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姐姐,你没事吧?”袁小婷扶住梁碧琪,急切地问道。

  梁碧琪缓了一下,才艰难地说道:“我没事。”然后梁碧琪抬头,朝人群中看去,云凡正平静地看着自己。

  看到云凡来了,梁碧琪莫名地一阵心安。

  刚才那个被袁小婷推开的洋妞,此刻正一脸冰冷地看着突然冒出来的袁小婷,脸色不愉,就要动手,但是却被黄子龙的一个眼神制止了。

  黄子龙仔细打量着袁小婷,眼中流露出从未有过的兴趣,似乎,随着袁小婷的出现,梁碧琪在他眼中,已经变得不重要了。

  “咳咳,美女,看来你是这位梁小姐的朋友啊,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可以不追究这位梁小姐冒犯我之罪了。”黄子龙看着袁小婷,一脸微笑,淡然说道。

  “你不追究,我们还要追究呢?你敢冒犯云大师的朋友,这不是在找死吗?”黄子龙话音刚落,人群中就有一个人站了出来,饶有兴致地看着黄子龙,一脸冷然地说道。

  “黄少,他就是华东龙头周家豪,他身后的那位少年,很是厉害,昨天还在五锡市杀了两个隐世宗门里的长老。”陆晨见周家豪等人突然出现了,连忙走到黄子龙身边轻声说道。

  黄子龙点了点,脸上不置可否,华夏那些隐世宗门的长老,实力最弱也是化境宗师,那小子能杀化境宗师?黄子龙有点不信,不过听这陆晨说的郑重,应该是真的,可就算能杀化境宗师有什么用,隐世宗门,在洪门眼中,都不算什么?

  “你就是周家豪?很不错,有点气魄,这个世界上,敢和我这么说话的人,已经不多了,你这么说话,只有两个结果,本来,我是想让你尝一下第一个结果的,但是看在你把杜妍那个贱人送回洪门的份上,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归顺于我,我不会亏待你的。”黄子龙笑道。

  “呵呵,我就不明白了,上次洪门派来的那位姓杜的,倒是还勉强看得过去,现在居然派了你这个非主流来,就你这样子,我看连那位姓杜的十分之一都不如,还敢来华夏,我劝你还是乖乖回去,以后别再踏入华夏半步了,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周家豪呵呵冷笑道,一点没把这位心高气傲的洪门大少放在眼中。

  黄子龙还真的没想到这位周家豪这么不识抬举,难道不知道自己身后洪门力量的强大吗?

  “好,既然你不懂规矩,也就别怪我没给你机会了。”黄子龙皱眉,脸色阴沉地说道,然后,给了他身边那个洋妞一个眼神。

  那个洋妞会意,看向周家豪,目光如鹰隼,很是犀利,然后朝周家豪走去,在她眼中,周家豪没有一点威胁,杀了他,也就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没有一点难度。

  “周家豪,我这个人喜欢用不流血的方式解决问题,但是有时候,不介意杀鸡儆猴,很抱歉,今天,你就是我来华夏,要杀的那只鸡。”黄子龙见周家豪还不知害怕,不由冷笑,这周家豪还真的以为他身边的那位少年能救他啊,黄子龙可清楚得很,虽然自己这位洋妞保镖,实力还没有达到化境宗师,但是她却能轻而易举地杀了化境宗师,现在是什么年代了,就算是化境宗师的吐气杀人,在高科技武器面前,也是小巫见大巫,不值一提。

  “真是话多。”云凡眼皮一抬,平静的眼神看向黄子龙,然后凌空一掌,就听到一声脆响,黄子龙颈椎易位,整个人被扇飞了出去。

  云凡这一掌,扇死一个化境宗师,都只是举手之劳,这黄子龙,只是一个洪门纨绔公子,修为连内劲都没有达到,在这一掌之威下,肯定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看到黄子龙突然飞了出去,所有人都惊呆了,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注意到云凡出手,就算注意到了,也不会以为黄子龙是被云凡给凌空扇飞的。

  “怎么回事?见鬼啦?”这群围观的吃瓜群众,面面相觑,一脸的疑惑。

  黄子龙身后的那个老头,一直都是半眯着眼睛,没办法,他乃是神境强者,这群凡人,他都懒得抬眼看一下。

  “嗯?”直到黄子龙在他面前突然飞走了,他才猛然睁开眼睛,连忙去查看黄子龙的伤势。

  这一看之下,这位心如止水,淡定异常的神境强者,脸色剧变,黄子龙居然被人一巴掌给扇死了。

  这位神境强者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报仇,而是看看还能不能抢救一下,黄子龙的父亲就在前几天,还特意让这位神境强者好好照顾他的儿子,没想到,这才刚来华夏,就被人直接秒杀了,这可让这位神境强者如何回去交代啊。

  自己堂堂神境强者,连一个人都保护不了,这也太特么丢脸了吧。

  只是抢救半天,最终,还是没有抢救过来。

  “纪老,您如此神通,要不再抢救一下,少主千万不能死啊,少主死了,我们怎么回去跟主人交代啊。”黄子龙的洋妞保镖,见纪老叹息,知道这少主,十有八九是真死了,但是她却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只有恳求纪老再抢救一下,这少主死了,她百死莫赎。

