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凡心中无奈,可懒得听两个小女孩争辩这个无聊的问题,转身就朝旁边的一个放着玉碗的橱窗走去。

  看到云凡走了,杨乐仪对白萍说道:“白萍,你不要再开玩笑了,我和他只是普通的朋友。”

  “我知道了,也是,我看那小子长得普普通通的,也不可能入你的眼的,不过,乐仪,你也该找个男朋友了,大学里不谈个恋爱,大学都不完整。”白萍笑道。

  “不完整就不完整呗,好啦,我不跟你聊了。”杨乐仪有些不耐地说完,掉头就离开了。

  看着杨乐仪走了,白萍眼中闪过一抹得意,今天终于可以踩杨乐仪一把了,实在让她大为畅快,就犹如沉寂的火山,今天爆发得酣畅淋漓。

  “白萍,你的这位同学长得倒是漂亮,只是她的那个男朋友,长得也太一般了吧,这不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吗?”江青芒看着杨乐仪离开的背影,不由吞了一口口水,和白萍这种性感的美相比,杨乐仪那种优雅恬静的美,无疑更能吸引这位江少的注意,因为江少看过的性感女生太多了,玩过的也太多了,但是这古典婉约型的美女,他倒是很少见,更是没有玩过了。

  尤其今天杨乐仪穿着紧身旗袍,把她原本就完美的曲线勾勒得更加毕露。

  白萍似乎察觉到了江青峰看杨乐仪的眼神有些火热,原本还得意的笑脸顿时不乐意了,但是这江青芒,她还真的不敢得罪,现在她在娱乐圈顺风顺水,可都是因为有江青芒照顾,虽然也知道这江青芒经常背着她,甚至当着她的面勾搭其她女人,她也只有忍气吞声。

  勾搭别的女人,白萍可以忍气吞声,装作没看见,但是绝得不能勾搭杨乐仪,绝对不能。

  “别看了,她喜欢牛粪你有什么办法。”白萍淡淡地说道。

  “咳咳,我就是觉得可惜了。”江青芒笑了笑,把白萍的细腰搂住,顺便手还不老实在白萍的翘.臀上捏了捏。

  “我可告诉你,你绝对不能打那个女人主意,我跟她是宿敌。”白萍顺势靠到江青芒怀中认真地说道。

  “我怎么会打她主意呢,既然她是你的宿敌,要不要我出手帮你出口气。”江青芒笑道。

  “真的假的,要是能给我出口气就好了,不过杨乐仪背后的杨家在姑苏很有地位,而且这次古董鉴赏大会就是她爷爷牵头举办的。”白萍有些不信地说道,虽然江青芒背后的江家是华夏顶尖豪门,不是杨家能比的,但是江青芒,在江家,其实地位并不是太高,如果他平白无故得罪杨乐仪,杨家人一闹,估计江青芒也不好受。

  “杨家再有地位,能和我江家相比吗?我就算得罪杨家家主,杨家肯定连个屁都不管放一个。”江青芒不屑地说道。

  白萍一笑,这江青芒在京城名流圈中,纨绔个性是出名的,如果是江青芒的大哥,江青峰得罪杨家,杨家估计还真的不敢说一句,但是江青芒吗?得罪了虽然也没有什么事情,但是回到江家,肯定少不得讨一阵骂。

  “你还不信啊,不过像我这么聪明的人,是不会亲自动手的,我可以借刀杀人,嘿嘿。”江青芒得意一笑,看来对自己的这个计谋很是骄傲啊。

  “怎么借刀杀人?”见江青芒如此自信,白萍不由好奇问道,这位江青芒江少,让他干大事不行,但是要他整人,倒是很拿手。

  江青芒得意一笑,然后附耳在白萍耳边一嘀咕,白萍一听江青芒所谓的计谋,脸上顿时持怀疑之色,这个计策有点危险啊,不过江青芒怂恿说没事,白萍也就只好一试了。

  于是,江青芒和白萍两人就暂时离开展示厅,过了约有十五分钟,两人又回来了,只是此刻在白萍手上,有一个长方形的锦盒。

  这个锦盒可是苏南大佬朱振国今天带来的得意藏品,白萍的父亲和朱振国是生意上的伙伴,所以她从小就认识朱振国,刚才她带着江青芒过去见朱振国,把江青芒介绍给朱振国后,朱振国立马肃然起敬,对江青芒那是一个恭敬啊,然后白萍就借口说她的一个朋友喜欢研究古玩,尤其是上面刻有字的古玩,所以她希望借朱振国的收藏“玉笏”去给她的这位朋友看看。

  朱振国虽然有些不想借,但是看在江青芒的面子上,他也不好拒绝,只有把自己的藏品唐代玉笏借给了白萍。

  云凡和杨乐仪看了一圈展示的玉器后,云凡没有发现一个能入眼的,稍有失望。

  “这里展示的都是最普通的玉器,等一下各地收藏家展示的玉器收藏,才是真正的珍品。”杨乐仪见云凡有些失望,不由笑道。

  云凡点了点头,不过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欧阳寻龙拿出来的两件藏品都是法器,那是因为欧阳寻龙是风水玄学大师,其他收藏家,可就没有他那般见识了,估计收藏的是古董,却很难是法器。

  “云大师,我们去那边坐一下吧,古董奖赏大会还有十五分钟开始。”杨乐仪指了指靠窗户边的一处沙发笑道。

  云凡点了点头,和杨乐仪朝沙发那边走去。

  云凡和杨乐仪刚刚坐到沙发上,白萍和江青芒就走了过来,杨乐仪见白萍又来了,眉头不由微蹙。

  “乐仪啊,听说你爷爷是古董鉴赏方面的专家,我一个朋友正好有一件古董,能让你爷爷看看吗?”白萍走过来开门见山地笑道。

  杨乐仪一听,眉头不由舒缓,只要这白萍不是来找茬的就行,当下一笑,说道:“我爷爷还在处理一些事情,十五分钟后就会来了,要不稍等一下吧,到时候我让我爷爷帮你看看。”

  “这样啊,要不这样,乐仪,你跟在你爷爷后面肯定也学会了鉴赏古董吧,要不你先给我瞧瞧,要是你都能鉴赏出来了,就不麻烦你爷爷了。”白萍笑道。

  杨乐仪一想也是,反正现在坐着也是坐着,就帮忙看看也无妨,在鉴别古董方面,杨乐仪虽然没有她爷爷那么厉害,但是也得到一些真传,一般的赝品还真的逃不了她的眼。

  “那也行,我就先帮你看看,是什么藏品啊?”杨乐仪问道。

  “是古代大臣上朝用的玉笏,应该是唐代的吧,你帮忙看看。”白萍一边说着,一边打开锦盒,把里面的一根白玉制成的玉笏拿了出来。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