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了,乐仪,你对惊风那孩子感觉如何?”苏晴突然微笑问道。

  “没什么感觉。”杨乐仪撇嘴。

  “你呀,眼光也不能太高了,惊风那孩子,我看不错,长得也是一表人才,而且年纪轻轻,据说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并不比你差多少,而且还和他爷爷一样,是一位风水玄学高手。”苏晴笑道,语气有些无奈地说道。

  “我看未必吧,刚才爷爷和欧阳爷爷在岫云亭下棋时,棋局到一半,他都看不出来是谁最后能赢,还是云大师看出来的,而且什么玄学,反正我没有看见过他的玄学多么厉害,但是云大师的玄学,我是亲眼所见,很厉害,你要是不信,可以问大伯。”看到老妈说欧阳惊风这个好,那个好,杨乐仪瞬间不高兴了,忙把云大师拿出来打击欧阳惊风。

  “你是说你的这位朋友也是一位玄学高手?看样子不太像啊,年纪这么轻。”苏晴难以置信地说道。

  “妈,我又没必要骗你,妈,老实跟你说吧,那欧阳惊风就算他诗词歌赋,琴棋书画,风水玄学,样样精通,我都不会喜欢上他的,因为我看他没有感觉。”杨乐仪认真地说道。

  “乐仪啊,这可不是你说的就能算的,你爷爷今晚准备考验一下惊风,如果你爷爷满意,你反对也没用啊。”苏晴微微笑道,在苏晴眼中,欧阳惊风的确已经算是她见过最出色的年轻一辈了,而且欧阳家和杨家又是世交,这门婚事,苏晴觉得挺配的,不过要是自己女儿执意不肯,苏晴也不会勉强。

  “等他过了考验再说吧,今天围棋这关都没过。”杨乐仪轻哼,也不知道对这欧阳惊风为啥有这么深的不满。

  苏晴笑了笑,没有说话。

  观月亭中,灯火辉煌,杨家一家人端坐在案前,而在正东方位置,杨仲其和欧阳寻龙坐在太师椅上,谈笑风生。

  而在他们面前的案上,放着两个造型颇为古朴的木制盒子,一大一小。

  云凡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后,目光不由扫向放在杨仲其和欧阳寻龙面前的那两个木制盒子,尤其是那个小的木制盒子,里面散发出阵阵波动,这种波动颇为奇特,不似灵气波动。

  “惊风,乐仪,你们过来。”杨仲其朗声喊道。

  欧阳惊风和杨乐仪闻言,恭敬地走到杨仲其跟前。

  “今晚茶话会,你们两个就合奏一曲,以助兴致,曲目就选《醉渔唱晚》吧,乐仪,你用伏羲古琴,惊风,你用你爷爷的生机笛。”杨仲其语气柔和地笑道。

  欧阳惊风一脸欣喜地接过他爷爷递来的生机笛,这生机笛是他爷爷最挚爱的收藏之一了,平常都不轻易拿出来,欧阳惊风也是第一次吹奏这生机笛,传说这生机笛吹奏到一定境界,连神仙都会为之迷醉。

  杨乐仪虽然不想和欧阳惊风合作演奏,但是她爷爷的话,她又不得不听,只有小心翼翼地接过伏羲古琴,放到一旁的梨花木案几上,稍微调了一下音,便准备好了。

  欧阳惊风站在杨乐仪身边,朝杨乐仪点了点头,表示可以开始了。

  然后就听到悠扬的琴声传来,《醉渔唱晚》是汉族古琴十大名曲之一,曲子中有一种放荡不羁,怡然自得之意,杨乐仪的古琴造诣本来就很高,现在又有伏羲古琴这样的绝世好琴,弹奏起来,更是如鱼得水,左手擘、托、抹、挑、勾、剔、打、摘如行云流水,右手按音和滑音交相运用,一阵阵悠远的琴声传出。

  悠扬的琴声之中,还有一阵清凉圆润,委婉悠长的笛声辉映其中,欧阳惊风的笛声,丝毫不比琴声逊色。

  杨仲其看着沉醉在自己笛声之中的欧阳惊风,不由点头,这欧阳惊风吹笛的技法是南派技法,颤音、打音、叠音、赠音等技巧运用纯熟,看来在乐器上的造诣,可以说已达到一个不错的高度了。

  “这琴棋书画之中的琴这一关,就算你过了。”杨仲其在心中暗暗说道。

  一曲《醉渔唱晚》演奏完毕,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给予掌声,而此刻,云凡的目光,却一直盯着欧阳惊风手中的那个生机笛。

  这个生机笛,如果云凡没有看错的话,是用一种非常特别的材质制成,这种材质,如果用灵气催动,可使万物焕发生机,但是,真正能做到这个档次的,可不是这么简单的,不过云凡虽然不能做到使万物复苏,但是让一处植物焕发生机还是可以的。

  这样的好东西,在第一重宇宙上可不多见啊,云凡自然想弄到手了,这生机笛,以后还是很有用。

  可是如何才能弄到手呢?花钱买?那欧阳老头也不像差钱的人,怎么可能会卖。

  云凡正琢磨如何把这把生机笛弄到手,却听到欧阳惊风有些恼怒的声音略显刺耳地响起。

  “云凡,我看你好像很瞧不上我和乐仪的演奏啊。”欧阳惊风现在视云凡为情敌,肯定时刻关注云凡的一举一动,尤其是杨乐仪对他的态度一直很冷淡,他就认为,肯定是因为有云凡这厮在中间插足,才会让杨乐仪这么不喜自己,所以心中对云凡早就恨上了。

  现在又见云凡一直在冷冷地看着自己,以为云凡是在挑衅自己,如何能不怒,当下直视云凡,似笑非笑地质问道。

  “并没有瞧不上,你的演奏说实话,已经算可以了,但是,如果用生机笛,就有点侮辱生机笛了。”云凡淡笑说道,云凡正愁如何弄来生机笛,这下,突然灵光一闪,有了一个想法。

  云凡这话说得先扬后抑,差点把欧阳惊风气得一口老血喷出来,自己的笛声,就连那些音乐家听了,也要竖起大拇指夸赞一句,现在倒好,被一个少年随便点评,还说自己是在侮辱生机笛。

  云凡此言,由于在深水里丢下一颗鱼雷,“嘭”的一声,掀起波澜,让人震惊。

  欧阳寻龙眉头微皱,他虽然心态沉稳,但是此刻见云凡一个少年,居然在这里大言不惭,而且还是当众在羞辱自己的孙子,再古井无波的心态,现在也有些动怒了。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