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在金陵,还从来没有人敢在我面前说这样的话?你胆子倒是不小啊。”对面画舫中,突然有一个穿着西装的青年缓缓走了出来,他一手插着口袋,一手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饶有兴致地看着钱豹天,淡淡开口。

  “张少,您来了。”看到这个青年,那些年轻男女顿时恭敬地喊道。

  钱豹天眉头紧锁,看了对面的那位青年一眼,对方气势闲淡,却能给人压迫感,直觉告诉钱豹天,这青年,绝对不简单,很有可能,还是一位武道高手。

  不过有云大师在,管你是什么武道高手,得罪云大师,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背后有云大师撑腰,钱豹天胆子自然大了,“年轻人,我还是劝你收起了嚣张的气焰,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人不是你这个层次能得罪起的。”

  那青年见钱豹天居然冥顽不灵,眉头不由深深皱起,可以说,在金陵,还没有是他得罪不起的人,没想到,今天却被人这么轻视,这让他动怒了。

  “卧槽,你知道张少是什么人吗?金陵张家的少爷,你居然说张少得罪不起你们,你脑子是不是秀逗了,我倒要看看,你们是什么来历?”张少身边的一个青年站出来叫道。

  钱豹天脸色微变,金陵张家还真是钱豹天不敢得罪的庞然大物,就算此刻背后有云大师撑腰,钱豹天也犹豫了。

  见钱豹天不说话了,对面的人更加嚣张起来。

  “既然知道张少的身份了,还不乖乖把美女送过来。”对面的几名青年得意地喊道。

  周家豪等人坐在画舫之中,自然也听到了对面的来历,金陵张家,还真是不好得罪的。

  “金陵张家么?”云凡淡淡说了一句。

  “云大师,这金陵张家就是今天我跟你说的那个金陵张家,势力颇大,不好轻易得罪。”周家豪小心翼翼地说道。

  “是啊,我们还是暂避风头吧,那张家的确不是好惹的。”杨飞扬也说道。

  “呵呵,区区一个金陵张家而已,也敢打扰我的兴致。”云凡淡淡一笑,徒手虚空花了一个烈火符,烈火符只是超级低等符文,以云凡现在锻骨境实力,虚空画符,也是轻而易举。

  “去!”云凡一声轻喝,烈火符便朝外面快速飞去,然后直接打在了那位张家大少身上,瞬间,这位张家大少就被烈火吞噬,看到这一幕,那一群年轻男女都傻眼了,看着在烈火中挣扎哀嚎的张少,他们都忘记拿灭火器来灭火了,等五秒过后,才有一个人大喊着去拿灭火器。

  只是等灭火器拿来扑灭了张少身上的火,张少已经被烧得不成样子了,一股焦臭味连云凡这艘画舫上都闻得到。

  “我们继续游河吧。”云凡淡淡说道,根本没把那位张少的生死放在心上。

  周家豪等人刚才见识到云凡虚空画符的手段,本就震撼了,现在倒好,居然把张家的那位大少烧的半死不活,估计就算治好了,这位张少以后也没脸见人了。

  云大师果然是云大师啊,杀伐果断,没有一句废话,周家豪和钱豹天看得心惊肉跳,暗道还好自己早早结识了云大师,不然以后这就是自己的下场啊。

  至于杨乐仪这四个小女生,哪里见过如此神奇的手段,此刻满心好奇,忍不住偷偷打量云凡,现在估计就算华夏那些当红小鲜肉出现在这里,她们肯定也会认为云凡比他们帅,因为云大师的帅,已经帅出了一个新高度了。

  游湖在继续,只是经过刚才那一出,除了云凡外,大家的心情都受到影响,杨飞扬说历史的时候语气也不是那么铿锵了,杨乐仪弹琴时,琴声也变得断断续续了。

  晚上十点,游湖结束,云凡和周家豪钱豹天直接回酒店了,见云凡离开了,杨飞扬等人才稍稍松了口气,自从见识到云大师的手段后,他们就感觉到只要和云大师在一起,就有一股无形的压力压在胸口,让人无所适从。

  “云大师实在是太帅气,太霸气了,就是不知道云大师还是不是单身?”杨乐仪的那位短发室友看着云凡离开的方向,不由眼冒桃花地说道。

  “你去问问不就知道了?”杨乐仪好笑道。

  “乐仪,你可是我们金陵大学的校花啊,要不你去把云大师约出来,我再下手。”短发女生调笑道。

  “为什么我去约啊,我连他的联系方式都不知道?”杨乐仪摇了摇头。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你没发现,你弹琴的时候,云大师可是一直盯着你发呆的,肯定是对你有意思,你去约他,他肯定不会拒绝的。”短发女生笑道。

  “真的假的?我怎么没有发现他在看我?”杨乐仪心中有些小喜悦,不过还是有些不信地说道。

  “你是当局者迷,以我的经验来看,云大师绝对是对你有意思,要不然,就是喜欢你弹古琴。”短发女生认真地说道。

  “这位云大师应该是精通道法的少年奇才,不过性格太过极端冷傲,今天没有考虑后果就把张家的少爷烧成那样,这是意气用事,他现在估计还不知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个道理,他少年得志,如果不知道收敛锋芒,日后的路绝对难走。乐仪,你要和这位云大师保持距离,这次金陵张家是不会放过他的,你要是和他走的太近,必然会受到牵连的。”杨飞扬语重心长地说道,他不否认云凡厉害,但是云凡做事太过想当然尔,现在是法治社会,可不是谁会点异能就可以游走在法律之上了,人,还是低调点好。

  “大伯,他今天也是为了我才出手的,我怎么可以就这样和他保持距离呢?大伯,你能不能帮我找你的朋友要一下云大师的手机号码啊?我得谢谢他今天帮了我。”杨乐仪说道。

  杨飞扬见自己的这位侄女满脸认真的样子,不由摇头,这云大师的底细,自己还是找个时间问问周家豪吧。

  PS:第三更,谢谢兄弟们今天的推荐票,比较给力,拜谢,对于意见,我会听,但是我还是按照我的思路写下去,不然意见太多,听得太多,容易写崩。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