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居然敢打我?”江青芒躺在地上,似乎都忘记疼痛了,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人敢打他,今天居然被一个少年扇了一巴掌,而且那个少年,就那么凌空一挥,江青芒看得真切,那少年的手没有碰到自己,但是自己却真真实实地挨了一巴掌。

  江青芒又惊又怒,他可是江少啊,京城顶级豪门江家的江少啊,今天就这样被打了,憋屈,羞辱,愤怒,不甘,种种情绪涌上心头。

  “要不是我最近心情好,现在你们两个已经是死人了。”云凡冷冷说完,就和一脸震惊的杨乐仪离开了。

  由于云凡所在这个休息区距离展示厅门口较远,中间又有一些橱窗阻碍,所以这里发生的事情,并没有引起门口那群正在三三两两交流之人的注意。

  展示大厅原本就很大,足足有一千多平,此刻几乎所有人都聚集在门口那一块,乌泱泱的一片。云凡和杨乐仪在人群中找了一下,总算找到被人包围着的杨仲其。

  至于周家豪,此刻看中了一位来自津省的收藏家带来的一块古玉,周家豪正在和他讨价还价,想买下这块古玉,然后带回家让云大师再给他制造一块护身符,自从云大师那天晚上,杀了洪门的一位化境宗师,周家豪就感觉自己的生命时刻会受到威胁,这护身符不嫌多,要是可以,周家豪愿意在身上挂满护身符。

  “朱叔叔,你的玉笏摔碎了。”朱振国正跟在周家豪后面卖力的帮周家豪讨价还价之时,白萍和江青芒走了过来,白萍更是一脸委屈地说道。

  朱振国听到白萍的声音,回头一看,吓了一跳,倒不是因为听到玉笏碎了被吓了一跳,是看到白萍和江青芒的样子着实被吓到了,这两个人刚刚还是俊男美女,怎么突然就变成猪头了,尤其是江青芒,这可是京城来的江少啊,只要他报出名头,谁敢打他,这不是找死吗?

  周家豪和钱豹天也不由回头,看到白萍和江青芒时,都不由吓了一跳,这是人是鬼啊?

  “江少,小萍,你们,你们怎么搞成这个样子?”朱振国难以置信地问道。

  “朱叔叔,你的玉笏被杨家的人打碎了,我就跟杨家的人理论,没想到杨家的人不仅不赔偿,还打了我和青芒,他们还说本来不想打我们的,当知道这玉笏是你的,他们就打了我们,呜呜。”白萍楚楚可怜地哭诉道。

  朱振国眉毛一掀,顿时怒了,他和杨家积怨已深,只是每次找不到机会爆发,这次正好和杨家新仇旧恨一起算。

  “杨家?难道是姑苏杨家,这次古董奖赏大会的发起人杨仲其老爷子的那个杨家?”周家豪好奇地问道。

  “就是这个杨家。”白萍愤愤说道。

  “可是我听说这个杨家是文人世家,不可能无缘无故打人的吧。”周家豪笑道,虽然不认识眼前这两位猪头,但是对于姑苏杨家的大名,他还是早有耳闻,据说杨家家规森严,家族中人男的都是谦谦有礼,似文人雅士,女的都是知书达理,似大家闺秀。他们不可能无缘在自己的主场打人吧。

  “是杨家那个小姐杨乐仪的一个朋友,我说这个玉笏是朱叔叔的后,他居然说只是一件小事,打碎了打碎了,然后就要走,我和青芒不让他走,他就直接动手打了我和青芒。”白萍委屈地说道。

  “特么的,要不是趁老子不注意,就凭那小子也能打得过我,朱总,这次你替我出口气,回头我不会亏待你的。”江青芒一说话嘴巴就疼,但还是骂骂咧咧地说道,今天的脸算是丢大发了,不打死那小子,江青芒都没脸回京城了。

  周家豪看了江青芒一眼,虽然江青芒半边脸颊肿的老高,说话也有些含糊不清,但听口音可以听说来,他是北方那边的人,看着小子说话的口气,好像很有来历啊。

  周家豪虽然和杨家没有啥交情,但是和杨家的那个杨飞扬是多年好友,而且上次在金陵夜游秦河,杨飞扬带来的侄女好像就叫杨乐仪,那丫头古琴弹得不错,云大师好像还挺欣赏她的,于情于理,这次杨乐仪有麻烦,他自然不会袖手旁观,更何况,这只是一件小事,只要他周二爷的一句话,朱振国绝对不敢去找杨家麻烦了。

  但是就是不知道,眼前这位口气颇为嚣张的青年有何背景,周家豪不由询问身旁的朱振国。

  “二爷,他是京城江家的公子哥,江青芒。”朱振国小声说道。

  周家豪闻言,眉头微不可查地皱了皱,江青芒,江家的公子哥?上次去福省遇到的那个江青峰,也是江家的,难怪,我怎么感觉这江青芒有点眼熟呢?看来是江青峰的弟弟吧。

  对于江家,周家豪现在也不放在心上了,现在连洪门都彻底得罪了,还怕一个江家的纨绔少爷吗?

  “老朱啊,这件事情就算了吧,那个杨乐仪和云大师也算有过一面之缘,云大师对她还颇有好感,既然算是云大师的朋友,以后这杨家,你就尽量少惹吧。”周家豪随口说道。

  朱振国一听,吓了一跳,没想到杨家居然还和云大师认识?靠,有云大师撑腰,就算借自己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找杨家麻烦啊,不就是一个玉笏吗?打碎了就打碎了。

  “二爷说的是啊。”朱振国恭维地笑道。

  白萍和江青芒在一旁直接看傻了,这是怎么回事?这剧情不对啊。

  “朱叔叔,难道就这么算了?”白萍难以置信地问道。

  “这只是一件小事而已,算了,算了。”朱振国摆出无所谓的样子笑道,但是心却在滴血啊,那个玉笏可是他花了千万买回来的,准备这次在古董鉴赏大会上出出风头,让别人羡慕一番,没想到现在倒好,就这么被打碎了,而且自己还得装出无所谓的样子出来,这种心情,真是日了狗了,说不出的难受。

  “算了?这怎么能算?朱老板,我可是为了你的那个玉笏才被打的,要是你说算了,那我只有把这笔账记在你头上,我现在就告诉你吧,你们苏省的********,就是我爷爷一手提拔起来的,等我回到京城,只要在我爷爷面前说一句话,我保证,从此以后,你在苏省没有立足之地,你的那些产业,大家都明白,真要查办的话,你逃得了吗?”江青芒冷笑说道,目光还很不友善地在周家豪身上打量起来。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