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飞逝,一个月后,期末考试最后一门课考完之后,云凡走出考场,虽然云凡考的不怎么样,但是这并不影响云凡的心情,倒是和云凡一个考场的吴强,哭丧着一张脸走了出来,一看这次又没有发挥好。

  “云凡,你什么时候回家啊?”吴强走到云凡身边,问道。

  “明天回去。”云凡笑道,对于这个家,云凡倒是有一丝期待,这是一种莫名的情绪。

  “行,那明年见了,要不今晚一起吃个饭,我把陈欣和她的室友喊出来,大家晚上一起吃个饭?”吴强笑道。

  “我今晚还有其他的事情,就不打扰你了。”云凡笑道,和吴强一起出了校园后,云凡就打的回山顶别墅了。

  晚上,云凡去周家豪的翡翠庄园吃了顿饭,周家豪说要开车亲自送云凡回去,云凡拒绝了,这次回去,他不想太高调,只想平平静静的回去过一个好年。

  翌日下午,云凡交代了袁小婷一些事情,便背着一个书包,轻装上阵去客运站坐车去了。

  由宝庆市发往纵阳县的汽车是班车,一般情况下是一个半小时一班,根据人流情况会做出适当调整。

  这段时间宝庆市学校放假,而且也是出门务工人员返乡的高峰,所以现在改成四十分钟一班车了。

  云凡去的时候很巧,一班车正好要出发,云凡上了车后发现位置基本都满了,就往后面走去。

  “咦,云凡?!”突然一道有些惊喜的声音响起,云凡看去,在汽车最后排,一位年轻的女孩子正在朝自己招手。

  云凡有些错愕,这也太巧了吧,自己从纵阳县来和这姑娘坐一班车,时隔快半年了,自己回纵阳县,居然又碰到她了。

  “这边还有一个位置,你过来坐吧。”张媛媛笑道。

  云凡也不客气,就坐到了张媛媛旁边,看到云凡坐下后,张媛媛旁边的一位妇人不由微笑打量云凡,柔声问张媛媛道:“媛媛,这是你的朋友?”

  “额,是的,我暑假从外婆家坐汽车去宝庆搭火车,正好和他坐同一辆车子,当时我晕车吐了,还弄脏了他的衣服。”张媛媛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道。

  妇人闻言,露出笑意,对云凡说道:“你好,我是媛媛的妈妈。”妇人是张媛媛的母亲李秀兰,来自纵阳县下面的一个叫做义津镇的地方,由于她出生卑微,而且又是嫁给了张家那个废物少爷,在张家的地位自然不高,就连回家,都没有专车接送。

  “你好。”云凡淡淡一笑。

  “云凡,你是放寒假了吧?”张媛媛笑问道。

  云凡点了点头。

  张媛媛又问了云凡几个问题,见云凡还是微笑点头,貌似并没有和自己聊天的欲望,张媛媛无奈,只有不再说话。

  李秀兰有些惊奇地看了云凡一眼,她发现在这个年轻人身上,有一种超乎同龄人的稳重,要是别的像他这么大的小男生跟自己女儿这个大美女坐在一起,肯定会主动找话题聊天拉进彼此距离的,但是这个小男生,身上却散发着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特殊气场。

  张媛媛见云凡不说话,只有找她母亲说话了,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她堂姐和林家大少林剑寒的婚事,听语气,张媛媛很是羡慕这一对璧人。

  云凡虽说是在半眯着眼睛闭目养神,但是却把张媛媛和李秀兰的话一字不漏地听在耳中,张媛媛说的这位堂姐和林剑寒,云凡猜测,应该就是上次在金陵遇见的那一对年轻男女,那男的还和云凡争抢一块灵石。

  不过这些都是小事,不值得云凡在意,所以张媛媛和她母亲的对话,在云凡脑海中过了一遍,然后就被云凡自动删除了,一直到张媛媛说到一句话,云凡才睁开了眸子,眼中有了一丝兴趣。

  “妈,听说林大哥给雅妃姐的聘礼乃是他们林家的镇家之宝,天均剑谱,看来林家人很看重雅妃姐啊。”张媛媛有些羡慕地说道。

  “媛媛,你还小,有些事情你不要只看表面,那本剑谱,算了,这件事情咱们就不说了,咱们张家和林家联姻,是两位老爷子的意思,而且雅妃和剑寒也确实是郎才女貌,很是般配。”李秀兰欲言又止地说道。

  “额,对了,妈,志勋堂哥的事情现在找到凶手了吗?也不知道是谁这么狠心,把志勋堂哥烧成那个样子。”张媛媛乖巧地没有继续问,而是关心起了他的堂哥张志勋。

  李秀兰摇了摇头,说道:“查是查到了,租船的那个人听说也很有背景,而且这事情太过诡异,当时也没有摄像头,走正常司法程序肯定没用,我听说,等年后,你二伯就会处理这件事情。”

  “我也就奇怪了,这人好好的,怎么就烧了,听志勋堂哥的朋友说,是突然出现一个火球砸中了志勋堂哥,我怎么觉得很假啊。”张媛媛有些不信地说道。

  “这件事情不是我们能管的,媛媛,明年高考,你要是能考到京城人民大学就好了,你妈当年大学最好的闺蜜现在就在人民大学当教授,到时候你去人大上学,妈妈也很放心,本科毕业,留在京城工作最好,这金陵,不适合你的性子。”李秀兰有些期盼地说道,李秀兰自己在张家虽是少奶奶,但身份却犹如下人,平时被那些妯娌欺负,嘲讽,李秀兰都可以容忍,但是她绝对不能容忍自己的女儿再继续自己的覆辙,现在的张家,根本没有人把她们一家三口放在眼中,张媛媛的那几个堂哥堂姐,甚至年纪比张媛媛小的堂弟堂妹,都把张媛媛当成仆人使唤来,使唤去。

  张媛媛从小性格有些懦弱,性子也善良,被张家那些人欺负,也只是笑笑而已,但是李秀兰知道,这不是长久之计,自己的女儿必须要拥有自己的人生,自己的尊严,而活在张家,就永远没有尊严可言,所以她希望自己的女儿以后去京城,最好永远留在京城,不要回张家了。

  “额,好的,妈,我考进人大,问题应该不大。”张媛媛笑道,然后扭过头,看向云凡,问道:“云凡,你高几了?”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