  “没用了,子龙已经死了。”神境强者纪老发出低沉的声音,然后,缓缓站起,脸上如笼罩着一层厚厚的乌云,浑身杀气弥漫,让人不敢逼视。

  神境强者,可修成一道神念,此刻这位纪老神念外放,威压滔天,就算是化境宗师,在神境强者神念威压之下,也得色变,普通人,面对这种威压,直接脚软跪地。

  “怎么回事?我脚软啊,不行了,不行了。”许多人在神境强者的神念威压之下,都不自觉地跪在了地上,连周家豪等人,也不例外,全部跪坐在了地上,一脸骇然疑惑。

  到最后,整个酒会现场,只有云凡,还有扶着梁碧琪的袁小婷,淡然而立,就跟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

  纪老凌厉如刀的目光锁定云凡,缓缓开口,说道:“你知道你所杀之人,是何来历吗?”

  “我杀人,不需要理由。”云凡淡淡说道。

  这还是云凡第一次遇见神境强者,但是眼前这个老头,神念太弱,顶多笼罩方圆几十米范围就不错了。

  “好一个不需要理由,果然够狂妄,老夫就来看看,你有没有这个狂妄的资本。”纪老冷笑,但在他凌厉的目光中,还是透着一丝郑重,眼前这个少年,面对自己神境的威压,居然面不改色,就算是装出来的,那这少年,实力至少也是化境以上,年轻轻轻,修为已经达到化境了,也是一个绝世天才了,但是就算是绝世天才,今天也得陨落。

  云凡淡淡一笑,静待眼前这个神境老头出手,云凡倒是想看看,这化境宗师可以吐气杀人,这个神境强者,除了有一道神念外,还有什么手段。

  “年轻人,别以为自己天赋异禀,就可以为所欲为了,这个世界远比你想象的恐怖,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一下,化境之上,真正的神通。”纪老毕竟是神境强者,就算云凡再淡定,他也不会把云凡放在心上的,少年宗师,不是没有,但是少年神境,近百年来,地球上没有一例。

  用纪老现在的内心深处的独白就是:如果这小子是神境,我也不用打了,直接找块豆腐撞死得了。

  “那我拭目以待了。”云凡看着纪老,淡淡一笑。

  纪老皱眉,暗呼这小子实在是太狂妄了,居然连自己这个神境强者,都不放在眼中,简直找死。

  “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神境如神,神威不可犯。”纪老愤然说完,不再废话了,这小子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就让他直接进棺材吧。

  一阵无形的波动从纪老身上猛地散发开,如一阵狂风袭过,整个酒会现场,顿时变得一片狼藉,云凡站着一动不动,就安静地看着纪老这位神境强者,如何施展出神威。

  纪老的身体猛地一躬,一声“虎啸”突然凭空响起,然后就看到一道虚影,从纪老身上窜出,这道虚影,宛如实质,赫然是一只猛虎的造型。

  这只似幻非幻的猛虎一离开纪老的身体,霸气站在地上,摇头摆尾,活灵活现。

  这个内劲化形,可比化境宗师的内劲化形有难度多了。

  “年轻人,这是神念御猛虎,在这只猛虎面前,你连一只羊都算不上。”纪老得意地冷笑。

  “的确要比化境宗师的那什么内劲化形要高级不少,不错。”云凡赞赏了一句。

  纪老皱眉,自己猛虎一出,一般的化境宗师直接会吓得跪地求饶,这小子,居然还有心思点评自己的神通,这也太嚣张了吧。

  “天啊,这是什么啊?”

  “我是不是在做梦啊?”

  “那老先生,简直是神仙啊,太厉害了。”

  不少人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发出惊呼,这简直是匪夷所思,堪比神话电视剧啊。

  纪老见云凡还手插裤兜,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不由大怒,自己神威已出,这小子还不投降,居然还在摆出世外高人的样子,实在可气啊。

  纪老心中堵的慌,自己神境强者的威严,今天就这么被无视了,这简直比杀了黄子龙,还让纪老愤怒。

  “去!”纪老一声爆喝,那只内劲聚成的猛虎,犀利的眼神锁定云凡,身体如弓,朝云凡一跃而去。

  纪老冷笑,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这小子,就算是神境,现在一点都不准备,也受不了自己这猛虎一击。

  “哼,受死吧。”纪老负手而立,看着云凡,一脸得意。

  云凡看着猛虎扑过来,身体动都没有动,但是如果细心,可以看到,云凡身上散发出一道淡淡的光晕。

  这头猛虎扑到距离云凡还有半米距离之时,就跟撞到了铜墙铁壁,直接顿在在了半空中,然后,如云烟一般,消散在了空气中。

  纪老看到这一幕,身体一颤,脸色惨白,他是以神念御猛虎,猛虎散,对他的神念肯定也有影响。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纪老睁大着眼睛,一脸骇然与难以置信,那小子连动都没动就把自己神境的神威给破了,这怎么可能,纪老身体颤抖,双目圆睁,表情极度精彩。

