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曼蕊见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呆站在原地,完全蒙了,这李家,对于应老板被打一事,居然无动于衷,连过问都没有过问,就好像是应老板自己摔了一跤,然后就把他送到医院了。

  “曼蕊姐,过来坐坐吧,那个应老板已经死了,他以后再也不会找你麻烦了。”袁小婷笑道。

  “额。”陈曼蕊看着袁小婷,虽然应老板死了对她来说,是一件好事,但是听袁小婷这么轻松说出来,陈曼蕊实在笑不出来。

  陈曼蕊只是一个普通人,对于杀人,还是心有余悸,不敢想象的。

  “小婷,你,你杀了应老板,会有麻烦的,你难道不怕?”陈曼蕊拖着脚步走到袁小婷旁边坐下,有些担忧,有些疑惑地问道。

  “没事的,我以前也杀了人,也没见有什么麻烦,那些人得罪我主人,是死有余辜,曼蕊姐,你不用担心。”袁小婷笑道,跟在云凡后面,袁小婷貌似从来没有想过法律上面的事情,只要冒犯了云凡的人,杀了也就杀了。

  “啊!?”陈曼蕊眼睛一突,小心脏都吓得抖了抖,小婷还真是杀了不少人啊,这胆子也太大了吧。

  陈曼蕊脑海中一片空白,她突然发现,自己以自己的想法臆测云凡这群人,只会被震惊得体无完肤,这群人做事情,根本就是肆意妄为,就好像,他们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一样。

  陈曼蕊无话可说,一想起自己身边坐的这位一脸纯真无邪的小姑娘杀过不少人,陈曼蕊就如坐针毡,有些不适应。

  ###

  会所大厅中,风波过去,回归平静。

  “李叔,应老板被打的时候,我可看得清清楚楚,是那边沙发上的一个小姑娘先动手的,应老板只是说了几句话,就被打死,这件事情,难道我们不管吗?”李鹏程走到李伯身边,低声说道。

  “应老板是活该,招惹什么人不好,非要招惹那几位。”李伯无奈地说道。

  李鹏程一惊,倒是没想到李伯会这么说,连忙又恭敬地问道:“李叔,难道那几个人,背景很大吗?他们在老爷子寿宴上杀人,完全是不给老爷子面子,我有些看不过去了,老爷子他老人家要是知道了,肯定也会生气的。”

  李伯看着李鹏程,淡淡一笑,说道:“鹏程啊,我知道你和应老板关系不错,但是那几个人,你最好不要招惹,如果刚才换做是你被他们拍死,老爷子也不会管的。”

  李鹏程脸上表情瞬间凝固,这话是什么意思,自己可是老爷子最器重的弟子之一,自己被杀了,老爷子难道连过问都不会过问,怎么可能,那几个人就算是华夏那些隐世宗门出来的,老爷子也不至于这枚让着他们吧。

  “李叔,我,我有些不明白您的意思,以老爷子的身份,在整个华夏,也没几个人会入老爷子眼的,这几个人,就算后面有强大的背景,老爷子也不会放纵他们为所欲为吧?”李鹏程不可思议地问道。

  “呵呵,鹏程啊,李叔也是从小看着你长大的,有些事情,老爷子没说,我本不该告诉你的,但是李叔信任你,你附耳过来。”李伯环顾了一下四周郑重说道。

  李鹏程知道李伯是老爷子的心腹,从十几岁就跟在老爷子后面,所以见此刻李伯很是郑重,连忙附耳过去,洗耳恭听。

  “鹏程,那边那个少年,是老爷子上次去大陆,认的一位师父,你看到他,还得叫他一声师祖。”

  李伯说完,拍了一下李鹏程的肩膀,就走开了,只留下李鹏程站在原地,半晌回不过神来。

  “师祖?他是我师祖?”堂堂港岛李宗师,这辈子也没有这么震惊过,今天彻底被雷得外焦里嫩,自己的师父都九十岁了,而且还是一位人仙之境的顶级强者,居然跑到大陆认了一个少年当师父,这算怎么回事啊?

  而在距离李鹏程不远处,李玄觞也很头疼啊,林芊儿正拉着他问东问西。

  “玄觞,应老板明显是被人打了,你怎么不管呢,任由凶手逍遥法外,我看,很有可能就是刚才坐在窗户边沙发上的那几个人干的?”

  “对了,玄觞,今天怎么没看见你妹妹啊?”

  “玄觞,刚才我看李伯对那个少年这么尊重,那少年是什么来历啊?”

  .......

  李玄觞无奈,只有转移话题道:“这我怎么知道,你就别问我了,对了,你的这位同学不是说要和我比划比划吗?那咱们就约一个时间,好不好?”

  “好啊,那我们就明天下午吧。”洛西西振奋地说道。

  “玄觞,你疯了,你还真的要和她比试啊?她是女孩子耶,你等一下伤了她怎么办?”林芊儿连忙说道。

  “放心吧,我不会伤到她的,不过明天下午不行,后天吧,明天我有事情。”李玄觞暗道自己机智,成功转移了话题。

  夜晚九点,寿宴结束,宾客散尽。

  在会所的露天阳台上,云凡凭栏遥望夜空,周家豪和袁小婷恭敬地站在云凡身后。

  周家豪和袁小婷也有些奇怪,今天是李老爷子邀请云大师来的,怎么从头到尾都没看到李老爷子来见云大师啊,而且现在会所里客人都走光了,云大师怎么还不走?

  周家豪和袁小婷正奇怪,却听到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两人回头一看,一位身穿红色唐装的老祖,和一位年轻人,快步朝这边走来。

  “云师。”李承命走到阳台之上,直接跪到了地上,恭敬地喊道。

  李玄觞也跟着李承命跪下了。

  周家豪和袁小婷一愣,这李老爷子,对云大师也太恭敬了吧,一进来直接跪地了。

  周家豪自惭形秽,自己对云大师虽然尊敬,但是还没有到一见面就直接跪地讨好的地步啊,这李老爷子,一把年纪,拍马屁的功夫,的确让人敬佩汗颜。

  “起来吧。”云凡没回头,只是淡淡说道。

  “谢云师。”李承命这才站起,李承命虽然九十岁了,但是他是人仙之境,身体素质,绝对比一般年轻人还要强上很多,别说跪一下了,就算让他翻十个跟斗,他也脸不红,气不喘。

  “跟我说说明天法器拍卖会的事情吧?”云凡转身,招呼李承命在阳台上的椅子上坐下。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