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牧山见云凡已经朝那边走了过去了,连忙和程实延快步跟了过去,那向导老头,见这几个人就这么走了,貌似没找他要钱啊,不由喜出望外,屁颠屁颠地跑了。

  那群警察见云凡三人走了过来,有些不耐烦地说道:“不是说了,今天封山吗?就算你想进昆仑山,就从其它路口进去吧。”

  这群警察话音刚落,云凡的身影一动,如一道幻影一般,直接从这群警察身边过去了,进入了昆仑山入口。

  程实延见状,只好硬着头皮,趁着警察愣神之际,几大步就跟着云凡进入了昆仑山入口。

  化境宗师,行走如风,一步十米,只是一转眼功夫,云凡一行人就距离这群警察几十米了,悄无声息地来到了龙家的那群人后面。

  “靠,见鬼啦。”那群警察反应过来,一脸惊骇,然后马上大喊着:“你们三个,快点回来,再不回来,小心拘留。”

  警察的喊声,倒是没有惊动云凡,云凡还自顾自地走着,但是龙家的那群人,听到后面警察的动静,不由回头,这一看,他们全部惊讶了,居然有三个人跟在后面,而且这三个人,还真的有点奇怪啊,一个少年,还有一个人背着一个两腿截肢的人,这几人胆子倒是大啊,双腿残废了,还往昆仑山里跑,这不是找死吗?

  “你们是什么人?难道不知道昆仑山已经封山了吗?”龙家的一位中年人拦住云凡等人的去路,脸色不愉地说道。

  “额,还请行个方便,我们家中父亲生了重病,需要一株灵药续命,我们不得已才打算到昆仑山寻药的。”程牧山反应倒是很快,在云凡还没有开口的时候,就连忙说道。

  虽说这什么华夏第一武道家族龙家在云大师眼中也算个屁,但是这龙家,却不是药神谷能比的,据说这龙家军方关系极为深厚,得罪了龙家,那就是得罪了华夏军方,云大师再厉害,和军方作对,估计后果都不会好的。

  “你们来的不是时候,这段时间昆仑山中有凶兽出没,你们就这样进去,别说寻药救你们的父亲了,恐怕自身难保,我劝你们还是快点离开吧。”中年人皱眉说道,这不是开玩笑吗?就这个阵容还想进入昆仑山寻药,这不是在茅坑里打灯笼吗?

  “总要去碰碰运气不是吗?没找到灵药我们也不好意思回去啊,听说你们是进去猎杀凶兽,我们同路,或许到时候我们还能帮上忙呢?”程牧山笑道。

  “你帮我们忙?你开玩笑吧,就你这个样子。”中年人用鄙视的眼神打量着程牧山,忍着笑意,才没有笑出声来,但是语气中的嘲讽,还是显而易见的。

  “哈哈,三叔,别和这群人废话了,直接赶走就行了,真搞笑,就他们还帮我们猎兽,我看他们是嫌凶兽的食物不够,准备是去把自己献出去吧。”龙家的一位身穿蓝色冲锋衣,身高足足有一米八五,剑眉星目,长相俊朗无比的青年笑道。

  “哈哈,还真是什么奇葩都有啊。”和这位白衣青年站在一起的一位身穿牛仔裤,短款黑色夹克的女孩子哈哈大笑附和道。

  这里的这些青年男女,都是龙家年轻一辈中出类拔萃的人物,这次进入昆仑山,主要目的,是为了在昆仑山中历练几个月,在昆仑山深处的某一处,是龙家百年来,历练家族中人的训练营。当然,至于这次封山,肯定不仅仅是为了这次家族小辈历练,而是有一件更大的事情。

  这件事情太过重大,可以说,是龙家一百年来,最看重的事情了,再过一段时间,这件事情就有结果了,到时候,龙家可不仅仅是华夏武道四大家族之首那么简单了,甚至可以问鼎世界武道第一大家族。

  程牧山听到这群人的讥讽之言,眉头微皱,他现在的身份,可是化境宗师啊,宗师不可辱,这句话在武道一途,可是无人不知啊。

  “今天我们必须进入昆仑山,我劝你,你们最好不要阻拦,我现在,已经是在帮你们了。”程牧山脸色阴沉地说道,他的确是在帮助这群人了,要是此刻换成是云大师和他们对话,他们估计已经死了。

