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凡缓缓抬头,看向程庄,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凌空一掌挥出。

  程庄整个人就如受重击,直接撞到了墙上,在墙上直接贴住了三秒,然后才缓缓落下,生机全无了。

  这一幕,发生的实在突然,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程前眼睛瞪得老大,反应过来,连忙去查看自己儿子的伤势,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程前只感觉眼前一黑,差点晕倒,刚才那小子,只是凌空一挥啊,就能一掌扇飞自己的儿子,这足以说明,这小子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化境。

  程前此刻内心虽然被仇恨充斥着,但是大脑还算理智,云凡的实力,十有八九已经达到了化境。

  虽说轻辱化境宗师,理应死罪,但是程家,也是武道世家,家族中又不是没有化境宗师,一个小子,居然都敢在程家杀程家的人,就算他是化境宗师,今天也要杀了他,更何况,今天可是有药神谷的谷主在的,别说一个化境宗师了,就算是神境强者,今天敢在程家放肆,也是找死。

  “你,你居然敢杀我儿子,你等着。”程前看着云凡,眼中怒火冲天,然后转身,就朝二楼跑去,他要去请程家的老爷子和药神谷谷主下来。

  云凡身形一动,身体如鬼魅一般,倏地出现在了程前的面前,拦住了程前的去路。

  “你,你想干嘛?”程前见云凡刚刚距离自己还有至少十米距离,自己只是转身的功夫,他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了,程前吓得脸色都有些发白了,程前这些年,忙于商场的事情,对于武道一途,早就丢到一旁了,现在实力,还只是内劲中期,内劲面对化境,这就是蚂蚁对大象,程前见云凡就这样眼神平淡看着自己,心都凉了半截了,他可不想像他儿子一样,被云凡一掌拍死啊。

  “我想干嘛?当然是想杀你了。”云凡看着程前,淡淡说道,声音平淡,但是落在程前耳中,却犹如来自九幽死神的呼唤,让他不由往后退了好几步。

  程家的人见情况不对,已经有人上楼去喊老爷子了。

  程家别墅二楼,程家老爷子程镇北的书房中,程镇北正和药神谷的谷主王道成在瀹茶品茗。

  “师祖,您是说,你这次出谷,是为了见上次在五锡聂家杀了聂长老和范长老的那个少年?”程镇北煮好茶,恭敬地给王道成倒了一杯后,不由说道。

  程镇北年轻的时候,曾经在药神谷做过一段时间弟子,最后因为家族原因,只有离开药神谷回到家族,所以追溯起来,这王道成,的确是程镇北的师祖。

  “昨晚我的确和揽天宗的宗主向天日去找他了。”王道成品了一口杯中茶,缓缓说道。

  “那师祖,这结果如何?那少年敢杀聂长老和范长老,罪不可赦。”程镇北忍不住问道,上次在五锡市举办的三派收徒大会,程家并没有去参加,程家和药神谷有此渊源,自然不必要去参加什么收徒考核,能走后门就走后门,但就算程家没去,但是这么大的事情,他们肯定也听说了。

  “那少年,神秘莫测,据他所说,他已经杀了奇异门的那两位老祖了,你说这种人,我会去招惹吗?”王道成淡淡说道。

  “什么?师祖,你是说,那,那少年,杀了奇异门的老祖?”程镇北吓得差点手中的茶杯都掉到了地上,奇异门老祖,那可是两位人仙之境的强者啊,居然被一个少年给杀了,那这少年,实力是何等的可怖啊。

  “应该是真的吧,我昨晚虽然没见那位少年出手,但是向天日却和那少年的侍女动手了,就那个侍女的实力,恐怕都已经是神境了,而且,那个侍女,手中还有法宝,一个手链,可如仙家法宝那般,扔出去可化成十几丈的蛇骨鞭,镇北,你说这样的少年,我应该招惹吗?”王道成平静说道。

  程镇北闻言,直接目瞪口呆了,一个侍女,实力就达到神境了?而且还有仙家法宝,这特么的还是地球人吗?谁得罪这种人,估计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这种人,的确不能得罪啊,只是师祖,我还听说,他的目的是为了咱们药神谷的万年神药,您昨晚去见他,难道真的把神药给他了?”程镇北缓和了一番情绪,又问道。

  “不给他能怎么办?那小子,就是一个杀神,不过还好,他给了我另外一件东西,这次,也算没有亏。镇北啊,你要是遇见那小子,千万不能招惹,谨记啊。”王道成认真地说道,没办法,昨晚的一幕幕还在王道成的心头挥之不去,云凡虽说他不知道天门背后的那个世界,但是王道成却不信,王道成怀疑,云凡就是从那个世界出来的人。

