那别墅,以后我送给你。”

  关岳一惊,虽然心中不信,但还是高兴地说道:“小凡,你这么说,叔叔可要当真了哦。”

  关思雨在一旁,听到云凡居然大言不惭地说要把卧龙山山顶的那座别墅送给自己的老爸,不由嗤笑,“呵呵,你自己能在宝庆市买一套一室一厅的房子就不错了,还想送我爸别墅,你知道山顶的那座别墅值多少钱吗?就在这里吹牛,也不怕闪到舌头。”

  面对关思雨的嘲讽,云凡丝毫不以为意,她不信就算了,自己又不是送她别墅,她爱信不信。

  “思雨,住口,我平时是这么教你说话的吗?”关岳面色一冷,口气有些凛冽地说道,云凡的身世关岳再清楚不过了,如果不是云凡的父母倔强,不愿意向他们背后的家族低头,云凡早就成为顶级富二代了,当然,这些关岳是不会对自己女儿说的,关岳不希望自己的女儿成为一个爱慕虚荣的人,在关岳眼中,云凡虽然平凡,但为人老实,又是自己多年好友的儿子,自己女儿将来嫁给他,关岳很放心。

  “爸爸,他吹牛你还帮他。”关思雨气鼓鼓地跺脚,头也不回地进了别墅。

  云凡看到关思雨对自己的态度,不由苦笑摇头,还是趁早搬出去住吧,这要是天天和关思雨见面,堂堂魔君都会郁闷。

  别墅里,一桌子丰盛的午餐已经做好,关岳和云凡进屋后,云凡就看到了关思雨坐在沙发上和一妇人在说着什么,这个妇人是关叔叔的妻子王秀,在云凡的记忆中,她对自己向来冷淡,但出于礼貌,云凡还是喊了一句“王阿姨。”

  王秀淡淡地回应了一下,便招呼大家吃饭,饭桌上,除了关岳不时和云凡聊了几句,其他时间都是沉默的,云凡也没有感觉到尴尬。

  吃完饭后,关思雨回屋打扮了一番,便准备出去,关岳见自己女儿出去,便让云凡也去,云凡无奈,便跟着关思雨朝车库走去。

  关思雨的座驾是一辆红色的宝马Z4,关思雨和云凡上车后,关思雨也没有说话,便开着车出了别墅,大概开了五分钟后,关思雨突然停车,一脸冷然地对云凡说道:“我和我闺蜜去玩,没法带着你,你自己下车吧。”

  云凡更不想陪她去玩了,听到这话,求之不得,立马打开车门下车,关思雨见云凡下车了,一脚油门就扬长而去了。

  云凡站在路边,朝卧龙山的山顶看去,露出微笑,便踏步而去,时不我待,修炼就从今天开始。

  卧龙山山顶视野最好、灵气最浓郁的位置,就是山顶别墅所处的位置,但这栋别墅是私人领地,云凡自然不能进去。

  退而求其次,云凡在距离山顶别墅不远的一处山涧找了个阴凉隐蔽的位置坐下,便开始盘腿打坐,准备修炼。

  九天玄经第一卷是锻体卷,分别为锻皮、锻骨、锻筋、锻血、锻穴、锻五脏、锻六识,通过这锻体卷,塑造出九天玄体,达到先天之境。

  前世云凡在第九重宇宙花费十年时间修炼成金玉之体,纵横一世,难有敌手,金玉之体已经是顶级先天之体了,但和九天玄体一比较,判若云泥。

  云凡暗暗运转九天玄经第一卷锻皮之境的法诀,九天玄经不愧为上古绝世修炼秘籍,就连入门的锻皮之境的修炼法门,都晦涩难懂,不过云凡的天资是何等卓越,更何况,前世云凡得到九天玄经的几百年时间,就算没有修炼,但也时常参悟,现在修炼起来,没有一丝一毫阻碍。

  随着云凡的呼吸吐纳,卧龙山的灵气如受牵引般,从四面八方朝云凡汇聚而来,云凡手中不断结着奥妙的手诀,让灵气不断滋养着自己的皮肤。

  时间流逝,云凡宛如一个聚灵大阵,不断吸收着从四面八方而来的灵气,四个小时后,夕阳西下,云凡猛然睁开双眼,一道精光从云凡的瞳孔射出。

  “九天玄经果然是上古绝世秘籍啊,难怪能引起整个第九重宇宙的疯狂。”云凡看了看自己的皮肤,上面满是污秽,这是自己皮肤内的杂质,刚才修炼锻皮之境时,云凡能真切感受到,这方远几十里的灵气,如旋风一般朝自己体内狂暴输入,这是任何功法都无法比拟的,能自动吸收灵气的功法,这还得了,简直是逆天啊。