  “神境,在我眼中,又算的了什么呢?”云凡淡淡说道,一副独孤求败的样子,话音刚落,“咻”的一声,天均剑从云凡的口袋中窜出,然后在空中溜达了一圈,还没有一秒,就重新返回云凡的口袋了。

  所有人都没看清楚怎么回事,就听到了一声闷响,纪老的人头掉在了地上,在地上滚出好几米,然后轰的一声,纪老的身体倒地,鲜血从纪老的颈部狂喷而出,在地上形成了一道血河。

  这一幕,太过血腥,直接让这群心理素质不好的围观群众,吓得尖叫连连,最后还是被身边的人捂住了嘴巴,才停止了尖叫。

  纪老既死,他的神念威压自然也就不复存在了,周家豪连忙站起,对于这一幕,虽然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但是现在周家豪还是忍不住感慨,这云大师,杀人或者不杀人完全是凭心情啊,根本不会考虑什么后果,不过云大师实力强悍如此,自然不用考虑什么后果了,这老头,实力比化境宗师还要高一个档次,但是在云大师面前,还不是只手可灭,云大师的真正实力,恐怕已经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地步了。

  那个洋妞,完全没想到最后是这个结果,纪老,居然就这么死了,甚至,是如何人头落地的,她都不知道。

  她想逃跑,但是,却两脚无力,举步维艰。

  “那个女人,刚才如何对你,现在,你可以百倍向她讨回来了。”云凡走到梁碧琪跟前,平静说道。这梁碧琪,怎么说也是云凡认识的人,被别人这么欺负,这也太不给云大师面子了吧。

  梁碧琪一怔,勉强笑了笑,摇了摇头说道:“还是算了吧。”梁碧琪见云凡连杀两人,现在还这么淡定,突然感觉这个云凡,好陌生,现在还让自己去教训那个洋妞,梁碧琪肯定不敢,也不想了。

  “小婷,让那个女人从我眼前消失吧。”云凡见梁碧琪有些迷惘,淡淡对袁小婷说了一句,然后就悠然离开了。

  袁小婷现在的实力杀这个洋妞,易如反掌,那个洋妞,还没有掏出她的高科技手枪,就已经被袁小婷一掌拍死了。

  袁小婷解决掉洋妞后,询问梁碧琪有没有事情,梁碧琪说没事,已经好多了,袁小婷便追着云凡的脚步也走了。

  云大师都走了,周家豪自然也不停留了,给了陆晨一个你好自为之的表情,周家豪也急切离开了。

  云凡等人走后,这里的宾客,才吵吵闹闹,现在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郭盛新咽了一口口水,双腿战战地站起,刚才,那个少年,也太凶狠残暴了吧,还有那个小女孩,也是杀人不眨眼啊,最关键的是,梁碧琪和这两人的关系还不一般。

  郭盛新偷偷看了梁碧琪一眼,见梁碧琪没注意到自己,不由暗暗庆幸,此地不宜久留啊,还是先走为妙,至于今晚在这里发生的事情,他必须回去尽快告诉黄子龙的父亲。

  陆晨反应过来,赶紧疏散了客人,然后面对这三具尸体,完全不知道怎么办?这些人可都是洪门的重要人物啊,现在全部死在这里,陆晨焦头烂额,只有先找关系,把这三具尸体放到了一家医院的太平间。

  至于洪门,等找来的时候再说,目前,还是先想着怎么去面对周家豪吧,这周家豪,到底从哪请来的杀人狂魔啊,什么人都杀,什么场合都杀人。

  云凡和周家豪等人返回了酒店,杀洪门这几人,只是云凡随手为之罢了,至于后果,根本不在云凡的考虑之内,至于洪门要来报仇,对于云凡来说,也只是送人头罢了。

  回到酒店休息一晚,翌日,云凡就带着小怜前往奇异门了,至于周家豪,袁小婷,则是返回宝庆了。

  奇异门是在岭南省的十万大山里,云凡和小怜先是乘坐飞机到了岭南省的省会宁南市,然后又乘坐大巴前往防城市的思上县,一天折腾,到达思上县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奇异门是在十万大山深处,十分隐蔽,按照小怜所说,就算知道奇异门的路线,正常人也得在十万大山里走上十天半个月才能找到奇异门,但是对于云凡来说,自然不必要这么长时间了。

  自从进了思上县,这小怜就表现得有点奇怪,走在路上,带着口罩墨镜帽子,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按她的话说,因为这是距离奇异门最近的一个县城,所以在这个县城中,会经常出现奇异门的人,小怜是生怕遇见老熟人了。

  云凡也懒得管这小怜,打出租车来到了思上县最好的酒店,云凡刚刚订好两间房间,准备回房休息,却在这时,门口进来了一批人,在十几位黑衣壮汉的拥簇之下,一位身材高挑,穿着紧身牛仔裤,带着墨镜,扎着马尾,看起来很干练的女子走到酒店前台,用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今晚你们酒店我们全包了,让其他客人都退房吧。”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