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时间么?”亚匡手指轻轻敲着椅子的边缘,然后就看到站在亚匡身后的布拉身体一动,然后就出现在刚才那位说话的苗族老者面前,一只手伸出,直接把老者的脖子拧断。

  “不知道诸位,还有什么话说,五天之后,我希望看到华夏所有的巫蛊一脉,还有邪术一脉,尤其是赶尸一脉的人聚集在这里,参加这次的巫蛊交流大会。”亚匡眼眉低垂,淡淡说道。

  坐在亚匡下首的还有几位苗族老者,此刻哪还敢说什么话,都点头答应,连称没问题。

  “好,五天之后,我会再来这里的。”亚匡一笑,然后起身,带着布拉悠然离开了。

  一直到亚匡走出了老远,高脚楼中的几位苗族老者,这次松了口气。

  “族老,没想到,时隔二十年,这亚匡又来了,现在,他身后的那个尸人,实力恐怕都到了尸王级别了。”一位苗族老者坐在椅子上,眼神充满了担忧地看着坐在他对面的一位耄耋老者。

  这位耄耋老者,是这个苗寨的族老,名叫熊赫连,地位显赫,同时也是一名蛊师,在华夏巫蛊界,名声也大的很。

  熊赫连看了一眼死在自己身边的那位被布拉拧断脖子的老者,这位老者,身体已经发黑了,显然是中了尸毒。

  “就按照亚匡说的做吧,等一下叫人过来,把金长老的尸体尽快火化。”熊赫连叹气说道。

  “可是族老,五天之后,就是我们献祭洞女的日子,要是因为亚匡的事情,耽误了正事,触怒了洞神,恐怕村寨以后会不安稳的。”一位老者有些担忧地说道。

  “没事,我们只要帮亚匡联系人就行了,人到了,就没有我们的事情,献祭洞女照旧。好了,大家都回去休息吧。”熊赫连说道。

  等所有人都走完,偌大的高脚楼中,只剩下熊赫连一个人的时候,熊赫连整个人都不由苍老了很多,他缓缓走出高脚楼,借着月光,朝前方走去。

  夜晚的风吹在人身上,有些发冷,但是熊赫连却没有一点感觉,他静静地走在黑夜之中,寂静的夜晚,如果认真听的话,可以听到远处沱江江水的奔流声。

  洞神的山洞就在沱江畔那险峻的陡壁上,传说洞神是守护湘西大山的山神,只是每隔十年,都要用一位被选中的洞女献祭。

  熊赫连在黑夜之中缓步走着,最终停在了一户高脚楼前面,熊赫连在这户高脚楼前面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走了上去。

  这个高脚楼看样子有些历史了,里面有些破旧,而此刻深夜,这里面还亮着灯,熊赫连站在门口,目光复杂地朝里面看去。

  屋内,有一位身穿苗族传统服饰的女孩,正拿着抹布,在擦拭着桌面,来来回回地擦着。

  这个女孩很年轻,顶多二十岁,她低头擦着桌子,看不清楚容貌。

  突然,女孩停止了擦拭桌子,似乎是察觉到了门口站着一个人,不由转身,看向熊赫连。

  在这个女孩子抬头的那一刹那,如果有人看到,肯定会大吃一惊,这是一个极美的女孩子,面若桃花,嘴唇樱红欲滴,尤其是那一双眼睛,如九天银河上的星辰,闪亮却不耀眼。

  而且在她身上,有淡淡的香气散发,周围十米,闻之令人沉醉。

  “爷爷,您来了。”这个女孩看到熊赫连,不由说道,她的声音无喜无悲,但是却十分的动听,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没有感情,倒是却好听。

  “来看看你,时候也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吧。”熊赫连淡淡一笑,笑容有一些苦涩,说完,熊赫连转身便走了。

  自从熊赫连的这个孙女被选为洞女以后,熊赫连就知道,她天真无邪的孙女,就永远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洞女,是一种高贵的存在,却也是可怜的存在,因为她们是被洞神选中的神女,能被洞神选中,那是一份荣耀,但是一旦被送给洞神,这辈子,就永远出不来洞神的山洞了。

  女孩见到熊赫连走后,眼中没有流露出任何情感,自从她被选为洞女之后,她的身体,还有思想,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她现在虽然还记得以前的事情和人,但是她似乎没有了情感,心中只有一个想法,我是洞神的女人,我要保持纯洁的身体献给洞神。

  ###

  宝庆市,山顶别墅,云凡和袁小婷简单地收拾了一下,便出门了,今天是云凡答应要和吴强出门旅游的日子,昨天赵婉容就和小怜就回沪市了。

  这次出门,云凡没有喊上周家豪,跟吴强在一起,云凡倒是还轻松一点。

  在宝庆市汽车站,云凡见到了吴强,吴强是带着她女朋友陈欣一起的,陈欣为了这次和吴强旅游,也是拼了,请假请了一个星期。

  吴强还没有见过袁小婷,见云凡带着袁小婷来了,直接愣住了,在他眼中,说实话,他亲眼所见的美女,关思雨都能排第一了,但是关思雨和此刻云凡身边的这位美女比起来,简直没有可比性啊。

  难怪云凡看不上关思雨,也看不上林梦瑶,原来是已经有更漂亮的女朋友了。

  不得了,不得啊,吴强笑吟吟地走到云凡身边,笑道:“凡哥,隐藏得够深啊,你这个学期消失了几个月,不会是和大嫂腻在一起,不想上学吧?”

  袁小婷还是第一次见有人敢这么和云凡说话,一般这么和云凡说话的人,不死也是残了。

  不过听到吴强的话,袁小婷内心深处,还是一喜的,不过嘴上却连忙辩解道:“你别开玩笑,我不是什么大嫂。”

  “不是大嫂?现在不是,以后不就是的了。”吴强笑道。

  “我是主人的侍女,你再开玩笑,我可就生气了。”袁小婷见吴强还在瞎说,不由羞臊,佯装生气地说道。

  “侍女?我擦,凡哥,你够另类的,还希望玩女仆诱惑啊,不会是受到岛国文化入侵了吧?”吴强震惊地说道。

  陈欣在一旁,也微微诧异,她知道云凡挺有钱的,在宝庆市许多富豪都卖他面子,但是没想到,云凡虽然有钱,但是口味也是蛮特别的,喜欢让自己的女朋友叫自己主人。

  有钱人的想法,果然与众不同,吴强和陈欣也只有这样想了。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