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婉容顺着秦雪琼的目光看去,不远处的黄浦江畔,还真的有四个女孩子在拍照,这四个女孩子,的确如秦雪琼所说,个个都是一等一的大美女。

  “好真是的,一个比一个漂亮,不过拍照那个男人,我好像有点眼熟啊。”赵婉容看着外滩四美的方向,不由说道,因为周家豪是背对着赵婉容这个方向,所以一时赵婉容并没有认出他来。

  秦雪琼和赵婉容的对话,被旁边的云飘飘,安妮,还有云凡的小娘听在耳中,都不由好奇地朝那边看去,还真是有四个绝色大美女,那些路过的男人,都把脖子伸得老长在张望。

  “小凡,要不要老姐出马替你搭讪一个?”云飘飘不由对云凡笑道。

  “不用了。”云凡无语地说道,这四个美女,云凡都认识,那还需要云飘飘去搭讪啊。

  “小凡,那四个女孩子,都好漂亮啊,我感觉那个年纪最小的女孩子最漂亮,也最适合你,走,我们上去瞧瞧,或许人家还真的没有男朋友呢?”云凡的小娘笑道,她还真的没有见过像袁小婷那么气质脱俗的漂亮女孩子,见云凡不为所动,自然替云凡着急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

  “我也很好奇,咱们过去看看。”秦雪琼笑道。

  “我怎么越看那个照相的越眼熟,走,过去看看,或许还是熟人呢。”赵婉容点了点头。

  赵婉容一行人朝梁碧琪等人走去。

  “咦,周总,你怎么在这里?”走近之后,赵婉容终于想起是谁了?这个给四位美女拍照的中年人居然是周家豪,赵婉容倒是有些惊讶了,这周家豪怎么带着四位美女来外滩啊?

  周家豪听到背后有人说话,连忙转身,一看是云大师的妈妈在喊自己,立马跑了过去,一脸笑意地恭敬说道:“赵总,我今天是和云大师一起来沪市的,云大师去找你了,我们晚上无聊,就来外滩玩一下。”

  “哦,这样啊,小凡,早知道你就带周总他们过来一起吃一下饭呗。”云凡的老妈又教育了一番儿子,这小子,年少有为,但是这做人的道理还是要学的。

  “有时间再一起吃饭吧。”云凡笑了笑。

  云凡一行人的突然出现,把袁小婷等人吓了一跳,这可是云凡的母亲啊,这几个女生心中有些忐忑,能生出云大师这种逆天人物的女人,肯定不好亲近啊。

  “婉容,你和这位先生认识,那不就更好办了,那个周总,我是婉容的好姐妹,秦雪琼,你认识这么多美女,也不给婉容家的小子介绍,今天被我们遇到了,可跑不了了,那个年纪最小的女孩子,能不能喊过来给我们介绍一下?”秦雪琼可不知道赵婉容和周家豪的关系,还以为是生意上的伙伴,不管怎样,既然是熟人,那就更好办了。

  周家豪尴尬地一笑,看了一眼云大师,云大师表情淡然,似乎这里发生的事情都与他无关一般。

  “咳咳,那个,秦总,你说的是小婷吧,小婷是赵总儿子云凡云大师的一个侍女,我看就不用介绍了吧?”周家豪笑道,很是为难啊。

  此言一出,连赵婉容的惊呆了,那么漂亮的小姑娘,居然只是自己儿子的一个侍女?

  秦雪琼更是傻了,自己闺蜜的儿子不是才读高三吗?怎么搞了一个侍女?而且还是一个仙女般的侍女?还有,这个周总,怎么喊小凡云大师啊?

  秦雪琼一头雾水,看着赵婉容,希望赵婉容能给自己一个解释。

  “雪琼啊,这件事情,等晚上回去的时候,我再和你细说,小凡,其实,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高人,这次我能在李家的打压之下,把公司开成集团,都是因为小凡。”赵婉容笑道,笑容里也有一丝困惑,看来对于自己的这个儿子,她还是不了解啊,自己的儿子现在的一个侍女就是人间难得一见的绝色美女,自己还替儿子着急女朋友,这也太搞笑了吧。

