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家豪看了王艳艳一眼,眼中露出感兴趣的意思,不过今天可不是来猎艳的,所以周家豪只是轻轻点了点头,便把目光移到钱豹天身上,问道:“云大师来了吗?”

  “还没有呢,要不二爷,您先进去,我在门口等云大师就行了。”钱豹天恭敬说道。

  “我陪你一起等吧。”周家豪说道,虽然他不知道云凡是什么来历,但就在前几天,自己的爷爷居然返老还童了,而且还召开了家族会议,在会议上,自己的爷爷可是说了,以后周家的人要是敢得罪云凡一丝一毫,就以死谢罪,这是何等严厉的规定。

  王艳艳站在一旁,直接目瞪口呆了,钱豹天等的居然不是周二爷,而且看周二爷此刻的样子,是准备和钱豹天站在门口一起等待那个人了。

  周二爷是谁?王艳艳自然知道,华东周家的二爷,连周二爷都要站在门口等待的人,那这个人的背景将是何等的通天,王艳艳已经不敢想象了。

  王艳艳的呼吸有些急促,呆呆陪钱豹天和周家豪站在门口,心中浮想联翩,这样的人物,自己要是能勾搭上,那以后,岂不是连周家,都不敢得罪我?

  王艳艳紧张地盯着门口过往的车辆,这样一位人物,会乘坐怎样的豪车前来呢?定制劳斯莱斯?限量超跑?

  突然,一辆出租车缓缓朝大唐休闲会所的门口驶来,王艳艳直接跳过出租车,这样的一位大佬,怎么可能坐出租车来?

  但是让王艳艳傻眼的是,这辆出租车停下后,就看到周家豪和钱豹天恭敬无比地迎了上去,周家豪更是亲自打开车门,脸上堆满了热切的笑容说道:“云大师,您来了。”

  “这就是豹哥和二爷等的人?”王艳艳看着云凡,震惊得无以复加,云凡的样子,不就是一个高中生吗?而且身上穿着的那件打着对号的体恤,一看就是冒牌的,就这样一个平凡无奇的少年,就让豹哥和二爷如此恭敬?

  王艳艳好奇无比,豹哥和二爷自然不会吃饱撑着对一个平凡少年如此尊敬?那就说明,这一身冒牌的少年大有来头,说不一定是哪个低调的大家族子弟。

  云凡见周家豪也在,也没有多问,点了点头,便在周家豪和钱豹天的陪同下进了会所里面。

  王艳艳见云凡进去了,忙跟了进去,不管云凡是坐什么车子来的,不管云凡穿着是多么的随便,但是有周二爷和豹哥对他的态度在,就说明这个少年绝对有大来头。

  这样的大腿,而且还是一个如此年轻的大腿,抱起来比那些老腿好多了。

  “小钱,今晚有几件法器?”云凡淡淡问道。

  “金陵那边的人还没有来,不过至少应该有三件吧,都是唐朝的物件。”钱豹天恭敬地回答道。

  云凡点了点头,如果是唐朝的法器,那距今至少有一千年了,最关键的是刚刚出土的,如果真是法器的话,经过千年沉淀,应该还可以。

  大唐休闲会所最豪华的包厢里,这里不仅可以吃饭,还可以坐一些按摩,进了包厢,金陵那边的人还没有来,钱豹天就问云凡需不需要按摩一下。

  “你们随意,我不需要。”云凡淡淡一笑。

  只是云凡不按摩,周家豪和钱豹天哪敢按啊,在云凡面前,周家豪和钱豹天都是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就得罪了云凡,气氛变得有些压抑起来。

  王艳艳见周家豪和钱豹天这样的枭雄,在云凡一个少年面前,大气都不敢喘一个,心中对云凡是越来越好奇了,不由扭着性感的腰肢走到云凡跟前,语气含魅地笑道:“帅哥,我们这里的技师不仅年轻漂亮,手艺也是一等一的,反正还没有开席,等着也是无聊,不如放松一下。”

  云凡对按摩倒是无所谓,不过见周家豪和钱豹天正襟危坐,一副害怕自己吃了他们的样子,心中好笑,的确,自己在场,他们很难放开,云凡也不想气氛太过压抑,于是点了点头,平淡说道:“那就按一下吧。”

  周家豪和钱豹天大喜,这样一直干坐着,他们实在不安得很。

  很快,王艳艳就带了三名女孩子进来了,这三名女孩子穿着统一的超短裙和低领体恤衫,腿上包裹着黑色丝袜,很是诱惑。

  云凡看了这三个女孩子一眼,脸色如常,并没有觉得奇怪,这种场所,说里面的按摩正规,鬼信?

