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凡背对着楼梯方向,听到后面传来的怒喝,一点反应没有,只是看着程前,淡淡说道:“我要杀人,没人敢说不字,程牧山既然不想杀你,那还是让我来吧。”

  云凡话音刚落,不紧不慢地朝程前一步一步走了过去,程前没想到,这少年,居然都不搭理自己程家老爷子的怒喝,还要当着老爷子的面杀自己,不由瞳孔放大,心中大骇,连忙大声喊道:“父亲,救我。”

  程镇北已经注意到云凡了,他没有想到,自己的怒吼,对方居然理会都不理会。

  “大胆,快住手。”程镇北怒喝一句,身形如猛虎,就要朝云凡奔去。

  “镇北,快停步。”程镇北刚刚踏出,就听到身后传来王道成的喝止之声,对于这位师祖,程镇北还是言听计从的,闻言,就算自己的儿子生命垂危了,还是强忍住冲动,停住了脚步,转身看向王道成,目光惊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师祖会让他停步。

  “镇北,那个少年,就是我们刚才谈论的那个少年。”王道成脸色郑重地说道。

  程镇北眼瞳一缩,直接呆滞了,这是什么情况,自己程家,居然惹了这么一个杀神?最关键的是,程家和他素无瓜葛啊,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程家?

  程家的所有人面面相觑,他们本以为老爷子来了,肯定会出手教训这小子,但是没想到,老爷子居然没动手,而是一脸震惊就跟丢了魂一样站在原地。

  “父亲,救我。”程前大喊,他刚刚还见老爷子准备出手了,怎么就突然没了反应。

  程牧山也震惊住了,他刚刚还在想着等一下父亲出手,他到底该怎么办?但是没想到,药神谷的谷主对老爷子突然说了一句什么话,老爷子就直接住手了,这是怎么回事?

  程镇北虽然惊骇,但是看到自己的儿子危在旦夕,就算知道云凡不能得罪,但是还不是忍不住,开口说道:“公子,我程家如有得罪之处,还望公子海涵,我程镇北感激不尽。”

  程家的人瞬间一愣,看着程镇北,嘴巴都不由微张,这画风不对啊,这小子杀了程庄,现在又要杀程前,老爷子居然还对这小子客客气气的,还望他海涵?还感激不尽?这小子杀了程家的人,不把他碎尸万段就不错了。

  云凡似乎没有听到程镇北的话,走到程庄跟前,一脚踏在程前的胸口,微微用力,程前顿时面如酱紫,气绝身亡了。

  云凡,就这样,当着程家老爷子,和药神谷谷主的面,一步一步走到程前面前,一脚把他踩死了,而程家的老爷子,还有药神谷谷主,居然没有出手制止,就这样看着。

  就算程家人是傻子,此刻似乎都猜到了什么,这小子,难道背景通天,连老爷子和药神谷谷主都惧怕他。

  程颖和程晚晴站在一旁,一脸呆滞地看着云凡,这个刚刚还人畜无害的少年,怎么突然变成了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了,而且他杀人时候的那般淡然,对于程颖和程晚晴的心里冲击,实在太大了。

  “晚晴啊,这位云大师,真的是你的救命恩人?我怎么,我怎么感觉他就是恶魔啊?”程颖心有余悸地轻声说道,云凡杀人的画面估计要在她心中留下阴影了。

  “我,我也不知道。”程晚晴看着云凡,讷讷说道,突然,她感觉这个云凡,变得有些陌生了起来,和她想象中有些不一样,或者,是她一厢情愿地把云凡想象得太完美了。

  “还好今天我没有得罪他啊。”程颖感慨了一句,看着自己的这位伯父和堂哥的尸体,后背发凉。

  云凡踩死了程前后,才缓缓转身,看着脸上复杂的程镇北,眼神平淡至极,就好像,杀了别人的儿子和孙子,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程镇北这辈子估计都没有这么憋屈过,自己的儿子和孙子都被人杀了,而自己,却还要笑脸相迎,

  在武道一途,实力越高,越知道强者的恐怖,程镇北只是一个化境宗师,在程镇北眼中,王道成这样的存在,几乎都是半个神仙般的存在了,而这个少年,却是比王道成还要厉害的存在,而且,他还这么年轻啊,这种人,只要程镇北还有一点点理智,都绝对不会招惹的。

  就算打碎牙,也要往肚子里面吞。

  云凡看了一眼程镇北后,就直接跳过了,然后把目光移到了脸色有些尴尬的王道成身上,淡淡笑道:“咱们倒是有缘啊,又见面了。”

  “的确挺有缘分的。”王道成尴尬地笑道。

  “我杀了你要收的弟子,你不会怪我吧?”云凡似笑非笑地说道。

  “当然不会怪你了,是他自己找死的,该死。”王道成正色说道。

  众人看着面前的这一幕,错愕到了极点,这可是隐世宗门药神谷的谷主啊,在这小子面前,居然如此低姿态,就跟孙子见到爷爷一样啊。

  “那就好。”云凡点了点头。

  王道成现在的心情,真是日了狗了,他心中后悔莫及啊,早知道昨晚就应该直接回去,不应该出来溜达了。

  这程镇北,好歹也喊自己师祖,而自己这个师祖,眼睁睁看到他儿子和孙子被人杀了,居然无动于衷,还在一旁拍手称快,这脸丢得也够大了。

  咳咳,这程家,应该不会对外乱说吧?