  这样的绝世美女,在自己儿子面前,只能当一个侍女,那什么样的女子,才能入自己这位儿子的眼啊。

  秦雪琼看着自己的这位闺蜜,眼睛睁到了最大,这实在太让她震惊了,简直是她活了这么大,遇见最让人吃惊,最让人难以置信的事情。

  云凡,一个高中生,能有这么大的能耐和京城的那个李家对抗,而且看目前的局势,还真的打败了李家。

  从震惊中缓缓回过神来,秦雪琼看着赵婉容,点了点头,说道:“好的,晚上细聊。”

  “小凡啊,你都有侍女了,也不给老妈介绍一下。”赵婉容看着云凡,微微笑道。

  云凡无奈,只有喊道:“小婷,你过来。”

  袁小婷一听云凡喊自己,连忙跑了过来。

  距离近了,赵婉容就越是吃惊,这袁小婷,脸上没有化一点妆,但却美得完美无瑕,这样的女孩子,自己的儿子天天和她相处?难道真的没有发生点什么?还是已经发生了?

  不怪赵婉容多心,只怪袁小婷太美了,自己的儿子就算是云大师,会神秘法术,但是毕竟也是少年男儿啊,难道就没有哪方面的冲动?

  “小婷,我是云凡的妈妈,来,让阿姨看看你。”赵婉容冲袁小婷招了招手,让袁小婷到自己身边来。

  袁小婷有些不好意思地走到赵婉容跟前,轻声喊了一句“阿姨”,见赵婉容笑眯眯地打量自己,袁小婷脸上顿时升起一抹红晕,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

  “小婷,这段时间谢谢你照顾小凡啊。”赵婉容越看袁小婷,越是喜欢,不由牵起袁小婷的手,这袁小婷的纤纤玉手,柔若无骨,光滑细嫩,摸上去就跟在摸一块美玉一般,赵婉容心中惊叹,这袁小婷,绝对是她见过的最漂亮,皮肤最好,气质最好的女孩子了。

  没办法,袁小婷跟在云凡身后修炼这么长时间,天天灵气淬体,自然不是凡间的任何女子能比拟的了。

  听到赵婉容居然说这种话,袁小婷受宠若惊,在袁小婷的下意识中,云凡的母亲能生出云凡这么厉害的儿子,肯定也是和云凡一样,不言苟笑,霸气侧漏的,但是现在却完全颠覆了她的预料,云凡的妈妈,看样子十分的平易近人,和蔼可亲。

  “阿姨,这,这是我应该做的,要是没有主人,也就没有今天的小婷了,主人就是小婷的天,我为主人做任何事情都是应该的。”袁小婷轻声,但是语气却郑重地说道。

  “额......”赵婉容也只能感叹自己的儿子厉害了,把这么漂亮的侍女收服得服服帖帖,乖巧懂事。

  秦雪琼在一旁,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袁小婷的身上,心中感慨,就袁小婷这个完美无瑕的皮肤,不知道要羡慕死多少女人。

  “小凡,还有那几位女生,既然都是你朋友,你也不介绍一下?让别人站在那里不太好吧?”赵婉容看了一眼梁碧琪等人,不由对云凡说道,她觉得自己的儿子现在有点太孤傲了,这种性格,有点不太好,这个世界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低调做人做事,总是不会错的。

  云凡给周家豪使了个眼色,周家豪立马领会,连忙把梁碧琪几人喊了过来,给赵婉容介绍道。

  周家豪也没有详细介绍,只说这几位都是云大师的朋友,赵婉容一听,这小怜和陆欣凌赵婉容倒是没有印象,但是这梁碧琪,赵婉容倒是有点印象,除夕之夜,自己接的电话中,就有一个叫做梁碧琪的。

  只是赵婉容没想到,自己儿子电话里的那些个女孩子,个个都是顶尖大美女。

  安妮站在秦雪琼身后,看着这些个美女,在云凡面前,个个乖巧懂事,连说话都不敢大声,安妮脸上不由有些火辣辣的,因为面前这四个美女的美貌,不输她,甚至犹有过之,至于身材,安妮看了一眼那个穿着皮衣的高冷美女,不由羞愧地低头,自己引以为傲,连欧美男人都痴狂的身材,和这个美女一比,直接黯然失色了。

  但是就算如此,安妮也不愿意相信云凡会比她的威廉出色。

  一群人沿着黄埔江畔,徐徐而行,一个小时后,赵婉容见时间也不早了,就提议大家回去休息。

  和云凡分别后,周家豪等人紧绷着的心弦才算松开。

  “云凡的老妈还真是和蔼可亲啊,一点也不像云凡那副冷冰冰的样子。”陆欣凌感慨了一句,然后续道:“接下来是准备继续嗨皮呢,还是回去睡觉?”