  “云大师,您先挑一个。”周家豪笑道。

  云凡也不客气,见这三个女孩子有一个女孩子一直低头不断拉着短裙,似乎短裙太短,让她感到不适。

  “就她了。”云凡指着这个扭捏的女孩说道。

  “帅哥,您真有眼光,小婷今天是第一天上班,她才十六岁,可长得却已经是倾国倾城了。”王艳艳笑道,这年头,有几个来这里是真的按摩的,按摩技师手艺不重要,只要长得漂亮就行,因为到最后,都不是按摩了。

  云凡眉头一皱,第一天上班?她会按摩吗?

  不过既然选了,云凡也就没有多说什么了。

  不过让云凡意外的是,这位第一天上班的十六岁小姑娘,按摩手法却相当不错,连云凡这个见多识广的魔君都有些意外。

  按摩持续了十几分钟,一直到金陵市那边的人过来,按摩才结束,由于有云凡在的缘故,这次按摩变得很正规,搞得所有人都有些不适。

  袁小婷内心突突,要不是自己现在极度缺钱,又实在没有什么技能,也不会跑来大唐休闲会所上班,袁小婷知道,自己既然进了这里,就要做好献身的准备,今天是她第一天上班,她虽然还有不适,但却已经打定主意,要是等一下碰到客人对自己动手动脚,自己就忍着,绝对不反抗,但没想到,今天遇到的第一位客人居然这么规矩。

  “按的不错,你应该不是第一天上班吧?”云凡起身,看了一眼袁小婷,见袁小婷低头不语,不由笑道,这小姑娘绝对是学过按摩的,第一天上班,谁信?

  “我是第一天上班,这按摩是我自学的。”袁小婷轻声说道,客人问话,必须回答,这是经理王艳艳再三告诫的,要是得罪了客人,袁小婷不仅拿不到钱,还会被打。

  “你学按摩干嘛?”云凡有些好奇。

  “我妈妈以前出了车祸导致瘫痪,医生说如果给她按摩她还有站起来的希望,所以我就自学了按摩每天帮她按摩,但是,都已经按了八年了,她还没有好起来。”不知道为什么,袁小婷感觉眼前这个少年并不是坏人,她心里的苦楚已经憋了很多年了,一直没人可以倾诉,如果不是她坚强,估计早就坚持不住了。

  云凡一怔,没想到自己误会她了,看到她低着头泪水往下直掉,云凡有些于心不忍,魔君,杀该杀之人,绝不手软,但是面对那些生活在苦难之中的人,魔君,会同情,会怜悯。

  前世,魔君杀人过万,但帮助的人,如果细细数来,也会过万。

  “放心吧,你妈妈会好起来的。”云凡一笑,鼓励道。

  袁小婷没想到今天能遇到这样的一个客人,在她的想象中,她的第一个客人,应该是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对着她疯狂凌辱,但是现实,她的第一个客人,居然是一个少年,还是一个会出言安慰她的少年。

  “谢谢你。”袁小婷抬头,看到云凡和煦的微笑,内心一抖,不由感激地点了点头。

  钱豹天和周家豪并没有听到云凡和袁小婷聊什么,但见袁小婷先是哭泣,然后云大师不知道说了什么才停止了哭泣,难道云大师对这小姑娘感兴趣?

  难道云大师喜欢这种嫩嫩的,多愁善感的小女生?

  “周总,钱总,让你们久等了,恕罪恕罪啊,等一下我自罚三杯。”一个挺着啤酒肚,颇有老板架势的中年男人看到周家豪和钱豹天,立马伸出手笑道。

  “王老板,好说,好说,货带了没有?”因为有云凡在场,周家豪也不用和这些人拐弯抹角了,直接说道。

  “周总,看你说的,咱们做生意,讲究的就是诚信二字,没货我也不敢来见你啊,对了,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是我的朋友,这位是赣省的李老板,这位是江道长,江道长可是茅山后裔,有捉鬼除妖,神机妙算之能。”王老板笑道,尤其是说到站在他身边的那位穿着道袍,显得颇有仙风道骨的精瘦老头时,更是一脸崇拜与尊敬。

  要是在以前,周家豪和钱豹天听到这位王老板的话,对这位江道长或许会刮目相看,但现在,有云凡在这里,什么仙风道骨都是扯淡,周家豪和钱豹天目光逡巡在这位江道长身上,就跟在打量一个骗子一般。

  “哼。”江道长看到周家豪和钱豹天的眼神,气得一挥拂尘,“尔等莫以为我是江湖骗子?我若施展一段神通,只怕尔等会吓得魂飞魄散。”

  “哦,那我们还真的要见识一下了。”周家豪似笑非笑道,还真的好奇这位江道长能有什么手段。

  PS:建了个群,感兴趣的可以加一下,104089843。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