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凡扫了一眼,只是普通的玉器,顿时没了兴趣,眼睛就移到了窗外看着风景。

  只是云凡刚刚把头掉过去,就听到了一声脆响,明显是玉石制品掉到瓷砖上碎裂的声音。

  “乐仪,你,你怎么没接住呢?”白萍惊讶的声音随之响起。

  “我,我,我还没接稳,你就放手了。”杨乐仪也没想到会突然发生这种事情,。

  “惨了,惨了,这个玉笏不是我的啊,这我爸的一位朋友的,这下可怎么办啊?”白萍摆出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看样子比杨乐仪还委屈。

  杨乐仪惊慌过后,慢慢镇定了,这件事情,不管是自己没接稳,还是白萍没放好,自己都有责任,这玉笏虽然名贵,但是自己家中藏品也不少,大不了赔一件。

  “白萍,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现在说什么也于事无补了,你看要不这样,我赔偿一件等价值的古董给你爸的朋友吧。”杨乐仪有些无奈地说道,虽然心中怀疑是白萍故意陷害自己的,但是这种事情,根本没有证据,有理也说不清,还不如直接赔偿一个等价值的省事一点。

  “哎呀,乐仪,你也太不小心了,这事情不是我说了算啊,你知道我爸的这位朋友是谁吗?”白萍有些紧张地说道。

  “谁啊?”杨乐仪皱眉问道。

  “是苏南大佬朱振国啊,我听说你们杨家和他好像有点过节吧。”白萍慌张地说道。

  杨乐仪脸色有些微变,暗道这事情有点不好办了,要是别人还好,但是是朱振国就有点麻烦了,这朱振国是苏南大佬,更是苏南这一带的恶霸,无恶不作,苏南这边的地下赌场,会所都有他的股份。

  本来杨家这样的文人世家是不会和朱振国这样的地方大佬有所交集的,但是杨乐仪的三伯父,是姑苏日报的主编,经常在报纸媒体上揭露这朱振国所做的坏事,这就惹怒了朱振国,不过杨家在姑苏地位超然,朱振国不敢把杨家人怎么样,但是这仇算是彻底结上了。

  白萍自然知道这事情,刚才江青芒说出这条借刀杀人之计时,白萍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朱振国,现在好了,要是让朱振国知道杨家的人把他最心爱的古董给摔碎了,还不得趁机对杨家发难啊。

  “要不这样吧,白萍,你就说是你打碎的,到时候我拿出一个和这玉笏等值的古董,你赔给他吧。”杨乐仪想了想说道,现在,也唯有此计了。

  “那怎么行呢?本来就是你不小心打碎的,不管我的事情。”白萍正色说道。

  “就算是我打碎的,你就帮一个忙,我又不是说不赔。”杨乐仪急道,这白萍,十有八九就是特意来陷害自己的,杨乐仪又急又气,暗呼世界上怎么有这种卑鄙无耻之人。

  “这个忙我可不能帮,你这是让我替你顶罪。”白萍义正言辞地拒绝了,让杨乐仪这个涵养极高的大家闺秀,此刻都不由气得直咬嘴唇,身子发抖。

  云凡心中冷笑,不用看了,杨乐仪是被设套了,这次多亏了杨乐仪的好意邀请,云凡才会去她家做客,才会得到生机笛和十二生肖玉佩,看到杨乐仪一脸急切又无可奈何的样子,云凡觉得还是帮他一下,这苏南大佬,云凡不认识他,但他肯定认识云凡,给他十个胆子估计也不敢为了一个玉笏得罪云大师吧。

  “碎了就碎了,你去把朱振国喊来,我跟他说。”云凡看着白萍,淡淡说道。

  “你跟他说?我说帅哥,你能别开玩笑吗?你知道朱振国是谁吗?你让他过来就过来啊?”白萍看着一脸淡然的云凡,不由笑道。这小子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语气拽得很啊,你以为你是国家.主席啊。

  杨乐仪看着云凡,心中不由想起了什么,云大师可是能把浙省大佬李义龙吓瘫在地的人,这苏南大佬朱振国,难不成也会如李义龙一样,见云大师如见鬼。

  见云凡一副坦然的样子,杨乐仪觉得自己肯定猜的没错,等一下那朱振国来了,表现肯定比那个李义龙好不到哪去。

  正好这时,展厅大门口传来一阵喧闹之声,许多人鱼贯而入,都是华夏各地有名的收藏家,古董鉴定家,还有名流富豪。

  朱振国此刻,恭恭敬敬地陪同在两位中年人身后,这两位中年人,赫然是周家豪和钱豹天。

  “老朱啊,这云大师喜欢法器,还有绝品好玉,你想孝敬他老人家,趁着这几天,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宝贝,到时候买来交给我,我再送给云大师过目。”周家豪负手傲然走着,同时对跟在身边,卑微到极点的朱振国说道。

  “好的,二爷。”朱振国小心翼翼地说道。

  门口进来很多人,白萍一眼就看到了朱振国,不由看向云凡,有些嘲讽地笑道:“玉笏的主人就在那边,你去找他吧,不过我得提醒你一句,这玉笏的主人脾气可不是很好,你把他惹生气了,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云凡冷冷一笑,“他还没有资格让我亲自去找他,好啦,这块玉笏碎了就碎了,乐仪,咱们去找你爷爷问一下,今天有没有好的藏品。”

  云凡说完,就从沙发上站起,招呼杨乐仪离开。

  “你们不能走,这玉笏是杨乐仪摔碎的,她今天必须要给玉笏的主人一个交代。”白萍拦到云凡和杨乐仪跟前说道。

  “让开。”云凡目光一冷,说道。

  “就不让开。”白萍伸着手臂,就是不让路。

  “啪!”一声响亮的耳光声响起,然后就看到白萍飞出去几米远,云凡这出手已经算轻的了,要不是今天这里是杨老主持的,云凡不想惹出太大麻烦,不然这白萍,哪还有小命可活。

  一个卑鄙的女人,也敢在云凡面前招摇放肆。

  “小子,你敢打我女朋友?你找死啊,你知道我是谁吗?”江青芒被云凡突然的一巴掌吓了一跳,回过神来,顿时大怒,这个世界上,居然有人敢打自己的女朋友,而且还是当着自己的面。

  只是让江青芒没有想到的是,他话音刚落,还不等自己说出自己“江少”的身份,云凡凌空一挥,“啪”的一声脆响比刚才那一声还要响亮。

  江青芒只感觉身体一轻,然后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落在了地上,满嘴鲜血,半边脸颊肿的就跟馒头一样。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