  “好啦,程牧山,明天早上八点我来找你,你安排一下。”云凡对程牧山说了一句,然后转身就离开了程家,今晚云凡来程家本来只是来看看程牧山,顺便吃个饭就行了,没想到遇到了如此败坏雅兴的事情,云凡也就懒得再待下去了,还不如去外面找一个酒店休息一晚。

  “晚晴,你,你快去送送云大师。”程牧山见云凡走了,连忙对程晚晴说道。

  “不用了。”云凡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

  云凡离开程家之后,程家顿时炸开了锅,程镇北看着躺在地上的两具尸体,只感觉胸口极度气闷,要不是旁边有人扶住他了,估计就要直接瘫倒在地上。

  “镇北,不要想着报仇,这件事情,就让它过去吧。”王道成走到程镇北身边,有些无奈地劝道,可想而知,今天程镇北是有多郁闷,多憋屈,多不甘。

  但是,却没办法,就算被打脸,也要微笑面对。

  “师祖,我明白。”程镇北点了点头,平复了一番情绪之后,然后才看向程牧山。

  “牧山,你和刚才那少年是什么关系?”程镇北郑重问道。

  程镇北如此一问,程家的所有人都把目光汇聚到了程牧山身上,就连王道CD不由向程牧山投来好奇的目光。

  程牧山如坐针毡,他已经猜到了,云凡的来历,绝对不是他想象中那么简单,连药神谷的谷主在他面前,都恭恭敬敬,大气不敢喘。

  至此,程牧山这才真正的感受到云凡当初跟他说的那句“以后,我就是你的靠山”这句话的分量。

  “云大师,是我一家的救命恩人。”程牧山老实回答。

  程镇北眉头微皱,心中暗道,这个杀神,杀人如麻,居然还会救人,还真是讽刺啊,更讽刺的是,这个杀神救了程镇北的儿子,却杀了他的另外一个儿子。

  “难道仅仅是你的救命恩人?他刚才好像跟你说,明天要出发去什么地方?”程镇北问道,他必须要弄明白自己的这个儿子,到底和云凡的关系到了什么程度。

  “云大师曾经说过,他以后就是我的靠山,那个明天要去什么地方,我不能随便透露。”程牧山现在说出这句话,底气十足,云凡的那句话,估计就是他这一生,最大的底牌了。

  这个靠山的分量,连一个隐世宗门都比不了,简直让程牧山都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程家人一惊,看着程牧山,一脸惊讶,程牧山说这话是什么概念,只怕程家人没人会不明白了。

  程牧山有这样的靠山,这程家家主之位,日后不用说了,肯定是他的了,不少曾经跟在程前后面,对程牧山进行打压的程家人,此刻后悔不已,要不是老爷子还在场,估计他们就要上去跪舔程牧山,祈求原谅了。

  程镇北听到程牧山的话,眼睛都不由睁大了几分,因为他知道云凡的厉害,所以才会更加惊讶,没想到,那少年,居然是程牧山的靠山。

  程镇北思绪复杂,默默不语地思索着什么,半晌过后,他才脸色一凝,看了一圈程家众人,朗声说道:“程家所有人今天都在场,我要宣布一件事情,从现在开始,程牧山就是我们程家家主了,我年纪也大了,也该退下来享享清福了。”

  此言一出,程家人再一次目瞪口呆,程牧山反应过来,连忙说道:“父亲,这事情千万不可,我不能当这个家主。”

  “不用说了,我意已决,就这么定了。”程镇北不容置疑地说道。

  ###

  这就是靠山的力量。

  程牧山一夜未眠,今晚程家的许多人都是一夜未眠,程镇北今晚虽然经历了丧子,丧孙之痛,但是现在他并没有继续伤心了,而是想着另外一件事情,筹划着另外一件事情,程家,若有云凡在后面,甚至有朝一日,可以问鼎华夏四大武道家族之位。

  相比家族的荣耀和前程,一个儿子和一个孙子的性命算什么?一将功成万骨枯,一个家族要想的兴盛,不付出一点代价怎么行呢?

  翌日,云凡和程牧山,还有程颖的父亲,也就是程牧山的二弟程实延一起开着一辆奔驰G63赶往昆仑山了,程实延充当此行的司机。

  两天后,云凡一行人来到了位于青省靠近昆仑山脉的一个小镇,这个小镇名叫玉关镇,当年程牧山进入昆仑山时,也在这个小镇休息过一晚。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