  龙家这位中年人见程牧山居然在虎视眈眈地看着自己,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架势,不由也有些动怒了,龙家办事,这群人居然还不有多远就避多远,居然还敢来挑衅龙家,还真是够胆量啊。

  “呵呵,既然给你们脸,你们不要,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中年人说完,踏前一步,就要出手教训程牧山。

  这位中年人,可是化境宗师,他哪会把眼前这个残疾人放在眼中,以为自己随便使用擒拿手,就能把这个残废直接扔出去,但是没想到他刚刚使出擒拿手,就感觉下盘被人攻击了一下,然后脸部又中了一记重拳,猝不及防之下,直接摔了个狗吃屎。

  龙家的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不由直接石化了,这位中年人,可是一位化境宗师啊,居然被一个残疾人给打趴下了?

  这位中年人倒在地上,有些懵逼,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了,眼前这两位,居然也是化境宗师,要不然,就算偷袭,也不见得能放倒他。

  不过就算是化境宗师,今天敢在龙家面前放肆,也是找死,这位中年人气愤地站起,就要动手给自己讨回面子,不过却被人拍了一下肩膀给制止了。

  中年人侧头,龙家的那位老者,此刻正站在他旁边,眼神示意他冷静下来。

  中年人无奈,只有站在一旁,脸色不愉。

  龙家的这位老者看了程牧山一眼,微笑说道:“两位居然都是化境宗师,刚才多有冒犯,还请不要见怪。”

  程牧山和程实延知道眼前这位老者,才是这群人中身份最高的,当下也不敢托大,连忙客气说道:“没事,不打不相识嘛。”

  “两位既然想去昆仑山寻找灵药,要是不介意,倒是可以和我们结队而行。”老者微笑邀请。

  “如此那就多谢了。”程牧山和程实延大喜,连忙感谢道。

  至于这老者为什么这么爽快地让云凡等人同行,就不在云凡等人的考虑之内了,有老者的点头,那群警察也就没办法了。

  这可让那些围观的想进入昆仑山的人眼红了,见云凡等人冲进去没事,都想着冲进去,不过他们没云凡的本事罢了,那群警察也不傻,直接在入口处拉起了警戒线,更是掏出了手枪,那群人无奈,只有眼睁睁看着云凡等人大摇大摆地进了昆仑山。

  一路上,龙家的那位老者和程牧山,程实延倒是聊得很开心,云凡在一旁听着,也知道了这个老者的姓名,龙啸,是龙家本族的一位长老,至于那几位中年人,有两位是龙家的供奉,实力都是化境宗师级别,那位刚才被程牧山打倒在地的中年人,是老者的侄儿,也是那群龙家小辈口中所喊的三叔。

  龙啸也没有完全隐瞒这次进入昆仑山的目的,说是家族为了磨练小辈,准备在昆仑山中让他们历练几个月。

  程牧山等人不是傻子,要真的仅仅是为了历练,有必要大费周章地要封山吗?更何况,这昆仑山根本封不住,你让警察封住一个路口,别人还可以从其它入口进去啊,只不过要麻烦很多罢了,不过这些是龙家的私事,就跟程牧山也没有明说这次进入昆仑山的真正目的一样,大家都有所隐瞒,互不戳破罢了。

  不过听龙啸说起龙家,程牧山和程实延内心还是着实被震撼住了,程家也算武道世家了,但是家族中,以前却只有一位化境宗师,反观这龙家,不愧为华夏四大武道家族之首,家族供奉至少都是化境宗师级别以上,而且还有十几位之多。

  边走边聊了一会,龙啸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程牧山和程实延,愿不愿意去龙家当供奉。

  对于龙啸突然抛来的橄榄枝,程牧山和程实延有些措手不及,能进入龙家当供奉,可是一种荣誉啊,至少,你的实力得到了龙家的认可,这事情要是放在以前,程牧山和程实延肯定一口答应了,但是现在,一个龙家供奉,已经完全对他们没有吸引力了。