  “回去睡觉吧。”梁碧琪的目光从云凡离开的方向收回,微微笑道。

  “好吧,那咱们就走吧。”陆欣凌见梁碧琪有些心不在焉,耸肩略显无奈地说道。

  看到陆欣凌要走,周家豪不由走到陆欣凌跟前,神色郑重地说道:“这次云大师来沪市,就是为了洪门的人而来的,我希望你回去奉劝你父亲,远离洪门,明晚的酒会,云大师会去的,到时候要是你的父亲还不识时务站在洪门那头,那时,就算你和云大师有点关系,也救不了你的父亲了,得罪云大师的后果,我想今天你也看到了,就一天时间,明晚我希望你父亲能做出明智的选择。”

  “好的,我会回去劝他的。”陆欣凌脸色微变,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明天晚上,云凡也要来酒会?陆欣凌怎么能不惊,云凡杀神的一面,还历历在目,连隐世宗门的长老,云凡也是说杀就杀,那个什么洪门的黄少爷,明天性命堪忧啊,当然,黄少爷被云凡杀了也就杀了,和陆欣凌没有一毛线关系,但是陆欣凌的父亲,陆欣凌不得不管。

  陆欣凌带着梁碧琪回到陆家别墅之时,陆晨还坐在大厅之中的沙发上,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看样子是心事重重啊。

  陆欣凌把刚才周家豪的话传达给了陆晨,陆晨听完之后,半晌不语,陆欣凌正要劝,陆晨却打断陆欣凌的话,让陆欣凌去休息,这件事情,他自有打算。

  陆欣凌无奈,只有带着梁碧琪回到房间了。

  陆晨在客厅之中又坐了很久,最终,才掐灭了香烟,重重地吁出一口气,然后起身回到了房间。

  ###

  一夜无话,翌日傍晚,在沪市最高端的红日会所,有一场盛大的酒会即将在这里举办。

  陆欣凌和梁碧琪穿着晚礼服坐在红日会所酒会现场的一处,看着陆续前来参加此次酒会的沪市有头有脸的人物,陆欣凌神色复杂,充满了浓浓的担忧之色。

  她的父亲,昨晚深思熟虑之后,还是选择了站在洪门这一边,这让陆欣凌现在很有忧虑,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好?虽然洪门和云凡相比,陆欣凌也觉得选择洪门是正确的选择,但是云凡实在太过凶狠,可以说是杀人不眨眼,等一下洪门的人一旦威胁不到云凡,云凡痛下杀手,难免会累及到自己的父亲。

  “欣凌,你别着急,我相信云凡不会随意杀人的。”对于现在的情况,昨晚陆欣凌已经和梁碧琪细说了,但是梁碧琪却坚信,云凡是不会滥杀无辜的,在梁碧琪眼中,云凡虽然高冷,但心肠却不坏。

  陆欣凌一笑,没有说话,梁碧琪估计是没有见过云凡杀人时候的样子。

  突然,门口传来一阵轰动,陆欣凌和梁碧琪下意识地朝门口看去,只见陆晨带着一群人走了进来。

  梁碧琪看到这群人,脸色微微一变,有些不淡定,因为这群人中,有一个人,她认识,而且还是她最不想见的。

  不过很快,梁碧琪就释然了,现在大家各走各的路,也没有什么好尴尬的了。

  “那个就是黄少爷吧?怎么是这个样子啊?也太非主流了吧,咦,碧琪,那个姓郭的,好像和这黄少爷很熟悉啊。”陆欣凌看到这位黄少爷,顿时失望透顶,这个洪门的黄少爷,简直就是非主流,小混混的代表,穿着很朋克,手背上,手指上,脖子上,甚至脸上,都覆盖着纹身,头发倒是勉强能接受,是那种圆寸头,只不过染成了五颜六色,看起来怪怪的,而陪在黄少爷身边,和黄少爷相聊甚欢的那位年轻人,居然是梁碧琪的前男友,沪市首富之子,郭盛新。

