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风。”欧阳寻龙喊了一句,让他这位心高气傲的孙子不得不乖乖闭嘴。

  欧阳寻龙这次前来,一来是参加古董鉴赏大会,二来,就是为了他孙子的婚事。

  欧阳寻龙和杨仲其是多年好友,自然知道自己这位好友的脾气,自己的孙子这般不矜持,对一个来路不明的少年冷语相对,肯定会给杨仲其留下不好的印象。

  杨仲其把欧阳惊风的举止看在眼中,微笑不语,看向云凡,见云凡波澜不惊,心中对云凡倒是高看了几分,只是不知道这少年是何来历,刚才自己的孙女喊他什么“云大师”,这让杨仲其稍感惊讶,难道这少年名字就叫云大师?

  “乐仪,这位是你的朋友吧?还不给爷爷介绍一下?”杨仲其笑道。

  “爷爷,这位是云凡云大师,他上次在金陵帮了我,这次我听说他对玉石古董感兴趣,就请他过来参加明天的古董鉴赏大会。”杨乐仪笑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既然别人帮了你,你自然应该报答,只是不知道,你为何叫云小友大师呢?难道云小友有什么过人之处?”杨仲其好奇问道。

  “额,因为他身边的人都喊他云大师,所以我也就喊他云大师了,不过云大师的确很厉害。”杨乐仪解释道。

  杨仲其点了点头,也没有多问,或许是年轻人之间耍闹随意取得绰号呢,只是对于刚才云凡能一眼看出来黑棋必赢,杨仲其还颇感好奇,所以忍不住问道:“云小友,你刚才是如何看出来黑棋必赢的?”

  杨仲其此问,正是大家心中的疑惑,所以都不由看向云凡,想听听云凡如何回答,是胡乱猜测的,还是真的有两把刷子。

  云凡微微一笑,平静说道:“呵呵,只是刚才注意到先生在黑一百二的时候,虽然先生表面平静无波,但是耳朵却微红,这是人体惊急之下的正常反应,所以我料定先生肯定是察觉到黑棋要反败为胜了,所以才会一时惊急。”

  众人错愕,千想万想,没想到云凡居然会这么回答。

  “云小友果然好眼力啊,居然能将老夫的这点细微的反应都看在眼中。”杨仲其赞赏道,对于云凡,杨仲其不由多看了几眼,看来能得到自己孙女赏识并且带回家做客的这云凡,还是有点能耐的。

  听到云凡这解释,欧阳惊风不由面露不屑,搞了半天,这小子还真的是瞎猜的,也是,围棋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懂的。

  “仲其兄,我听闻你最近收藏了一把伏羲古琴,不知道今晚能不能见识一番。”欧阳寻龙对于云凡,并没有放在心上,不过见杨乐仪这丫头貌似和这少年走的很近,心中倒是有些替他的孙子担忧,所以见现在的话题都围绕着云凡,欧阳寻龙便不着痕迹地转移话题。

  “寻龙老弟,你远在港岛,都能听到这消息,的确神通啊,不过我也听闻寻龙老弟有一把珍藏的生机笛,不知道这次寻龙老弟有没有带过来,让我一观。”杨仲其微微笑道。

  “自然带来了,今晚既然好雅兴,要不等一下让惊风和乐仪合奏一曲怎么样?”欧阳寻龙笑道,开始把话题往自己孙子身上引了。

  “如此甚好,那等一下我就洗耳聆听了。”杨仲其不由点头,对于欧阳寻龙此番来意,杨仲其也猜到了,只是这欧阳惊风想要娶自己这位孙女,可不是这么简单。

  琴棋书画,必须要样样精通,刚才下棋,杨仲其其实就是想考验一下欧阳惊风的棋力,没想到最后,让杨仲其略微失望,倒是对云凡,有了一丝好感。

  不过若是琴,书,画这三样,这欧阳惊风没有让杨仲其失望,把自己孙女嫁给他,倒不是不可以,毕竟这欧阳惊风也是年轻一代少有的青年才俊,不仅精通风水玄学,对琴棋书画也颇有造诣,这样的青年,这个社会可不好找啊。

  杨家是姑苏名门,这家族中人自然也多,吃饭之时,看到杨乐仪和云凡坐在一起,杨家之人,都不由吃惊,只是杨家家规森严,奉行食不言寝不语,所以吃饭的时候,杨仲其这个当家的不开口说话,没人敢开口。

  好不容易等吃完饭,杨家的几个女孩们都不由把杨乐仪围住了,追问云凡是谁?

  杨乐仪颇感无奈,解释说是自己的朋友,带他回来是准备去参加明天的古董鉴赏大会,对于这个解释,杨家的几个女孩子们自然不信。

  “乐仪姐,我觉得还是欧阳哥哥帅些,你还是选择欧阳哥哥好些。”杨乐仪的那个才上初中的小堂妹就是一个颜控,对云大师的外貌实在没啥兴趣,觉得还是欧阳惊风帅多了。

  “是啊,乐仪,我看你对欧阳大哥比较冷淡啊,对这个云凡倒是挺上心的。”杨乐仪的一位堂姐笑道。

  “不跟你们说了,我和云大师就是普通的朋友,你们别多想了,他年纪比我还小呢,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他。”杨乐仪无语了,这些人也太八卦了吧。

  正好这时候,杨园的观月亭中瓜果香茗已经准备完毕,今晚杨家准备来一个晚间茶话会,一边欣赏月亮,一边聊古论今。

  “乐仪,还有你们几个,快点去观月亭。”杨乐仪的老妈苏晴走过来喊道。

  苏晴是典型的姑苏女子,端庄典雅,身上有一种淡雅的气质,让人心生亲切之感。

  “嘿嘿,听说今晚的茶话会,乐仪姐要和欧阳大家琴瑟和鸣,到时候我要伴舞。”杨乐仪的那个初中堂妹兴奋地说道,然后屁颠屁颠地跑回去换衣服去了。

  杨家的茶话会,基本每个星期都会举办一次,大人们可以谈古论今,吟诗作赋,还可以趁机考验小辈近期的学习情况。

  杨家人,可以这样说,没有不懂诗词歌赋,琴棋书画的,这样的一个文人之家,难怪姑苏之人会以杨家为荣。

  “乐仪,你的这位朋友看上去年纪轻轻的,却这么沉稳,难怪我刚才听你爷爷说,你这朋友有点不一般。”在去观月亭的路上,苏晴在杨乐仪耳边轻声说道。

  杨乐仪一笑,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走在距离自己只有三米远的云凡一眼,低声对她妈说道:“妈,爷爷还真的挺会看人的,他的确不一般,前天在中杭市,我亲眼见到浙省的大佬李义龙看到他,直接吓得瘫坐到地上。”

  苏晴一惊,苏晴虽然是大家闺秀,但杨家毕竟是姑苏大家,平时也少不了接触其他省市的名门望族,这李义龙,苏晴也听说过,是浙省的大佬,黑白两道手段都可通天,这样的人,见到自己女儿的这位朋友,居然会直接吓得瘫坐下,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不过苏晴知道自己的女儿从来不会说谎的,所以现在,苏晴看云凡的眼神,意味有点不同了。

  至于自己的女儿会不会喜欢这位云大师,苏晴不会干涉,她自己的女儿她了解,这位云大师仅凭这些,让自己女儿爱上,是不可能的。

  自己女儿喜欢的是有涵养,会诗词歌赋,琴棋书画的有才之人。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