  他们的背后,可是云大师啊,随便赐予一场造化,就可以让你分分钟从内劲突破成化境宗师,有这样的存在给自己当靠山,别说龙家供奉了,就算是龙家家主之位,程牧山也不稀罕。

  龙啸倒是没想到,龙家的供奉之位,对这两位,居然没有一点吸引力,这倒是让龙啸大感意外。

  不过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程牧山,程实延再考虑一下,然后就回到了龙家的队伍之中。

  在昆仑山中行走了半天,昆仑山这边日照时间长,不过在七点多的时候,黑幕还是慢慢降临了。

  昆仑山脉,连绵两千多公里,是华夏的万山之祖,当初程牧山和他的那位林姓好友在昆仑山上足足找了半个月,才找到了那处秘境,按照现在这个前进速度,就算程牧山大致还记得路,至少也得走个十来天。

  没办法,龙家的那群年轻人,实力太弱,基本都是内劲级别,而且有几个,还娇生惯养,走路极慢,云凡决定等到明天,就不和这群人一起前进了。

  按照云凡几人的速度,达到昆仑秘境,顶多三天时间。

  夜晚,龙家众人和云凡一行三人,就在野外就地休息,龙家这群小辈,这次看来的确是来昆仑山历练的,除了带了一些衣物外,其他东西一样都没有带。

  原地休息之后,龙家的两位供奉就带着几个龙家的小辈去寻找食物了,这也是历练的一种,很快,就猎到了好几只野兔,雪鸡回来了。

  龙家的这群年轻人,似乎对这种野外生存很感兴趣,都一个个迫不及待地去生火准备来烤兔烤鸡。

  云凡自然懒得理会这群人,寻找了一块大青石旁靠下,然后就开始闭目养神了,程牧山和程实延也在云凡旁边坐下,这两人今天刚刚服用了淬体丹,精力充沛,就算两天不吃饭,也不会感到饥饿。

  一个小时后,一阵阵烤肉的香味弥漫开来,龙啸看了一眼不远处似乎已经睡着的云凡三人,对龙家的那位身穿牛仔裤,黑色夹克的女孩说道:“小澜,你送点烧烤去给他们吧。”

  这位女孩名叫龙澜,年纪不大,刚满二十岁,但是却是龙家年轻一辈中,天资数一数二的了,小小年纪,已经是达到内劲中期了,这次历练之后,肯定可以突破到内劲巅峰,二十岁,内劲巅峰,这种天赋,在地球上,可以说是惊艳绝伦了。

  这样的女孩,肯定很是高傲,就算知道程牧山和程实延是化境宗师,她也没有放在心上,以她的资质,龙家人估测,她三十岁之前,必然达到化境,但是她自己却在心中自信地打算在二十五之前成为化境宗师,二十五岁如果可以成为化境宗师,那就是当世最年轻的化境宗师了。

  “三爷爷,我不想去,我们让他们跟着进来已经对他们不错了,他们居然还把自己当成了大爷,连吃饭还要我们做好给他们送过去。”龙澜很不爽地说道。

  “是啊,三爷爷,您对他们也太好了吧,不就是两个化境宗师吗?我们龙家还用不着放在眼中。”一旁的那位身穿蓝色冲锋衣的青年不屑地说道,这位青年,名叫龙翔,也是龙家小一辈中天赋很为突出的天骄了,和龙澜不相上下,只是他年纪比龙澜要大一些,现在已经二十五岁了,实力也是内劲巅峰了,他希望通过此次磨练,能一举突破到化境,虽然可能性很小,但是也不是没有可能。

  龙澜和龙翔,是这次龙家来历练的小辈中,天赋最为突出的了,其他的小辈,跟他们相比起来,就要逊色一筹了。

  龙啸看了龙澜和龙翔一眼,微微一笑,说道:“那两位,的确不值得我如此客气,我只是好奇,那位少年。”

  龙啸说着,目光朝云凡看去,清冷的月光洒在云凡身上,只见云凡正翘着二郎腿,靠在青石之上,一副闲适地看着夜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龙澜和龙翔闻言,都不由朝云凡看过去,看了半天,他们也没有看出这个少年有什么不同,要说不同,那就是一直不说话,故作冷傲。

