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吴伯伯,我爷爷现在在哪?”杨乐仪眉头微不可查地蹙了蹙,显然是对于这欧阳老爷和欧阳少爷有点不喜欢。

  “陪欧阳老爷在岫云亭那边下棋呢。”中山装老者乃是杨园的管家吴世通,吴世通说完,目光不由在云凡身上打量了起来,显得很是惊讶,小姐可是从来没有带过陌生男生回来的,今天怎么带了一个男生回家了,难道?

  吴世通一想到这种可能,眼睛不由一缩,要真是这样,那欧阳少爷怎么办?老爷肯定是不会同意的啊。

  “小姐,这位少年是小姐的同学吗?”吴世通笑问道。

  “不是的,吴伯伯,这位是云凡云大师。”杨乐仪笑着介绍了一下,然后就带着云凡朝杨园里面走去。

  一路行去,杨乐仪顺便给云凡介绍了一番杨园,杨园主要分为中,东,西,北四部分,中部以水为主,是整个杨园的精华所在,中部又分为东西两区,东区以山水见长,西区以建筑见长,杨乐仪爷爷下棋的岫云亭,就在西区。

  一路蜿蜒走去,假山流水,楼宇亭阁,交相呼应,连云凡都不由感叹这苏氏园林的精妙。

  岫云亭中,此刻正有两位耄耋老者对坐下着围棋,这两位老人都是颇有仙风道骨的老者,执黑棋的乃是港岛一代风水大师欧阳寻龙,执白棋的那是杨乐仪的爷爷,杨仲其。

  而在两位老者身旁站着的那位穿着西装的英俊青年,乃是欧阳寻龙之孙,欧阳惊风。

  当云凡和杨乐仪来到岫云亭时,两位老者正进行第二盘的较量。

  欧阳惊风看到杨乐仪来了,顿时一喜,但是见自己爷爷和杨老爷正在旁若无人地下棋,他也不敢太过大声,只是冲杨乐仪优雅地一笑,小声说道:“杨爷爷和我爷爷刚结束一盘,现在进行第二盘。”

  “我们先看看吧,我爷爷下棋时最忌讳旁边有人说话了。”杨乐仪点了点头,便走到杨仲其身后,看起了棋盘上的局势。

  欧阳惊风点了点头,对于这两位老者的忌讳他还是知道的,所以也不敢再说话了,但还是有意无意看了云凡一眼,心中有些惊疑,云凡是和杨乐仪一起来的,不知道是什么人?但是欧阳惊风也没有太过在意,就凭一点,欧阳惊风就把云凡比下去了,那就是他比云凡帅,更何况,他还有一点几乎是现在这个社会任何男生都无法企及的,他可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欧阳惊风扫了一眼云凡后,便也走到欧阳寻龙身后,观望棋盘上的局势,两位老人可是经常下棋下到一半兴致大发,要考验观棋的后辈。

  欧阳惊风和杨乐仪似乎都知道两位老人的这个癖好,生怕等一下老人会出口问问题,所以看棋十分认真。

  云凡身为第九重宇宙的魔君,除了修为惊人外,琴棋书画也是样样精通,重生回来还没有见过人下围棋,不知道这地球上的人围棋水平怎么样。

  云凡饶有兴致地看向棋盘。

  开局,黑棋一,三,五先占角,然后黑七守角,黑九小尖,这种小尖很难破,而白棋,则是使出白十走大斜之法,黑旗中计,黑二十三长,被白二十四、二十六连压,再二十八、二十九连扳,黑棋成苦战之形。至白六十四,黑棋先着效力十去八九。

  至八十九手,执白棋的杨仲其眼中明亮,自信满满,又着一手,白九十便突入黑右上坚实的阵地,此手看似凶险无比,但是执黑棋的欧阳寻龙皱眉苦思,却不得破解之法。

  又至白一百一十八做活,白棋不但得到五目实地,还将黑棋右上宝库破得精光,实地大大领先。不过,黑棋虽居劣势,仗着全局厚实,仍在全力维持。

  在黑棋又走了一手之后,执白棋的杨仲其先是看着棋局思量片刻,然后突然抚须一笑,抬头朗声说道:“乐仪,惊风,你们两个看这局局势如何?”

  杨乐仪和欧阳惊风闻言,有些不明所以,此局局势已经很明朗了,白棋必胜,所以两人都回答说此局白棋会赢。

  杨仲其略微有些失望,只是他向来沉稳,脸上笑容不减,又看向棋局。

  却在这时,却听到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此局胜负已定,黑棋必赢。”

  说这话的,正是云凡。

  此言一出,众皆愕然。

  “云大师,你也懂围棋?”杨乐仪有些吃惊地问道。

  “嗤,此局局势如此明朗,黑棋已经到了举步维艰的地步了,你还说黑棋必赢,不懂围棋,就别在这里妄加猜测。”欧阳惊风闻言,眉头一皱,自己的围棋造诣,可以达到国手级别,自己都已经说了白棋必赢,现在突然冒出一个人信誓旦旦地说黑棋必赢,这不是赤.裸裸地打他的脸吗?

  “惊风,休得无礼。”杨仲其不由喝止道,他看了一眼云凡,见云凡一手插兜,面对众人,脸上平静至极,看不出一丝情绪波动。

  杨仲其眼中闪过一抹诧异,这少年的心智太过沉稳,让他不得不惊讶,更惊讶的是,他刚才居然说黑棋必赢,难道这少年,是一个围棋高手。

  “少年,你是如何看出黑棋必赢的。”杨仲其和蔼地问道。

  “继续下下去自会见分晓。”云凡淡淡一笑说道。

  杨仲其呵呵一笑,暗道这少年,有点不一般的,当下也没有继续追问,而是开始落子。

  几手之后,杨仲其不由双眉紧锁,步步长思,到最后,黑棋绝地逢生,白棋陷入困局。

  欧阳惊风和杨乐仪在一旁看着,以他们的围棋见识,自然看出了怎么回事,原来是白一百二十二先引诱黑一百二十三打吃,待黑一百二十五补后,再一百二十六穿象眼,如此不但解消黑于A位的先手觑,而且可将中腹黑四子分断,再施攻击,杨仲其自觉构思巧妙,心中正在得意,不料欧阳寻龙胸有成竹,当即打出黑一百二十七手。此手既可声援中腹四子,又可扩张上边黑势,同时消去了右边白厚味,局面顿时为之改观。

  至此,天色已晚,胜负已定。

  黑棋胜。

  “云大师,你真厉害啊,居然在黑棋如此被动的情况之下,你还能看出来黑棋要赢。”杨乐仪见最后真的是黑棋赢了,自然忍不住惊叹道,这云大师,也太厉害了,不仅是道法高手,能让浙省大佬拜服,而且还是一个围棋高手。

  “呵呵,乐仪,你怎么管他叫什么云大师啊?我看他十有八九是蒙对的吧。”欧阳惊风皱眉说道,自己千里迢迢从港岛跑来见杨乐仪,现在倒好,这杨乐仪根本没有搭理他的想法,倒是和这个样貌平凡的小子走得这么近,还一口一口一个云大师叫着。

  大师是这么好叫的吗?整个港岛,能自称大师的不过一掌之数,自己的爷爷才能担此称号,现在,一个小子居然还敢自称什么大师,想想欧阳惊风就不自觉地生气。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