  “很正常,郭盛新从小就在美国长大,和那黄少爷认识也在情理之中。”梁碧琪不咸不淡地说道。

  陆欣凌点了点头,目光又朝那群人看去,越看,陆欣凌就觉得洪门这次来的人很不靠谱,跟在黄少爷身后,就一个老头子,还有一个打扮性感火辣的洋妞,那个老头子,眼睛半眯,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那个洋妞,则是一脸冰酷,眼光凌厉地四处打量。

  洪门就派了这些人过来准备和云凡作对?陆欣凌顿时失望了,就一个老头子再厉害,难道还比奇异门和药神谷的那些长老厉害,不用想了,这黄少爷等一下要找云凡麻烦,肯定会被云凡一掌拍死的。

  陆欣凌见自己的父亲还在毕恭毕敬地讨好着这位黄少爷,不由着急,自己的父亲,聪明一世,怎么就糊涂一时呢,难道现在还看不清局势吗?

  “陆当家的,我看你对我们洪门,倒是忠心耿耿,这次等我统一了华夏的地下世界,到时候,绝对不会亏待你的。”黄子龙走进酒会现场,取了一杯红酒,对着站在一旁,弯着腰一脸讨好之色的陆晨自信地笑道,这次来华夏,他可是当着洪门大佬的面说了,只要一个月,定能统一华夏的地下市场,他这么说,肯定是有底气的,一来,有洪门这个大靠山,二来,他这次来华夏,虽然并没有带多少人,但是只要有一个人在,就足够了,那个人就是此刻站在他身后的老者,老者名叫伍傲,是洪门除了那几个常年闭关的元老之外,目前实力最强的人了,目前,以入神境,虽然才是神境初期,但是神境是何等厉害,只要华夏那些武道家族,隐世门派的人不出面,吊打华夏地下市场的那些大佬,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这个伍傲,就是黄子龙自信自傲的资本。

  “多谢黄少,能为洪门做事,尤其是为黄少做事,是我陆某人的荣幸,对了,黄少,有一件事情,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陆晨笑着拍马屁道。

  “说。”黄子龙被陆晨的马屁拍得极为舒爽。

  “是这样的,华东龙头周家豪听说您来了,等一下也会赶来。”陆晨笑道,至于陆晨为什么最终选择站在洪门这边,陆晨昨晚也想了很久,从长远的打算来说,选择洪门是最正确的。

  周家豪身后的那个小子虽然厉害,但是现在已经得罪了奇异门和药神谷两个隐世门派,恐怕自身难保了,如果在加上一个洪门,那肯定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现在这个社会,你武力神通再强,就算不惧子弹,但是炸弹呢?

  要是真的惹怒了洪门,到时候几个高爆炸弹,就能让你粉身碎骨。

  “华东龙头周家豪?呵呵,就是那个把杜妍打得灰头土脸回去的人?不错,我还真的要谢谢他,帮我教训了那个贱人,如果等一下他来,在我面前乖乖听话,我倒是可以饶了他这一次冒犯洪门之罪。”黄子龙笑了笑,一点没有把周家豪放在心上。

  没办法,杜妍去年回到洪门,并没有说实话,就连洪门化境宗师顾宗师之死,杜妍都没有说是被周家豪背后靠山的一个侍女一鞭子抽死的,而是说顾宗师是被一位来历不明的人给杀了,所以这黄子龙,现在很是轻敌,以为自己带了一位神境高手了华夏,就可以横扫八方,佛挡杀佛,神挡杀神了。

  “那个周家豪狂妄得很,恐怕不会乖乖听话的。”陆晨说道。

  “不听话,就打到他乖乖听话不就得了。”黄子龙不屑地说道。

  陆晨点了点头,虽然把自己的未来压在了洪门身上,但是陆晨还是隐隐有些担忧,那云凡的手段之凶残,他也是见识过的,不过转念一想,陆晨也就稍稍心安了,今天可不一样,陆晨还真的不信云凡敢在这里杀人,这次酒会,可是正常的酒会,可不是昨天那个隐世门派的非法集会,在这里杀人,难道不怕报警吗?

  “子龙,我带你去认识两位美女走。”郭盛新突然用胳膊碰了一下黄子龙,笑道。

  “美女?走。”黄子龙眼中一亮,颇感兴趣地说道,对于女人,尤其是美女,黄子龙是来者不拒。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