  “三爷爷,那个少年,我看也没有什么与众不同啊。”龙澜不以为意地说道。

  “的确和同龄人有点不同,挺高冷的,不过就不知道是不是有实力摆出高冷的姿态了。”龙翔淡淡说道,语气中有着一抹不屑,从小到大都生活在天骄的光环之下,自然不屑其他的天骄了。

  更何况,龙翔和龙澜,根本没有把云凡往天骄上想。

  “呵呵,那位少年,很与众不同,你们的眼力,以后还得好好磨练,这一路上,那程家兄弟对那少年极为恭敬,而且,还喊那少年云大师,一个少年,让两位化境宗师如此对待,这就说明,他绝非常人,更何况,他的心境之强大,甚至比起我,都犹有过之。”龙啸活了这么大年纪了,刚才又和程牧山聊天聊了半天,要是还没有发现云凡的异常,那他活了七八十年也算活到狗身上了。

  龙澜和龙翔闻言,一脸惊疑,又不由朝云凡看去,只是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云凡的心境强大,难道就是因为这小子摆出一副“什么事情我也不鸟”的样子,就能说明他心境强大,还有那程家兄弟喊人家云大师,也有可能是因为这小子家中有些背景,那程家兄弟,只不过是他花钱雇来保护自己的保镖而已。

  反正对于三爷爷龙啸的话,龙澜和龙翔觉得没有说服力,不过既然三爷爷如此说了,他们两个也不敢顶嘴拆台,只有默默不语,就算是默认了。

  “三爷爷,要不我把我这只烤好的雪鸡给他们送过去?”突然,一个站在篝火旁烤着雪鸡的女孩扭头,看着龙啸嫣然笑道,这个女孩年纪看上去比龙澜还要小一些,估摸着也只有十六七岁吧,长得属于那种乖巧可爱型的,笑得时候,两只眼睛直接弯成了月亮。

  “小婉,你还真是好心啊。”龙澜看了一眼可爱少女,无语地说道。

  “我看我们这边烤的也挺多的,估计吃不掉,就送给他们一点也无妨啊。”可爱少女微笑道。

  “呵呵,那小婉,你就送过去吧。”龙啸看了一眼可爱少女,微笑说道,对于这个少女,龙啸还是很宠溺的。

  这个少女,名叫龙婉,在武道一途的天赋,和龙澜和龙翔这样的天之骄子相比,那就差得远了,不过龙婉胜在单纯可爱,没有什么心机,在龙家,和任何人都相处得来。

  “哼,这小婉,这么好心干嘛?还真的以为什么好心的女孩就有好运啊,真是的,一天到晚活在童话里,也不想想,该如何提升一下自己的实力,这次就不应该带她出来,别到时候,我们杀一个凶兽,她还要去抢救一下。”龙澜看着龙婉拿着一只烤好的雪鸡朝云凡那边跑了过去,不由很是无奈地说道。

  “哈哈,她就是那样,算了,她喜欢当好人,就给她去当好人吧。”龙翔笑道,也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龙婉拎着一只烤得香气四溢的雪鸡朝云凡三人走去,她倒是没有感觉不好意思,走到程牧山跟前,笑道:“叔叔,这个烤鸡给你们吃,这晚上很冷,你们不要生火的吗?”

  “谢谢啊,我们不饿,我们身体比较好,不需要生火,这样还可以当做一种磨练呢。”龙婉是那种给人第一感觉就很不错的女孩子,程牧山看到这么好心的女孩子,不由想起了自己的女儿,语气顿时柔和了起来。

  “哦,那他难道也不饿吗?”龙婉看着云凡,又问道。

  “他也不饿。”程牧山笑道。

  “额......不饿你们也吃一点吧。”龙婉有些尴尬,心中暗道,这几个人脸皮这么薄啊,自己给他们送吃的,他们还不好意思了,说完,趁着程牧山不注意,直接把烤雪鸡放到了程牧山的怀中,然后龙婉就飞也似的跑开了。

  程牧山不由笑着摇头,拿起烤鸡,对这程实延说道:“那我们就吃一点吧。”

  “云大师,您吃不吃?”程牧山撕下一根鸡腿,见云凡还在看着夜空发呆,不由恭敬地问道。

  “不用了。”云凡淡淡说道。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