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此刻都震惊了,杨家的众人,尤其是小一辈,此刻都不由两眼发亮,很是期待啊。

  杨乐仪也震惊了,她完全没有想到,云大师居然答应要和欧阳惊风比试书画。

  云大师的围棋,笛声,杨乐仪已经见识了,难道这云大师,在书画方面,也有很高的造诣。

  杨乐仪觉得不可思议,云大师才只是一个高中生啊,不仅地位尊崇,让浙省大佬拜服,难道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杨仲其看着云凡淡然自若的样子,不由露出一抹笑意,心中也不禁有了一丝期待。

  看来自己孙女带回来的这少年,还真是能堪称“大师”二字啊。

  杨仲其一声令下,杨家的下人立马抬来两个专门作画用的桌子,然后摆上笔墨纸砚,一切准备妥当,欧阳惊风和云凡开始作画。

  欧阳惊风在绘画一途,的确造诣很深,虽然画的是山水画,却有工笔画的细致。

  而云凡,一手提笔,一手负于身后,肆意挥洒。

  所有人都屏气静心地看着两人作画,只是越看,越惊讶而已。

  一个半小时后,欧阳惊风和云凡相继完成绘画,欧阳惊风还在画上写了一首诗,顺便卖弄一下自己的书法。

  而云凡,只在画上写了三个字“灵莫舞”。

  欧阳惊风画完弃笔之后,看着自己的画作,略显得意,不由抬头,想看看周围人惊叹的目光,只是这一抬头,欧阳惊风不由傻了,除了自己的爷爷深沉着脸站在自己旁边,杨家都所有人,都围到云凡那边去了。

  欧阳惊风只感觉眼前一黑,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难道自己又败了。

  不可能,自己的绘画天赋可是大师都要点头赞赏的,那小子怎么可能超过我,怎么可能?

  欧阳惊风看向自己的爷爷,欧阳寻龙不由轻叹,摇了摇头,无奈开口说道:“惊风,你输了。”

  欧阳惊风瞳孔瞬间变大,自己辛辛苦苦,集中精力画出来的成果,还没有跟云凡的比较,就已经输了,这换做任何人都接受不了啊。

  “我不信。”欧阳惊风摇头,有些恍惚,有些癫狂,连忙走到云凡那边,挤开杨家众人。

  当欧阳惊风看到云凡面前的那一副画的瞬间,只感觉脑海中“嗡”的一声,一时间天旋地转,“怎么可能?”欧阳惊风在晕过去的那一瞬间,也不敢相信,云凡的绘画水平居然到了绘画成幻的地步了。

  杨乐仪站在云凡旁边,目光紧紧盯着桌上的那副画。

  画中,潇潇竹林中,有一位十六七岁的紫衣少女在翩翩起舞,这个少女,容貌绝美绝伦,估计就算九天仙女,在她面前,都会失色吧。

  “灵莫舞!?”杨乐仪嘴唇微动,这个少女,叫做灵莫舞么?她是云大师什么人?地球上难道有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吗?

  杨乐仪此刻,居然没有惊叹云凡的高超画技,倒是对画中的这个紫衣少女充满了好奇,这不似凡尘的少女,莫非是云大师的梦中情人?

  “欧阳哥哥晕倒了,欧阳哥哥晕倒了。”突然有几个女孩惊慌地喊道,这才让杨家众人从幻境之中惊醒。

  “赶紧送惊风回房间。”杨仲其连忙说道。

  杨家的男丁连忙脚忙手乱地把欧阳惊风抬走了,欧阳寻龙看到这一幕,脸色铁青,没想到自己纵横一生,今天却丢脸丢到自己的好友家中了。

  把十二生肖玉佩放到桌子上后,欧阳寻龙就沉着脸离开了。

  云凡微笑走到桌子旁,将十二生肖玉佩收入囊中,这一趟姑苏来得倒是很值得,居然靠着一曲生机曲和绘画技术,就赢来了两件不错的宝贝。

  “云小友,没想到你年纪轻轻,琴棋书画,却是样样精通,实在是老夫生平仅见的奇才啊。”杨仲其突然走到云凡跟前,一脸笑意地奉承了云凡一句,然后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不情之请不好意思说出口。

  “杨老,你有什么事情就说吧。”云凡笑道。

  “是这样的,老夫有一个不情之请,就是,云小友,你能不能把你刚才画的这副灵莫舞图送给老夫,当然,老夫也不会白白占你这个便宜,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杨仲其笑道。

  “既然杨老喜欢,拿去便是了,我没有什么要求。”云凡不以为意地一笑,为家人制造护身符的玉佩也应找到,而且还意外收获了一把生机笛,今晚云凡心情大好,至于这副画,云凡只是随意画的,老杨既然喜欢,送给他又有何妨。

  杨仲其倒是没想到云凡居然直接说没有什么要求,心中有些奇怪,难道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打欧阳惊风的脸,不是为了乐仪?不是为了乐仪,他又何必开罪欧阳惊风呢?莫非是这少年,有些不好意思开口。

  杨仲其不由嘿嘿一笑,年轻人,皮薄没办法,看来还得自己出马啊?这位孙女婿,可是不错啊,虽然长得只能算清秀,但是却才华横溢,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看乐仪看他的眼神,应该对这少年也有好感,那老夫自然要当一次月老了。

  有这样一位孙女婿,可以陪自己下下棋,作作画,兴致大发时,还可以秋天看梅,冬天赏菊,妙哉妙哉啊。

  “云小友,你难道真的没有要求?老夫一言九鼎,你有什么要求我都会答应你的,我看你和乐仪倒是挺般配的......”杨仲其笑道。

  “杨老,时候也不早,我看大家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云凡一听杨仲其越说越离谱,立马打断。

  杨仲其微微惊讶,自己都主动挑明要把孙女许配给这小子,没想到这小子还不领情,杨仲其表示很无奈,自己的孙女可谓是才貌双全啊,这样好的女孩子,世间少有,这小子居然还不懂珍惜,真是可惜可惜啊。

  “乐仪,云小友要去休息了,你送他去客房吧。”杨仲其无奈地笑了笑,这年轻人的心思,还真的难懂啊,就让他们顺其自然吧,老夫不插手,但是可以给他们创造一点机会呀。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