  云凡心中清楚,自己这才刚刚修炼就能狂暴吸收方远数十里的灵气,那等日后自己修为日渐深厚,那修炼之时,不是这方圆万里,甚至亿万里的范围灵气都为自己所用。

  时候也不早了,云凡跳进山涧之中,把身上的污秽洗干净后,看了自己的皮肤一眼,自己的皮肤变得光滑无比,如玉般晶莹,这和刚才的自己,简直有天然之别。

  “对了,来试试力量。”云凡只修炼了四个小时,就感觉浑身力量充沛无比,有心想试试自己的力量,便走到一棵碗口粗的松树边,一手握住树干,轻轻一提,便如拔草一般把这棵松树拔了起来。

  四个小时就能修炼出如此力量,饶是云凡前世能徒手破虚空,一脚碎星球,此刻都不由惊讶。

  这可是在第一重宇宙啊,灵气如此匮乏的地方,修炼居然都能如此神速。

  九天玄经,果然玄妙无比。

  云凡拍了拍手,满意点头,正准备离开,却看到在不远处的石阶上,一位童颜鹤发的老者静静站立,含笑打量自己。

  云凡蹙眉,心生警惕,这老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自己居然都没有发觉,不过一想起自己刚才锻皮之境已经小成,云凡心中稍宽,以目前自己的实力,地球上一般人根本伤不了自己。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没想到今天我还有幸遇到一位少年宗师。”老者抚须笑道。

  云凡不知道这老者说的少年宗师是什么意思,本来打算径直离开,但转念一想,这老头看到自己单手拔松树都没有吃惊,看来是有些见识的,正好云凡想知道一些关于地球上修行者的事情,这老头或许可以告知。

  “少年宗师是什么意思?”云凡淡淡开口,身为一个活了万载的魔君,言谈举止中自带傲然气势。

  老者一愣,对眼前这位少年更加好奇起来,自己可是从尸山血海中摸爬滚打出来的战神,就算站着不说话也自带威严,没想到眼前这小子,根本没把自己特意散发出来的气势放在眼中,这小子,不简单啊。

  云凡要是知道这老头此刻的心思,肯定会哑然失笑,就你的那点杀气,也敢在纵横第九重宇宙万载的魔君眼前显摆。

  “你能只手拔起松树,这种力量难道不是武道宗师吗?”老者笑道,刚才云凡只手将那棵碗口粗的松树连根拔起,这是何等的力量,只怕是真正的武道宗师,也不能如此轻描淡写的做到,而眼前这个少年,估计都不到二十岁吧,要不是老者心态沉稳,恐怕早就大惊失色了。

  “呵呵,我修炼的并不是地球上的武道,所以并不能算什么武道宗师,我是修行者。”修行者是第九重宇宙对所有修炼者的称呼,云凡不怕暴露自己是修行者的身份,一个地球而已,云凡根本没放在眼中。

  “修行者?难道小友是修道之人?”老者显然不知道修行者的意思,刚才察觉到卧龙山的灵气纷纷朝一个地方汇聚,最让老者惊讶的是,他所住的卧龙山山顶别墅周围可是布置了顶级的道家聚灵大阵,没想到灵气也会外泄,他不是修道之人,对灵气并不敏感,所以找了半天才找到这里,结果,居然看到一个少年在疯狂吸收灵气,这是何等恐怖骇人。

  “算是吧。”云凡不禁摇头,看来自己还是高估地球了,修行者这个概念,第二重宇宙以上应该都知道吧,没想到地球人压根不知道,既然不知道云凡也懒得解释,就算是修道者吧。

  老者见云凡说的为难,就知道云凡并不是什么修道者,不是修道者,那是什么?心中疑惑,不过老者并不打算追问,而是走上前去,语气客气地说道:“小友,不知道有没有时间,我的住所离这里不远,要不就去我家中吃晚饭。”老者活了一百多岁,还是第一次如此客气地邀请一个小辈去自己家中做客,没办法,云凡展现出来的实力太过惊人,老者很想结交。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