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家的人有些目瞪口呆,豪车今天已经震撼到他们了,现在,连直升飞机都来了。

  这云凡的面子也太大了吧,已经大到云家的所有人都不敢想象了。

  魏冲霄提着一个箱子屁颠屁颠地跑到云家人跟前,然后报上姓名,打开箱子,讪讪笑道:“不好意思啊,时间有点仓促,来不及准备什么礼物,这是我曾经收藏的清代凤冠,也是吉祥之物,特意拿来恭祝云大师的堂哥新婚之喜。”

  云家人看了一眼箱子中的凤冠,这个凤冠精美绝伦,上面有红宝石,蓝宝石,还有许多珍珠,整个凤冠颜色鲜艳,高贵堂皇,别说是清朝的古董了,就算是现代工艺制品,没有几百万,都买不到。

  跟魏冲霄后面来的那几位富豪老板,也纷纷拿出礼物和红包,礼物都是价值数十万的贵重东西,云家人记下后,就让魏冲霄等人进去了。

  “咱们云家,真的要出一个惊天动地的人物了!”云凡的爷爷喃喃自语。

  “婉容啊,你真的为云家生了个好孙子啊。”云凡的奶奶一脸笑意地看着赵婉容说道。

  望子成龙,这是天下做长辈的期望,这次,云家真的出了一条龙,而且还是一条惊天地的巨龙,云家的人,与有荣焉,都为云凡感到惊喜,感到骄傲。

  “小凡这孩子,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云凡的小娘感慨道。

  “是啊,小凡这孩子,真是让人震惊,今天小阳的婚礼,多亏了小凡,才会办得这么体面,要不然,今天的婚礼还真的有点难堪了。”云凡的大妈心有余悸地说道,刚才在君临国际大酒店门口,真是憋屈死了,要不是云凡站了出来,这场婚礼,就算办下来了,也是一场不开心的婚礼。

  赵婉容听到身边的人都在一个劲地夸赞自己的儿子,心中很是自豪,有这样一个儿子,就足以堪比赵家了,赵婉容突然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自己这么多年受到的苦,都是值得的。

  “走,我们也进去吧,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这场婚礼,注定不平凡。”云凡的爷爷感慨了一句,然后就当先朝天鹅湖酒店里面走去。

  天鹅湖大酒店里,婚礼进行曲响起,孙雯的父亲挽着孙雯,缓缓从红毯上走来,然后把孙雯交到了云阳手上,在婚礼主持人群姐和孟哥的主持之下,一场完美的婚礼最终落幕。

  然后就是新郎新娘敬酒了,今天的客人实在太多了,云阳就算每一杯酒只抿一点,到最后,也喝的有些醉意了,敬到云凡这桌时,云凡见云阳走路都有些不稳了,不着痕迹地碰了云阳一下,用灵气帮他解了一下酒。

  云阳有些奇怪,怎么自己突然又变清醒了,难道是错觉,还是今天兴奋过头,酒量变得无敌了,不过云阳也没有想太多,继续敬酒去了。

  今天的这些来宾,不仅人来,又下了血本送豪礼,肯定是有所求的,至少,也让云大师知道自己的存在吧。

  所以,酒过三巡之后,这些人就坐不住了,成群结队来到云凡这桌,来向云凡敬酒,这种场面,对于云凡来说,并不适应,赵婉容见自己的儿子不会说客套话,连忙站起来替自己的儿子接待这些人。

  赵婉容毕竟是在沪市商场摸爬滚打多年的人,人情世故都懂,说起话来,也是左右逢源,让人听得舒服。

  有老妈替自己出头更好,云凡倒是乐得清静,不过客人太多,单凭云凡老妈一个人也应付不过来,所以云凡这桌云家的人都站起招待这些各地名流富豪大佬。

  这些名流富豪大佬,可不是傻子,云大师性格冷淡高傲他们知道,能和云大师交流上太难了,就连周家豪,都和云大师交流不到几句话,更何况他们呢,但是现在能和云大师的家人聊上几句,而且云大师的这些家人,十分客气,倒是让这群富豪大佬,感觉这一趟来的太值得了,只要和云大师的家人搞好关系,那不就是间接和云大师搞好关系了。

  尤其是云大师的父母,被这些富豪大佬团团围住,一个劲地敬酒,赵婉容和云震都不由汗颜,这其中好几个人,云震和赵婉容都在电视报纸上见过,都是一方大佬,富豪级别的存在,这样的人,现在在自己面前,就跟一个小辈一样,姿态放低到极点,喝酒也是酒到杯干,而他们两个,只有轻轻粘一下嘴唇意思一下就行了。

  周家豪敬了云凡父母一杯酒后,倒是很会拍马屁,清了清嗓子,周家豪朗声说道:“诸位,从今天之后,咱们华东,要以云家为尊,谁敢冒犯云家任何人,就是冒犯我周家豪。”

  周家豪这话说得掷地有声,华东的那些大佬见识过云大师的厉害,此刻自然都纷纷附和。

  “对,今后华东,要以云家为尊,谁敢得罪云家,就是和我魏冲霄作对。”

  “对,谁要是得罪云家,就是和我朱振国作对。”

  “对,谁要是得罪云家,就是和我李义龙作对。”

  ......

  华东各地大佬纷纷表态,这些大佬,在华东各省各地的地位尊崇无比,就算当地的大富豪,见到他们,也得客气相待,毕竟这群大佬是干嘛的,大家都心知肚明,说的难听一点,就是黑帮,什么事情干不出来,你不怕他们不行啊。

  这些大佬都纷纷表态了,那些没有见识过云大师之威的富豪,虽然心中有些不甘心,但是还是都出言附和,没办法,没看到这群大佬敬这位云大师如敬鬼神吗?能让这些桀骜不驯的大佬都唯唯诺诺的,可想而知,这位云大师的手段何等逆天,何等可怕。

  云凡坐在椅子上,听到这些话,脸色平常,然后,缓缓站起,深邃的眸子扫过这群大佬富豪。

  “今天的话,既然是你们亲口说的,我就当真了,如果要是以后你们做不到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冒犯云家者,结果只有一个字,是什么字我不说你们应该都知道。”云凡的声音缓缓响起,如来自九幽的幽冥之声,让人心中发寒。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