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迪小心翼翼地看着云凡,见云凡双目微闭,呼吸均匀,显然还在沉睡,不由鼻翼微动,在云凡身上嗅了起来,尸人,察觉尸气,还是依靠鼻子。

  云凡身上也没有地方可以存放养尸珠,就几个口袋,楠迪先在云凡的上衣口袋旁嗅了嗅,没有感觉到,又把鼻子移到云凡下身的口袋,外侧口袋也没有,现在还剩下一个里侧的口袋了,楠迪换了一个姿势,很是小心地探着身体,鼻子朝云凡里侧的裤子口袋嗅去。

  “咦,难道真的是养尸珠?”楠迪一只手撑着云凡软卧里侧的墙壁,俯身差点都要趴到云凡的大腿根部了,虽然姿势有些让人想入非非,但是这结果,却让楠迪欣喜若狂,她确定了云凡身上的尸气就是从他这个口袋里散发出来的,欣喜之下,楠迪又把鼻子凑近了一点,养尸珠的尸气,对于尸人来说,就好像毒品对吸毒者一样,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楠迪的鼻子都已经贴到了云凡的裤子口袋上了,一脸陶醉状,鼻翼不停地翕动着,贪婪地吸着那一丝丝尸气。

  一边吸着,楠迪心中一边在想着,怎么把这养尸珠弄到手呢?是偷来,还是跟云凡直接说明情况,自己可以花钱买下养尸珠?偷,楠迪还是做不出来,那就只有跟云凡明说了,让云凡直接出个价吧。

  楠迪在想着,再加上沉迷尸气,一时之间,居然直接神游九天之外,就连吴强打开床头灯,爬起来准备去上厕所弄出的动静都没有察觉。

  吴强迷迷糊糊的,看着楠迪用一个很诡异的姿势趴在云凡身上,而且,头怎么放在云凡的那个地方?难道?莫非?

  “我擦,居然这么劲爆,我打扰了凡哥,凡哥明天会不会杀了我啊?”吴强一泡尿又憋了回去,感觉自己还是当做什么没看见的好,正要关灯,但是睡着他下铺的陈欣已经被灯光给弄醒了,眼睛微睁,睡意朦胧,但是猛地,陈欣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的一幕。

  不仅是陈欣,就连袁小婷,也醒了,袁小婷睡着云凡的上铺,吴强见袁小婷探出头要朝下面看去,不由脸色一变,立马朝袁小婷挤眉弄眼,让袁小婷不要看,吴强越是这样,袁小婷还越是好奇,探头朝下面一看,顿时一滞,一脸错愕。

  当然,袁小婷这个位置看得稍微清楚一点,她看到,楠迪的鼻子贴着云凡裤子的口袋,正一脸陶醉,就好像那些吸毒的人在吸食着毒品一样。

  这楠迪,在干嘛?袁小婷纳闷无比,当然,她思想还是比较纯洁的,根本没有吴强和陈欣想的那么劲爆。

  对于现在发生的事情,云凡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只是懒得去理会罢了,这楠迪,既然想蹭一下养尸珠的尸气,就给她蹭吧,但是没想到,因为吴强这厮开了灯,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了,云凡索性闭眼,装作什么事情也不知道的样子,睡得很深沉。

  “楠迪,楠迪?”陈欣忍不住了,这楠迪,这么多人都在看着她,她还没有反应,陈欣都尴尬了。

  楠迪沉醉在尸气之中,忽然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猛地一惊,赶紧抬头,见六只眼睛在注视着自己,而自己,就这样凑在云凡的大腿根部,这画面,有些不堪入目啊。

  刷的一下,楠迪脸色发红,就算她的身体,一直冰凉,此刻,都不由产生了一丝燥热。

  “楠迪,你,你在干嘛呢?”陈欣用英文小声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刚才好像有一只虫子爬到他这里来了,所以,所以我就来找一找,可能是我看花眼了吧,大家继续睡觉吧。”楠迪讪笑道,然后回到陈欣的床上,二话不说,直接躺了下去,头朝里面睡觉了。

  吴强三人面面相觑,都有些不明所以,这楠迪,大晚上的鬼鬼祟祟的凑到云凡的下体部位干嘛?难道她有某种特殊的癖好。

  “关灯吧。”陈欣有些纳闷,对吴强说道。

  “我先去趟卫生间。”吴强说道,脸上很是郁闷好奇。

  一夜无话,翌日清晨,大家梳洗了一下,在七点多的时候,火车到达吉.首站,云凡一行人下了火车。

  大概是由于昨晚三更半夜发生的那件事情,楠迪一直不好意思,总感觉吴强几个人看她的眼神怪怪的,没办法,只怪她昨晚吸食养尸珠的尸气太忘我了,摆出那种姿势,的确容易让人想入非非,楠迪虽然是尸人,但是,毕竟也是尸人中的黄花大闺女,被人误会自己昨晚是对着云凡下体干那种羞人的事情,她自然害臊了。

  倒是云凡,一脸平淡,就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般。

  吴强本来想把昨晚的事情告诉云凡的,但是一大早,就被陈欣叮嘱,不要乱说话,楠迪都已经羞臊成这样了,人家是女孩子,在乎名声的,就算昨晚冲动了一下,也是情有可原,大家就当做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吧。

  罗少今天早上顶着一个大大的黑眼圈,郁闷至极,没办法,昨晚他一夜都没有睡好,对面下铺的那个黄牙大叔,昨晚不仅打呼,还磨牙,甚至,还放屁,堂堂罗少,是有洁癖的人,昨晚,对于他来说,就是一场煎熬,后半夜,他实在受不了,在过道的凳子上坐了一夜。

  出了火车站吃了早点后,云凡一行人打车前往凤凰古城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凤凰古城。

  凤凰古城,沱江畔的一家算的上整个凤凰古城最高档,也是最有特色的一家酒店中,罗乃阔早就在这个酒店里面订了房间,今晚,良辰美景,罗乃阔看着走在自己前面的袁小婷和楠迪曼妙的背影,觉得,今晚是该发生点什么了?

  嘿嘿,罗乃阔摸了摸自己裤子的口袋,降头油还在。

  云凡一行人走进这家凤凰古城最豪华的酒店之中,这家酒店就在凤凰古城母亲河沱江的江畔,每个房间,都可以看到沱江奔腾不息的江水和江畔的美景,这价格,自然也是贵的离谱。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