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凡点了点头。

  “真的是您啊,云公子,我们老板早就交代了,云公子要是来了,就要用最好的服务招待您,您稍等,豪华包间马上我们就为您腾出来。”短发女生恭敬地说道。

  云凡有些疑惑,自己虽然上次在翡翠庄园露面了一次,但就算知道自己身份的,也只有那些名流富豪啊,什么时候两个KTV前台都认识自己了。

  “你们怎么认出我的?”云凡问道。

  “是这样的,云公子,我们有您的照片,就贴在前台。”短发女生解释道。

  云凡微汗,这宝庆市的富豪,也太能拍马屁了吧,这种事情都能干出来。

  很快,范特西KTV最豪华的包间就腾出来了。

  “碧琪,这云凡,看来还真的挺牛逼的,面子够大啊。”进了包厢,陆欣凌不由在梁碧琪耳边低语。

  梁碧琪微微一笑,心中惊骇无比,一个钱豹天对云凡恭恭敬敬的,一口一个云大师喊着,就让梁碧琪感到好奇了,现在这范特西KTV老板,居然把云凡的照片都贴在KTV前台,就为了让云凡来能享受最好的服务,而且,刚才那个前台小妹喊云凡“云公子”,这云大师,云公子,看来云凡的身份还挺复杂的,公子倒是还好,只是这大师称谓,可不是随便叫的啊,难道这云凡,有什么特殊的本领才会让这些人对他如此敬畏。

  音乐之声响起,除了云凡一直坐在沙发上如老僧入定之外,女生们都唱得很开心。

  “云凡,你会不会唱《今天我要嫁给你》?要不我们两个来对唱怎么样?”郑佳美凑到云凡跟前问道。

  云凡摇了摇头,堂堂魔君,对于唱歌,也是开不了口,更何况,这是啥歌啊,名字也太奇怪了吧。

  还别说,这几个女生唱歌都很好听,云凡注意到袁小婷点了一首叫做《蜗牛》的歌,和秦华梅一起唱着,这首歌歌词还挺励志的,看袁小婷和秦华梅唱着唱着,两人的声音不知怎的突然有些哽咽了。

  云凡稍有动容,这袁小婷和秦华梅两人应该是想起了悲苦的从前,两人才会如此伤感。

  “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等待阳光静静看着他的脸,小小的天,有大大的梦想......”

  听着歌词,云凡微微一笑,袁小婷,秦华梅,你们这两个小丫头,从遇到我的那一刻,阳光已经洒下,命运已经改变。

  唱歌到一半,KTV老板屁颠屁颠地拿了两瓶名贵红酒跑来包间,非要亲自来给云凡搞服务,云凡自然不愿意让他在这里打扰自己,说已经记下他的名字了,就让他先出去了。

  看到这一幕,陆欣凌不得不再重新审视云凡了,一个小小少年,能让宝庆市富豪如此低声下气,看来还真是有点背景的,或许,云凡的背景和自己是一个级别的,陆欣凌不由想着,其实如果陆欣凌展示身份,宝庆市应该还没有人敢不给她面子。

  唱完歌,已经十一点多了,梁碧琪借着酒劲,又要去吃烧烤,云凡怕她们几个女生大晚上在外面有危险,只有陪她们去了,吃烧烤时,或许是想起明天就要回沪市了,陆欣凌十分伤感,叫了一箱啤酒,和梁碧琪,郑佳美等人喝了起来。

  云凡无奈,听着这三个女生借着酒劲说酒话,情绪莫名。

  人,不管表面上活得多自在潇洒,但是内心深处,都有着一些自己不愿意提及的伤心事,只有在酒精的刺激,才会肆无忌惮,不受控制地说出。

  云凡是魔君,但也是人,悠悠万载,云凡也在内心深处留下了一些不愿意提及的事情,这些事情,前世,云凡认为,这些深埋内心深处的往事就是阻止自己修为再进一步的心魔,但是重活一世,云凡却有了不同的感悟。

  既然存在,就是道理,不管是顺其自然,还是逆天改命,你自己坚定选择的,不管结果如何,就是对的,这就是道理。

  一箱啤酒被梁碧琪三人喝完,这三人也彻底大醉,云凡和袁小婷、秦华梅把这三人送回楠竹小区梁碧琪的出租房后,看到这三个女人蠢蠢欲吐的样子,自己要是就这么走了,秦华梅晚上一个人也照顾不过来三个醉酒的女人。

  无奈之下,云凡用灵气帮这三个女人身上的酒精全部清除,看着沉沉睡去的这三个女人,云凡对秦华梅说这三人已经没事了,会一觉到天亮的,让她安心睡觉,然后就带着袁小婷离开了。

  “云凡哥哥,你真是个暖男。”走出楠竹小区,在微凉的夜风中,袁小婷突然抬头,睁着大大的眼睛,对云凡甜甜笑道。

  云凡一怔,深深看了袁小婷一眼,摇了摇头,淡淡说道:“走吧。”

  翌日,楠竹小区的出租屋内,梁碧琪三人醒来,有些奇怪,平时喝这么多酒,第二天早上起来肯定头痛欲裂,难受的要死,怎么今天早上一点反应没有,反而觉得精神饱满,要是一个人出现这种情况,她们倒是不在意,关键是现在她们三个人,都出现了这种离奇的事情。

  梁碧琪忍不住问了一下秦华梅,秦华梅这个小丫头倒是老实,就说昨晚云凡把她们三个送回来后,就在她们三个的脖子上捏了捏,然后就说没事了,她们三个会一觉到天亮的,让自己早点休息。

  “什么?那小子居然敢趁着我喝醉占我便宜,到目前为止,可还没有一个男生碰过我,居然被这小子给占了便宜,太气人了。”陆欣凌一听,顿时暴走,搞得好像昨晚失身了一样。

  “哎呀,我说陆大小姐,云凡昨晚肯定是帮我们解酒了,不然你以为今晚早上我们三个还能起的来啊,再说,谁不知道你陆大小姐换男人如换衣服,说没男人碰过你,有点过分了啊。”梁碧琪笑道。

  “哪有捏脖子解酒的,我看这小子就是觊觎我们三个的美色,趁机占便宜,不过我说碧琪,你不是最反感男人碰你的身体的吗?怎么今天反应比我还淡然啊?”陆欣凌奇怪地问道。

  “你想象力还真够丰富的,赶紧收拾收拾回沪市,我等一下送你去机场。”梁碧琪汗道,这就是趁机占便宜?男人要占女人便宜,也不会只摸摸脖子吧,脖子有什么好摸的,要摸也是摸其它地方。

  PS:第二更,兄弟们要一直给力下去啊,云大师又要装逼了,谁也别拦着啊,谁拦着跟谁急。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