  “师祖,我记住了。”程镇北郑重地点了点头,连师祖都不敢得罪的人,给他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去得罪啊。

  “咚咚咚。”书房外,有人在急促地敲门。

  “师祖,应该是吃饭的时间到了,咱们下去吧。”程镇北起身说道。

  王道成点了点头,缓缓起身。

  “师祖,以后程庄和程颖这两个孩子还劳师祖费心了。”程镇北不由说了一句,然后才去开门。

  “你和药神谷也是有渊源的,更何况,那两个孩子的资质确实不错,进入药神谷之后,我会好好培养的。”王道成淡淡一笑说道。

  “那就多谢师祖了,师祖请。”王道成打开房门,然后就看到门口站着一位一脸急切的中年人。

  “老爷子,不好了,程庄被杀了。”

  “什么?”程镇北刚刚还挂着笑意的脸上,顿时僵住了,差点一个踉跄直接载在地上,这好好的,自己引以为傲的孙儿,怎么就被杀了?

  “就在下面,老爷子,你快点下去,不然的话,程前也要被杀了。”中年人一脸大急地说道。

  程镇北眉头微皱,脸色阴沉到了极点,快步朝楼下走去。没想到,居然有人跑到程家来杀人?还真是胆大妄为到了极点啊。

  而此刻,在楼下,程前已经被云凡踹断了胸骨,倒在了程牧山的轮椅旁边。

  “程牧山,给你机会,杀了他吧,如此轻辱你的人,不管是你的什么人,没有任何理由,杀了就行,不要让我失望。”云凡看着一脸复杂的程牧山,淡淡开口,这程牧山,估计回到程家没被这程前羞辱打压,他一再忍让有什么用?

  该杀的人,就杀了,一再容忍,只会更涨他人的气焰,这程牧山,当初自己临走之时,可是跟他说了,自己就是他的靠山,他做事还瞻前顾后,被人欺负成软蛋还不反抗,这让云凡有些不爽快了。

  “你,你敢杀我,你等着,你以为你是化境宗师,就可以在我们程家为所欲为了,你等着,老爷子和我程家今晚的贵宾马上就要下来了,就算你杀了我,等一下也会给我陪葬的。”程前口中吐出鲜血,看着云凡,恶狠狠地说道。

  程牧山坐在轮椅之上,双手握住轮椅的边缘,直接把轮椅的边缘钢铁护栏给捏扁了,他此刻的内心,太过复杂,太过挣扎了。

  的确,他曾经有想过要杀了程前,但是理智告诉他,程前和他是手足兄弟,自己退一步海阔天高,但是今天,却直接被云凡给逼到了死角,进退两难,而且今晚程家,还有大人物在场啊,那个药神谷的谷主,修为据说比神境还要高。

  程牧山见云凡杀了程庄,现在又打伤了程前,还让自己杀了程前,程牧山不是为自己担忧,而是为云凡担忧了,等一下程家老爷子和药神谷的谷主下来了,云凡想走都走不了。

  “额......云大师,你,你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今晚程家的贵客是隐世宗门药神谷的谷主,晚晴,快点带云大师离开。”程牧山有些焦急地说道,他希望他说出药神谷谷主后,云凡会意识到现在事情的严重性。

  但是让程牧山完全没有想到的是,云凡的表情依旧平淡,似乎根本没有听到药神谷这三个字眼,又或者,根本不把这药神谷放在心上。

  “云大师,药神谷的谷主就在楼上,他的修为,比神境还要高啊。”程牧山不由又说了一句,但是没想到,云凡依然没有反应。

  程牧山有些反应不过来了,难道这云大师,是真的有底气,连药神谷的谷主都不惧?

  “程牧山,你还想维护他啊,可惜,已经来不及了,哈哈,小子,你等着死吧,还真的以为,我们程家是好惹的啊。”程前看着楼梯方向,一脸惨样,但是却笑得十分得意,他要看着云凡等一下是怎么被杀死的。

  程牧山心中一沉,目光也看向楼梯处,程镇北和药神谷的那位谷主,已经快步走了下来。

  程镇北走在楼梯上,就一眼把客厅的局势看在了眼中,当看到他的孙儿程庄的尸体时,眼中都要喷出火焰了。

  “是谁如此狂妄?敢杀我程家之人,难道真的以为我程家无人了吗?”程镇北发出一声怒喝,震得人耳膜都嗡嗡作响。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